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最新集資詐騙罪改判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裁判要旨及辯護要點統計大全
        2021/8/12 10:06:54  點擊率[154]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事訴訟法
          【出處】詐騙犯罪與經濟犯罪大要案辯護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集資詐騙罪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雖然都在主觀故意下實施非法集資行為,擾亂金融秩序。但二者仍存在以下三點不同:①犯罪目的不同。前者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后者一般以營利為目的,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②行為方式與對象不同。前者表現為使用詐騙手段非法集資,非法集資的對象可能是社會公眾,也可能是特定群眾或特定的少數人;后者則沒有使用詐騙手段,吸收存款的對象是社會公眾。③犯罪客體不同。前者是復雜客體,即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和公私財產所有權;后者是單一客體,即國家金融管理秩序。
          【中文關鍵字】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集資;集資詐騙;輕罪辯護
          【全文】

            第一部分:前言
           
            集資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行為。客觀方面表現為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的行為。其中詐騙方法是指編造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非法集資則是指行為人違反國家規定,未經批準,通過任何渠道或以任何手段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的行為。同時要求行為人主觀上表現為故意,并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刑法》第192條規定,犯本罪的,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是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行為。客觀方面表現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眾存款的行為,指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在社會上吸收不特定的眾多人的資金的行為。需要符合下列四大特征:①違法性,即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②公開性,即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③利誘性,即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④社會性,即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未向社會公開宣傳,在親友或者單位內部針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的,不屬于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同時要求行為人主觀上表現為故意。《刑法》第176條規定,犯本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有前兩款行為,在提起公訴前積極退贓退賠,減少損害結果發生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集資詐騙罪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雖然都在主觀故意下實施非法集資行為,擾亂金融秩序。但二者仍存在以下三點不同:①犯罪目的不同。前者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后者一般以營利為目的,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②行為方式與對象不同。前者表現為使用詐騙手段非法集資,非法集資的對象可能是社會公眾,也可能是特定群眾或特定的少數人;后者則沒有使用詐騙手段,吸收存款的對象是社會公眾。③犯罪客體不同。前者是復雜客體,即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和公私財產所有權;后者是單一客體,即國家金融管理秩序。
           
            集資詐騙罪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犯罪構成要件不同導致兩罪定罪量刑的標準不同,對應的刑罰不同。前者以個人集資詐騙數額在10萬元以上、單位集資詐騙數額在50萬元以上的認定為犯罪,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以個人集資詐騙數額在30萬元以上、單位集資詐騙數額在150萬元以上的認定為數額巨大,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后者以個人非法或變相吸存數額在2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或變相吸存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認定為犯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以個人非法或變相吸存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或變相吸存數額在500萬元以上的認定為數額巨大,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在涉案金額、涉案人數或造成的經濟損失相同的情況下,犯前罪受到的刑罰比犯后罪更重。同時非法或變相吸存,主要用于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能夠及時清退所吸收資金,可以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的,不作為犯罪處理。
           
            由此可見,在非法集資類犯罪中,將公訴機關指控為集資詐騙罪的行為往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方向進行輕罪辯護無疑具有極大的實務意義,為此,筆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通過關鍵詞檢索瀏覽2019年到2021年判決的583個非法集資相關判決,從中篩選出24個由集資詐騙罪改判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輕罪案例,歸納總結出以下三大類輕罪辯護要點,以指導刑事辯護工作中的輕罪辯護實務方向。
           
            第二部分:目錄
           
            一、主觀方面不符合集資詐騙罪構成要件
           
            (一)非法占有目的的認定問題。非法占有目的屬于行為人的主觀心理狀態,一般需要根據案件客觀情況認定。對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而非法集資,或者在非法集資過程中產生了非法占有他人資金的故意,才構成集資詐騙罪。
           
            根據2011年1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條規定,非法集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
           
            ①集資后不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明顯不成比例,致使集資款不能返還的;
           
            ②肆意揮霍集資款,致使集資款不能返還的;
           
            ③攜帶集資款逃匿的;
           
            ④將集資款用于違法犯罪活動的;
           
            ⑤抽逃、轉移資金、隱匿財產,逃避返還資金的;
           
