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眾望所歸:美國《商業秘密保護法》正式生效
        2021/5/27 13:38:17  點擊率[3665]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國際知識產權法
          【出處】《科技與法律》2016年第3期
          【寫作時間】2016年
          【中文摘要】當今經濟發展環境下,商業秘密作為知識產權的一種重要形式,對于企業獲得市場競爭力越發重要。隨著科技水平的快速發展,尤其是互聯網的頻繁使用,商業秘密的監控與保護變得日益困難。因此,美國、歐盟等地區試圖通過專門立法加強對于商業秘密持有者及其經濟利益的保護。2016年5月1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商業秘密保護法》(2016),該法正式生效,本法體現出眾多工業聯盟維護自身利益的考量以及美國國會對于經濟發展與合法商業利益的重視。
          【中文關鍵字】商業秘密;立法進程;實踐意義;合理性
          【全文】

            一、引言
           
            商業秘密往往是具有較高經濟價值的信息,其涵蓋金融、科學、技術等眾多領域。在當今工業化和信息化大發展、大繁榮的時代中,商業秘密已然成為工商企業在激烈的商業競爭中獲得競爭優勢的秘密武器。[1]作為知識產權的一種重要形式,商業秘密在美國與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的保護形式互為補充。但是與這些權利不同的是,商業秘密并不遵從公示公信的原則,而是采取多種保密措施進行保護。因此,商業秘密的保護成本很高,一旦被泄露或是為他人利用就會給權利人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在世界各國,侵害商業秘密的案件頻頻發生,經濟發展和技術創新都受到極大阻礙。在立法中給予商業秘密所有者訴權以及獲得救濟的權利對于維護合法商業利益尤為重要。美國近期正式生效的《商業秘密保護法》(Defend Trade Secrets Act,以下簡稱“DTSA”),就體現出美國對于保護商業秘密的重視。
           
            二、DTSA的提出及背景
           
            在DTSA提出之前,美國公司的商業秘密主要是通過《統一商業秘密法》和《經濟間諜法》獲得保護。1979年,美國統一州法委員會發布了《統一商業秘密法》(Uniform Trade Secrets Act,以下簡稱為“UTSA”),試圖作為各州保護商業秘密立法的示范。此后,美國的哥倫比亞特區及47個州均采用了UTSA及其修改版本,作為保護商業秘密的法律依據。[2]但各州在商業秘密保護立法的內容上存在差異,這些差異雖然細微,但對于案件來講可能是具有決定性作用的,如舉證責任的承擔、無過錯獲取商業秘密行為的性質認定、商業秘密保護的信息范圍等。同時,UTSA在應對州際及跨國公司的商業秘密保護問題上也存在局限性。
           
            隨著商業秘密法律保護問題日期突出,1996年,克林頓總統簽署《經濟間諜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首次將侵犯商業秘密列為聯邦刑事犯罪行為進行規制。[3]在打擊經濟間諜犯罪的過程中,商業秘密的竊取是聯邦執法環節的重中之重。但刑事立法對于商業秘密保護僅能提供有限的解決方法,《經濟間諜法》并沒有賦予商業秘密的所有者單獨向聯邦法院起訴的權利,其僅能作為刑事訴訟的附帶請求提出,限制了商業秘密所有者獲得民事救濟的途徑。
           
            由于上述兩部法案在保護商業秘密方面具有局限性,DTSA希望通過對于美國《經濟間諜法》的修改,為起訴侵害商業秘密案件、獲取民事救濟提供統一的聯邦法律依據。[4]同時DTSA將建立起商業秘密保護的統一標準,使得商業秘密保護能夠與《統一商業秘密法》的規定保持一致。
           
            三、DTSA的主要內容及立法進展
           
            (一)DTSA的主要內容
           
            DTSA由7條規定組成,首先明確了本法名稱為《商業秘密保護法》,之后依次對于商業秘密竊取案件的聯邦管轄權、案件執行、境外案件報告、國會相關共識以及行為規范、責任豁免等進行詳細規定。其主要包括以下內容:
           
