<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日本刑事訴訟自白法則評述
    2018/12/3 9:25:14  點擊率[20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事訴訟法
      【出處】人民法院報
      【寫作時間】2018年
      【中文關鍵字】日本;刑事訴訟;自白法則
      【全文】

        自白法則發源于英國,并在英美法系的成文法和判例中逐漸孕育成熟。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日本開始吸收英美訴訟法的精華,形成了刑事訴訟自白法則的日本模式。具體而言,日本刑事訴訟自白法則主要包括自白排除法則和自白補強法則兩大類。

        刑事訴訟自白法則概說

        《日本憲法》第38條第2款規定:出于強制、拷問或脅迫的自白以及在經過不適當的長期扣留或拘禁后的自白,不得作為證據使用。《日本刑事訴訟法》第319條第1款規定:可以懷疑為并非出于自由意志的自白,不得作為證據使用。由此通過憲法和刑事訴訟法的直接規定,日本構建起了自白法則的基礎法律淵源。

        考據自白法則的語義起源可以得出,自白法則的設立目的在于保障被追訴人的自白是出于自由意志的選擇,缺乏任意性的自白或者自白存在非任意性懷疑的情況下,自白不能作為證據在刑事訴訟中使用。在對自白的解釋上,日本最初接受了英美法系關于自白的解釋,即犯罪嫌疑人全部或者部分承認了自己的犯罪事實。近年來,日本學者對這一定義進行了進一步的發展,即“只要承認了犯罪構成要件,即使主張犯罪阻卻事由亦構成自白”,已經成為一種通說。

        作為證據能力過濾器的自白排除法則

        日本通過憲法、刑事訴訟法等成文法立法活動,形成了一套以絕對排除和自由裁量排除相結合的體系性自白排除法則。針對通過嚴重侵害公民基本權利而獲得的自白,日本確立起了自白的強制性排除法則。例如,只要能夠證明自白的取得系通過拷問、脅迫、長期拘留的手段獲得,且自白與這些不當手段具有因果關系,那么自白就不具有任意性,應當絕對排除于刑事訴訟,不得作為證據使用。

        此外,由于憲法和刑事訴訟法對自白排除法則的規定較為籠統,日本通過判例確立起一套自白自由裁量排除法則。例如,戴著手銬進行訊問而獲得的自白,雖然也是一種通過強制而獲得的自白,但是要根據是雙手戴手銬還是單手戴手銬來確定是否排除。對于通過疲勞審訊獲得的自白,要通過被追訴人被壓迫的程度、被追訴人的具體處境等情況綜合判斷是否進行排除。

        在證明責任的分配上,日本和世界大多數國家一樣,將自白具有任意性的證明責任分配給控訴方。具體而言,一旦辯方證明自白存在收集程序違法或者其他不具有任意性的可能時,檢察官便負有證明自白任意性不存在疑問的責任。

        對于可以用于證實訊問調查狀況的資料,按照《日本刑事訴訟法》第316條的規定,應當作為證據開示,這些資料包括羈押記錄、羈押事務日志、體檢診斷書及病例、會見記錄、訊問筆錄等。根據這些資料,不論辯方還是法官都可以比較容易的判斷自白的任意性。同時,《日本刑事訴訟法》第198條規定,檢察官應當盡量使用可以證實訊問調查狀況的資料,及時、公正地對自白的任意性進行證明。

        作為規范證明力要求的自白補強法則

        雖然自白大多屬于直接證據,往往可以直接證明案件事實。但是為了防止冤假錯案、糾正實踐中過分倚重自白的偵查傾向,日本確立起了自白補強法則。日本的自白補強法則在實踐中運用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其一,只有自白沒有其他證據證明犯罪時,不得認定被告人有罪。此時的自白要作為證據進行使用,必須有其他證據作為補強。在補強的范圍上,日本通過判例確認補強自白的證據,不必要是自白所涉及的全部犯罪構成事實,只要補強證據可以證明自白涉及事實的真實性即可。

        一般而言,在被告人和犯人的同一性認定上,自白不需要補強證據。補強證據作為一種在法庭中使用的證據,當然也要具有證據能力。在日本的司法實踐中,被告人的日記、筆記等在非偵查活動中形成的證據,可以成為補強自白證明力的較強的證據形式。

        其二,對自白及其補強證據在法庭調查證據階段的使用順序進行了限制。根據《日本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的規定,當案件證據中有需要補強的自白時,在法庭調查中必須先調查有關犯罪自白以外的其他事實和證據,再對自白進行調查。這種制度安排的目的在于防止過高地評價庭外自白的價值。如果法官先對庭外的自白進行調查,那么被追訴人自白中涉及的案件情節和由此在法官心中形成的對案件整體事實的把握,極有可能推動法官形成一種預判,從而妨礙法官對其他證據的準確判斷。

        訴訟模式轉型背景下自白法則的價值取向

        自明治時期開始,日本大量吸收、借鑒大陸法系的立法思想和立法技術,逐漸形成了職權主義的刑事訴訟模式。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隨著美國對日本憲法和法律的改造,日本開啟了由職權主義訴訟模式向當事人主義訴訟模式的轉型歷程。推動自白法則在日本司法實踐中運用和發展的正當性理論及價值取向主要有三個:

        一是排除虛假供述,防止冤假錯案。任何國家的刑事訴訟都不會放棄對發現真實的追求,而自白法則最早在“英國訴沃利克沙爾”一案中確立時,其主要目的便是保障自白的真實性。日本在向當事人主義轉型的過程中,對于案件真實的執著非一朝一夕可以轉變,加之發現真實、排除虛假供述本身作為自白法則的一項重要基礎,其存在也具有正當性。通過刑訊逼供或者非法拘禁等強制性手段獲得的自白,往往并非出于被追訴人的自愿。因此通過自白法則對自白之任意性進行保障,排除非自愿的證據可以有效防止冤假錯案。

        二是保障基本權利,實現程序正義。刑事訴訟法作為動態的憲法,承擔貫徹憲法基本原則的重擔。隨著當事人主義模式的確立,以及程序正義觀念的深入人心,《日本刑事訴訟法》確立起被追訴人的當事人地位,并且賦予了被追訴人以沉默權。自白法則作為保障被追訴人自白任意性和被追訴人自由處分權的重要措施,不僅僅是對當事人沉默權的一種保障機制,更是對基本權利的可靠背書。

        三是排除違法取證,規范公權力行使。由于自白是否出于當事人的主觀意志很難發現,也很難用具體的標準進行量化,所以有必要確立一定的客觀標準進行衡量。因此,對于自白法則的把握,要求更加注意控訴方獲得自白的手段是否違法。通過將非法取得的自白進行排除,賦予了自白法則以實踐操作標準,同時也暗含了一定的價值取向。在刑事訴訟中,控訴方擁有國家強制力作為保障,其權力的運用應該遵循比例原則,也只有將經由非法手段所獲得的證據,從刑事訴訟中排除,才能有效保障控辯雙方的對等,這也符合法治原則的基本要求。

      【作者簡介】
      李小猛,華東政法大學。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