            ⑥隱匿、銷毀賬目,或者搞假破產、假倒閉,逃避返還資金的;
           
            ⑦拒不交代資金去向,逃避返還資金的;
           
            ⑧其他可以認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其他可以認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形具體分析。
           
            因此,證明行為人不存在集資詐騙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應當區分情形進行具體認定。行為人部分非法集資行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對該部分非法集資行為所涉集資款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處罰;非法集資共同犯罪中部分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他行為人沒有非法占有集資款的共同故意和行為的,對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行為人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處罰。主要存在以下6點證明行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1、集資后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并未明顯不成比例
           
            2、不存在肆意揮霍集資款的行為
           
            3、不存在抽逃、轉移資金、隱匿財產,逃避返還資金的行為
           
            4、不存在拒不交代資金去向,逃避返還資金的行為
           
            5、存在償還到期本金和利息的行為
           
            6、未實際掌控或支配、使用吸納的資金
           
            (二)主觀故意的認定問題。認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故意,應當依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任職情況、職業經歷、專業背景、培訓經歷、本人因同類行為受到行政處罰或者刑事追究情況以及吸收資金方式、宣傳推廣、合同資料、業務流程等證據,結合其供述,進行綜合分析判斷。
           
            二、客觀方面不符合集資詐騙罪構成要件
           
            集資詐騙罪客觀構成要素上表現為實施了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的行為。即行為人通過編造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違反國家規定,未經批準,通過任何渠道或以任何手段欺騙社會公眾,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的行為。
           
            三、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證明主觀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需要重點收集、運用以下客觀證據:(1)與實施集資詐騙整體行為模式相關的證據:投資合同、宣傳資料、培訓內容等;(2)與資金使用相關的證據:資金往來記錄、會計賬簿和會計憑證、資金使用成本(包括利息和傭金等)、資金決策使用過程、資金主要用途、財產轉移情況等;(3)與歸還能力相關的證據:吸收資金所投資項目內容、投資實際經營情況、盈利能力、歸還本息資金的主要來源、負債情況、是否存在虛構業績等虛假宣傳行為等;(4)其他涉及欺詐等方面的證據:虛構融資項目進行宣傳、隱瞞資金實際用途、隱匿銷毀賬簿;等等。司法會計鑒定機構對相關數據進行鑒定時,辦案部門可以根據查證犯罪事實的需要提出重點鑒定的項目,保證司法會計鑒定意見與待證的構成要件事實之間的關聯性。主要存在以下2方面判決行為人犯集資詐騙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一)證明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二)證明行為人實施了詐騙行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第三部分:正文
           
            一、主觀方面不符合集資詐騙罪構成要件
           
            (一)行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1、集資后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并未明顯不成比例
           
            輕罪案例①:吳某榮二審判決書【案號:(2017)閩刑終284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將資金主要用于生產經營行為,無證據證明行為人將所借的資金用于個人揮霍,或是從事非法活動,或是任意處置借款,無法認定行為人籌款當時處于嚴重資不抵債的狀態,故不能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上訴人吳某榮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數額巨大,并造成被害人經濟損失。應依法懲處。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審判程序合法。對責令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的判決正確,但對上訴人吳某榮定罪量刑錯誤,依法予以糾正。
           
            輕罪案例②:吳某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審刑事判決書【(2019)京0108刑初819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將所吸存款部分用于投資活動,其他資金實際使用情況因證據原因仍未完全查清。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無法認定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進行集資詐騙的客觀行為。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吳某軍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應予懲處。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吳某軍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指控被告人吳某軍犯集資詐騙罪的證據不足,本院不予認定。本院認為,首先,根據吳某軍、倪某的供述,在中通弘源項目出現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喬某找范某1借錢,本意是想由范某1接手中通弘源項目的資金窟窿,并做了有抵押擔保的借款;其次,朝陽區法院在審理張某等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中,也發現張某等人有使用奧特萊斯項目吸存的款項,該案對被告人的行為均認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性質;最后,被告人雖然使用了不同的項目內容進行融資,但被告人倪某、吳某軍均供述款項實際用于中歐綠色項目,從轉賬記錄可見,吳某軍賬戶內部分錢款確實匯給了李某2,而其他資金實際使用情況因證據原因仍未完全查清。綜上,在第一項、第三項事實仍未核實清楚,及從賬戶資金流水無法證明倪某、吳某軍有揮霍使用融資款的情況下,無法認定被告人倪某、吳某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進行集資詐騙的客觀行為。
           