            1.單方民事扣押
           
            DTSA規定的單方民事扣押制度使得在侵害商業秘密的民事訴訟中,原告有權單方申請對被告涉及商業秘密的財物或信息進行民事扣押,使得商業秘密的所有者在訴訟程序獲得進展及喪失商業秘密之前能夠預先牽制對方。[5]本法還明確,只有在“特定情況下”才能采取單方民事扣押的行動,且對于扣押的范圍進行限縮。同時,本法還包含著國會就單方民事扣押達成的共識,強調申請人、被申請人以及第三人之間利益平衡的重要性。最后,該法為扣押令的執行提供行為規范,對于行政部門進行權力約束,確保扣押在合理范圍內以合理方式執行。同時,DTSA對執法人員執行扣押令的行為也進行限制,比如執行的具體時間、采取的執行方式、是否有權進入密閉領域等都進行規定,要求將扣押造成的不利影響最小化。在法院允許的情況下,州或當地的權力部門、技術專家可“參與”扣押過程,但絕對禁止申請人及其代理人參與扣押過程。因錯誤或者過度的扣押行為受損的當事方亦可提起民事訴訟。
           
            2.救濟措施
           
            侵害商業秘密的救濟措施則與美國現行聯邦法中給予著作權、商標權、專利權等知識產權的救濟措施相一致,包含損害賠償金、禁令救濟、律師費的賠償等。其中,損害賠償金包含實際損失、不當得利、合理許可費以及懲罰性賠償四種計算方式,在侵害方存在故意或惡意的情形下,法院可判決被告方支付原告方高達兩倍的損害賠償金以及律師費用。其中禁令救濟制度在法律效果方面與其他國家的制止違法行為是一樣的,但禁令適用的條件范圍卻是詳細而有針對性的,便于判決的執行和具體操作。除了規定提供給原告的救濟之外,DTSA還規定,在存在惡意訴訟的情況下,以及惡意提起或反對解除禁令時,被告及其他受損害方也可針對原告起訴。原告的民事訴訟權利還受到三年訴訟時效的限制。DTSA規定的救濟制度體現利益均衡的原則,有助于商業秘密獲得合理與有效的保護,也有助于避免不利影響的產生。
           
            3.涉外案件報告
           
            DTSA中要求針對發生在美國境外的盜用美國公司商業秘密的案件進行追蹤與報告。司法部長應向參議院與眾議院的司法委員會提交報告,并在司法部門的網站上進行公布,通過其認同的途徑進行傳播,同時對于報告應當包含的內容也進行了詳細規定,如境外案件發生的地域及范圍、受外國政府、外國機構或者外國代理人贊助的程度、可能被竊取的威脅等等。報告的出具有利于美國政府了解與分析境外竊取商業秘密案件的情況,從而及時制定合理對策,減少因美國公司商業秘密被盜用而產生的不利影響。
           
            4.責任豁免
           
            DTSA對于在法院立案中或者向政府機關非公開性地披露商業秘密的行為,豁免其行為人的民事責任。因為在上述情況下,商業秘密的泄露是基于合法目的、合理且必要的,比如為了報告或調查涉嫌違法事件而泄露商業秘密。同時,本條對于雇主、雇員之間就商業秘密保護的權利義務及責任豁免的情形進行專門規定,有利于處理雇主雇員之間因商業秘密保護而產生的糾紛。在本法中,對于因立法過程或向行政部門不公開地披露商業秘密的行為提供責任豁免,在報復性訴訟中也主張對于雇員的責任進行限制。
           
            (二)立法進展
           
            在DTSA制定和發布之前,美國國會已有針對加強商業秘密保護的法案出現。2012年7月17日,參議員Kohl,Coons及Whitehouse在第112屆國會會議上將編號S.3389的《2012美國商業秘密與創新法案》提交至司法委員會,就盜竊商業秘密案件設立聯邦司法管轄權。2014年,參議員Coons和Hatch在第113屆國會會議上提出了編號S.2267的《2014商業秘密保護法案》。2015年6月29日,基于上述兩個法案,參議員Hatch和Coons向司法委員會提出編號H.R3326的《2015商業秘密保護法案》。2015年12月2日,委員會召開聽證會,本次聽證會以明確商業秘密對于美國公司的重要性,既存民事救濟是否足夠以及商業秘密盜用案件的聯邦統一民事救濟措施的潛在影響為主題。
           
            2016年1月28日,參議員Hatch和Coons提交了《商業秘密保護法案》的修改版本,該草案中的很多內容力求與UTSA相一致,如規定僅有商業秘密的所有者有權向侵害人提起民事訴訟、將訴訟時效從5年降低至3年等,且對于“商業秘密”和“不正當手段”的定義進行修改。2016年4月4日,美國國會參議院以87比0的投票結果,全票通過了期待已久的《商業秘密保護法案》。2016年4月27日,美國眾議院以410比2通過該法案。2016年5月1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式簽署《商業秘密保護法》,同日,該法正式生效,[6]這是眾望所歸的一個結果。
           
