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為什么以及如何學習外法史?
        2021/4/2 17:15:40  點擊率[127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外國法制史
          【出處】微信公眾號:崇法學堂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外國法制史
          【全文】

            外國法制史是一門法學基礎課,如何才能學好?
           
            要講清楚這個問題,首先要理解我們為什么要學習外法史。外法史這門課,和大家在大一已經學過的中法史一樣,都屬于法律史的課程。在法學院,學習民法、刑法、訴訟法,這都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們是法學的主體,否則法學學科就不復存在。但為什么要學習法律史,尤其是為什么要學習外國法律史,卻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法律,你的“情人”
           
            這個問題,復雜也簡單。簡單的說,一切社會科學的本質都是歷史。社會科學的目的是理解人類社會的本質與規律,而這種認識首先來源于人類的經驗,也就是歷史。人類走過的路,決定了人們對自己的認識,也決定了未來的選擇。因此,在社會領域,我們對一切事物的認識都是從他的歷史開始的。也只有通過對歷史的了解,我們才可能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看到外表之下真正內在的東西。大到一個國家,小到一個人,都是如此。
           
            比如,今天你認識一個人,你首先看到的是他的外表——顏值+氣質,你可以據此決定是不是和他交往。但這僅僅是初步的,如果你們只是一般朋友,這沒有什么問題。但如果你們要深入交往,成為好朋友,甚至是成為“男票”或“女票”,那就肯定不會滿足于僅僅看顏值,看氣質,你還希望了解他的內心與本質。這時候你會很快成為一名出色的歷史學家,孜孜不倦地追問他的過去,傾聽他的故事。你希望了解他過去經歷的人和事,希望了解他的家庭與情感,當然也包括了解他的“前任”——戀愛中的人永遠是“好奇害死貓”,因為你知道,一個人過去如何對待他人,他/她大概將來會如何對你。
           
            舉這個例子,就是說,如果你只是一個法律的業余愛好者,你恐怕只要知道今天的法律是什么樣子就可以了。但如果你要成為一名專業的法律人,那就意味著你要和法律“談一場戀愛”,把法律作為你的“情人”,甚至步入婚姻,直至永遠。這時候,你就一定不會也不能滿足于僅僅了解今天的法律,你還想并且需要了解過去的法律是什么樣,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以及未來又會走向何方。這時候,僅僅是部門法的學習就不能滿足你的好奇心了,我們還需要系統地學習法律史的知識,通過法律的歷史去發現他的本質,掌握他的規律。因此,簡單地說,如果你想成為一個真正專業的法律人,就不能只是知道法律是怎樣的,還要理解它為什么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他究竟從何而來。
           
            但這只是回答了我們為什么學習法律史,問題并沒有結束。作為中國法學院的學生,我們不是只要知道中國的法律史就可以了么?為什么在大一學習了中法史之后,還要繼續學習那“又古又洋”的外國法律史呢?這個問題,我想可以從兩方面來看。
           
            一方面,我們認識一個事物,不僅靠歷史,還依賴比較。還是剛才的例子,如果你要找個男/女朋友,了解歷史是一方面,但比較也很重要。你只有通過不同人的比較,才知道他的優點和缺點。一見鐘情,與子偕老,這當然很美,但很可能是童話。事實上,多數人不得不面對多次的選擇,但這些經歷很重要,因為通過這種比較,你會明白什么樣的人是真正適合你的。即使是熱戀之中,你不也總是忍不住去比較“人家的男朋友”如何么?如此說來,法律也一樣。如果你僅僅知道中國的法律,你根本無從發現他的優劣。只有通過學習外國法,你才能通過比較,發現中國法律的長處,也理解他的不足,并找到改進的辦法。
           
            另一方面,在中國學習外法史還有特殊的意義。用一句也許奇怪的話說,“外法史其實就是中法史”。為什么這樣說?因為你要了解今天的中國法,只學習中法史是不夠的;因為當代中國的法律,多數內容并非源自古代中國,而是來自西方。清末以來大規模的法律移植,決定了中國法的許多原則、制度、術語都來自西方——這個西方既包括德法英美,也包括蘇聯。換言之,如果你要追溯某個當代中國法律制度的源頭,也許很快會發現,這個源頭不在中國而在西方,不在《唐律疏議》而在《國法大全》。還是用剛才的例子,如果法律是你的情人,這個情人無疑是個美美的“混血兒”——他/她的基因和歷史,都不僅在中國,還在西方。所以學習外法史,本身就是在了解中法史,是在理解當代中國法的前世今生。
           
            讀書、提問與思考
           
            講完了為什么學,接下來的問題是怎么學?
           
