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違規出售咖啡因構成販賣毒品罪嗎?談談咖啡因涉毒案的辯護思路
        2021/7/20 11:15:39  點擊率[36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分則
          【出處】知乎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咖啡因;販賣毒品罪;毒品犯罪;麻精藥品;刑事辯護;專業律師
          【全文】

            咖啡因是什么?違規出售咖啡因構成販賣毒品罪嗎?要解答這個問題,必須得先來了解咖啡因的法律屬性以及我國對毒品的定義。
           
            咖啡因是能從咖啡、茶等植物中提取的一種生物堿化合物,也是一種中樞神經興奮劑。適度使用咖啡因能達到祛除疲勞、興奮神經的作用。但大劑量或長期使用會對人體造成損害,特別是它也有成癮性,一旦停用會出現精神萎頓、渾身困乏疲軟等各種戒斷癥狀。
           
            早在1996年1月,衛生部公布了《精神藥品品種目錄》,其中就將咖啡因列入了第一類管制的精神藥品之中。但隨著我國對咖啡因這種物質藥物屬性認識的加深,我國已對其管制的力度和強度也會根據危害性的大小作出相應調整。于是在2005年11月1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公安部、衛生部公布且施行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將咖啡因降級列為第二類精神藥品。
           
            咖啡因是毒品嗎?我國刑法對毒品的定義“毒品是指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嗎啡、大麻、可卡因等國家進行嚴格管制的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不管咖啡因是被列入為第一類管制藥品,還是第二類管制藥品,咖啡因在當前都是受到管制的,違規買賣則有可能涉嫌販賣毒品罪。但我們也能夠看到,基于咖啡因畢竟也是一種能夠治愈人病癥的藥品,它具備了藥品與毒品的雙重屬性,其不僅能被吸毒人員濫用作為傳統毒品的代替品,更有救人治病之功效,所以其與傳統性毒品,比如冰毒、海洛因、麻果等還是存在差別的。因此,我們在探討它的法律屬性時,又不能僅片面一概認定為毒品,違規出售咖啡因也不一定構成販賣毒品罪,也有可能構成更輕的罪名,比如非法經營罪、非法提供精神藥品罪,乃至無罪。
           
            那么這里定罪的法律邏輯是什么呢?或者說因出售咖啡因而被指控為販賣毒品罪了,我們該如何去理清辯護思路呢?
           
            對于違規出售咖啡因究竟構成何罪,常見的幾個罪名有販賣毒品罪,非法經營罪、非法提供精神藥品罪。販賣毒品罪破壞的是國家對毒品的管理規定;非法提供精神藥品罪的犯罪主體是依法有資格從事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麻精藥品的人員,破壞的客體是國家對精神藥品的管理規定;非法經營罪所保護的客體則是國家的市場經濟。至于被追訴人會涉嫌哪個罪名,則要根據案件事實與證據,套用上述罪名的構成要件,進而得出不一樣的結論。
           
            總的來說,販賣毒品罪、非法經營罪、非法提供精神藥品罪、再到無罪,刑罰的位階是從重到輕的,這也就啟示我們在采取刑事辯護的策略上應當要注重輕罪與無罪辯護的思路。
           
            以哈爾濱的一起販毒案件為例。武漢某醫藥公司(下稱武漢公司)的員工李某以公司的名義向四川某制藥公司(下稱四川公司)先后購買了18次咖啡因,涉及的咖啡因數量共有38350千克。不久,李某又以公司的名義,先后兩次從河北某制藥公司購買了共5500千克。隨即,李某與武漢公司將其中的39350千克賣給史某,而史某又出售給予樊某,樊某又轉給他人。
           
            除此之外,史某曾經向哈爾濱某進出口公司購買了14000千克咖啡因,且先后六次向齊齊哈爾某制藥廠購買14000千克咖啡因,隨后出售給他人。
           
            在這起案件中,法院一開始是對李某、樊某、史某、齊齊哈爾某制藥廠、四川公司、武漢公司以及上述三家公司的主要負責人都判處了販賣毒品罪,刑期在十五年有期徒刑到死緩不等。比如,四川公司的副總經理王某與供銷部部長任某分別被判處了無期徒刑與十五年有期徒刑。
           
            一審判決下來后,這幾名被追訴人均不服,就提起了上訴。二審法院最終認定四川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僅構成非法經營罪,最終判處了任某七年有期徒刑、王某則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而對武漢公司、李某、史某、樊某等人則是維持原判,依然認定構成販賣毒品罪。
           
            由販賣毒品罪到非法經營罪,從無期徒刑到五年有期徒刑,由重罪到輕罪,由重到輕,這背后的法律原因是什么呢?為何四川公司與王某、任某會改判為非法經營罪,而其他涉案人員仍然構成販賣毒品罪呢?
           
