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販賣毒品罪有效辯護:對毒品犯罪案件中“賣線”行為之實務探討
        2021/7/20 11:07:38  點擊率[1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分則
          【出處】知乎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販賣毒品罪;幫助犯;共同犯罪;賣線;刑事辯護;專業律師
          【全文】

            北京一同行寫了一篇文章,對毒品犯罪案件中“賣線”行為該如何量刑進行了論述。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探討的價值,故在此作些交流,談談我的看法觀點。
           
            張某是A市的毒品大經銷商,張某從云南黃某處購得毒品后,再將毒品轉手倒賣給周某,周某再利用銷售網絡,出售給其余的小毒販子。某天,張某說自己有老婆孩子、年邁的父母需要照顧,想要留條活路給自己,打算要金盆洗手了。對于張某要退出江湖,周某著急了,張某一直是自己的上家,現在張某退出了,自己就沒有貨源渠道了。周某幾經周折,設宴懇請周某把貨源線索賣給自己,并以50萬作為“賣線”的報酬。
           
            張某經過再三考慮,答應了周某的請求,帶著周某一同來到云南,與上家黃某見面,這樣就算架設好了黃某與周某之間毒品買賣的橋梁。事后,周某直接從黃某處分批購買了幾次冰毒,涉毒數量有50公斤之多。
           
            警方獲知線索后,在A市把張某與周某抓獲了,而云南的黃某逃匿,尚未歸案。法院認為周某出售50公斤冰毒,判處其死刑立即執行。對于張某,法院認為盡管認定張某此前具有販毒行為證據不足,事實不清。但基于張某將貨源線索賣給黃某,張某與周某屬于共同犯罪,因此也判了張某死刑立即執行。
           
            我們可以看到,張某是明知周某將要購買大額毒品用于出售的,其答應周某的要求,把上家黃某介紹給周某認識,站在刑事辯護的立場,我們能否對周某的“賣線”行為作無罪辯護。如果不能,又該對張某進行合理量刑?
           
            首先,張某是否應被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張某的保命概率應當是比較大的。主要有以下幾點理由。一是根據法律規定,在共同犯罪中,一般不宜對共同犯罪人均判處死刑,對從犯或者是次要主犯可以不予判處死刑。二是在共同犯罪中,司法機關要準確區分主從犯,對從犯,不宜判處死立刑。三是在一起涉毒案件中,存在部分共同犯罪人在逃,尚未到案。根據常規情形,在案被告人的罪行還不足以判處死刑,或者說共同犯罪人歸案后,全案也就只適宜判處一人死刑的,法院不能因為共同犯罪人未到案而對在案被告人適用死立刑。四是同案人在逃,為了更好地打擊犯罪,等待將同案人抓獲后,能夠偵破案件,一般不將被追訴人判處死刑。
           
            在此案中,張某在整個案件中起居中介紹作用,且根據張某與周、黃二人之間的親密關系,張某與周某應當是構成共同犯罪,并且張某屬于幫助犯,系從犯,在責任上應當低于周某。另外,此案中責任更重的上家黃某尚未歸案。依據上述法律規定及根據死刑適用的刑事政策,張某應當是罪不至死。
           
            考慮完是否適用死刑的問題后,我們繼續深入探討,談談張某的具體量刑。那么張某是對周某的第一起販毒行為負責呢?還是對第二起,還是對第三起?假如周某從黃某處購毒N次,出售毒品了N次,那么張某也要一并對之負責嗎?
           
            也許有人會提出質疑,稱周某事后第一次從黃某處就購買了10公斤冰毒,那么不論周某往后再販賣多少公斤冰毒,單憑第一起販毒事實就足以判處死刑,所以繼續討論周某事后再有幾起販毒事實及數量幾何,實則對張某量刑影響不大。
           
            對此,我們不妨對條件作些更改,假定張某事后第一次向黃某購買了幾克冰毒,第二次購買了60克冰毒,第三次購買了1公斤,第四次購買了5公斤冰毒。那么現在來討論張某對周某的第幾次販毒承擔責任就有顯著意義了。有人認為僅對第一起,有人認為僅對前兩起,有人認為應當對所有的販毒事實都要承擔責任。
           
            即使張某實施了“賣線”行為,但假如張某僅與周某共同承擔事后的第一起販毒事實的刑責,那么冰毒數量僅有幾克,張某的刑罰應在3年以下;假如張某要與周某共同承擔事后的二起販毒責任,那么張某就有可能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及以下刑罰;假如張某要與周某承擔事后所有的販毒責任,那么張某就要考慮如何保命了。
           
            根據常理,張某不是直接把毒品加價后倒賣給周某,其僅通過“賣線”,幫助周某重新接上貨源。即使可以認為張某系明知周某向黃某購買的毒品是用于出售的,但張某卻不知曉周某要向黃某購買多少公斤毒品,對購買幾次毒品,毒品的價格、交易時間、交易地點、交易方式等細節是不明知的。更何況,張某也未直接參與到之后周某向黃某購毒的犯罪行為中。那么,現在要讓張某對周某的幾起販毒事實承擔責任是否有違常理?
           
            要解決這個疑問,我們需回歸到共同犯罪理論。辦案人員認為張某要與周某共同承擔50公斤的販毒責任,實則肯定了張某與周某在往后的販毒上成立共同犯罪,而成立共同犯罪的條件之一就是二人必須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即二人要有犯意聯絡。在此案中,張某僅將貨源線索賣給周某的主觀故意,僅有幫助周某接通上家的故意,但卻無與周某事后一起販毒牟利的主觀故意,且張某“賣線”后便直接退出毒品江湖,未曾與周某討論毒品買賣的事情,根本不知曉周某與黃某二人的交易,也未從黃某、周某的交易中獲利,由此似乎很難認定雙方構成共同犯罪,故理應對張某作無罪處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單憑張某實施的“賣線”行為,是否就肯定了張某具有幫助周某實施販毒行為之概括的故意。由此,即能推斷雙方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即能認定雙方構成共同犯罪,張某要對這50公斤冰毒承擔責任。
           
            有人又提出即使認定張某與周某成立共同犯罪,張某系幫助犯,但也只能認定其具有幫助周某首先向黃某購毒的主觀故意,故張某僅對周某首起販毒事實承擔共犯的責任,往后的第二、三、四次的均不用承擔責任。
           
            筆者認為,除此之外,還有一條路徑是值得思索的。假定確實要認定張某與周某構成共同犯罪,要認定張某就是幫助犯,那么在判斷張某的量刑上,是否可以適用販賣毒品罪的最低一檔法定刑,然后再適用刑法總則關于未遂的規定。之所以會萌生這樣的想法,主要原因在于既然張某是明知周某“賣線”后是要購買毒品,然后用于出售,那么即能說明張某還是具有幫助周某販毒之主觀故意,此時若不將張某予以刑事處罰的做法,是不符合當前嚴厲打擊毒品犯罪刑事政策的要求,但我們又總會認為張某根本不知曉周某往后需要購買多少毒品,將要出售多少毒品的,如果將周某出售的所有毒品都納入張某的刑罰考慮范圍中未免有所不妥,判處張某的刑罰太重。對此,在張某具有幫助故意,但對往后的販毒數量、次數不知曉,對周某販毒無共犯之故意的情形下,我們是否可以適用販賣毒品罪最低一檔法定刑量刑幅度,然后再適用刑法總則關于未遂的規定,即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罰。
           
            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對“賣線”行為該如何處罰還是一個新課題,仍需繼續深入探討、交流。

          【作者簡介】

          何國銘律師系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系金牙毒辯律師團主要成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