            外法史的學習,對本科低年級來說,的確有難度。因為他不僅需要了解法律,還要了解歷史。由于每個同學的歷史基礎不一樣,有些同學可能很好接受,但有些同學就有些費力。但總體來說,在本科階段,我們并不要求同學們對法律史有很深的把握,更多只是知識點的掌握,和在此基礎上的對法律發展基本規律的理解;如此一來,實際的難度應當遠遠低于民法、刑法這些課程。但即使要做到這一點,還是不容易,以下就談幾點可以注意的地方。
           
            01
           
            首先,多讀些課外書。法律史是交叉學科,所以要學好首先就必須拓展法律之外的其他學科的知識。第一個當然是歷史。比如,學外法史,就需要有基本的世界歷史的背景。所以在學習過程中,很多中學理科的同學總是感覺比文科的同學要費力些。但請相信,這只是幻覺!事實上,你們中學的知識早就還給你們的中學老師了!尤其是到了大二!!所以請相信,中學學什么,都沒影響。但是要學好,你都應該去找一本世界歷史的書來(重新)讀一讀,不需要很難,只要一般的通俗讀物就好。不要老師一開始講兩河文明,你以為是要講黃河和長江。除此之外,如果還有時間,還可以讀一些哲學、政治學、社會學的書,這些書對理解法律史背后的道理也很有幫助。總之,學習外法史,開卷有益是第一的。
           
            02
           
            其次,學好部門法。法律史總歸是講法律的歷史。但如果法律你一點也不懂,也很難學好。在這一點上,外法史從大一調整到大二也是合適的。比如,講外法史,我們會講到憲法的歷史,那么你必須有憲法的常識,理解代議制、權力制衡、違憲審查這些基本概念,你才能帶著這些基本概念與視角,去理解古希臘的民主、古羅馬的共和、英國的議會制、美國的司法審查等內容。再比如,講羅馬法,會講到人法、物法,講到契約、準契約、私犯、準私犯,但如果你不理解人格、所有權、債權這些基本問題,你恐怕也沒法學好羅馬法的內容。但反過來說,學好外法史,也同樣有助于加深對部門法的理解。比如,有很多同學告訴我,學了外法史,才真正理解了憲法的本質是什么,才更深刻理解了什么是債的發生形式——當然,也由此可見,學好外法史真的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03
           
            最后,還要勤于思考。這是我想特別強調的一點。法律史的研習,一直有兩個方向。一個是講事實,即搞清楚歷史真相是什么;另一個是講道理,即理解歷史現象背后的理論和原理。對本科生來說,也許后者更重要。因為歷史的求真,需要專業研究者的知識和技術,在本科階段并不容易做到;相反,對于歷史現象的理論解釋,并不依賴太多的知識準備,只要勤于思考,不同階段的學習者都可能提出有價值的見解。因此,本科階段的學習,我們當然要注重知識的掌握,探求事實真相,但更重要的,還是去思考這些歷史現象背后所蘊含的法學原理,及其對于理解當代法律的意義。如果學期結束,我們最后只記住了一些時間、人物、概念,而全然不知道這背后的道理,這對于外法史的學習來說,無疑是失敗的。
           
            那么如何思考呢?我想首先要從學會如何提問題開始。我們過去讀書,老師經常教導我們說,要“從無疑處生疑”。可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如何生疑?我想,一個可操作性的辦法,就是從質疑教材開始。過去大家在中學學習,教材是考試的依據,而考試的全部意義是尋找標準答案,因此課本成了金科玉律,容不得半點質疑。但進入大學以后,我們首先要學會的就是質疑教材,因為生活沒有標準答案,歷史也是如此,任何的教材都只是一種通說,而并非唯一的“真理”,所以我一直鼓勵,本科生要學會提問,首先從質疑教材開始。質疑教材,并不是說教材一定錯了,而是不迷信教材,對任何人的說法都不迷信,而是從自己的閱讀和經驗出發,去想想這個說法好不好,還有沒有更好的解釋。
           
            比如,我上課經常舉的例子,我們一開始講《漢穆拉比法典》,其中會講到同態復仇、神明裁判,按書上的說法,這是一種原始社會的殘余,是野蠻落后的。這種說法沒錯,但并非不可質疑。如果我們認真思考,就會發現同態復仇中也有很多理性的、精致的東西,實際上包含了很多法律的一般原則;神明裁判也并非只是野蠻的,也可能是當時條件下的另一種理性的設計,甚至可能包含了程序正義的影子。再比如,我們講羅馬法中私法的發展,一個基本的規律是“從身份到契約”,可在我們的學習過程中,我們會發現,真實的歷史并不是想梅因概括的那樣標準或格式化,這其中充滿了矛盾、反復和值得討論的地方。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相信只要你不停止思考,你會不斷在學習的過程中發現問題,發現樂趣。
           
            當然,我舉得這些例子和看法,同樣也并非標準答案,同樣值得去討論,去反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僅要學會質疑教材,還要學會質疑老師,并在此基礎上對真正的權威提出挑戰。事實上,在我的課堂上,就一直有同學不斷提出各種質疑,并且不少質疑被證明是有道理的,最后也促使我不斷更新自己的思考。教學相長,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快樂的事么?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們不再迷信權威,而是開始自己主動、獨立的思考問題。也只有在這個過程中,你最終掌握的才不僅僅是一些“死去”的知識,而是“活的”歷史,是歷史背后的法學一般原理和啟示,以及發現這些道理的方法和視野。
           
            我想,這才是我們學習外法史的最終目的。這個目的,不是背出多少概念、原則、意義,更不是考試的分數,而是一種探索知識與理論思考的能力;這種能力,最終為會幫助你成為一個卓越的法律人,或是讓你在其他一切工作中受益終身。我想,這已經不僅是學習外法史的目的了,而是我們整個大學教育的最重要的目標。

          【作者簡介】
          于明,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法學博士;兼任全國外國法制史研究會秘書長,中國法學會比較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等。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