            四、DTSA的合理性分析
           
            雖然DTSA獲得了商業、政界以及學術領域的廣泛支持,但是質疑和否定的聲音也依然存在。首先,商業秘密實現聯邦統一立法的成本較高,需要重新建立如保護著作權、商標權、專利權的體系。鑒于《經濟間諜法》已經足以為商業秘密提供強有力的保護,如擴大商業秘密的定義,[7]單獨制定一項民事法律來保護商業秘密似乎沒有必要。第二,DTSA的執行成本也很高。由于時空差異的存在,美國公司在全球范圍內打擊商業秘密竊取行為存在困難。第三,很多時候商業秘密竊取是源于雇傭關系的存在,有報告顯示,40%的員工會將原雇主處的商業秘密信息用于新雇主處,[8]這一點也是法律難以控制的。
           
            盡管存在著一些問題,但是不可否認的是,DTSA依然有其自身的合理性,它能夠提供給商業秘密的保護也是必要而迫切的。具體分析如下:
           
            (一)加強商業秘密保護的迫切需要
           
            根據美國侵犯知識產權的國會近期報告,互聯網與傳統的經濟間諜方式被結合起來盜竊美國最有價值的商業秘密。在過去兩年中,針對美國大型公司、非營利機構和政府,已經發生了大量的網絡攻擊行為,并且大多數的攻擊可以追溯到中國。[9]報告還顯示,每年商業秘密竊取案件導致的美國經濟損失高達3000多億美元,這與美國向亞洲的年出口總額是相當的。[10]商業秘密的竊取甚至還導致了美國每年約210萬人員失業。因此,給予商業秘密合理、完善的法律保護迫在眉睫。司法委員會甚至認為,一旦成功立法,DTSA為美國國家競爭力帶來的提升將是其他領域不能比擬的。[11]
           
            (二)對于產業發展的重要性
           
            目前,DTSA已經獲得了Adobe、汽車制造商聯盟、生物技術工業組織、波音公司、飛利浦等幾十家工業聯盟的廣泛支持。2015年12月2日,上述工業聯盟在呈交給參議員Hatch、Coons和Flake的信件中寫道:“商業秘密是知識產權的一種必要形式。商業秘密包含著生產流程、產品研發、工業技術、公式和消費者名單在內的廣泛的信息。對于此種形式的知識產權的保護對于促進美國經濟核心創新力來講是至關重要的。”[12]美國公司正逐漸成為日益復雜的商業信息竊取案件的目標,造成了對于美國國際競爭力的損害。對此,DTSA將提供與法律體系相一致的聯邦救濟措施,避免因商業秘密被竊取而引發的商業損害和就業受阻。
           
            (三)現行法律制度的不完善
           
            美國已有的《統一商業秘密法》和《經濟間諜法》提供給商業秘密的民事救濟并不完善。第一,并非所有地區都采用了UTSA,而采用UTSA的州與州之間,也存在著法律解釋與執行方面等差異。比如,在商業秘密的定義上,商業秘密的保護的信息范圍以及保密措施的程度要求都各不相同。[13]第二,當侵害人逃至其他州或外國以及將證據轉移到其他地區的時候,受害方在獲取相關證據方面,時間成本與金錢成本都會造成訴訟障礙。[14]而DTSA則能夠為商業秘密的所有者提供在聯邦統一的法律救濟。第三,從總體上講,DTSA有利于統一全國保護商業秘密的立法、行政與司法程序,使得當事人對于法律行為具有可預見性,及時有效地保護商業秘密。
           
            五、結論
           
            商業秘密將在未來的知識產權乃至企業發展、創新經濟中發揮關鍵作用。DTSA的誕生,體現出美國對于商業秘密保護重視程度的加強,具體可概括為以下幾點:第一,有利于維護商業秘密所有者與被控侵權人以及第三方商業利益之間的平衡。第二,促進救濟的有效落實,防止被控侵權人和第三方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15]第三,在面臨境內境外的雙重威脅時,DTSA為美國公司提供了有效保護知識產權的工具,同時也確保美國國民經濟的持續性發展和創新。第四,DTSA對于公司保護商業秘密有著巨大的借鑒作用和參考價值。對于跨州、跨國的美國公司,本法能夠提供統一和確切的保護措施。[16]最后,該法對于各州的立法也有重要的示范意義,有助于各州在立法中完善關于商業秘密保護的各項規定。目前,中國企業已經成為美國商業秘密法律訴訟指控的重點對象。跟蹤并研究美國商業秘密立法與司法實踐,有益于我國政府與企業在規則框架內積極應對糾紛,并尋找預防措施。
           
