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瞻仰超人 ——讀《愛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六十八
        2021/6/29 11:06:05  點擊率[119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其他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超人;愛因斯坦;《愛因斯坦文集》
          【全文】

            《廣義相對論的來源》
           
            (1933年6月20日)
           
            “我高興地答應你們的請求,來講一點關于我自己的科學工作的歷史。這倒不是因為我對自己所作的努力的重要性有一種夸張的看法,而是因為要寫別人的工作歷史,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吸收別人的想法,這是有素養的歷史學家才很在行的事;至于要說明一個人自己以前的思想,顯然就要無比地容易了。在這里,人們有一個為別的任何人所沒有的極為有利的條件,因此不該為了謙虛而放棄這個機會。”
           
            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人請求我來講述一下自己的學術經歷——“科學工作的歷史”。因為,我還不擁有這樣的資格。
           
            也許,有朝一日,我會請求自己來講述一下自己的學術經歷——“科學工作的歷史”。這樣的被請求是不需要擁有任何資格的。
           
            我當然會“高興地答應”這樣的請求的。
           
            回顧自己的成長經歷,除了能夠披露一些事實細節之外,可能作用就相當有限了。反倒是講述自己的心路歷程(即所思所想、所感所悟),應該會具有更大的意義。
           
            當然,所有這種類型講述的價值都是由講述者自身成就的高低所直接決定的。
           
            單純的講述僅僅是一種陳述事實的過程,并不存在什么“對自己所作的努力的重要性有一種夸張的看法”。除非,另有主觀評價的內容。
           
            為他人作傳(例如:魯迅先生的《阿Q正傳》),倒不一定“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吸收別人的想法”,但卻非有素養的歷史學家、文學家不可為。
           
            講述自己的故事,還是自己最在行,關鍵在于可信度會很高。例如:溥儀先生的《我的前半生》。
           
            在多年以前,我曾經瀏覽過某個版本的《愛因斯坦傳》,大有霧里看花之感。還是閱讀《愛因斯坦文集》感覺真切、自然,這才是原汁原味、地地道道的愛因斯坦。
           
            寒來暑往、春華秋實。在下不才,在自己所開辟的學術之路上也已經艱難跋涉二十余載了。我沒有回顧,但卻有展望;我沒有留下自傳,但卻寫出感悟——那千余篇心血之作,恰恰就是我的心路歷程。它們就是左明這個生命的化身。
           
            與謙虛相匹配的,應該是贊譽、褒獎等正面、積極的評價,而不是一個自己講述自己故事的機會。盡管,這樣的機會并不是屬于任何一個人的。
           
            “從已得到的知識來看,這愉快的成就簡直好象是理所當然的,而且任何有才智的學生不要碰到太多困難就能掌握它。但是,在黑暗中焦急地探索著的年代里,懷著熱烈的想望,時而充滿自信,時而精疲力竭,而最后終于看到了光明——所有這些,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
           
            中國古訓:難者不會,會者不難。
           
            所有的成就對于成就者而非旁觀者而言,其實都“簡直好象是理所當然的”。當旁觀者面對驚世駭俗的成就發出不可思議、無法想象的驚嘆之時,成就者卻會風輕云淡、輕描淡寫的甩出一句——SO EASY!
           
            其實,成就者自己也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怎么就會創造了奇跡。
           
            絕對不是成就者創造了奇跡,而是真正神奇的自然假托成就者之身展現了奇跡!
           
            僅舉一例,足以證明:普天之下身為父母的人,絕對不敢聲稱根據自己的意志就創造出來叫做人的這樣一種無與倫比精彩、精良、精靈、精美、精密、精妙、精巧、精確、精微、精細、精湛、精致的東西。
           
            創造物種,想一想還是可以的。這就是一件人類永遠也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但對自然而言,這卻是一樁小小不言的事情。
           
            據說,在全世界范圍內真正能夠理解相對論的人——非常之少。愛因斯坦所謂的“有才智的學生”,標準應該是極高的。
           
            愛因斯坦總是酷愛——以己度人。
           
            為什么要“焦急”呢?為什么不能從容、淡定呢?恐怕是功利之心在作祟吧?
           
            除非難產,否則的話,誕生生命的過程通常都可以“懷著熱烈的想望”,也可以“充滿自信”,但卻不應該是“精疲力竭”的。
           
            也許,身為男性的我并不是“親身經歷過的人”——既沒有經歷過分娩,也沒有經歷過成就,實在是沒有資格妄加評論。
           
            實在抱歉,該文的主體內容我完全不能理解。
           
            2021.06.21.于首都師范大學本部教師公寓

          【作者簡介】

          左明,北農講師。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