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不動產強制執行中存在的涉稅沖突及應對
        2021/6/30 14:41:54  點擊率[212]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訴訟制度
          【出處】人民法院報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不動產;強制執行;稅
          【全文】

            近年來,隨著執行工作力度的加強,司法拍賣不動產的情況日益增多,稅款征收與民事債權執行的沖突問題愈加凸顯。稅收對于不動產拍賣價款是否具有優先權及稅收優先權范圍,因尚無明確法律規定,缺乏相應的銜接指引,且稅務部門和司法部門對稅收優先權問題理解不一,會影響執行工作效率,不利于權益的平衡保護。如何化解上述沖突問題,亟須重視。
           
            一、問題闡釋
           
            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稅務機關征收稅款,稅收優先于無擔保債權,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納稅人欠繳的稅款發生在納稅人以其財產設定抵押、質押或者納稅人的財產被留置之前的,稅收應當先于抵押權、質權、留置權執行。納稅人欠繳稅款,同時又被行政機關決定處以罰款、沒收違法所得的,稅收優先于罰款、沒收違法所得。該條規定了稅收的一般優先權,但因涉及的法律規定較為籠統,與民事執行之間缺乏細化的程序操作,目前各地法院對于稅收優先權的實現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對法律規定的理解和執行態度,這就在司法實踐中造成了以下幾個問題:
           
            1.稅費承擔信息不明確,影響拍賣效果。在不動產強制執行程序中,涉及的稅款問題主要有三個:一是司法拍賣過程中產生的稅款;二是歷史欠稅;三是稅收中的滯納金。法院在不動產拍賣中對涉稅問題的處理主要依據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的規定,即因網絡司法拍賣本身形成的稅費,應當依照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由相應主體承擔;沒有規定或者規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法律原則和案件實際情況確定稅費承擔的相關主體、數額。該條僅對司法拍賣過程中產生的稅款問題進行了較為明確的規定,但對歷史欠稅和滯納金未予以明確。法院拍賣公告一般未涉及歷史欠稅和滯納金的處理問題,競買人對欠稅情況不易獲知,這容易導致競買人不敢參與競拍或者拍賣成交后發現歷史欠稅問題等無法過戶形成爭議,進而影響拍賣效果。
           
            2.稅款優先受償順序、范圍不一,影響司法權威。不動產強制執行中的歷史欠稅、滯納金是否具有優先性,實踐中存在不同理解,處理方式不一。如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2019)瓊執8號執行案件中,認為案涉債權的受償順序應當在國家稅款之后,在與稅款征收產生沖突時應優先繳納國家稅款。而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2017)京執復65號案件中認為,民事執行方面的法律以及司法解釋沒有關于稅收優先權可在執行程序中參加案款分配并優先實現的規定。關于稅收優先權范圍是否包含滯納金,也是實踐中繞不開的問題。國家稅務總局在《關于稅收優先權包括滯納金問題的批復》中明確指出,稅收優先權包括滯納金,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稅務機關就破產企業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提起的債權確認之訴應否受理問題的批復》中規定,破產企業在破產案件受理前因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屬于普通破產債權。故司法實踐中,法院和債權人往往認為滯納金不能優先受償,同時也有法院支持稅務機關關于優先權包括滯納金的主張,因此造成執行尺度不統一,會影響司法權威。
           
            3.欠稅阻礙變更登記,影響買受人權利。為防止稅款流失,我國在不動產稅收征管體系中確立了“先稅后證”制度,即先繳納稅款,才能辦理產權變更登記。具體來說,在不動產買賣過程中,出賣人和買受人需要各自繳清應繳稅款,由當地稅務機關出具完稅證明,買受人才能到不動產登記部門辦理產權變更登記手續。在司法實踐中,很多被執行人通常不具備履行債務能力,若依據“先稅后證”制度規定,買受人即便按照法律規定繳清了自己的稅款,也會因為被執行人欠繳稅款而無法取得完稅憑證,進而無法辦理過戶手續,買受人的權利因此受損。
           
            4.稅款問題爭議解決途徑不夠明確,影響實踐操作。《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零八條第二款規定,對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有優先權、擔保物權的債權人,可以直接申請參與分配,主張優先受償權。稅務機關征收稅款行使的是國家行政權,它是否屬于該條中的債權人以及該條中的優先權是否包含稅收優先權,均未予以明確。2016年4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首先查封法院與優先債權執行法院處分查封財產有關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時,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負責人對“優先債權”的具體含義與范圍作了如下解答:優先債權具體包括各種擔保物權擔保的債權及各類型優先權擔保的債權。具體主要包括如下幾種:第一,抵押權擔保的債權。解決抵押權擔保債權執行法院與首先查封債權執行法院之間處分權的沖突,是本《批復》的主要目的。第二,(原)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第三,其他擔保物權擔保的債權和其他優先權擔保的債權。質押權、留置權和船舶優先權所擔保的債權,符合《批復》關于優先債權的定義,雖然實踐中此類優先債權與首先查封債權發生沖突的案例不多,但無疑屬于《批復》調整的范圍。
           
