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現行關于非法拘禁罪的罪名概括和法益認定并非合理
            2021/8/5 14:10:22  點擊率[204]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分則
              【出處】微信公眾號:陳述刑法分則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非法拘禁罪;罪名;法益
              【全文】

                一、法益的確定
               
                雖然非法拘禁罪條文表述的是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但是,“將本罪的保護法益理解為‘人身自由’,失于寬泛。”“行動自由”同樣顯得寬泛,例以斷絕戀愛關系相要挾,要求他人前來約會也可謂侵害了行動自由;按照“身體活動自由”說,將他人一只手綁在背后致使這只手不能自由活動,也可為“身體”活動自由受到了侵害,但將上述行為評價非法拘禁明顯不合適。
               
                我國刑法為保護各種自由權利已經規定有多種罪名,如為保護性自由規定有強奸罪、強制猥褻婦女、兒童罪,為保護意志自由規定有搶劫罪、敲詐勒索罪,為保護交易自由規定有強迫交易罪,之所以在這些罪名之外另外規定非法拘禁罪,顯然旨在保護身體本身場所移動自由(以具有移動的意思、移動的能力為前提),即每個人都具有按照自己的意志進行場所的移動,移動到什么場所,以多快的速度進行場所的移動,以及繼續停留現在的場所等,都可謂身體本身的“場所移動自由”的內容。
               
                在界定我國非法拘禁罪的法益時,必須考慮其他國家和地區因為規定有暴行罪、脅迫罪、強制罪,侵害他人身體移動自由的行為,即便不評價為非法拘禁罪,也可能以這些罪名進行評價而有效保護法益。我國僅規定了具體的暴行、脅迫、強制性的罪名,如搶劫罪、綁架罪,而沒有規定作為基本罪名的暴行罪、脅迫罪、強制罪,若不對非法拘禁罪的法益作寬于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解釋,就可能對自由權法益保護不力。
               
                例如,阻止他人進入一定場所,以及呆在某場所的人原本打算繼續留在該場所但被強制離開的,可能被評價為強制罪。但我國大陸地區沒有強制罪罪名,但公民有按照自己的意志移動到法律所允許的任何場所的自由,也具有繼續呆在本來的場所的自由,故在我國大陸刑法中只能以非法拘禁罪進行評價。
               
                又如,他人下班本想溜達回家,結果行為人拿刀窮追不舍,致使他人被迫飛奔回家,可能被評價為脅迫罪或強制罪,但每個人都有權按照自己的意志、以自認為合適的速度進行場所移動的自由,因被追趕而被迫快速移動,也是對場所移動自由的侵害。在我國唯有以非法拘禁罪進行評價。
               
                綜上,我國非法拘禁罪的法益是身體的場所移動自由(簡稱身體移動自由)。具體而言,包括從甲地移動到乙地的自由,從場所外移動到場所內的自由,從場所內移動到場所外的自由,保留在原地、停留在原場所內的自由,以及以多快的速度、以什么方式進行移動場所的自由。
               
                且本罪罪名為“非法拘禁罪”是欠妥的。因為,“非法拘禁他人”只是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的一種例示,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顯然并不限于把人關押在某個狹小的空間,而是包括妨害他人自由進行場所移動的一切行為。因此,刑法第238條的罪名應是“非法剝奪人身自由罪”。
               
                二、致人重傷、致人死亡的認定
               
                主要問題在于,被拘禁人自傷、自殘導致傷亡的,被拘禁人逃跑導致死亡(如跳樓逃跑時被摔死),能否認定為非法拘禁致人重傷、死亡?
               
                國外刑法理論與判例認為,死傷結果必須緣于(1)非法拘禁的事實以及(2)非法拘禁手段本身。例如,將被害人裝在汽車后備箱里因發生汽車追尾事故而死亡,被拘禁中的被害人因為恐懼而從窗戶跳下摔死等,判例都認定為非法拘禁致傷、致死。
               
                從我國實務判例看(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區人民法院(2000)西刑初字第191號刑事判決書,四川省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2000)廣刑終字第127號刑事裁定書,河南省唐河縣人民法院(2000)唐刑初字第070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哈密地區中級人民法院“馮永忠過失致人重傷案”刑事判決書,),對于被告人逃脫拘禁狀態導致死亡的,通常沒有認定為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但在拘禁過程中導致被害人死亡的,認為構成非法拘禁致人死亡。
               