            輕罪案例③:王某辰集資詐騙二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7)冀刑終15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實施了約定的合法投資行為,不存在詐騙,吸收的資金能夠規范管理、如實記賬,現有證據不顯示其有隨意處分錢款、轉移和隱匿資產的行為,不能證實行為人以非法占用為目的實施集資詐騙。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上訴人王**辰以其成立的大豐合作社名義,未經國家金融主管部門批準,通過入村招募代辦員、發放宣傳單等方式向社會公開宣傳,以給付高于銀行同期利率、給予物質獎勵、享受農資補貼等作為誘餌,向社會不特定人群公開吸收存款,其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案發后,王**辰有自首情節,對其量刑應從輕處罰。原判決認定王**辰對非法集資的資金具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依法改判。對王**辰的上訴理由、辯護人意見及檢察機關出庭意見部分予以采納。
           
            輕罪案例④:徐某貴、封某楠集資詐騙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20)冀0227刑初13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集資后將資金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證據不足以認定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徐某貴、封某楠、牛群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規,擾亂金融秩序,向社會公眾變相吸收存款,且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事實成立。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構成集資詐騙罪,經查,被告人未經有關部門批準,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向社會公眾公開宣傳,承諾在一定期限獲得高額回報,以商品回購、寄存、代售等方式吸收資金,被告人雖在2019年2月2日因經營不善,無力及時兌現承諾而關門撤店,不足以認定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行為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構成要件,應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訴訟代表人要求被告人徐某貴、封某楠、牛群退還被害人合理損失的請求,應予支持。被告人牛群在案發后提供徐某貴、封某楠的藏匿地點并協助公安機關將被告人徐某貴、封某楠抓獲歸案,具有立功表現,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徐某貴、封某楠、牛群家屬退還被害人部分損失,取得被害人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的違法所得應予追繳,并責令退還被害人。被告人及辯護人關于被告人不構成集資詐騙罪應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告人退還集資參與人部分集資款取得諒解可以從輕處罰的意見,予以采納。
           
            輕罪案例⑤:張某福詐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20)浙1081刑初926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籌得資金與其生產經營活動所需資金的比例并沒有明顯不成比例,現有證據無法認定張某福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張某福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向社會公眾吸收資金,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2、不存在肆意揮霍集資款的行為
           
            輕罪案例①:宋某平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蘇1324刑初623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行為人存在肆意揮霍借款等行為,指控行為人借款時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裁判理由:被告人宋**平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納。關于被告人宋**平及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宋**平向劉某甲、韓某、陸某、許某甲、劉某乙等五人借款,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觀上沒有肆意揮霍借款的行為,故不構成集資詐騙犯罪,應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定罪處罰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宋**平供述其向劉某甲、韓某、陸某、許某甲、劉某乙等五人借款均系給其丈夫黃某用于投資賺錢,并不知曉錢款的具體用途,黃某陳述其告知被告人宋**平錢款用于投資賺錢,現有證據亦不能證明被告人宋**平存在肆意揮霍借款等行為,故根據現有證據,指控被告人宋**平向上述人員借款時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院不予認定。被告人宋**平以高額利息為誘餌,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劉某甲、韓某、陸某、許某甲、劉某乙等五人非法吸收存款,其行為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構成要件,應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定罪處罰。故對該辯解及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宋**平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辯護人就該從輕量刑情節提出對被告人宋**平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宋**平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未退還的部分,責令退還集資參與人。
           
            3、不存在抽逃、轉移資金、隱匿財產,逃避返還資金的行為
           
            輕罪案例①:馬某波詐騙、偽造、變造、買賣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合同詐騙、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20)浙1081刑初308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行為人將吸收的款項用于支付生產經營活動費用,沒有逃匿,沒有抽逃、揮霍資金。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馬某波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偽造國家機關證件,情節嚴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分別構成詐騙罪、偽造國家機關證件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詐騙罪、偽造國家機關證件罪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指控合同詐騙罪、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不當,本院予以糾正。被告人馬某波一人犯數罪,依法實行數罪并罰。被告人馬某波歸案后如實供述其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犯罪事實,當庭自愿認罪,就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可依法從輕處罰。
           