            通過以上分析,稅務機關要求法院在民事執行程序中協助執行稅款沒有明確的法律途徑,各地法院在是否協助執行稅款及稅務機關采取何種救濟途徑實現稅收優先權上的做法并不統一。
           
            二、原因分析
           
            不動產強制執行程序中的涉稅沖突在司法實踐中并不鮮見,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行政權與民事執行權的差別。稅收征收屬于行政權,主要考慮的是公共利益,更注重對國家財政稅收的基本保障。而民事執行權,主要是對被執行人的財產進行處置,從而維護申請執行人的民事私法債權。在被執行人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時,就會引起價值判斷與選擇問題,如保障稅收優先,那么普通民事債權人的利益如何保護。
           
            2.立法上有待明確界定。一方面,實體法上的指引不夠充足。我國現行法律明確稅收優先權是基于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盡管該條規定了稅收優先權的發生是根據其發生順序來決定質押權、質權以及稅收優先權的具體執行順序,但是稅收發生的具體時間是非常難以確定的,在具體實踐的過程中也就會發生歧義;在具體執行的過程中根據設定的時間先后順序來處理留置權和稅收優先權兩者的順序也有不合理之處。另一方面,程序法上存在缺失。因稅收優先權在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執行規范中無細化規定,對于稅收優先權能否在執行程序中實現及如何實現,稅務機關和法院的觀點并不一致。稅務機關認為,依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被執行人財產有關稅收問題的復函》(國稅函〔2005〕869號)中的內容,人民法院應當協助稅務機關依法優先從該收入中征收稅款。但不少法院認為“程序決定法律適用”,稅收優先權僅適用于稅收行政執法程序和破產清算程序,在民事執行程序中應優先適用民事訴訟法及執行方面的有關程序。
           
            3.部門協作存在一定障礙。一是稅務部門與司法部門銜接機制不夠健全,缺乏有效的溝通機制。司法執行過程中,如何與稅收征管相銜接缺乏具體指引,如法院是否有義務通知稅務部門,稅務部門如何參與民事執行程序等,可能導致稅務部門難以主張稅收優先權或主張遲滯。二是基層司法部門對執行過程中的涉稅問題了解不夠多、研究不夠深,可能影響對于稅務機關的稅款計算及其對稅收優先權理解的判斷,進而導致稅收優先權難以實現。
           
            三、相關建議
           
            筆者認為,合理解決不動產強制執行中的涉稅沖突,可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1.完善司法拍賣中不動產稅費承擔的法律法規體系。根據司法實踐需要,立法、行政、司法部門要積極著手建立更加科學健全的法律法規體系。立法機關可根據司法拍賣中遇到的不動產稅費承擔問題和各類案件實際處理情況,總結現行法律法規中的不足,出臺更加科學、更具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規。行政部門和司法部門可根據具體實踐聯合出臺相關文件,明確法院、不動產部門、稅務機關等各自的權力和責任,確保不動產稅費繳納義務的劃分和落實更加規范。
           
            2.細化民事執行程序中稅收優先權的參與分配制度。現行法律沒有明確規定稅務機關如何參與到已經開始的民事執行程序中并主張稅收優先權。實踐中,有法院認為,稅務機關并非債權人,不屬于案款分配中享有民事債權的主體,其既非案件的申請執行人和被執行人,也不屬于法律上規定的利害關系人,其作為地方稅款征收管理的行政執法主體,不屬于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所規定的當事人、利害關系人,無權就案款分配方案提出異議。因此應完善和細化民事執行程序中稅收優先權的參與分配制度,可設立稅務機關參與民事執行程序的銜接機制,明確優先權清償順序、稅收優先權范圍及其司法救濟途徑等。
           
            3.建立與稅務機關的協作機制。新形勢下,不斷探索和完善稅務征繳和法院執行協作機制,對當前解決不動產強制執行程序中的涉稅問題有重大意義。實現信息共享,打破壁壘屏障。稅務機關定期將欠稅企業名單提供給法院,讓法院預先了解欠稅企業情況,法院在執行不動產時也可以將相關信息通知稅務機關,以確保信息通暢。同時,稅務機關對需要法院協助征收稅款的,應及時與法院溝通。對于司法拍賣中涉及不動產稅費情況的,可搭建溝通協作機制,稅務機關應積極主動提供涉稅信息,如不動產交易過程中稅費的種類、繳納標準、繳納金額、歷史欠稅等,讓買受人獲悉相關稅款情況,保障拍賣效果。定期開展業務交流,可以邀請法律專家對拍賣過程中計稅依據的提取、涉稅案件的定性等執行措施開展培訓和輔導,對實際工作中遇到的涉稅法律問題進行研討,統一法律理解和執法理念。

          【作者簡介】
          裴永勝、廉玉光,河南省焦作市山陽區人民法院。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