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人工智能法學的時代三問
        2021/7/20 8:20:10  點擊率[593]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人工智能
          【出處】微信公眾號:上海市法學會 東方法學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近年來,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已然成為我國高新技術的發展的重要領域和方向。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過程中,法學研究將起到理論支撐、政策支撐與應用支撐的關鍵作用,其重要性與緊迫性日益凸顯。
          【中文關鍵字】人工智能
          【全文】

            近年來,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已然成為我國高新技術的發展的重要領域和方向。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過程中,法學研究將起到理論支撐、政策支撐與應用支撐的關鍵作用,其重要性與緊迫性日益凸顯。一方面,智能技術發展過程中出現了大量新問題,迫切需要法學研究予以理論回應,比如情感計算、腦機接口、數字孿生等技術引發的倫理與法律困境;另一方面,法治建設領域的智能化實踐也需要法律人提供全面的應用支撐,比如同案不同判預警系統、虛假訴訟預警系統的開發都離不開法律人的專業知識。因此,以人工智能法學研究為代表的新時代法學研究,是我國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科技發展和法學研究的重點現實需要。現在國家一直在提科技的“高水平自立自強”,我想成熟的人工智能法學研究就是法學界為國家高水平自立自強的應由貢獻。
           
            從全球發展趨勢來看,人工智能法學方興未艾。域外主流國家的頂級科研機構都在這個方面有布局,包括紐約大學、杜克大學、喬治城大學等海外著名高校均設有專門研究大數據與人工智能與法律的研究機構,專門從事相關法律研究。在國內,清華大學和天津大學設立了智慧法治研究院、北京大學設立了法律人工智能研究基地、人民大學設立了未來法治研究院、浙江大學和華東政法大學設立了數字法治研究院、東南大學設立了法律大數據與人工智能實驗室、中國政法大學設立了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西南政法大學成立了人工智能法學院及法律研究院等。除此之外,不少省份也已經開始著力于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法學的研究工作,例如上海成立了人工智能法治研究會、江蘇成立了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法學研究會、四川省成立了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法治研究會、陜西省成立了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法學研究會等。在此背景下,浙江省法學會成立數字法治研究會是推動浙江省的法學研究緊跟時代發展的趨勢,服務浙江需要,實現理論與實踐雙贏的重大舉措。
           
            在肯定人工智能法學研究重大現實意義與既有研究成果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承認這個領域才剛剛起步,還面臨著非常顯著的問題。其一,領域名稱不統一。直到今天,還沒有一個特別具有涵括力的概念能夠獲得所有參與主體的一致認可。目前為止據我個人所知,至少有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法學、計算法學、智慧法治、數字法治等等高度多樣化的稱謂。其二,領域內涵不清。與第一個問題相關,由于稱謂的高度多樣,使得每種稱謂之間的邊界也高度不確定,具體指涉內容也不盡相同。比如從字面含義上看,數字法治和智慧法治就存在一定的交叉競合關系。人工智能法學與計算法學也是如此。其三,學科歸屬不明。智慧法治是非常鮮明的交叉學科。從法學學科內部,它橫跨幾乎所有的法學學科,比如個人信息保護涉及刑法、民法、行政法、法理學等等;從人文社科內部而言,人工智能法學中的倫理問題也使得法學與哲學等問題產生交叉;從文理工醫大交叉的維度來看,人工智能法學實際上還涉及到法學與計算機科學的交叉,比如我們團隊參與研發的同案不同判預警系統等應用就是典型的例子。這種鮮明的學科交叉屬性使得這樣的學科很難以對標某一具體的學科。
           
            其實上面的問題就是人工智能法學的時代之問。作為參與者我們其實需要解決“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到哪里去?”的問題。替換成我們今天的主題,就是人工智能法學是什么?人工智能法學從哪里來?人工智能法學要到哪里去?因此,我認為在新時代人工智能法學需要解決好“時代三問”。
           
            一曰問名,也就是身份之問。智能時代法學發展的第一問是“問名”,也就是用什么稱謂來涵蓋當前如此多元交織的研究領域。我認為“人工智能法學”是一個具備高度概括性和時代性的概念,具備成為獨特研究領域的潛質。在當前人工智能技術日益泛化和泛在的趨勢之下,我們幾乎可以肯定,所有的前沿技術都會被打上智能化的標簽。人工智能技術就是未來社會所有技術的底層技術。人工智能法學支撐我們對無盡前沿技術的法學探索。
           
            二曰問需,也就是內涵之問。智能時代法學發展的第二問是“問需”,就是人工智能法學到底需要研究什么領域?或者說時代賦予它的核心內涵是什么?我認為至少有“兩個維度、六大領域”。其一,法治實踐的智能化問題。該維度聚焦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在法律這個獨特場景,尤其是司法場景中應用所面臨的特殊需求與倫理挑戰,比如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會不會對司法獨立、司法公正、司法權威帶來負面影響、大規范運用大數據預測技術是否會對司法被動性形成沖擊、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在司法領域中應用需要作出何種專門的技術調整、中國智慧司法的建設能為世界司法改革帶來何種啟示等。其二,智能技術的法治化問題。該維度關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應用引發的社會變革及其法律回應,如大數據殺熟引發的價格歧視、無人駕駛汽車的歸責難題、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歸屬爭議等。上述兩大維度可以演化出六個核心領域:智慧法治的理論與實踐(大數據偵查、智慧檢務、智慧法院、司法行政信息化等)、司法人工智能的領域理論、智慧法治與中國之治、智能算法的潛在風險及其規制、智能技術歸責體系的重構、數據生成、共享與使用規則等。
           
            三曰問策,也就是發展之問。智能時代法學發展的第三問是“問策”,也就是人工智能法學未來的發展。“人工智能法學”的落腳點在于“法學”,因此,應該以“法學”為根本落腳點。我們應當結合新文科的要求,在法學一級學科之下設立全新的二級學科“人工智能法學”,而不是“網絡與信息法學”“計算法學”“數字法學”或者其他名稱,因為后者突顯不了人工智能法學的智能性特點,或者它們仍是以智能化技術為支撐的“人工智能法學”分支,它們或許具有“研究方向”意義,卻不具有足夠支撐學科屬性的地位。

          【作者簡介】
          劉艷紅,中國政法大學錢端升講座教授、《政法論壇》主編。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