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最高院:處分權利需在法律范圍內,放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的,應認定無效
    2021/3/29 19:33:12  點擊率[14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合同法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放棄或限制;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損害;建筑工人;無效
      【全文】

        前言: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指承包人對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設置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初衷是為了保護施工企業、建筑工人的合法權益,因為建設工程的施工過程,也是人力、物力、財力物化到建筑工程的過程。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作為一項權利,發包人與承包人提前約定放棄或者限制,有效抑或無效?
       
        一、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性質,有留置權說、法定抵押權、優先權說三種觀點。目前主流觀點認為是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一種優先權,是立法者基于特定政策考量,為追求實質公平賦予特定民事主體權利優先保護的法律效力。[i]
       
        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優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因此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在實務中與銀行的抵押權經常發生沖突。
       
        提前約定放棄或者限制優先受償權的效力問題,之前實踐中一直存在爭議,一種觀點認為優先受償權屬于法定權利,不得放棄與限制;另一種觀點認為放棄與限制權利是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范疇,應認定有效。
       
        二、民事主體有權處分民事權利,但必須在法律規定的范圍之內。
       
        根據《民法典》第一百三十條規定:“民事主體按照自己的意愿依法行使民事權利,不受干涉。”但是民法典同時也規定了,民事主體不得濫用民事權利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權益。《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
       
        因此當事人的處分原則受到法律限制,當事人處分權利應當在法律準許的范圍內進行,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性強制性規定,不得違反社會公序良俗、不損害他人利益。權利的處分是有度的,并不是無序的,即使是權利的放棄與限制,也要遵循權利處分的合法原則。
       
        三、放棄優先受償權并不必然侵害建筑工人的合法權益,因此放棄優先受償權原則有效。
       
        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是法律賦予建設工程施工人的法定權利,屬于具有擔保性質的民事財產權利。作為民事財產權利,權利人當然可以自由選擇是否行使,當然也應當允許其通過約定放棄。而且,放棄優先受償權并不必然侵害建設工程承包人或建筑工人的合法權益,承包人或建筑工人的合法權益還可通過其他途徑的保障予以實現。——最高院(2016)最高法民終532號判決說理部分。
       
        對于放棄或限制優先受償權的效力之爭,《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三條作出規定: 發包人與承包人約定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發包人根據該約定主張承包人不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2020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頒布的《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第四十二條:“發包人與承包人約定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發包人根據該約定主張承包人不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完全予以了沿用。
       
        四、放棄或限制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效力認定,應遵循民事主體對權利處分的效力認定規則。
       
        首先,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作為一種法定優先權,也是一種民事權利,承包人與發包人具有處分的權利,雙方達成合意的,可以對優先受償權進行限制或放棄。
       
        其次,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前提是,不得損害建筑工人利益。如果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的,那么約定無效。司法解釋中表述是“發包人與承包人約定放棄或者限制”,也就是發包人與承包人達成一致協議的,但是筆者認為,因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承包人的權利,因此承包人出具單方承諾,也可以參照認定有效。
       
        司法解釋對于“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限制條件,不得損害建筑工人利益,恰恰符合優先受償權立法保護建筑工人的本意。
       
        五、如何認定放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損害建筑工人的利益?
       
        根據實際,承包人無力支付工人工資、承包人進入破產清算申請、承包人明顯缺乏償債能力等,做出綜合判斷與分析。
       
        司法案例: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蘇州市鳳凰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合同糾紛((2019)最高法民終1951號)
       
        最高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賦予承包人該項權利,實質是為了保護建筑工人的利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三條亦明確規定,承包人處分其該項民事權利若損害建筑工人的權益,則人民法院對承包人不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主張不予支持。本案中,蘇州鳳凰公司為使發包人金瑞公司順利獲得浦發銀行福州分行的貸款進行涉案工程建設而出具《承諾書》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但金瑞公司獲得貸款后并未向蘇州鳳凰公司支付工程價款,現蘇州鳳凰公司已無力自行清償建筑工人工資系顯而易見的事實:一審法院(2014)閩民初字第52號民事調解書查明,2014年1月10日、14日,福安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向福安市財政局暫借800萬元、500萬元合計1300萬元用于代墊蘇州鳳凰公司農民工工資,該款包含在金瑞公司尚欠蘇州鳳凰公司的工程款126561566元中,而因金瑞公司可供執行的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蘇州鳳凰公司雖行使了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亦僅實際受償68939365元,現法院已裁定受理債權人對蘇州鳳凰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說明蘇州鳳凰公司缺乏償債能力,因此,若蘇州鳳凰公司放棄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則其責任財產必然減少,從而對其償債能力造成更加惡劣影響,損害建筑工人利益。故即使《承諾書》并非附條件之承諾或所附條件已成就,因蘇州鳳凰公司放棄優先權之承諾損害建筑工人利益,一審法院對華融福建省分公司關于該放棄優先權的條款有效之主張不予支持。

      【作者簡介】

      李瑋,律師,上海法學會會員,上海律協銀行業研究委員會委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