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文學影視作品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如何區分思想與表達?
        2021/7/27 14:48:48  點擊率[20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著作權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周公觀娛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 影視作品;著作權;侵權;思想;表達
          【全文】

            著作權法不保護思想本身,只保護思想的表達,是大部分國家著作權法體系公認的原則。
           

            上述規定都反映出,著作權法保護具象的表達而非抽象的思想。
           
            “思想與表達二分法”的理論雖不難理解,但在實踐中具體區分思想與表達卻并非易事,我國的學術界和司法界對此也未形成統一的理論。本文筆者將結合當前的司法實踐案例,探究我國文學影視作品著作權侵權案件中,法院如何具體區分思想與表達。
           
            【規則概要】
           
            1、將一部文學作品中的內容比作一個金字塔,金字塔的底端是由最為具體的表達構成,而金字塔的頂端是最為概括抽象的思想。位置越接近頂端,越可歸類于思想;位置越接近底端,越可歸類于表達。
           
            ——陳喆(瓊瑤)訴余征(于正)等《宮鎖連城》侵害著作權糾紛案【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4)三中民初字第07916號判決書】
           
            2、表達,必然足夠具體。文學作品中,這種具體即體現為足夠細化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情節事件、情節發展串聯、人物與情節的交互關系、矛盾沖突等。
           
            ——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黃乾生與劉若英、葉如婷等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鄂01民初5015號民事判決書】
           
            3、語句是由字、詞語或短語等組成的、用于闡述作者思想的表達方式。能夠體現出作者個性化創作的獨特修辭、細節描寫,或是刻畫人物或描述情節的具體語句,均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具體表達。對于相同或相似的語句是否構成侵害他人著作權的判斷,不應將句子甚至短語或字詞進行孤立看待和割裂對比,還應結合文字的相似程度、數量,考慮上下文的銜接,將被控侵權的語句進行整體認定和綜合判斷。
           
            ——黃琳達、朱笑白、溫瑞安等訴周靜《錦繡未央》侵害著作權系列糾紛案【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989號民事判決書、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62752號民事判決書等】
           
            4、體現某一社會、歷史題材的作品會不可避免地使用一些相同的客觀史實作為素材,這些史實資料是這些主題題材作品的固定表達,屬于“主題思想”的范疇。
           
            ——陳清水、安徽廣播電視臺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2020)皖民再126號民事判決書】
           
            【規則詳解】
           
            1、將一部文學作品中的內容比作一個金字塔,金字塔的底端是由最為具體的表達構成,而金字塔的頂端是最為概括抽象的思想。位置越接近頂端,越可歸類于思想;位置越接近底端,越可歸類于表達。
           
            ——陳喆(瓊瑤)訴余征(于正)等《宮鎖連城》侵害著作權糾紛案【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4)三中民初字第07916號判決書】
           
            案情簡介:
           
            原告陳喆(筆名瓊瑤)于1992年創作完成劇本《梅花烙》,由怡人傳播有限公司依據該劇本拍攝電視劇《梅花烙》。被告余征(筆名于正)于2012年創作完成劇本《宮鎖連城》(又名《鳳還巢之連城》),據此拍攝電視劇《宮鎖連城》。原告指出了被告的《宮鎖連城》與其劇本《梅花烙》相似的二十一個核心情節,據此論證被告未經許可,擅自采用《梅花烙》中的核心獨創情節創作了《宮鎖連城》并拍攝同名電視劇,構成著作權侵權。為證明侵權事實,原告陳喆提交了《宮鎖連城》與《梅花烙》兩部作品的人物關系對比圖、相似情節對比表。法院依據表格及作品查明,《宮鎖連城》劇本、電視劇中均存在與劇本《梅花烙》相對應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及情節。
           
            法院認為:
           
            思想是指概念、術語、原則、客觀事實、創意、發現等等。表達則是指對于思想觀念的各種形式或方式的表述,如文字的、音符的、數字的、線條的、色彩的、造型的、形體動作的表述或傳達等。從這個意義上說,表達所形成的就是作品。將一部文學作品中的內容比作一個金字塔,金字塔的底端是由最為具體的表達構成,而金字塔的頂端是最為概括抽象的思想。當文字作品的權利人起訴他人的文字作品侵害其作品的著作權時,需通過對比的方式予以確認,則可參照相似內容在金字塔中的位置來判斷相似部分屬于表達或思想:位置越接近頂端,越可歸類于思想;位置越接近底端,越可歸類于表達。
           

            基于上述案件事實及法律原則,劇本、電視劇《宮鎖連城》中與劇本《梅花烙》相對應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及情節[4] 屬于金字塔底層的具體化“表達”,法院最終認定劇本、電視劇《宮鎖連城》與劇本《梅花烙》構成相似,被告未經許可擅自改編并拍攝《梅花烙》的行為構成著作權侵權。
           
            2、表達,必然足夠具體。文學作品中,這種具體即體現為足夠細化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情節事件、情節發展串聯、人物與情節的交互關系、矛盾沖突等。
           