            4、不存在拒不交代資金去向,逃避返還資金的行為
           
            輕罪案例①:莊某忠集資詐騙二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20)粵刑終839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不存在集資后不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明顯不成比例的情形,行為人不存在拒不交代涉案資金去向行為,認定非法占有集資款目的證據不足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上訴人莊某忠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原審判決認定的主要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審判程序合法,但定罪不準確,導致量刑不當,本院予以糾正。莊某忠的上訴理由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成立,不予采納。
           
            輕罪案例②:鄧某偉、茍某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8)川0104刑初905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現有證據只能證實行為人有虛構資金用途的行為,資金去向比較清楚,不存在拒不交代上述資金的去向,逃避返還資金的行為,不能證實其對所吸資金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鄧某偉、茍某農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以高息回報為誘餌,非法吸收公眾資金,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起訴指控二被告人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基本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本院根據在案投資人的報案材料、合同、收據、轉款憑證以及鑒定意見、相關銀行賬戶明細等,綜合認定二被告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數額。
           
            關于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鄧某偉在某某河項目的非法集資中構成集資詐騙罪,本院認為,區分集資詐騙罪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主要的區別在于,被告人對涉案的資金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本案中,1.公訴機關指控鄧某偉“拒不交代上述資金的去向,逃避返還資金”,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辯護人提供的證據和銀行交易明細等,證實某某管業、某某河不是生產企業,沒有具體的生產項目,僅控股其他企業。集資款匯到某科投的資金池后,通過公司掌控的單位或個人賬戶,用于償還某科投之前代償控股企業的欠債以及償還某科投關聯公司的銀行貸款、個人借款利息等,資金去向比較清楚。2.某科投對部分企業進行代償,有較多的應收賬款,只因其他客觀原因尚未收回,并非是在嚴重資不抵債的情況下單純吸款還債。3.某某管業、某某河控股的兩個企業,案發時均在正常生產經營。綜上,本院認為,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只能證實被告人鄧某偉有虛構資金用途的客觀行為,不能證實其對所吸資金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故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鄧某偉犯集資詐騙罪的意見不予支持,但在量刑時對被告人虛構用途吸收資金的情節予以考慮。
           
            5、存在償還到期本金和利息的行為
           
            輕罪案例①:宋某飛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8)豫1402刑初92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將部分資金用于兌付部分到期理財戶的本金與利息,沒有揮霍與浪費,不存在非法占有資金行為。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宋某飛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資金,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但對犯集資詐騙罪的指控,經查,借款人李某12、高某、馮某等人用自己的房屋做抵押,向H公司擔保借款,沒有如數收到H公司預借的款項,因為個別借款人事先違約,所提供擔保物存在重復抵押,不能辦理他項權證,再者2014年6月份前后,商丘擔保行業出現理財戶資金擠兌現象,H公司在沒有征得借款人同意的情況下,把沒有完全交付借款人的部分資金用于兌付部分到期理財戶的本金與利息,沒有揮霍與浪費,不具有刑法意義的非法占有,其指控觀點不予支持。案發后,宋某飛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案發后,被告人宋某飛積極配合資產兌付,且已兌付部分集資參與人資產,剩余部分集資參與人的資產有可能兌付和返還,后果不嚴重,可以依法從輕處罰,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無重大不良社會影響,可以依法宣告緩刑。被告人宋某飛及其辯護人提出公訴機關指控宋某飛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數額有異議,除一對一的業務和已兌付的理財戶外,實際未兌付僅28000萬元;馮某等人的借款沒有完全給他們是有約定和原因的,宋某飛沒有主觀非法占有的目的和行為,沒有攜款潛逃,沒有揮霍浪費,不構成集資詐騙罪;宋某飛主動投案,系自首,積極配合處置組退賠集資參與人的經濟損失,請求從輕判處緩刑的辯解辯護意見。經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事實和鑒定意見認定犯罪數額,與宋某飛及其辯護人提出28000萬元的犯罪數額不符,其辯解辯護意見不予支持。其他辯解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一致,本院予以采納。
           