            附錄—美國《商業秘密保護法》(2016)中文譯本
           
            美國《商業秘密保護法》(2016)中文譯本
           
            本法為了完善美國法典第18篇第90章,規定對于竊取商業秘密案件的聯邦管轄權等目的。
           
            由美利堅合眾國參議院和眾議院全體制定頒發,
           
            第一條 簡稱
           
            本法簡稱為《2016商業秘密保護法》。
           
            第二條 對于竊取商業秘密案件的聯邦管轄權
           
            (a)一般性規定——在美國法典第18篇的第1836條中刪去(b)款,并補充以下內容:
           
            (b)私人民事訴訟
           
            (1)一般性規定——若與產品或服務有關的商業秘密在州際或涉外商事中正被使用或將被使用,商業秘密所有人可按本款針對侵犯該商業秘密的行為提起民事訴訟。
           
            (2)民事扣押
           
            (A)一般性規定——
           
            (i)申請——基于符合本款規定的宣誓或確實有據的申訴,法院僅可在特定情況下,可基于單方申請發布扣押財產的命令,該命令應對于阻止涉案商業秘密的傳播或散布確有必要,(ii)發布命令的要求——根據第(i)款規定,除非法院查明有如下特定情形,否則可拒絕申請:
           
            (I)根據聯邦民事訴訟法第65條或者衡平法上其他救濟形式發布命令后,有義務執行該命令的當事方將有規避、逃避或其他不履行該命令的行為,而導致本款目的不能實現;
           
            (II)若不發布該扣押令,會立刻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
           
            (III)拒絕申請對于申請方造成的損害,超過了授予申請后,被申請人因財產扣押而遭受的合法利益的損害,且本質上還超過第三方可能因該扣押行為遭受的損害。
           
            (IV)申請人在申請民事扣押時應證明:
           
            (aa)該信息是商業秘密;且
           
            (bb)被申請人——
           
            (AA)以不正當手段侵犯申請人的商業秘密;或
           
            (BB)意圖使用不合理的方式侵犯申請人的商業秘密;
           
            (V)被申請人實際擁有——
           
            (aa)該商業秘密;及
           
            (bb)任何將被扣押的財產;
           
            (VI)申請人提供擬被扣押財產的合理描述,且在合理范圍內能夠提供擬被扣押財產的位置;
           
            (VII)如果申請人事先通知后提起訴訟,被申請人或其相關人將采取毀損、轉移、藏匿或者其他措施,使該該財產不能為法庭所得;且
           
            (VIII)申請人尚未公開申請扣押的相關內容。
           
            (B)扣押令內容——若按照(A)款規定發布命令,它應當——
           
            (i)陳述與命令的有關的事實認定及法律結論;
           
            (ii)在對于實現本款目的確有必要的最低限度內,進行財產扣押,并要求該扣押以對于第三方的商業運營產生最低侵擾的方式進行,且在可能范圍內,不造成對于被控侵權人合法商業運營的侵擾;
           
            (iii)(I)防止泄露被扣押財產的保護令應一同發布,禁止申請人或者被申請人獲取該財產,禁止任何對于被扣押財產的全部或部分復制行為,以免造成對于被申請人或其他人的不當損害,直到涉案當事人能夠出庭;且
           
            (II)若根據法院授權,申請人或者被申請人能夠獲取該財產,此獲取行為應符合(D)項規定;
           
            (iv)引導該扣押令的執法官員明確其權力邊界,包括——
           
            (I)該扣押令被執行的具體時間段;
           
            (II)是否可以采取強制力來進入密閉區域;
           
            (v)在命令發布后的7天之內,盡早確定(F)款中聽證會的具體日期,除非被申請人以及其他扣押令致損方同意在其他時間組織聽證會,但被申請人或其他受損方可能在任何時候,在通知申請人之后提請法院解除或修改該命令;且
           
