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人工智能的善與惡
    2020/12/1 15:02:14  點擊率[31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人工智能
      【出處】法學家茶座何家弘
      【寫作時間】2020年
      【中文關鍵字】人工智能
      【全文】

        2020年11月14日,由中國人民大學的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和智能社會治理研究中心主辦,中國刑警學院網絡犯罪偵查系、中國大數據技術與應用聯盟協辦的“智能社會治理學術研討會”在北京召開。本次會議的組織者謝君澤是我的學生。他希望我能為研討會致辭。坦率地說,這不是我熟悉的話題,但我還是去了,講了自己對這個主題的認識和感想。以下就是我發言的錄音整理稿。
       
        今天參加這個研討會,我確實有點惶恐,因為你們都是這個領域的專家,就我不是。從年齡來講,我也很難再成為這個領域的專家。智能社會確實發展得很快,我們有很多的智能工具。我也有一部智能手機,但是我的手機是以關機為常態,一般一天只開兩到三次,一次開10分鐘左右。剛才到這兒進大門的時候要掃健康碼,我得現開機。保安一看,很慢,就沒等,讓我進來了。
       
        舉辦這次智能社會治理研討會要研究什么,要討論什么?我們人類就是一種智能動物,但是我們這里講的顯然不是人類智能,而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人類智能創造出來的,但是,人工智能一旦被創造出來之后,就有了自己的獨立性,就會給社會帶來一些特殊的影響,因此就需要治理。
       
        我以為,智能社會治理應該包括兩個方面:第一是智能社會的治理;第二是智能的社會治理。人工智能技術在社會中的廣泛應用,會促進社會的發展和變化,也會產生一些新的問題。對于這種新型社會,我們應該如何治理?這里要研究的是作為治理對象的人工智能。另外,人工智能技術也廣泛地應用在社會治理之中,就是要運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對人類社會進行治理。這里要研究的就是作為治理手段的人工智能。當然,這兩個層面的治理是相互影響、相輔相成的。
       
        現在的人類社會已然很智能了。這經常讓我感到落伍。也許,人工智能就是屬于年輕人的,就是屬于未來的。不過,我也有學習的機會。比如說,我的外孫今年8歲,他平常就住在我們家,周末才回他父母的家。我就從他那里學到了一些智能的東西。
       
        今年的疫情爆發期間,他不上學,經常在小區里玩兒。他媽媽就給他買了一個智能手表。這個手表不僅能看時間,還有很多功能,例如,它可以定位,讓家長隨時知道孩子在什么地方;它可以通話,孩子可以直接跟家長通話,家長也可以通過手表跟他通話,叫他回家吃飯;它還可以付錢,當然得他媽媽先給他存錢,于是他就可以在社區的小商店里買飲料,買雪糕。另外,這個手表還有一個特別的功能。今年夏天,我們全家去西山森林公園游玩。那里有各種各樣的花草樹木。孩子問我,這是什么花?我也不知道,只能用作家的描述手法說,這是不知名的小花。后來,我的外孫就說,他的手表知道。于是,他把手表對準一朵花,或者一個樹葉,只要一拍照,手表就給出了花或樹的名字,還有簡介。外孫很驕傲,就把手表對著我的臉拍了一下。然后他說,姥爺,您也跟植物一樣啊!只見那個手表盤上顯示:何家弘,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這個手表確實很神奇,但是仔細想一想,這也挺可怕的!
       
        當然,人工智能確實有很多優越的地方,可以給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提供很多方便,幫我們解決不少難題。現在,年輕的父母都感覺帶孩子很難,很辛苦,整天都要跟孩子斗智斗勇,而且還經常處于下風,因為現在的孩子都很智能。所以,我們不僅要研究智能社會的治理問題,也要研究智能兒童的治理問題。這也是一個急需加強研究的現實問題。
       
        最近,我看到網上有不少人評論那個“家長退群”的事件。一些小學教師把本來應該由她們完成的工作交給了學生的家長,包括監督和批改作業。家長們的壓力本來就很大。每天上班工作很辛苦,下班還要幫助孩子做作業,還要批改孩子的作業。有些家長不堪重負,忍無可忍,就以“退群”的方式來表達不滿和抗議。對于那些家有小學生的父母來說,這是一個相當普遍的問題。
       
        我的外孫挺好玩,也挺貪玩,有時做作業就不專心,邊玩邊寫,拖拖拉拉。上個禮拜,他媽給他買了一個大力神燈,很智能的燈。它不僅可以提供舒適的燈光,還能幫孩子學習。外孫的房間就在我的書房旁邊,我就經常聽他問那個神燈:大力,大力,這個字念什么?這個詞是什么意思?這道題怎么算?大力神燈確實很智能。它不僅能回答數學、語文、英語等學科的問題,能幫助孩子控制做作業的時間,還能讓父母遠程監控孩子寫作業。它確實能提高孩子的學習效率,也能減輕父母的壓力。不過,它也能成為孩子的玩具,而且它的聲音很甜美,像個溫柔的女生。有時候,我就聽見外孫問,大力大力,你幾歲了?大力大力,你有小孩嗎?大力大力,你吃什么?大力大力,你喜歡什么玩具?于是,這個神燈反而讓孩子不能專心做作業了。由此可見,人工智能也是一把雙刃劍,既能做好事,也能做壞事。這也是我們研究智能社會時不能忽視的問題。
       