            輕罪案例②:張某榮、張某維、熊某菊等集資詐騙罪二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8)川刑終544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現有證據不能證實二行為人作為涉案公司股東或法定代表人實際上參與了涉案公司經營管理且明知公司的具體經營情況和經營行為,也不能證實二行為人知道公司實際管理人虛構項目、私刻他人公司印章等欺騙和隱瞞集資參與人的行為,且二行為人存在還本付息工作,不具有與非法占有集資款的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張某榮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集資詐騙罪。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張某維、熊某菊、干某元、嚴某冬、王某、唐某志、魏某及原審被告人張某英、劉某梅、文某、何某婷、楊某、李某香明知張某榮向不特定多數人非法集資,而積極參與或提供幫助,擾亂金融秩序,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數額巨大。在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共同犯罪中,張某維、熊某菊、干某元、嚴某冬、王某、唐某志、魏某、張某英、劉某梅、文某、何某婷、楊某、李某香明知張某榮對外公開向不特定多數人集資,而積極參與或提供幫助,均起次要或輔助作用,系從犯,依法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張某維、干某元、熊某菊被抓獲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主要犯罪行為,系坦白,依法可以從輕處罰。綜合張某維、熊某菊、干某元、嚴某冬、王某、唐某志、魏某、張某英、劉某梅、文某、何某婷、楊某、李某香的犯罪事實和情節,決定對張某維、熊某菊、干某元、嚴某冬、王某、唐某志、魏某從輕處罰,對張某英、劉某梅、文某、何某婷、楊某、李某香免除處罰。原判認定熊某菊、張某維具有集資詐騙的主觀目的不正確,以集資詐騙罪對熊某菊、張某維定罪量刑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6、未實際掌控或支配、使用吸納的資金
           
            輕罪案例①:夏某強、夏某栩集資詐騙、危險駕駛、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再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豫刑再2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現有證據無法證實行為人支配集資款項,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上訴人夏某栩、原審被告人馮全明擾亂金融管理秩序,參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夏某栩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其行為構成危險駕駛罪。夏某栩一人犯數罪,應依法數罪并罰。夏某強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夏某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原判認定事實清楚,審判程序合法,但根據上訴人夏某強、夏某栩的犯罪事實、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原判對上訴人夏某強量刑不當,對上訴人夏某栩定罪不準確,應予改判。
           
            輕罪案例②:韋某文集資詐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桂01刑初97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沒有實際取得集資款的控制權、使用權。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韋某文違反國家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在共同犯罪中,韋某文積極參與實施犯罪,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韋某文歸案后如實供述了其罪行,可以從輕處罰。
           
            輕罪案例③:曹某偉非法吸收公眾罪-判決書【案號:(2019)桂01刑初63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沒有獲取到集資款的控制權、使用權。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曹某偉違反國家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在共同犯罪中,曹某偉積極參與實施犯罪,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
           
            輕罪案例④:薛某君集資詐騙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粵0305刑初1519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不是涉案公司的實際負責人和控制人,未參與非法獲利的犯意提起,主觀上對投資人的款項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薛某君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指控的罪名有誤,本院依法予以變更。共同犯罪中,薛某君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對其減輕處罰;薛某君歸案后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當庭表示認罪,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二)行為人不存在集資詐騙的故意
           
            輕罪案例①:鄭某國、賈某祥集資詐騙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湘0111刑初101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不是投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實際控制人,作為投資公司的管理層人員,主觀上并沒有集資詐騙的犯罪故意。
           
            裁判理由:本院綜合評判如下:二、案發期間,被告人賈某祥系銀某投資公司的業務總監,負責公司業務的開展及員工的業務培訓,被告人申某生系銀某投資公司的財務總監,負責接收公眾投資款等財務工作,二被告人并不是銀某投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不是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系銀某投資公司的管理層人員,主觀上并沒有集資詐騙的犯罪故意,只是在銀某投資公司擾亂金融秩序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共同犯罪中起到次要作用,故二被告人的犯罪行為應當認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系從犯。
           