            (vi)要求獲得扣押令的申請人提供擔保,擔保數額由法院決定,其應當足夠支付因錯誤或者過度的扣押行為或擬扣押行為而導致的任何人的損失。
           
            (C)防止公開的保護措施——當申請者依據本款取得扣押令或者相關禁令時,法院應采取諸合理保護措施保護,避免其信息為公眾所知。
           
            (D)法院代為保管的材料——
           
            (i)一般性規定——按照本款規定而被扣押的財物應由法院代為保管。在扣押及法院代為保管的期間,法院應確保被扣押財物不會以物理方式或者電子方式獲取。
           
            (ii)存儲媒介——如果被扣押財物本身包含存儲媒介,或當被扣押財物通過存儲媒介保存,法院應當禁止在未經雙方同意的情況下,該存儲介質連接網絡或者互聯網,直到按照(B)款(v)項規定以(F)款的要求召開聽證會。
           
            (iii)機密保護——法院應當采取適當措施保護與涉案商業秘密信息無關的其他被扣押材料的機密性,除非被申請人對于材料的公開表示同意。
           
            (iv)特別管理員的委派——法院可委派一名特別管理員去確定及隔絕所有被侵害的商業秘密信息,并將無關的財產和數據交回被申請人。法院委派的特殊管理員應同意接受法院批準的保密條款的約束。
           
            (E)命令的執行——法院應指定由一位聯邦法律執行官提供與扣押令相關的服務,如制作依據本款所發布之扣押令的復制件、申請扣押令的文件的提交。依據扣押令所為之扣押亦應由該官員執行。法院可允許州或者當地的執法官員參與扣押過程,但得允許申請人或其代理人參與。經執法人員的請求,且法院認為技術專家的參與有助于有效執行扣押命令并使得扣押產生的不利影響最小化,法院可允許一名獨立于申請人的技術專家參與扣押,且該技術專家受法院批準的參與扣押過程的保密協議的約束。
           
            (F)扣押聽證會——
           
            (i)日期——發布扣押令的法院應于其依(B)款(v)項確定的日期召開聽證會。
           
            (ii)舉證責任——按照本款規定舉行的聽證會,依照(A)款獲取扣押令的申請方應當承擔舉證責任,提供事實認定及法律結論的相關證據。若其未能滿足舉證責任的要求,扣押令應被解除或者進行適當更改。
           
            (iii)扣押令的解除或更改——被申請人或者因扣押令受損的主體,在通知申請人后的任何時間,可向法院提議解除或更改扣押令。
           
            (iv)證據開示時限——法院可依據聯邦民事訴訟法,為實現本款規定之聽證會的目的,修改證據開示的時限。
           
            (G)扣押令致損的訴訟——根據本款規定,由于錯誤或者過度的扣押而遭受損害的一方可向申請人提起訴訟,且應有權獲得《1946年商標法》第34條(d)項(11)款[15 U.S.C 1116(d)(11)]的相同救濟。且第三方的損害賠償數額不應受到本法(B)款(vi)項中申請人向法院提供的擔保金額的限制。
           
            (H)加密請求——就被扣押的財物主張享有利益的一方或一人,可在任何時候提出對于已被或擬被扣押的、以存儲媒介保存的內容進行加密的請求,該請求可被單方審理。此請求應包括要求采取加密措施的方式和可行的時間。
           
            (3)救濟——在本款規定的與侵害商業秘密有關的民事訴訟中,法院可以
           
            (A)在下列情況下授予禁令——
           
            (i)阻止第(1)款規定中任何實際侵害或者有侵害之虞的行為,且應基于法院認為合理的條款,且該命令不得——
           
            (I)阻礙雇傭關系的建立,且此雇傭關系建立的條件應當建立在具有侵害之虞的證據上,而不僅僅是基于該人員知曉的信息,或
           
            (II)違反禁止限制合法行業、交易或經營的州法律;
           
            (ii)若商業秘密侵害行為已被認定,要求采取積極行動來保護商業秘密,且
           
            (iii)在實施禁令會導致不公平的特殊情況下,未來商業秘密使用的條件是建立在支付合理使用費的基礎上的,且持續期間不超過該使用被禁止的時間;
           
            (B)作出以下判決——
           
            (i)(I)賠償因侵害商業秘密而導致的實際損失;及
           
            (II)在不能計算實際損失的情況下,賠償通過侵害商業秘密獲取的不當得利;或
           
            (ii)通過其他方式代替損害賠償金的計算方式,因侵害商業秘密而獲取的損害賠償金,以侵害行為導致原告喪失的許可費來計算。
           
            (C)若存在故意或惡意侵害商業秘密的情形,法院可判決被告支付不超過
           
            (B)款中損害賠償金的兩倍的懲罰性賠償;且
           
            (D)若通過旁證能夠證明原告提起的是惡意訴訟,惡意申請或反對終止禁令,或者商業秘密被故意或者惡意侵害,應判決給予勝訴方合理的律師費;
           