            ——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黃乾生與劉若英、葉如婷等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鄂01民初5015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簡介:
           
            2015年,光亞公司委托黃丹蓉創作的電影劇本《后來》創作完成,光亞公司遂與劇魔公司約定共同投資攝制電影《后來》,并為此制作策劃方案。光亞公司曾邀請劉若英擔任電影《后來》的導演,但其并未同意。
           
            2011年,劉若英所著的《過年,回家》一文出版,后被改編為劇本《后來的我們》,署名編劇為袁媛、何昕明,于2018年形成最終拍攝劇本以及最終電影。
           
            光亞公司主張《后來的我們》和《后來》的故事核完全相同,均是“戀愛、分手、錯過、重逢……再也回不到從前”,且《后來的我們》劇本、電影有二十四處在情節上涉嫌抄襲剽竊《后來》,侵犯其改編權和攝制權,遂訴至法院。
           
            法院在本案中也使用了金字塔理論來對思想和表達進行區分。
           
            法院認為:
           
            本案中,獨創性表達的確定,即為爭議核心。以原告光亞公司主張的故事核“戀愛、分手、錯過、重逢……再也回不到從前”為例,這種情節屬于高度抽象概況的情節,讀者或觀眾根本無法從中產生明確的欣賞體驗,感知作品來源,顯然屬于金字塔的頂端,系最為抽象的思想范疇。基于該種思想或主題,可以創作無數的作品,實際上也確實有無數作品中包含該類故事核,因而無法被壟斷,不受著作權法所保護。
           
            如果進行具體化,加入題材,如原告《后來》的校園愛情故事,被告《后來的我們》的北漂生活故事,相對于前述主題思想更為具體,則位于金字塔結構相對中間一點的位置,當然,此時仍不夠具體,讀者或觀眾對可能的表達只能是模糊不清的認識,仍屬于思想范疇。
           
            再進一步進行多層次的具體化,如分析《后來》和《后來的我們》這兩部作品中不同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情節事件、情節發展串聯、人物與情節的交互關系、矛盾沖突等交織在一起,達到足夠細致具體的程度,就會來到金字塔更為底層的位置。

            正如上表體現出兩部作品在設定上具有完全不同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情節事件、情節發展串聯,讀者或觀眾的感知體驗也會完全不同,很難會認為原被告在講同一個故事。
           
            綜上,法院認為原告光亞公司所主張的被改編和攝制的內容均非著作權法保護范圍,認定原告作品《后來》和被告作品《后來的我們》不構成實質相似。
           
            3、語句是由字、詞語或短語等組成的、用于闡述作者思想的表達方式。能夠體現出作者個性化創作的獨特修辭、細節描寫,或是刻畫人物或描述情節的具體語句,均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具體表達。對于相同或相似的語句是否構成侵害他人著作權的判斷,不應將句子甚至短語或字詞進行孤立看待和割裂對比,還應結合文字的相似程度、數量,考慮上下文的銜接,將被控侵權的語句進行整體認定和綜合判斷。
           
            ——朱笑白訴周靜《錦繡未央》侵害著作權糾紛系列案件【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989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簡介:
           
            被告周靜(筆名秦簡)在2012-2013年期間創作并在“瀟湘書院”網站上連載了小說《庶女有毒》,后改名為《錦繡未央》并于2013年出版發行。原告黃琳達、朱笑白、溫瑞安等12人認為小說《錦繡未央》與其在先發表的《公子無恥》《庶女生存手冊》《溫柔一刀》等權利作品相比,語句上存在使用相同/相似獨特比喻、采用相同/相似細節描寫、采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等情況;情節上采用了上述權利作品中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出場安排、矛盾沖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黃琳達、朱笑白、溫瑞安等12位知名作者遂分別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周靜停止侵權、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等。
           
            以下將以12個系列案件中的朱笑白案為例,詳解法院的裁判思路。
           
            法院認為:
           
            朱笑白指控涉嫌侵權的51個語句均與朱笑白作品中的語句存在相同或實質性相似,具體分為以下三種情況:
           
            一是均使用了獨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體表達。例如:

            二是均采用相同或類似的細節描寫來刻畫人物或事物。例如:

            三是均采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如《庶女生存手冊》第42句:

            而在《錦繡未央》中則描寫到:
           

            在上述語句中,若孤立地看待“越想越心驚”“面沉似水,垂首沉吟了許久”等句子,屬于常用表達,但這些句子組合形成的上述語句,從整體上看仍具有獨創性。《錦繡未央》中使用了與《庶女生存手冊》相同或相似的這種大量常用語言的組合,與《庶女生存手冊》的相關語句構成實質性相似。
           
