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案例研讀 | 分道揚鑣后,MCN能否要求主播承擔“競業限制”義務?
        2021/8/5 9:46:11  點擊率[122]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合同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周公觀娛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案例;MCN;主播承擔;“競業限制”義務
          【全文】

            隨著國內直播的發展逐步進入成熟期,行業的競爭愈演愈烈。
           
            實踐中,為減少主播“跳槽”帶來的損失,MCN在和主播簽訂的經紀合同中規定競業限制條款的需求和現象開始涌現,甚至逐漸發展為直播行業普遍規律及業界生態。
           
            然而,我國現行法律體系中,只有《勞動合同法》和《公司法》明確規定了競業限制條款。主播顯然不屬于“公司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范疇,不適用《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在MCN與主播之間不成立勞動關系的情形下,雙方間的合同條款爭議也無法適用《勞動合同法》的規定來定分止爭,那么MCN與主播之間約定的“競業限制” 條款究竟是否有效?
           
            本期文章,我們將通過幾個典型案例,來探尋目前法院對MCN與主播間“競業限制” 條款的有效性和適用問題的裁判思路。
           
            【規則摘要】
           
            1.主播在與經紀公司的合同履行完畢后繼續進行相同類型的直播,會與原公司形成競爭關系,因此在直播合作合同中約定競業限制條款也成為了直播行業的一種共識。作為特殊行業的一種特殊競業限制條款,考慮該行業普遍規律及業界生態,競業限制條款應為有效條款。但競業限制違約金系對經紀公司可得利益損失的一次性賠償,主播支付違約金后即不再受該競業限制條款約束。
           
            ——吉林省聚發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與陳修明合同糾紛案【日照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魯11民終2577號判決書】
           
            2.競業限制條款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但該條款對主播過于苛刻,且違約金約定過高,綜合考慮原告的實際損失情況,根據公平原則,應酌情對競業限制的期間及違約金進行調整。
           
            ——鄭州先森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葛秋霞服務合同糾紛案【鄭州市管城回族區人民法院(2019)豫0104民初15598號判決書】
           
            3. 雙方簽訂的協議為主播經紀合同,并非勞動合同,公司無權對主播在合同終止后的行為作出禁止性約定或要求。
           
            ——王艷秋與淮北市怪咖娛樂傳媒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淮北市相山區人民法院(2019)皖0603民初2295號判決書】
           
            4.競業限制人員僅限于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主播不屬于法律規定的競業限制人員范圍,因此MCN機構和主播之間約定的競業限制條款無效。
           
            ——譚紅與彰武縣晟世傳媒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遼09民終321號判決書】
           
            5.當事雙方未明確約定競業保障金的金額或計算方式,公司也未就競業限制向主播提供合理的經濟補償金等保障,對藝人的主要權利進行了排除,因此案涉“競業限制”屬于限制對方主要權利的格式條款,應屬無效。
           
            ——郭春梅與廣州迦和商貿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粵01民終21768號判決書】
           
            【規則詳解】
           
            1.主播在與經紀公司的合同履行完畢后繼續進行相同類型的直播,會與原公司形成競爭關系,因此在直播合作合同中約定競業限制條款也成為了直播行業的一種共識。作為特殊行業的一種特殊競業限制條款,考慮該行業普遍規律及業界生態,競業限制條款應為有效條款。但競業限制違約金系對經紀公司可得利益損失的一次性賠償,主播支付違約金后即不再受該競業限制條款約束。
           
            ——吉林省聚發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與陳修明合同糾紛案【日照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魯11民終2577號判決書】
           
            案情簡介:
           
            聚發財公司與陳修明簽訂《淘寶達人直播合作合同》,合同約定:“3.11……合作期滿后乙方在36個月內不得與其他包括但不限于除甲方以外的任何公司、機構、個人進行直播業務的合作、簽約;6.5合作期滿后,乙方36個月內在阿里巴巴系統內(含淘寶直播)發起直播,向甲方支付人民幣100萬元違約金;6.6合同期滿后36個月內,乙方與除甲方以外的任何公司、機構、個人進行直播業務的合作、簽約,應向甲方支付人民幣100萬元違約金”。
           
            合作期限屆滿后,陳修明與其妻子合作使用名為“阿明美食紅紅店”的直播間繼續在淘寶平臺從事帶貨直播。聚發財公司遂以違約為由提起訴訟。
           
            法院認為:
           
            首先,涉案合同是聚發財公司、陳修明遵循平等、自愿、公平的原則訂立的直播合作合同,陳修明應明確知道并理解3.11、6.5、6.6條之約定對其自身所可能產生的影響,其在涉案合同履行完畢后未按雙方之約定仍然在淘寶平臺進行直播,主觀上對違約行為具有明顯的故意。
           