            (c)管轄權——美國的地區法院對于依本法提起的民事訴訟有管轄權。
           
            (d)訴訟時效——基于(b)款提起的民事訴訟應在侵害涉案商業秘密的行為被發現之日或在盡合理注意義務而應發現之日起三年內提起。為實現本款目的,持續的侵害行為構成一項單獨之訴。
           
            (b)定義——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9條修改為:
           
            (1)在第(3)節——
           
            (A)在(B)項中刪去“公眾”,增加“能夠通過信息的泄露或使用獲得經濟利益的一方”;且
           
            (B)在最后刪去“和”;
           
            (2)在第(4)節中,刪除文末關于期間的規定,并加上一個分號;且
           
            (3)在文末補充如下內容:
           
            (5)‘侵占’一詞是指——
           
            (A)明知或有理由知曉該商業秘密是通過不正當方式獲得的并獲取該秘密;
           
            (B)在未經他人明示或默示同意的情況下泄露或使用商業秘密,而他人——
           
            (i)使用不正當手段獲取該商業秘密的內容;
           
            (ii)在披露或使用時,明知或有理由知道該商業秘密的內容——
           
            (I)源于或經過使用不正當手段獲得商業秘密的獲得的;
           
            (II)在負有保密義務或限制使用義務時獲取的;
           
            (III)源于或者經過對已尋求司法救濟的主體負有保密或限制使用義務的人獲得;
           
            (iii)在該主體的身份產生實質改變之前,已知或者有理由知道——
           
            (I)該商業秘密的商業秘密;且
           
            (II)商業秘密的內容是由于意外或者錯誤而獲得的;
           
            (6)‘不正當方式’——
           
            (A)包括盜竊、賄賂、虛假陳述、違反或誘使違反保密義務,或通過電子或其他手段進行間諜活動;且
           
            (B)不包含反向工程、獨立研發、或者任何其他合法的獲取方式;且
           
            (7)“1946商標法”是指“規定商用商標的注冊與保護,為了貫徹特定國際條約的要求等目的,在1946年批準通過的法律(15 U.S.C.1051及以下)(通常被稱為“1946年商標法”或者“蘭哈姆法”)。”
           
            (c)禁止的例外——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3條第(1)款的“禁止”之后增加
           
            “或創制出一個私人的訴訟權利”。
           
            (d)關于一致性的修改——
           
            (1)將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6條修改為:
           
            “§1836.民事訴訟程序”
           
            (2)美國法典第18篇第90章的條款目錄中,刪去1836條有關的條款并補充如下內容:“1836.民事訴訟程序”
           
            (e)有效期間——本條修改的內容適用于自本法實施之日起及之后所有侵害商業秘密的行為(與被修改的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9條的定義相同)。
           
            (f)解釋規則——本節進行修改的內容,都不得被解釋為對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8條或者其他任何法律的修正。
           
            (g)其他法律的適用——本條規定及其修改條款不應適用于知識產權的其他相關國會立法。
           
            第三條 竊取商業秘密案件的執行
           
            (a)一般性條款——美國法典第18篇第90章修改為——
           
            (1)在1832條(b)款中,刪除“5000000美元”并增加“5000000美元或被侵害的商業秘密的三倍價值中較大的數額,該商業秘密的價值包括研發機構為避免商業秘密被檢索、研發以及其他復制行為所產生的成本”;且
           
            (2)在1835條——
           
            (A)刪除“在任何指控中”并增加如下內容:
           
            “(a)一般性規定——在任何指控中;”且
           
            (B)在文末增加:
           
            “(b)商業秘密所有者的權利——若法院未給予商業秘密持有者提交關于保持信息秘密性對其的利益的印有公章之申請書的機會,則不得批準或要求所有者公開披露其聲稱為商業秘密的信息。按照本款規定提交的密封意見不可用于本款規定或法律要求之外的其他目的。按本款規定向美國或與指控有關的法院的提交的信息中,若包含與商業秘密有關的內容,不應當構成商業秘密保護的放棄,且與本章規定的訴訟過程中,涉及商業秘密信息的泄露不應構成對于商業秘密保護的放棄,除非商業秘密的所有者明確同意放棄。”
           