            總的來看,文學創作是一種獨立的智力創作過程,從遣詞造句到修辭手法,從細節描寫到情節設計,除了個別巧合外,不同的作者所創作的作品不可能存在雷同。語句是由字、詞語或短語等組成的、用于闡述作者思想的表達方式,是文學作品構成的基石。文學作品使用有限的字、詞和短句的表達并不鮮見,因此在著作權侵權判斷時無法僅就單獨語句甚至短語進行割裂判斷,而應結合上下文銜接、具體用字的選擇、將這些語句放入段落甚至篇章整體對比。有些語句中的某些單獨句子,孤立看可能屬于文學作品的常用表達,但這些句子的組合如果在整體上能夠體現作者的獨特構思,則這些句子組成的語句在整體上仍具有獨創性。
           
            本案中,上述能夠體現出作者個性化創作的獨特修辭、細節描寫,或是刻畫人物或描述情節的具體語句,均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具體表達。
           
            綜上,法院認為《錦繡未央》上述51句被控侵權語句,已構成與《庶女生存手冊》相應表達的相同或實質性相似,構成對朱笑白享有的《庶女生存手冊》著作權的侵害。
           
            4、體現某一社會、歷史題材的作品會不可避免地使用一些相同的客觀史實作為素材,這些史實資料是這些主題題材作品的固定表達,屬于“主題思想”的范疇。
           
            ——陳清水、安徽廣播電視臺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2020)皖民再126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簡介:
           
            劇本《寡婦門》(下稱“《寡》”)由陳清水創作,2008年公開出版,以福建省東山島銅缽村發生的真實事件為原型,紀實性地講述了福建東山島一群丈夫被國民黨抓丁的婦女,苦守40年等待對岸丈夫歸來的感人故事。
           
            2012年,安徽華星公司等共同投資攝制電視劇《望海的女人》(下稱“《望》”),于2012年完成拍攝和首播。《望》劇同樣以福建東山島的寡婦村為故事原型,講述1949年仲夏發生在“離島”上的故事。陳清水將《望》劇與《寡》本進行了對比,認為《望》劇從思想內容、時間背景、主要情節、人物關系等大處要件表達,到近百處細節表達都與《寡》本相同或相似。遂起訴至法院。
           
            法院認為:
           
            對于相同的主題,任何人都擁有獨立創作的自由和空間,體現某一社會、歷史題材的作品會不可避免地使用一些相同的客觀史實作為素材,這些史實資料是這些主題題材作品的固定表達,屬于“主題思想”的范疇,如果只允許某些作者使用,就會限制創作的空間,違背著作權法的立法本意。
           
            本案中,兩部作品都圍繞“東山島抓丁”這一歷史事件發生前后的故事展開,反映了這一主題下社會、家庭、情感等各個方面,詮釋了因抓丁引起的一系列矛盾沖突和情感糾葛。兩部作品中都反映了一些客觀史實和史料,比如抓丁前后的時間背景、拜媽祖廟的風俗、寡婦改嫁、寡婦參加保衛戰斗、空擺碗筷寄托思念、與臺灣親人書信聯系等等情節,系這一歷史主題之下的客觀歷史素材,并非陳清水獨創的具體“表達”。
           
            此外,反映同一時代背景的作品,在角色設置和人物關系方面必然存在一定的相同或近似,例如本案中兩部作品基于同樣的歷史背景進行創作,因此兩部作品均包含軍民關系、留守的婆媳關系、因丈夫被抓走而產生的單親家庭關系等,這些人物設置和人物關系架構是反映該歷史主題不可避免要采取的要素,屬于“主題思想”的一部分,不屬于獨創性“表達”,因而不受著作權法的保護。
           
            從上述法院的判決中可以看出,我國著作權法與大部分國家一樣,僅保護獨創性的表達,而并不保護思想。然而在文學影視作品中,思想往往寓于表達之中,需要仔細辨別,加以區分。
           
            關于思想和表達的區分方法,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在瓊瑤訴于正案中提出的“金字塔式”抽象概括法,得到了許多法院的認可。金字塔結構的底端是具有獨創性的、具體的文字表達,體現作品內容尤其是特定情節;隨著這些表達不斷地被抽象化、概括化,就會逐漸脫離表達的范疇,成為作品所表達的抽象內容,即思想;而金字塔的頂端則是作品的主題、中心思想。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反映主題的歷史事件、地理環境特征、文化背景等,還有一些常見的人物關系、抽象情節,通常也會被納入“思想”的范疇,因其表達方式“唯一或有限”,不具有獨創性,從而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范圍。
           
            盡管有上述規律可循,但思想與表達的分界線在實踐中仍不可能十分清晰,早在1931年,美國的漢德法官在審理“尼克斯訴環球電影公司”案時就曾表示,“從未有人能劃清思想與表達的界限,也永遠不會有人能做到。” 因此,在個案中就需要法院依據作品的題材、性質、類型、表現方式等進行具體判斷。司法者應時刻記得著作權法的初衷,保持衡平的理念,既要切實保護那些體現作者取舍、選擇、安排、設計的獨創性的成果,又要提防壟斷某些素材、妨害創作自由的危險,營造一個自由、安全的創作環境。

          【作者簡介】
          左華藝,作者單位: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