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優先受償權是否超過法定期限
    2020/11/10 9:39:15  點擊率[16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商法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0年
      【中文關鍵字】優先受償權;公司債務
      【全文】

        [案件詳情]

        2016年9月10日,乙公司(承包人、乙方)與甲公司(承包人、甲方)簽訂施工協議書,約定,甲公司將甲公司工廠內的廠房四外墻砌體工程、車棚土建工程、消防泵房(水池)土建工程發包給乙公司施工。承包方式為包工包料。合同總價為166萬元,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稅率3%。付款方式:工程全部竣工驗收合格后,2017年1月15日前支付工程進度款的50%,2018年1月15日前支付50%。合同還約定了其他事項。

        上述施工協議書簽訂后,2016年9月30日開工,2017年1月10日竣工,2017年3月20日,甲公司、乙公司就廠房四外墻砌體工程、消防泵房(水池)土建工程辦理竣工驗收。因乙公司在施工過程中增加地坪、食堂、辦公樓、外圍墻的改建等零星工程,經雙方結算,雙方確定工程總價款為250萬元。

        2019年8月2日,乙公司公司(乙方)、甲公司(甲方)簽訂補充協議,載明:甲、乙雙方于2016年9月10日簽訂了施工協議書,工程合同總價為166萬元,因部分合同外工程量的增加,最終合同結算總價為貳佰伍拾萬元整。至目前為止已付款115萬元,工程尾欠款為135萬元。現經協商,甲方在2019年10月30日前付壹拾萬元,2019年12月30日前付清全部欠款,如逾期未付,甲方自2019年12月30日起支付同期銀行貸款利息。

        該補充協議簽訂后,甲公司向乙公司支付5萬元,余款130萬元未付,乙公司索要未果,遂于2020年3月6日訴至法院,要求判令乙公司享有該建筑工程的優先受償權。

        另查,2016年3月4日,甲公司與某市國土資源局簽訂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約定某市國土資源局將坐落于某鎮某社區3.26組地段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給甲公司,宗地面積為6356平方米。2017年6月23日,甲公司取得甲公司廠房一、廠房二、廠房四、生活附屬用房等工程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2017年6月25日,乙公司取得甲公司廠房一、廠房二、廠房四、生活附屬用房的建筑工程施工許可證。雙方均確認施工協議書約定的車棚土建工程、消防泵房(水池)土建工程包含在生活附屬用房范圍內。

        再查,就案涉廠房一、廠房二、廠房四、生活附屬用房,甲公司于2018年1月10日取得蘇(2018)某市不動產權第0000XXX號不動產權證。2018年1月19日,該不動產權辦理抵押,抵押權人為某市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不動產價值為4263萬元,抵押金額為4263萬元,抵押結束日期為2020年1月15日。2018年4月15日,該不動產權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人為許某,抵押金額為0.12萬元。上述房屋自2018年7月17日起,被法院多輪查封,查封結束期限最遲為2023年4月23日。

        經本院審判執行系統查詢,以甲公司為被執行人的執行案件中,正在執行及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方式結案的案件為26件,申請執行標的為42564672.84元。

        審理中,甲公司,不動產抵押時評估價值為4700萬元,其尚欠某市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1700萬元,在2019年8月簽訂補充協議時,甲公司外債為3000余萬元,現有外債大約6000萬左右。公司資產為廠房及土地,價值7000萬左右,貨物1000萬元左右,應收賬款2000萬元左右,公司正常經營中。公司有能力償還債務,但是近期不能還清。

        乙公司陳述,簽訂補充協議是因為甲公司考慮到兩年時間未付工程款,為了保障工程款可以拿到,所以把優先權延長。

        [案件評析]

        對于原告主張其對案涉工程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訴訟請求,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商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二條規定,承包人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期限為六個月,自發包人應當給付建設工程價款之日起算。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付款時間延長的,如果確因一方原因,導致付款條件不能成就,雙方協商一致另行確定了付款時間,不存在惡意損害他人利益的情形,應認定對付款時間的約定為有效,優先受償權的行使起算時間以協議約定的付款時間為準。如承發包人惡意串通,目的是拖延銀行抵押權的行使或其他損害第三人利益,則應以原合同約定的付款日期為應付工程款之日,即為行使優先受償權的起算時間。本案中,雙方合同約定的付款時間為2018年1月15日前付清款項。根據該約定,優先受償權的起算時間自2018年1月16日開始計算,則原告應當在2018年7月16日前主張優先受償權。如原告未在該期限依法主張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則該權利喪失。2019年8月2日,雙方簽訂補充協議,將付款期限延長至2019年12月30日,該付款時間的延長,根據原告的自認,是為了保障工程款可以拿到,所以把優先權延長。一般情況下,如果付款時間的延長不損害抵押權人利益或第三人利益的,應當予以準許。如果存在損害抵押權人利益或第三人利益的,則因該約定產生的優先受償權起算時間的延長不生效。本案被告在2019年8月之前即將案涉房產辦理抵押登記,辦理抵押時,案涉房產價值評估為4263萬元,抵押權價值為4263萬元,被告雖陳述其與抵押權人債務實際為1700萬元,但未提交證據予以佐證。且被告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多達26件,所涉金額達42564672.84元,被告雖表示其公司資產足以償還上述公司所負債務,但也表示近期無法償還。綜合以上事實,原、被告于2019年8月2日協商將還款期限延長至2019年12月30日,該約定可能損害抵押權人利益及被告其他債權人利益,優先受償權時間仍應以原合同約定的付款日期確定為應付工程款日期,即原告主張優先受償權的時間在2018年7月16日前。現原告主張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已超過該法定期限,不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不予支持。

      【作者簡介】
      作者單位:如皋市人民法院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