            (b)《反詐騙腐敗組織集團犯罪法》的上游犯罪——美國法典第18篇第1961條(1)款中,將“第1831與1832條(與經濟間諜和商業秘密侵害有關的內容)”補充至“1951條”之前。
           
            第四條 境外竊取商業秘密案件的報告
           
            (a)定義——本條規定中:
           
            (1)主管——“主管”是指知識產權商業部門副國務卿及美國專利商標局的主管。
           
            (2)外交手段等——“外交手段”、“外國代理人”以及“商業秘密”的含義由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9條規定。
           
            (3)州——“州”是指包含哥倫比亞特區及美國境內的聯邦、領域和領土。
           
            (4)美國公司——“美國公司”是指根據美國或者州、政治分區的法律設立的公司。
           
            (b)報告——自本法施行一年內及之后每隔半年,經與知識產權執法協調部門、主管及其他有關機構的磋商,司法部長應向參議院與眾議院的司法委員會提交報告,并在司法部門的網站上進行公布,通過其認同的途徑進行傳播,報告應包含以下內容:
           
            (1)美國境外發生的美國公司商業秘密被盜案件的地域及范圍。
           
            (2)美國境外發生的竊取商業秘密案件受外國政府、外國機構或者外國代理人資助的程度。
           
            (3)美國境外商業秘密有被竊取的威脅。
           
            (4)在阻止境外商業秘密被竊取、執行竊取商業秘密案件判決以及阻止通過竊取商業秘密的進口行為方面,商業秘密所有者能力和限制。
           
            (5)由美國貿易伙伴國提供給美國公司的商業秘密保護的破壞以及該國家已采取和預采取的執法工作,包含確定商業秘密竊取案件發生國的清單、相關法律或執法活動,對于美國公司十分重要。
           
            (6)在涉及竊取商業秘密案件中,聯邦政府與外國合作調查、逮捕和起訴美國境外的組織和個人的情形。
           
            (7)在交易合同和條約中達成的具體進展,包含任何外國提供的新型救濟措施,以防止美國境外的美國公司的商業秘密被竊取的情形。
           
            (8)相關立法建議以及行政部門的行動會在被用來——
           
            (A)降低因美國境外發的美國公司商業秘密被竊取而產生的威脅和經濟影響;
           
            (B)對于美國境外的商業秘密安全存在威脅的美國公司發揮教育作用;
           
            (C)當案件發生在美國境外時,幫助美國公司降低因商業秘密被侵害產生損失的風險;
           
            (D)建立舉報機制,美國公司可秘密舉報或匿名舉報美國境外的商業秘密侵害案件。
           
            第五條 國會的共識
           
            國會達成如下共識——
           
            (1)商業秘密侵害案件包含美國境國內及世界范圍內的案件;
           
            (2)商業秘密侵害無論在何處發生,都造成了商業秘密所有者和該公司雇員的損害;
           
            (3)美國法典第18篇第90章(俗稱《1996經濟間諜法》)廣泛適用于防止商業秘密被侵害的情形;且
           
            (4)在扣押信息的過程中,利益平衡十分重要,即在對于侵害行為的預防和救濟與避免造成對于下述主體的侵擾之間的平衡——
           
            (A)第三方的商業運作;及
           
            (B)被訴侵權方的合法利益。
           
            第六條 行為規范
           
            (a)一般性規定——在本法實施后3年內,聯邦司法中心應利用既有資源制定以下行為規范建議——
           
            (1)信息和儲存信息的媒介的扣押;以及
           
            (2)信息和媒介被扣押之后即提供擔保。
           
            (b)更新——聯邦司法中心應不定期地更新上述(a)款的行為規范建議。
           
            (c)國會提案——聯邦司法中心應提供上述按照(a)款制定以及按照(b)款更新的行為規范建議給——
           
            (1)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及
           
            (2)眾議院司法委員會。
           
            第七條 在法院立案中或者向政府機關非公開性地披露商業秘密責任的豁免
           
            (a)修正——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3條被修改為——
           
            (1)刪去“本章”,增加
           
            (a)一般性規定——本章”;
           
            (2)在第(1)條(a)款(2)項中,刪除“在政府部門、州、或者州的行政分區的政府機構對違法行為享有合法權利的情況下,項該機構提交的涉嫌違法的報告”并增加“符合(b)款規定的商業秘密泄露”且
           
            (3)在文末增加如下內容:
           