            其次,網絡直播是近幾年興起的一種新興特殊性行業,網絡主播簽約經紀公司后,除了主播自身的努力外,經紀公司還會對網絡主播進行培訓、包裝、提供資源、吸引流量、直播宣傳,從而讓更多觀眾看到該主播的直播間,提升主播自身知名度及粉絲人數以期為公司帶來更可觀的收益,而觀眾關注某個主播并非是為關注其背后的經紀公司而是關注主播個人本身,因此,主播在與經紀公司的合作合同履行完畢后繼續進行與經紀公司旗下主播相同類型的直播,觀眾因認可該主播而繼續在該主播直播間贈送禮物或從所屬店鋪購買商品,而原經紀公司不再有任何收益,原經紀公司通過一定的投入培養起來的觀眾群體跟隨主播流失。該主播的直播也與原經紀公司形成了競爭關系,勢必會對原經紀公司產生一定損失,在直播合作合同中約定競業限制條款也成為了直播行業的一種共識。因此,涉案合同6.5、6.6條作為特殊行業的一種特殊競業限制條款,考慮該行業普遍規律及業界生態,上述競業限制條款應為有效條款。
           
            此外,法院認定,涉案合同約定的競業限制違約金,是對聚發財公司整個競業限制期間可得利益損失的一次性賠償,陳修明向聚發財公司支付該違約金后,聚發財公司的相應損失已獲得賠償,涉案合同3.11、6.5、6.6條的約定義務陳修明也已履行完畢,在聚發財公司未給付陳修明競業限制期內任何補償的前提下,不應再限制陳修明在淘寶直播平臺或其他平臺繼續進行直播。
           
            2.競業限制條款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但該條款對主播過于苛刻,且違約金約定過高,綜合考慮原告的實際損失情況,根據公平原則,應酌情對競業限制的期間及違約金進行調整。
           
            ——鄭州先森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葛秋霞服務合同糾紛案【鄭州市管城回族區人民法院(2019)豫0104民初15598號判決書】
           
            案情簡介:
           
            原告先森公司與被告葛秋霞簽訂《藝人視頻直播演藝合同》,該合同約定:乙方與甲方終止或解除合同之日起36個月內,不得自營或從事本行業(包括但不限于在其他直播平臺或類似網站就職)相關的工作,如有違反,應當一次性向甲方支付違約金200萬元,違約金不足以彌補甲方實際損失的,乙方須按照甲方的實際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雙方所簽訂的合同于2019年5月28日解除,葛秋霞于2019年6月10日到美尚會進行直播工作。先森公司起訴葛秋霞,要求其立即停止與第三方合作,終止直播行為并支付違約金。
           
            法院認為:
           
            《藝人視頻直播演藝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各方均應依約履行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該合同明確約定“葛秋霞與先森公司終止或解除合同之日起36個月內,不得自營或從事本行業(包括但不限于在其他直播平臺或類似網站就職)相關的工作,如有違反,應當一次性向先森公司支付違約金200萬元”。該合同已于2019年5月28日解除,根據該約定,葛秋霞應當在2022年5月27日前不得自營或從事本行業的相關工作,但葛秋霞于2019年6月10日就到案外人美尚會處進行直播工作,其行為違反了雙方合同中約定的競業限制條款,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但是,鑒于雙方約定的該條款對葛秋霞過于苛刻,且違約金約定過高,本院綜合考慮原告的實際損失情況,根據公平原則,酌情將競業限制條款調整為2020年8月31日之前不得自營或從事本行業相關工作,并將違約金調整為2萬元。
           
            3. 雙方簽訂的協議為主播經紀合同,并非勞動合同,公司無權對主播在合同終止后的行為作出禁止性約定或要求。
           
            ——王艷秋與淮北市怪咖娛樂傳媒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淮北市相山區人民法院(2019)皖0603民初2295號判決書】
           
            案情簡介:
           
            怪咖公司與王艷秋簽訂《主播經紀合約》,約定:甲乙雙方因自身、主觀或客觀原因無法繼續履行本合約,在終止本合約后,乙方自終止合約后的一年內都不得以藝人和主播身份涉足任何影視和相關行業等內容。
           
            合同簽訂后,王艷秋在怪咖公司直播至2018年10月,之后,王艷秋不再繼續在怪咖公司處進行直播,并參與了其他公司主播的直播活動,且轉向其他公司平臺進行直播,怪咖公司與王艷秋協商未果,將王艷秋訴上法庭。
           
            法院認為:
           
