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適當擴張管轄遏制網絡犯罪蔓延
    2021/5/17 16:10:15  點擊率[296]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學
      【出處】《檢察日報》2021年5月17日第03版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擴張管轄;網絡犯罪
      【全文】

        近年來,網絡犯罪已經成為影響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毒瘤。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檢察機關起訴涉嫌網絡犯罪人數同比上升近五成,網絡詐騙、賭博等案件數量眾多,嚴重危害了人民群眾的利益,影響了社會秩序。刑事法是遏制網絡犯罪高發的第一抓手,但網絡犯罪的場域不同于傳統空間,管轄權爭議一直是影響網絡犯罪治理的瓶頸,為應對網絡犯罪跨地域的難題,我國應對刑事管轄制度采取適度擴張思路,不斷擴大司法機關管轄范圍,對網絡犯罪形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
       
        擴張網絡犯罪管轄權的主要方式。管轄權是司法機關受理案件的條件,無管轄則無訴訟。面對網絡犯罪飆升的局面,為便于司法機關全面、及時管轄和審理網絡犯罪案件,近年來,我國不斷增加管轄連接點、創新管轄規則、延展管轄權效力,最大程度地適應打擊網絡犯罪的需求。具體包括:
       
        第一,增加地區管轄連接點。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條將“服務器所在地”“信息網絡系統所在地”“被害人被侵害時所在地”和“被害人財產遭受損失地”列為網絡犯罪地區管轄的二級連接點。同樣,《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下稱《意見》)第5條第1款對“犯罪行為發生地”等概念采取了“最小聯系性”標準,只要與詐騙行為有關的地點,都是地區管轄的連接點。
       
        第二,強調“先受理管轄”規則。如《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的若干規定》第11條第2款規定,主要利用通訊工具、互聯網等技術手段實施的經濟犯罪案件,由最初發現、受理的公安機關或者主要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一般而言,最初發現、受理的公安機關,打擊網絡犯罪的積極性和技術能力比較高,該規定有利于調動公安機關打擊網絡犯罪的積極性。
       
        第三,強化并案管轄權。如《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21條第2款規定,對于“一人犯數罪”“共同犯罪”“多個犯罪嫌疑人實施的犯罪存在關聯”等情形,公安機關可以并案偵查。該條規定提高了偵查效率,有利于深挖上游犯罪,進而全鏈路治理網絡黑灰產。
       
        第四,確立偵查指定管轄預決力。如《意見》第5條第4款規定,因有爭議,由共同上級公安機關指定立案偵查的案件,需要提請批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提起公訴的,由該公安機關所在地的檢察院、法院受理。該條規定本著“從源頭打擊網絡犯罪”的思路,肯定了偵查管轄權的重要性。
       
        “管轄權適度擴張”是提升網絡強國治權的需要。我國司法解釋對網絡犯罪司法管轄采取適度擴張,是一種務實的能動主義司法觀。正如有學者指出的那樣,基于懲處犯罪的要求,任何刑事案件發生后,均應有相應的機關管轄,以免出現管轄“真空”,建議確立“偵查管轄與審判管轄并行”的制度模式,提升管轄對訴訟程序有效運轉的保障作用。尤其是在網絡犯罪管轄領域,應當通過相應傾斜性制度設計,保障被害人權益,實現網絡犯罪懲治的高效性。而管轄擴張,正是解決網絡犯罪追訴難題、保障被害人權益的重要路徑,也是推動網絡犯罪治理現代化的重要手段。
       
        第一,管轄權適度擴張可以有效應對網絡犯罪跨地域的難題。網絡犯罪具有非接觸性、跨地域性和實時變動性等特點,如果對網絡犯罪的管轄權實行“限縮”,采用傳統犯罪的網格化地區管轄模式,則司法機關的管轄范圍過于狹窄,很難及時啟動司法程序,會出現“有心殺敵、無權管轄”的困境。
       
        第二,管轄權適度擴張可以更好地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權益。網絡犯罪隱蔽性強,證據容易被刪改、破壞,辦案取證難度大,部分司法機關存在畏難情緒。只有打破傳統管轄權的限制,讓有能力、有機會破案的公安機關迅速啟動偵查程序,才能第一時間固定犯罪證據,全面查清犯罪事實,及時保障被害人合法權益。擴張管轄權、增加管轄連接點,可以有效避免司法機關拖延、推諉管轄,防止出現受害人“控告無門”的情況。
       
        第三,管轄權適度擴張有利于提升訴訟效率。我國刑事訴訟構造實行“階段論”,管轄制度的階段性特點非常明顯。對于傳統犯罪,并案管轄、指定管轄只針對特定階段變更管轄權。相反,“管轄權擴張”從程序一體化出發,將并案管轄、指定管轄的效力貫穿于偵查、審查起訴和審判階段,簡化了管轄的程序對接,有利于提高懲治網絡犯罪的效率。
       
        網絡犯罪管轄權擴張的制度要求。管轄權適度擴張雖然有利于打擊網絡犯罪,但與傳統管轄制度存在緊張關系,在適用過程中應不斷做好配套體制的建設。
       
        第一,應重視偵查管轄的前置性指引作用。雖然我國立法實行審判管轄中心模式,但司法實踐中也應肯定偵查管轄的重要性。及時打擊網絡犯罪的關鍵是公安機關可以偵破案件、抓捕罪犯。網絡犯罪多帶有技術色彩,互聯網產業發達地區的公安機關,有較強的大數據偵查能力,司法解釋確定的“先受理管轄”鼓勵“能者多勞、強者多管”。擴張網絡犯罪的管轄權首先應當肯定偵查管轄的獨立地位,發揮其程序指引作用,偵查機關對管轄連接點的判定、并案管轄權與指定管轄權的行使,也應當在訴訟程序中得以確認。
       
        第二,擴張管轄權不能淪為地方保護主義的“推手”。近年來,個別異地執法的網絡犯罪案件,被質疑源于地方利益的考量。管轄權適度擴張雖然有利于保護被害人、提高司法效率,但也為地方保護主義留下了空間。顯然,管轄權適度擴張壓縮了被告人提出管轄異議的權利,因此,檢察機關、法院應當對管轄權進行實質審查。一方面,對司法解釋中的“等”字,不能作無限擴張解釋。“等”外的內容(地區),應與犯罪行為地和犯罪結果地有實際聯系。另一方面,司法機關要強化對管轄權的審查,確保法定管轄規則落到實處。
       
        打擊網絡犯罪,需要實體法與程序法的齊頭并進。合理擴張管轄權有利于增強司法機關打擊網絡犯罪的積極性。以打擊網絡犯罪為契機,我國應當不斷革新管轄權,為網絡強國添磚加瓦。互聯網帶來了全新問題,刑事訴訟法只有不斷創新制度,才能為全球網絡空間治理提供中國方案。

      【作者簡介】
      高艷東,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