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淺析保證債務訴訟時效八個問題
        2021/7/21 22:46:29  點擊率[474]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民法典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淺析
          【全文】

            一、保證債務訴訟時效從何時起算?
           
            依照《民法典》第693條“一般保證的債權人未在保證期間對債務人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保證人不再承擔保證責任。連帶責任保證的債權人未在保證期間請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保證人不再承擔保證責任”和第694條“一般保證的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前對債務人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從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起,開始計算保證債務的訴訟時效。連帶責任保證的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前請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從債權人請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之日起,開始計算保證債務的訴訟時效”的規定,保證債務訴訟時效與保證期間是前后連接、不可并存的兩個不同制度,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內依法向保證人行使(主張)權利,保證期間即失去意義,保證債務訴訟時效開始起算。換言之,保證債務訴訟時效從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內依法向保證人行使(主張)權利之日起算。
           
            二、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為多長時間?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下稱《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均未作特別規定。筆者認為,保證債務與普通債務無異,在法律對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未作特別規定的情況下,有關債務訴訟時效期間的規定,當然適用于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的認定。《民法典》第188條對債務訴訟時效期間作出了規定。依照該條“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的規定,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需要指出,無論一般保證還是連帶責任保證,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均為三年,未作區別。
           
            三、保證債務訴訟時效能否中斷?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均未作特別規定。筆者認為,保證債務與普通債務無異,在法律對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中斷未作特別規定的情況下,有關債務訴訟時效中斷的規定,當然適用于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中斷、中止的認定。《民法典》第195條對債務訴訟時效中斷作出了規定。依照該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訴訟時效中斷,從中斷、有關程序終結時起,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一)權利人向義務人提出履行請求;(二)義務人同意履行義務;(三)權利人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四)與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具有同等效力的其他情形”的規定,債權人向保證人提出履行請求、保證人同意履行義務、債權人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等,可認定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中斷,從中斷、有關程序終結時起,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
           
            四、主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能否及于保證債務?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均未作出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擔保法司法解釋》)第36條曾規定:一般保證中,主債務訴訟時效中斷,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中斷;連帶責任保證中,主債務訴訟時效中斷,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不中斷。依該條規定,主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不及于連帶責任保證債務,但及于一般保證債務。《擔保制度司法解釋》沒有繼受該條規定,但筆者認為,《擔保制度司法解釋》沒有繼受該條規定,并不是否定該條規定內容,而是因為《擔保制度司法解釋》采問題導向原則,只就實務中存在的爭議或者問題作出規定,而《擔保法司法解釋》第36條規定在長期適用過程中已經深入人心,形成普遍共識,不存在爭議或者問題,所以沒有必要再加以規定。因此,主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能否及于保證債務,依然可沿襲《擔保法司法解釋》第36條的思路作出認定。
           
            五、保證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能否及于主債務?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擔保制度司法解釋》,《擔保法司法解釋》,均未作出規定。已廢止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73條第2款曾規定,權利人向債務保證人主張權利,可以認定主債務訴訟時效中斷,最高人民法院曾依據該條規定,認定債權人在主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內向保證人主張權利,主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因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而中斷。《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稱《訴訟時效司法解釋》)第15條第二款規定:對于連帶債務人中的一人發生訴訟時效中斷效力的事由,應當認定對其他連帶債務人也發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效力。在《重慶融資港渝擔保有限公司、寧波鷹達鋰離子電池科技有限公司保證合同糾紛再審案》【(2018)浙民申3992號】中,浙江高院依據該條規定,認定寧波鷹達鋰離子電池科技有限公司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效力及于主債務人。筆者認為,雖然《民法典》《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對保證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能否及于主債務,均未作出規定,但是應當堅持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中斷的效力及于主債務,理由如下:
           
            一是符合《訴訟時效司法解釋》第15條第二款的規定;
           
            二是符合司法實踐的審判思路;
           
            三是不損害債務人利益,因為它是債務的最終承擔者;
           
            四是能確保保證人承擔責任后向主債務人追償不存在訴訟時效障礙,使保證人不用擔心主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而無法向主債務人追償。
           
            六、同一債務的部分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中斷,效力能否及于其他保證債務?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均未作出規定。筆者認為,同一債務有數個保證擔保,若各保證人之間不存在連帶債務關系,部分保證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自然不及于其他保證債務,只有各保證人之間存在連帶債務關系,才有探討部分保證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能否及于其他保證債務的必要。當前,只能按照《訴訟時效司法解釋》第15條第二款的規定,對此作出認定。依照該條規定,部分連帶責任保證債務訴訟時效的中斷,效力及于其他連帶責任保證債務。如此以來,不存在同一債務的部分連帶責任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問題。
           
            七、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有何法律后果?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均未作特別規定。筆者認為,保證債務與普通債務無異,在法律對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的法律后果未作特別規定的情況下,有關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的法律后果的規定,當然適用于保證債務訴訟時效屆滿后的法律后果的認定。《民法典》第192條對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的法律后果作出了規定。依照該條“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的,義務人可以提出不履行義務的抗辯。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義務人同意履行的,不得以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為由抗辯;義務人已經自愿履行的,不得請求返還”的規定,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將產生以下法律后果:
           
            一是保證人可以提出不履行義務的抗辯;
           
            二是保證人同意履行的,不得以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為由抗辯;
           
            三是保證人已經自愿履行的,不得請求返還。
           
            因此,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債權人對該保證債務將喪失勝訴權,該保證債務成為了自然債權,不再受法院保護,但保證人同意或者自愿履行的除外。
           
            八、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保證人在債權人的催款通知單上簽字或者蓋章,有何法律后果?
           
            對此,無論《民法典》還是《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均未作特別規定。筆者認為,保證債務與普通債務無異,在法律對此未作特別規定的情況下,有關普通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債務人在債權人的催款通知單上簽字或者蓋章的法律后果的規定,當然適用于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保證人在債權人的催款通知單上簽字或者蓋章的法律后果的認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超過訴訟時效期間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單上簽字或者蓋章的法律效力問題的批復》(法釋〔1999〕7號)“對于超過訴訟時效期間,信用社向借款人發出催收到期貸款通知單,債務人在該通知單上簽字或者蓋章的,應當視為對原債務的重新確認,該債權債務關系應受法律保護”的規定,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后,如果保證人在債權人的催款通知單上簽字或者蓋章,應當視為對原保證債務的重新確認,保證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從簽字或者蓋章之日起重新計算。

          【作者簡介】
          陳福錄,碩士,高級經濟師,中國銀行業協會法律專家庫成員,工商銀行寧夏分行法律事務部(消費者權益保護辦公室)總經理(主任)。公開發表100多篇文章,并公開出版著作三部:1、《金融法律典型案例與專題研究》(任副主編);2、《公司律師的十項基本技能—35個工作要點剖析》(專著,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3、《合伙創業手冊:架構·分配·風險》(專著,法律出版社2020年版)。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