            怪咖公司要求判令王艷秋在合同終止后一年內都不得以藝人和主播身份涉足任何影視相關行業的訴訟請求,實質是對王艷秋提出了行為禁止性的訴求,但雙方簽訂的案涉協議為主播經紀合同,并非勞動合同,怪咖公司無權對王艷秋在合同終止后的行為作出禁止性約定或要求,故對怪咖公司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4.競業限制人員僅限于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主播不屬于法律規定的競業限制人員范圍,因此MCN機構和主播之間約定的競業限制條款無效。
           
            ——譚紅與彰武縣晟世傳媒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遼09民終321號判決書】
           
            案情簡介:
           
            晟世公司與譚紅簽訂了《網絡直播主播經紀人協議》,雙方在協議中約定:“乙方承諾無論何種原因致使本協議終止或者解除,在本協議終止或解除后的三年內不再從事商業活動或參與非商業活動,否則乙方每參與一次(或一天)須向甲方支付賠償金叁拾萬元。”
           
            雙方簽訂上述協議后,譚紅用晟世公司提供的名為“艾米”的賬號在快手網絡直播平臺開始直播活動并獲取收益,至2019年4月末,譚紅停止直播。晟世公司主張譚紅擅自終止履行合同,并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以其他名義從事主播活動,遂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禁止譚紅在2024年9月30日前從事網絡主播或類似網絡主播及相關聯活動。
           
            法院認為:
           
            依照勞動合同法的有關規定,競業限制人員僅限于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競業限制期限不得超過兩年,競業限制期內,用人單位應該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本案中,譚紅不屬于競業限制人員范圍,雙方在合同中的約定不符合法律規定,對于晟世公司禁止譚紅在2024年9月30日前從事網絡主播或類似網絡主播及相關聯活動的主張,依法不予支持。
           
            5.當事雙方未明確約定競業保障金的金額或計算方式,公司也未就競業限制向主播提供合理的經濟補償金等保障,對藝人的主要權利進行了排除,因此案涉“競業限制”屬于限制對方主要權利的格式條款,應屬無效。
           
            ——郭春梅、廣州迦和商貿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粵01民終21768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簡介:
           
            迦和公司與郭春梅簽訂《藝人網絡合作協議》,約定:未經甲方同意,乙方如在本協議有效期內單方面提出解約,則乙方除應一次性向甲方支付違約金100萬元外,還應承諾在解約之日起兩年內不得在任何電商直播性質的平臺進行直播,如違反本承諾,一經甲方發現,乙方應追加支付甲方違約金50萬元整。
           
            合同履行期間,郭春梅在第三方處進行直播,引發糾紛,迦和公司向法院起訴請求解除《藝人網絡合作協議》,并要求郭春梅自合同解除之日起兩年內不得再從事網絡直播業務。
           
            法院認為:
           
            依照上述約定,郭春梅在解約之后兩年內的工作選擇受到了限制,已經對其主要權利進行了排除,雖在該協議中就直播所得費用構成中載明包含了競業保障金,但并未明確該競業保障金的金額或計算方式,即不足以證實迦和公司已就競業限制向郭春梅提供了合理的補償金等保障,而迦和公司也無證據證實其對該條款盡到了提示、說明義務,故對于解約之后的競業限制及追加違約金的約定,顯然屬于加重郭春梅責任并限制其主要權利的格式條款,應屬無效。
           
            從上述法院的判決中可以看出,司法實踐中,法院對MCN機構與主播間約定的離職后競業限制條款的有效性問題存在較大的裁判分歧,尚未形成統一的裁判規則,甚至認定競業限制條款無效的法院在具體裁判中也表現出截然不同的裁判理由。
           
            在認定兩者間競業限制條款有效的情形中,法院的裁判理由相對統一,即認為相關競業限制條款系雙方意思自治的表現,且沒有違反法律效力性強制規定。但認可其有效性并不意味著完全認可違約金數額及競業限制的時間約定,法院會酌情進行調整。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有的法院認為競業限制違約金系對經紀公司可得利益損失的一次性賠償,主播支付違約金后即不再受該競業限制條款約束,這與勞動關系中的相關規定有所區別。[1]
           
            在認定兩者間競業限制條款無效的情形下,法院的裁判理由主要有三種:(1)MCN機構與主播之間簽訂的合同并非勞動合同,二者之間也并非勞動關系,而競業禁止條款只存在于勞動合同中(《公司法》規定的情形除外);(2)主播不屬于《勞動合同法》第24條所規定的競業限制人員范圍(但法院并未論述援引《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合理性);(3)MCN機構未在約定的競業限制期限內給予主播經濟補償。
           
            裁判的分歧帶來更多的思考路徑,針對MCN機構與主播間約定的解約后“競業限制” 條款,還有更多問題值得我們進一步思索與探討。

          【作者簡介】
          劉子溪,單位為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
          【注釋】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第四十條規定: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后,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按照約定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