            輕罪案例②:王某月、陳某某集資詐騙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黔0303刑初346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涉案公司和行為人不具有集資詐騙犯罪故意。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遵義市S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主要經營汽車銷售,該公司參加一點公益平臺,以期獲得激勵款,沒有認真核實一點公益平臺的合法性,幫助一點公益平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巨大,被告人王某月、陳某某作為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均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之規定,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根據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看,王某月、陳某某為參加一點公益平臺的購車人下載APP,注冊賬戶,將非法吸收的全部資金匯入一點公益平臺賬戶,沒有證據證明遵義市S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王某月、陳某某與陳某乙有集資詐騙的共同犯罪故意,亦沒有證據證明遵義市S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王某月、陳某某有非法占有目的的集資詐騙犯罪故意。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不當,本院予以更正。遵義市S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王某月、陳某某在加盟一點公益平臺時沒有認真核實一點公益平臺的合法性,為了獲得激勵款,通過發布廣告及口口相傳等方式,推銷參加一點公益平臺消費返利模式,向社會不特定的群體吸收公眾資金,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對辯護人提出的不構成犯罪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二、不存在編造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進行詐騙的非法集資行為
           
            輕罪案例①:李某集資詐騙罪一案刑事一審判決書【案號:(2020)粵0803刑初427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行為人推銷金融產品的目的是吸收公眾存款,沒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沒有使用詐騙方法。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李某作為湛江市J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以公司的名義利用發放宣傳單、授課等途徑銷售“金微礦天然濃縮液”產品和“夕陽購”項目,引誘被害人購買“金微礦”產品非法集資3061276.6元、投資“夕陽購”項目非法集資670442元,變相非法向社會公眾吸收資金共計人民幣3731718.6元不能返還,數額巨大,其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李某構成集資詐騙罪,罪名不當,本院予以糾正。辯護人關于被告人李某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李某的犯罪金額為3888991.6元,但根據本案現有證據,應認定其在“金微礦”產品上犯罪金額為3061276.6元,在“夕陽購”項目上犯罪金額為670442元,共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人民幣3731718.6元,且應認定被告人李某的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單位犯罪,依法予以懲處。被告人李某在庭審時如實供述所犯罪行,可從輕處罰。被告人李某取得部分被害人的諒解,對其可酌情從輕處罰。
           
            三、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一)證明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輕罪案例①:王某對、付某集資詐騙二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20)粵刑終467、468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案件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行為人對平臺吸納的資金進行掌控或支配、使用,認定其非法占有涉案資金的證據尚不充分。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上訴人王某對、付曉伙同同案人,違反國家規定,以高額回報為誘餌,變相吸收不特定公眾存款,擾亂國家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在共同犯罪中,王某對、付曉起次要、輔助作用,均系從犯,且付曉有自首情節,依法對二人予以從輕處罰。原審判決認定王某對、付曉參與公司非法吸收資金活動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審判程序合法,唯認定罪名有誤導致量刑失當,予以糾正。上訴人王某對、付曉及各辯護人所提意見的合理部分予以采納。
           
            輕罪案例②:鮑某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8)滬0105刑初1037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鮑某松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數額巨大,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鮑某松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罪名成立。結合本案的證據,被告人鮑某松在本案中實施的行為尚不足以證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故本案關于集資詐騙罪的指控不予認定。被告人鮑某松到案后如實供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罪行,依法可從輕處罰。辯護人與此相關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
           