            根據我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五條規定,如果依法從事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麻精藥品的單位及主管人員,違反國家規定,向走私、販賣毒品的犯罪分子或者以牟利為目的,向吸食、注射毒品的人提供國家規定麻精藥品的,則可認定為販賣毒品罪。
           
            依照這項規定,也就是說,像四川公司與武漢公司這類擁有經營麻精藥品的企業或主管人員構成販賣毒品罪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當其出售的麻精藥品具體流入了走私、販毒毒品的犯罪分子手中,或者為了牟利,而出售給予吸毒人員時;二是要求他們在主觀上是明知購買上述麻精藥品的是走私、販毒分子或吸毒人員。
           
            另一方面,出售咖啡因怎么又會涉嫌非法經營罪呢?
           
            在2001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出臺了《咖啡因管理規定》的相關意見。這項意見對生產、購銷、運輸、出口咖啡因都作出了嚴格的規定與限制,如購銷咖啡因要實行購用證明和核查制度,咖啡因生產和經營企業銷售咖啡因時,必須核查購買者的身份和有關證明,嚴禁向無咖啡因購用證明的單位或個人銷售咖啡因。并且購買者在購買時必須使用原件,對于一證分次銷售咖啡因,每次都要嚴格購銷手續。禁止超過咖啡因購用證明批準數量供應咖啡因。此外,咖啡因的購銷活動中不得使用現金交易。
           
            從上述規定可以看出,國家對于咖啡因的購銷經營是實施嚴格管控的,若違反國家管理規定出售咖啡因,則很有可能被認定為破壞市場經濟,最后被認定構成非法經營罪。
           
            回歸到黑龍江的這起案件,為什么二審會對四川某醫藥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王某與任某改判,而武漢某醫藥公司、李某及其他人均仍然堅持構成販賣毒品罪呢?
           
            我們先來厘清該案的基礎事實。四川公司與武漢公司都是經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衛生部批準生產咖啡因的企業,武漢公司首次向四川購買咖啡因所使用的購買證是復印件,而非原件,且購買證上所載明的有效時間是當年的六月至九月,購買量是4000公斤,而四川公司的副總經理王某與供銷部部長任某審查上述購買證后,仍然是超期限、超額度,在十五個月里先后出售了共38350公斤咖啡因,經營額達到了190多萬元。但是,武漢公司買回咖啡因之后,卻沒有用于制藥等合法的生產,反而是被員工李某改變包裝,直接賣給了史某、樊某等販毒人員。
           
            從上述的案件事實,我們可以看到三個法律問題。那三個呢?
           
            第一,從客觀行為上來看,四川公司將咖啡因賣給了同樣具有經營咖啡因資質的武漢公司,所以不能說四川公司是直接促使咖啡因流向毒品市場。盡管四川公司違反《咖啡因管理規定》超期限、超額度買賣咖啡因,但其違規行為僅是局限在生產企業之間。而武漢公司則不一樣,武漢公司買回咖啡因后,經過李某等人之手,故意更改外包裝,賣向了社會上的販毒人員手中,可謂直接將咖啡因這類精神藥品流入非法渠道。
           
            第二,從主觀上來分析,四川公司將咖啡因出售給武漢公司后,曾派任某到武漢公司進行考察,查實武漢公司是否具有生產能力,核實所出售的咖啡因的實際去向,但武漢公司回復其是具有正常的生產能力及咖啡因去向合法。因此,四川公司聽信武漢公司的謊言,并依此認定武漢公司經營合法合規。應當可以說,四川公司一定程度上是盡到審查義務,案件中亦無證據能夠證明其具有販賣毒品的故意,所以四川公司不應構成販賣毒品罪。
           
            第三,從因果關系上來分析,四川公司將自家生產的咖啡因違規賣給武漢公司,所以說四川公司只與武漢公司有直接因果關系,但對于武漢公司將咖啡因出售給予社會上的販毒人員卻是并不知情的,所以其無需對武漢公司向社會販毒承擔的刑事責任,僅需對違反規定出售咖啡因給武漢公司承擔非法經營的責任。
           
            違規出售咖啡因構成犯罪嗎?重罪還是輕罪?毒品犯罪辯護要點與思路需要持之以恒地思考與不斷深度挖掘。

          【作者簡介】

          何國銘律師系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系金牙毒辯律師團成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