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涉嫌制造毒品罪該如何辯護?談談制造毒品案件中的辯護思路
        2021/7/20 11:12:41  點擊率[325]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分則
          【出處】知乎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制造毒品罪;毒品犯罪;刑事辯護;律師;無罪;死刑;保命辯護
          【全文】

            制毒是毒品的起源,毒品的生產是毒品泛濫的源頭,盡管這幾年隨著國家對制毒活動的嚴厲打擊,制毒案件的數量逐漸下滑,但制毒窩點依然是源源不斷地出現。與販賣、運輸毒品罪相比,業內對制造毒品罪的研究甚少。究其原因,一方面,制毒案件中是毒品犯罪案件中最為復雜,處理起來最為棘手的,制毒案件中也會經常出現無罪、罪輕的案件,甚至也會出現遭他人陷害的冤假錯案。另一方面,絕大多數制毒案件都會出現被判處死刑的情況,不論是對當事人而言,還是對律師而言,辯護壓力都是較大的。那么,我們該如何看待制毒案件呢?接手一個制毒案件后,該如何提出辯護要點呢?筆者在對大量制毒案件進行充分研究,并根據自己的辦案經歷所總結出如下經驗。
           
            與走私、販賣、運輸毒品案件相比,現場勘驗筆錄對制毒案件顯得尤其重要。如果說以關聯性為切入點來證實當事人與制毒活動無關的辯護方式系“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那么從制毒現場為視角去進行整體推翻則能說是“全局上下一盤棋”,假如一個制毒案件連制毒現場都尋覓不到,又何以能證實制造事實的存在,故它是以全局性的視角來對案件進行整體把握,而非各自為戰。
           
            既然以制毒現場為切入點,那必然就得首先考慮制毒現場是否確實存在,被指控為制毒現場的場所內是否有發現查獲制毒工具、制毒原料等物證。我們知道化學制毒是一個復雜的化學反應過程,生產過程中需要各種各類的制毒工具,在不同階段所使用的工具也是各不一樣,于稀析、反應、脫水、結晶等不同階段所需的工具與試劑不盡相同,制毒現場中常見的工具有發應釜、攪拌器、冰箱、制冷設備、過濾器、脫水器、加熱器、壓片器、金屬模具、玻璃漏斗燒杯、封口機等。甚者,制毒人員為了防止在制毒中被化學物質損傷,亦會穿戴防毒面具、手套等。毫無疑問,這些物證都是印證某處地點是否屬于制毒現場的關鍵物證。
           
            假定被追訴人實施了制毒行為,制毒現場上必然是留下了生產的痕跡。此時,偵查人員是能夠查獲制毒工具、制毒原料等關鍵物證或微量物證的。很多情況下,還會在制毒現場搜查到已生產的粗制毒品、半成品或成品。如果偵查人員既未查獲毒品成品,也未查獲制毒工具,那么此時這有必要做個大膽的猜測,大膽質疑案件存在制毒現場的合理性,這將會是從整體上推翻案件的定性。
           
            另一方面,我們還需要考慮制毒現場是一處,還是有多處。如今,很多制毒案件中的制毒場所往往是有多個的,制毒人員把制毒的不同環節安排在不同的制毒窩點中完成,形成了一條完整的加工流水線。在這里,我們就需注意到一個問題,受人雇傭僅參與其中一個中間環節的被追訴人辯稱自己根本不知曉其他人在制毒,一直誤以為自己僅是在從事化學工作,那么此類辯解實則關乎被追訴人是否具有制毒主觀故意的問題,我們則需要從薪酬高低、聊天記錄、犯罪記錄、同案人的口供等證據來綜合辨析。
           