        現在的計算機、互聯網、大數據等新的科學技術給我們的社會發展提供了技術的支撐,開拓了發展的空間。但是,我們在社會治理中運用這些智能技術的時候,是不是應該有一個底線?哪些是我們可以讓它盡力去完成的,哪些是不應該讓人工智能去完成的?我們不能讓人工智能變成無所不能,更不能讓人工智能變成人類社會的主宰。
       
        人類創造人工智能的初衷是善良的,但是其發揮的作用也可能是邪惡的。比如說,人工智能就可能侵害到我們的隱私權。我剛才說的那種智能手表,一掃我的頭像就能給出我的姓名和簡介,“何家弘,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這說明在那個大數據庫里有我的頭像和簡介。那么,我在大街上走,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用這種智能工具掃了我的臉,他馬上就能知道我的姓名和身份。這是不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
       
        人工智能的發展,正在改變人類社會,改變我們的人生。那么,人工智能會不會改變人類,會不會改變我們的人性?這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我就在想,人工智能的發展會不會讓人類就變得很弱智或者很低能?我記得,20多年前的時候,我們有了智能照相機,那時叫“傻瓜”相機。以前,照相是個技術活兒。照相的人得根據經驗自己定光圈,定快門速度,再根據距離調焦距,挺有難度。后來有了智能照相機,這些問題就都不用人干了,照相機都給承包了,所以叫“傻瓜”相機。這并不是說相機很傻,而是說使用相機的人很傻,傻瓜都會照相。于是,人就不會照相了!
       
        由此可見,人工智能在給我們提供各種方便的時候,就促進了我們人類一些能力的減退。人體的功能必須經常使用,長期不用就會退化。我現在有一個感觸,那就是提筆忘字。剛才有人讓我在書上簽名,說我寫得真好。其實,我大概也就這幾個字能寫得很好。平時用電腦,很少動筆寫字,我的寫字功能就有明顯的減退,不僅是寫不好,而且是不會寫了。
       
        人工智能可以幫助兒童學習,但也會阻礙某些能力的開發和訓練。比如說,有了大力神燈,孩子們還需要查字典的能力嗎?還需要數學計算的能力嗎?如果這些問題都讓大力神燈回答了,孩子們的能力也就減退了。在當下中國,中小學教學中還是比較重視數學計算的。據說在國外,許多數學家的計算能力都大大減退了,因為他們不需要自己計算了。
       
        現在,我們在家庭生活中也有了很多人工智能的東西,例如智能掃地機、智能洗衣機、智能電飯鍋、智能電冰箱等等。我們從這些家務勞動中解放出來,但同時也就喪失了一些能力。以后,我們可能還有智能床,不僅能調節我們的睡眠,還能幫我們設計好夢。星期一做什么夢,星期五做什么夢,于是我們就不用自己做夢了。另外,我們一起床,它還能幫我們把衣服都穿上。如此下去,我們會不會越來越笨,人類的子孫后代會不會就變得大腦萎縮,越來越弱智,或是低能?所以,我們在構建智能社會的時候,還是要給人工智能畫一個界線,哪些是它可以做的,哪些是它不能做的。
       
        在計算機和互聯網高速發展的當今世界,人類似乎變得更加孤獨,更加焦慮,更加自私,更加冷酷,人類社會似乎也變得更加割裂,更加對立,更傾向于不同群體的極端性抗爭。在虛擬世界中,極端主義可以肆無忌憚,而且是一呼百應。于是,國際關系也變得更趨緊張,爆發戰爭的危險也在增長。據說,未來戰爭可能不許要人類親自動手了,可以讓無人機等智能武器去打仗。但問題是,這些無人機打的不僅僅是無人機,也包括活生生的人!總之,人工智能是一把雙刃劍,既能為人類做好事,也能為人類做壞事。因此,我們在創建智能社會的時候,既要開發人工智能的善,也要限制人工智能的惡,要努力構建有人文溫度的智能社會。
       
        哦,小謝在提醒我講話的時間。控制發言人的時間是主持研討會的一個難題。十幾年前,我就讓小謝他們設計了一個程序,讓計算機來代替主持人提醒發言時間,以免主持人不好意思去打斷那些大咖的發言。計算機鐵面無私,但是冷冰冰的,我們就用優美的音樂代替鈴聲。這大概也算是有溫度的人工智能了。
       
        因為時間的限制,我僅就智能的社會治理問題講幾句話。我注意到,下周在北京會議中心要召開全國政法智能化建設研討會。政法工作是社會治理的重要內容,因此也要智能化。但是,這個智能化能走多遠?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互聯網法院,還有了人工智能法官。那么,法官的工作都可以讓人工智能來代替嗎?人和人之間的糾紛都可以讓機器人來裁斷嗎?這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總之,有些人的事情,還是要由人親自來做的。就像小謝說的,我是他的親老師,所以他這個研討會我要親自來致辭。
       
        最后我想說,人工智能確實是人類社會的重大發明,但是,我希望這不是人類社會的最后一個重大發明。不要讓人工智能成為人類的終結者!
       
        感謝大家來參加這個研討會。我祝研討會圓滿成功!

      【作者簡介】
      何家弘,中國人民大學大華講席教授,法學院反腐敗與法治研究中心主任。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