            (b)在法院立案中或者向政府機關非公開性地披露商業秘密責任的豁免
           
            (1)免責——當商業秘密在如下情況下被泄漏時,根據聯邦或州的商業秘密法,個人不應當承擔刑事責任或民事責任——
           
            (A)泄露是——
           
            (i)以直接或者非直接的方式,將秘密提交給聯邦、州,或當地政府官員、律師;且
           
            (ii)僅為報告或調查涉嫌違法事件的目的;或
           
            (B)在申訴或者提交其他法律訴訟及其他程序的公印文書中泄露商業秘密。
           
            (2)在反報復訴訟中商業秘密的使用——因雇主報復而提起訴訟的個人為報告涉嫌違法的行為,向己方律師泄露商業秘密且在庭審過程中使用該商業秘密信息的可免責,其需滿足以下要求——
           
            (A)提交法院公文中包含商業秘密;
           
            (B)除依法院命令,未泄露商業秘密
           
            (3)通知——
           
            (A)一般性規定——當雇員掌控商業秘密或者其他保密信息的使用時,雇主在與該雇員達成的任何合同或協議中,應當提供本款規定的免責通知。
           
            (B)政策文件——若雇主在提供給雇員的政策文件中,陳述對于涉嫌違法行為的報告政策時提供了相互參照,應當認為雇主遵從了(A)款規定的通知要求。
           
            (C)違反要求——若雇主未能遵守(A)款規定的通知要求,在雇員起訴未收到通知時,法院不得依1836條(b)款第(3)項(C)或(D)的規定,判決懲罰性賠償或者律師費給該雇主。
           
            (D)適用性——本條應適用于在本法實施后簽訂或者更新的合同或協議。
           
            (4)雇員的定義——基于本款的目的,“雇員”這一用語包含任何作為合同主體或者雇主的顧問等任何完成工作任務的個體。
           
            (5)解釋規則——除本款所明確規定之內容外,本款中的任何規定皆不得被解釋為,針對一項為聯邦法律所禁止之行為進行授權或者責任限制,例如通過未經授權之手段非法獲取有關材料的行為。
           
            (b)技術和確定的修正案——美國法典第18篇第1838條被修改,刪去了“本章”,并增加“除去1833條(b)款規定之外,本章”。
           
            眾議院議長
           
            美國副總統及
           
            參議院主席

          【作者簡介】
          季冬梅,北京大學法學院碩士研究生。
          【注釋】
          [1]參見孫從軒:《論商業秘密的法律保護》,《法制與社會》2015年2月(中),頁279。
          [2]See S. Rept. 114-220-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 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3]參見吳艷:《美國商業秘密保護立法和政策最新進展》,資料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http://www.chinaiprlaw.cn/index.php?id=285;更新時間:2016年1月6日;訪問時間:2016年4月15日。
          [4]See S. Rept. 114-220 -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5]See S. Rept. 114-220 -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 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6] See Bill History Congressional Record References, All Actions: S.1890-114th Congress (2015-2016),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4th-congress/senate-bill/1890/all-actions?q=%7B%22search%22%3A%5B%22Defend+Trade+Secrets+Act%22%5D%7D&resultIndex=1&overview=closed (last visited June 2,2016).
          [7]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available at http://www.tradesecretslaw. 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4, 2016).
          [8]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available at http://www.tradesecretslaw.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4, 2016).
          [9]參見吳艷:《美國商業秘密保護立法和政策最新進展》,資料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http://www.chinaiprlaw.cn/index.php?id=285;更新時間:2016年1月6日;訪問時間:2016年4月15日。
          [10]See The IP Commission, The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the Theft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y 2013), available at http://www.ipcommission.org/report/IP_Commission_Report_052213.pdf (last visited April 14, 2016).
          [11]See Fish & Richardson PC, Finally a Federal Cause of Action for Trade Secrets?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 Passed by Senate Judiciary, February 1 2016, available at http://www. lexology.com/library/detail.aspx?g=892b7f79-2764-4c17-9e79-6967ec5ac977 (last visited April 12). 2016.
          [12]See S. Rept. 114-220 -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3]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http://www.tradesecretslaw.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4]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http://www.tradesecretslaw.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5]See S. Rept. 114-220-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March 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6]See Peter R. Bulmer,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Advances: Getting Closer to Law? April 7, 2016, available at https://www.jacksonlewis.com/publication/defend-trade-secrets-act-advancesgetting-closer-law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