            此外,當某個場所被認定為制毒現場,按照常人的思路,出租場所的房東自然也就成為被懷疑的對象,但僅根據房東對涉毒現場擁有控制、支配的權利,是否就意味著其一定對發生在此空間內的制毒活動應是知情?為了論證其并無協助他人制毒的主觀故意,我們可以從聊天記錄、通話記錄來證實其與同案被追訴人是否存在犯意聯絡,是否有轉賬記錄及現金物證證實其收取了不合理的租賃費用,是否有證人證言證實其行為異常。此外,對于指控參與到共同制毒活動中,指控系制毒之共同正犯的房東,此時,我們還需要通過現場是否檢測出有案外人的生物物證,來排除其具有共同犯罪之嫌疑。
           
            我們也可以從書證的視角來分析,制毒需要耗費大量的水電,同時也會排放出大量的廢水廢氣廢物,我們可以通過查證涉案場所在某個時間段內的水電使用情況,根據水電費的繳費單據是否遠遠高于普通家庭的消費情況,也可根據制毒現場附近的環境污染情況來綜合判斷。
           
            制造毒品案件的無罪辯護思路其實可以分為兩層,第一層辯護思路是對整個案件根本性否定,其不僅是對某個嫌疑人作無罪辯護,更是對整起案件的立案進行刨根性的辯駁,它是以宏觀的視角進行辯護,在為當事人進行辯護的同時,同時也是為其他被追訴人進行辯護。上述制毒現場的辯護論證方式實際是對整個案件進行辯護,這樣的一種辯護思路應該能夠其他辯護人的認可與支持,也容易在訴訟中的形成合力,聚集眾人火力攻擊一個目標。
           
            第二層辯護思路是中規中矩的,即通過否定被追訴人與制毒犯罪的關聯性,最終通過“撇清關系”來達到論證當事人系制毒犯罪之案外人的結論。接下來,我們就來聊聊這層思路。
           
            所謂的“關系”,即是建立物與人、物與物、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一般而言,查明被追訴人是否參與制毒,要從其是否參與了制毒過程的環節進行辨別。如從開始的共謀階段、制毒工具、試劑及原料的購買階段、制毒場所的選定階段、制毒過程的操作階段、毒品產品的銷售階段以及各個階段相關物品的買賣運輸等。
           
            從制毒過程來看,案件中是否有證據能夠查明制毒團伙的具體分工及操作,能否確定何人系制毒活動的出資者,何人為制毒師傅,何人負責運輸出售?其次,任何一個制毒案件,偵查人員理應訊問涉案人員具體的制毒流程、制毒經過以及各個被追訴人在制毒過程中所實施的行為及具體作用。
           
            一般而言,在判斷這樣的關系時,我們需要根據被追訴人是否屬于現場人贓并獲,進而來分類討論。相對于現場人贓并獲的案件,非現場人贓并獲本身就蘊含著重大的辯護要點。為什么這么說呢?就制毒案件而言,常見的案發情形是被追訴人遭他人舉報而被一鍋端。偵查人員獲取群眾、線人、特情的舉報線索后,首先對制毒現場進行摸排,進而掌控疑犯行蹤軌跡,在確定線索真實的前提下,最終設網將被追訴人抓獲。
           
            被追訴人在制毒現場被抓獲的情形下,基于制毒活動剛好正在進行中。因此,在案發現場留下了大量的物證、書證。對于偵查機關而言,固定證據會顯得相對容易,在現場所抓獲的通常都是制毒師傅、打下手、望風的馬仔等。站在辯方立場,此類案件辯護空間相對較小,通常也是嘗試以爭取從犯地位等量刑情節來進行辯護。
           
            反之,對非“人贓并獲”的制毒案件而言,因偵查人員并非在案發現場將涉案疑犯當場抓獲,致使涉案疑犯是否參與過制毒,其何時參與制毒,其是否在制毒現場出現,是否有證據能證實其參與制毒犯罪活動相關,進而給辯方創造了較大的辯護空間得以發揮。
           