                筆者認為,只要不是明顯屬于被害人自傷、自殺行為導致死傷結果,而是在拘禁過程中導致死亡(拘禁行為之外使用暴力致人傷殘、死亡的,另當別論),包括拘禁手段本身致人死亡以及被拘禁者為逃脫拘禁狀態而逃跑致死,均應認定為非法拘禁致人死亡。因為,行為人對于這種死亡結果完全不難預見,而且死傷結果也可謂拘禁行為本身所具有的危險的現實化。實踐中,對非法拘禁致人重傷、死亡掌握過嚴,不利于保護法益,應予糾正。
               
                三、“使用暴力致人傷殘、死亡”規定的適用
               
                對第238條第2款后段規定,有兩種代表性觀點,一種可謂注意規定說:“在對傷殘或者死亡結果具有故意時,轉化為故意傷害罪或者故意殺人罪。”。另一種觀點可謂法律擬制說:“將不具有傷害與殺人故意但客觀上致人傷殘、死亡的行為擬制為故意傷害罪與故意殺人罪。”
               
                筆者原則贊成法律擬制說,但同時認為該規定也具有注意規定的一面。
               
                非法拘禁行為之外另外使用暴力即便行為人對死傷結果僅具有過失,其法益侵害性也與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相當,有進行法律擬制的實質基礎。
               
                之所以說該規定還具有注意規定的一面,是因為非法拘禁之外使用暴力致人傷害、死亡的,原本就應在非法拘禁罪之外另定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并進行數罪并罰。但上述法律擬制說認為,非法拘禁行為之外故意殺人的,以非法拘禁罪與故意殺人罪數罪并罰,沒有殺人故意的,根據第238條第2款后段的規定,僅認定為故意殺人罪一罪。
               
                筆者認為,第238條第2款后段的規定跟罪數的處理沒有關系,因為既然使用的是超出拘禁行為所需范圍的暴力,說明行為人是在拘禁行為之外實施了新的行為,在侵害被拘禁人身體的場所移動自由權之外,又侵害了有別于移動自由權的生命、健康法益,因此,拘禁行為之外又使用暴力致人傷殘、死亡的,完全符合非法拘禁罪和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擬制的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的構成要件,為有效保護法益,理應數罪并罰。(這里所謂的擬制,是把非法拘禁行為之外使用暴力過失導致傷害的,擬制為故意傷害,過失導致死亡的,擬制為故意殺人。)
               
                四、索債型非法拘禁罪條款的適用
               
                當行為人與被扣押、拘禁人之間存在合法的債權、債務關系,扣押、拘禁債務人并索要相當于債務數額(可以包括必要的追討費用)的財物時,由于沒有侵害被害人的財產權,所以不成立搶劫罪,但采用的手段本身侵害了債務人的人身自由,符合了非法拘禁罪的構成要件。
               
                當債權人扣押、拘禁的不是債務人本人(包括共同債務人),而是第三人(如債務人的近親屬),則非法扣押、拘禁行為不僅侵害了被扣押、拘禁人的人身自由,還侵害了其財產權,若是直接向被扣押、拘禁人本身索要財物,沒有侵害第三人的自決權,構成搶劫罪;若向第三人索要財物(包括債務人),由于侵害了第三人的自決權,構成的是綁架罪。
               
                質言之,考慮到債權人非法討債行為具有某種自救行為的性質,期待可能性較低。但行為一旦超出了非法拘禁罪范圍,符合了搶劫罪、綁架罪構成要件的,理所應當以相關犯罪定罪處罰。如①即便存在合法的債務,雇傭他人幫忙討債的,由于期待可能性并不低,無論雇傭者還是受雇者,違法性與有責性均達到了值得評價為搶劫罪(指向本人索取財物)和綁架罪(指向第三人勒索財物),應以搶劫罪或者綁架罪論處。②誤認為委托人與他人存在債權債務關系,而幫忙討債的,由于違法性和有責性并不低,應當評價為搶劫罪或綁架罪。

              【作者簡介】
              陳洪兵,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東南大學刑事法研究所所長,東南大學法學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