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孫楊藥檢仲裁案中的種族歧視
    2020/12/30 10:34:17  點擊率[30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其他
      【出處】法學家茶座何家弘
      【寫作時間】2020年
      【中文關鍵字】孫楊;藥檢;仲裁;種族歧視
      【全文】

        據媒體報道,2020年12月24日凌晨,孫楊瑞士律師團隊通知孫楊經紀人:瑞士聯邦法院判決撤銷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此前涉及孫楊的判決。針對這一裁決,世界反興奮劑聯盟(WADA)發表官方聲明,確認他們起訴孫楊的案件將被重審。據悉,孫楊案件出現轉機是因為律師團隊在向瑞士聯邦法院提供的材料顯示,發布孫楊禁令的三人小組主席曾在社交媒體上發布過涉嫌“辱華”的種族主義言論,因此可能影響到對孫楊判決的公正性。對此,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和瑞士最高法院都沒有公開表態。雖然世界反興奮劑聯盟表示會就該案再次申請仲裁,但是在新的仲裁決定之前,孫楊的全球參賽資格將被恢復。我認為,這是一個好消息!
       
        今年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庭決定對孫楊禁賽八年。隨后我就應邀寫了一篇文章,“無視規則就要承擔相應的后果”,發表在3月4日的《檢察日報》。大概是因為這篇文章的影響,中國奧委會奧運會備戰辦公室就聘請我擔任法律顧問。
       
        4月27日,孫楊針對該仲裁結果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訴。對于這個問題,我在一些場合發表了個人的見解。例如,5月15日,我在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組織的網上公開課主講了證據法學第一課。在講課中,我專門談到了孫楊案的上訴,并且就孫楊律師團隊推翻原仲裁決定的可能路徑提出了個人的建議。順便說,我們這次講課的講稿已經整理好了,預計由人大出版社于2021年春季出版,書名是《人大法學第一課》。下面,我就把講稿中涉及孫楊上訴案的部分與網友分享——
       
        【以下為講稿中涉及到孫楊案部分的內容:】
       
        客觀來講,孫楊在這個上訴案中勝訴的可能性非常小。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上訴審就是法律審,不再就事實認定問題進行審查。法院只審查國際體育仲裁庭就本案做出的仲裁中有沒有違法問題,包括仲裁庭的組成有沒有違法,仲裁庭是否有權受理這個案件,裁定事項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仲裁程序有沒有違反法律規定。根據此前的報道,孫楊案的仲裁在這幾方面都沒有問題。此外,瑞士聯邦最高法院還有一條可以改判的理由,那就是該案的仲裁決定違反了瑞士的公共政策,而這條具有一定的靈活性,大概是孫楊一方可以努力爭取的。
       
        在瑞士的公共政策中,人道主義和人權的問題都是很受重視的。如果孫楊的律師團隊可以找到證據來證明孫楊的人權收到了侵犯,或者找到判例來證明禁賽八年的處罰有違人道主義原則,那就有可能說服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即使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孫楊敗訴,孫楊還可以再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
       
        據我所知,英國1985年的杰里米。巴姆博殺人案就上訴到了歐洲人權法院。當年,被告人杰里米被英國法院判處終身監禁。然后,杰里米一直在申訴,其律師團也找到了一些對其有利的證據。但是經過多年的申訴,英國法院并沒有改判其無罪。后來,杰里米與另外兩個案件的被告人一起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主要訴求是終生監禁的處罰太殘忍,不符合人道主義原則。2013年,歐洲人權法院裁定,支持三名上訴人的訴求,要求英國法院改變終生監禁的判決。后來,杰里米被釋放出獄。因此,孫楊的律師可以把禁賽八年的處罰違反了人道主義原則作為上訴的一個理由。
       
        另外,瑞士等歐洲國家和國際機構都非常重視種族歧視問題。如果孫楊的律師可以在這方面找到一些證據,從種族歧視的角度對上訴理由進行論證,也有在法院勝訴的可能性。孫楊的律師在介紹和評論本案情況的時候,隱隱約約談到了種族歧視問題,但是說得很模糊,而且有一些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的味道。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庭上,情緒化的語言沒有意義,還可能產生負面效果。如果孫楊一方能有證據證明在本案仲裁過程中有種族歧視問題,例如仲裁庭的組成人員有對華人或亞裔的歧視言行,那么這就可以作為一個正當理由,要求法院考慮仲裁庭的裁判是否公平公正。這一定要有證據,不能是主觀猜測。不過,這些言行也不一定局限在仲裁庭上,也可以仲裁人員在其他場合的言行。我在國際足聯參與一些案件的調查時,就包括某國足協官員在社會交往中表現出來的種族歧視言行。如果孫楊的律師團隊能夠找到這樣的證據,證明仲裁庭組成人員曾有針對華人或亞裔的種族歧視的言行,那就有可能影響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對這個案件的裁定。
       
        客觀來說,我覺得孫楊這個案件的勝訴率很低。當然,他可以make impossible possible(讓不可能成為可能)。孫楊本來就是一個讓不可能成為可能的人物。一般認為,黃種人不可能在游泳比賽中成為世界頂級運動員,但是孫楊成功了,創造了奇跡。我希望他能夠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上訴中再次創造奇跡,但這只是個人的希望而已。

      【作者簡介】
      何家弘,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足聯道德委員會委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