            比方說,以物證為視角,制毒場所內遺留的大量生物痕跡是查證被追訴人是否參與制毒的關鍵證據。因此,偵查人員是否提取到被追訴人的唾液、指紋、毛發、人特異性基因成分的生物物證,無疑是辨別被追訴人與涉案場所存在關聯與否的核心證據之一。反過來看,假如偵查人員并未在制毒現場查獲與被追訴人有關的生物物證,則難以證實被追訴人參與制毒活動。
           
            從程序辯護的視角,在一些案件中,即使在案證據能檢測出涉案被追訴人指紋等生物物證,但基于偵查人員搜查、查封、扣押、鑒定、勘驗程序違法,最終致使關鍵生物物證被排除的案件也絕非少數,故通過對程序的審查,以程序重大違法為由申請排非,不失為一種有效辯護策略。比如廣東的一起制毒案中,這起案件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能夠證明葉某有參與制毒,全案最有證明力的間接證據是偵查人員在制毒場所查獲的一枚帶有葉某DNA的煙頭,但由于搜查程序、勘驗程序存在重大違法,不能排除涉案煙頭與在葉某家里所搜查的煙頭存在混同的可能,最終葉某獲無罪釋放。
           
            除了被動還擊,辯方還可以主動出擊,假定被追訴人從未參與到制毒的,辯方可以提供關鍵的無罪證據。比如被追訴人根本不在制毒現場,在制毒的時間段內,被追訴人根本沒有作案的時空條件。廣東陸豐的一起制毒案件中,偵查人員獲知線索后,在一處舊房內查獲了冰毒成品及部分制毒工具,但并未在住所內抓獲任何嫌疑人。于是,偵查人員認為該住所的房東林某具有重大的嫌疑,隨后將林某抓獲。后辯方調取林某在涉案時間段內的通話記錄,恰好證實通話基站不在陸豐,并且有相關證人證實林某長期生活在SZ。最終林某被無罪釋放。
           
            談完了物證,我們還能夠從聊天記錄、轉賬記錄、監控視頻等角度予以分析判斷。不論是為購買制毒工具、原料,而與他人聯絡,還是與同案犯協商具體分工等均會通話記錄或聊天信息,這是證實雙方是否具有犯意聯絡的關鍵證據。另一方面,生產毒品的整個環節,包括購買制毒前體、雇傭運貨司機、租用房屋、出售成品等均離不開毒資的流轉,被追訴人并未獲取錢款,數額并未異常,這也是案件的重大辯點之一。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從同案人的口供及從證人證言的視角來分析,假如偵查人員是根據案件線索順藤摸瓜地抓獲被追訴人的,那么被追訴人的歸案過程必然是有先后順序的,先歸案的被追訴人是否承認了自己的犯罪罪行,是否供述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責任。不容質疑的是,同案人的供述與辯解會直接影響到其他被追訴人的罪與非罪。重要同案犯是否在逃,在案是否具有其他同案人指認參與制毒犯罪。案件中是否有關鍵證人的證言。退一步來說,假如關鍵同案人已經到案,則應進行縱向審查與橫向審查,所謂的縱向審查是指某同案犯的多份口供或某位證人的多份證言本身是否前后一致,其口供或證言是否具有穩定性。所謂的橫向審查指的是通過對多名同案犯、多名證人的證言來進行對比分析,辨析其是否相互矛盾。
           
            這些辯護要點可絕對不是僅僅停留在理論之上,而是在實戰中也非常管用,以廣東江門的一起案件為例,沈某因涉嫌制造毒品而被抓獲,據沈某交代,張某是協助他制毒的共犯。這起案件即使有沈某的口供,但基于沈某在供述張某在具體的工作安排,在參與的時間上前后矛盾,與相關證人的證言與相互對立,與在案的通訊記錄等不能相互印證,最終張某被無罪釋放。
           
            一名優秀的刑事律師應是善于歸納總結,更應是能夠透過紛繁復雜的現象看清事物的本質,可謂洞若觀火,目光如炬。

          【作者簡介】

          何國銘律師系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系金牙毒辯團主要成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