            輕罪案例③:司某華、劉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豫0882刑初142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證據不足以證明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一)關于本案的定性問題。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司某華犯集資詐騙罪,而集資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的規定,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集資后不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明顯不成比例,致使集資款不能返還的;肆意揮霍集資款,致使集資款不能返還的;攜帶集資款逃匿的;將集資款用于違法犯罪活動的;抽逃、轉移資金、隱匿財產,逃避返還資金的;隱匿、銷毀賬目,或者搞假破產、假倒閉,逃避返還資金的;拒不交代資金去向,逃避返還資金的;其他可以認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本案中,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為濟源明興司法會計鑒定(2016)鑒字第007號司法鑒定意見書中載明帳目中被告人司某華名下的款項,并無其他證據證明被告人司某華的行為行為符合上述情形,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人司某華主觀上具有非法占為己有的故意。綜上,司某華、劉某的行為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犯罪構成要件,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司某華、劉某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予以確認,被告人司某華、劉某應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但指控司某華犯集資詐騙罪,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輕罪案例④:陳某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20)蘇1324刑初79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指控被告人借款時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陳某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納。關于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陳某華于2013年3月至5月期間向江某甲、孫某、仲某、高某乙、劉某集資詐騙427萬元,經查,根據現有證據,指控被告人陳某華向上述人員借款時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院不予認定。被告人陳某華以高額利息為誘餌,向社會不特定對象江某甲、孫某、仲某、高某乙、劉某等人非法吸收存款,其行為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構成要件,應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定罪處罰。故對該指控,本院不予采納。被告人陳某華及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陳某華不構成集資詐騙罪的辯解及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陳某華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陳某華已將尚未退還的資金化解,酌情可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陳某華非法吸收存款未退還的部分,責令退還非法集資參與人。
           
            輕罪案例⑤:楊某、程某、公某德等集資詐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閩0603刑初195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無直接證據證明行為人和涉案公司有合謀以非法占有集資款為目的的共同故意的,且集資款仍有部分去向未查清,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法律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情形。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程某、公某德、范某輝、吳某華、楊某、彭某發、黎某苗或為謀取非法利益或為獲取資金,違反國家金融管理規定,變相吸收公眾存款,被告人程某、公某德非法吸收資金數額為人民幣2579000元,造成經濟損失為人民幣2337450元。均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依法應予追究刑事責任,其中被告人程某、公某德、吳某華、范某輝、楊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給存款人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均在人民幣50萬元以上,屬于數額巨大。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范某輝、吳某華、楊某、彭某發、黎某苗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但指控程某、公某德的罪名不當,且部分被告人的犯罪數額有誤,應予糾正。責令被告人退賠被害人的經濟損失(以利息、優惠返現、介紹費支付的款項應予折抵,具體數額詳見附表);扣繳的電腦主機、筆記本電腦等財物應予沒收。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程某、公某德、吳某華、范某輝、楊某、彭某發、黎某苗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均應當按照各自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公某德、吳某華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是自首,對被告人公某德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對被告人吳某華依法可以減輕處罰,被告人程某、范某輝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部分犯罪事實,依法均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公某德、吳某華、范某輝、楊某、彭某發、黎某苗繳交部分款項,其中被告人范某輝取得被害人諒解,均酌情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程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程某系從犯、本案系單位犯罪等訴辯意見不當,不予采納;提出被告人程某不構成集資詐騙罪的訴辯意見得當,予以采納。被告人公某德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公某德不構成集資詐騙罪、具有自首情節、退繳部分款項并請求從輕處罰的訴辯意見得當,予以采納;所提被告人公某德系從犯的辯護意見不當,不予采納。
           
            (二)證明行為人實施了詐騙行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輕罪案例①:單某、孟某集資詐騙一審刑事判決書【案號:(2019)遼0321刑初64號】
           
            裁判要旨及有效辯點:現有證據不能證實行為人是以非法占有的目的和以欺詐的方式吸收公眾存款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單某違反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向社會公眾吸收資金,數額巨大,被告人孟某違反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向社會公眾吸收資金,數額較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應依法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部分罪名成立。關于銷售海洋濃縮液一節,經查,被告人單某、孟某以承諾返利的方式向公眾吸收資金,現有證據不能證實其二人是以非法占有的目的和以欺詐的方式吸收公眾存款,故其二人的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鑒于案發后被告人孟某的親屬已返還部分非法所得,且取得集資參與人的諒解,可酌情對被告人孟某從輕處罰。鑒于部分集資款已返還集資參與人,可酌情對被告人單某從輕處罰。鑒于被告人單某、孟某案后自動投案,且能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相關法律條文: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在提起公訴前積極退贓退賠,減少損害結果發生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0]18號,自2011年1月4日起施行),為依法懲治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活動,根據刑法有關規定,現就審理此類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向社會公眾(包括單位和個人)吸收資金的行為,同時具備下列四個條件的,除刑法另有規定的以外,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 存款”:
           
            (一)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
           
            (二)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
           
            (三)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
           
            (四)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未向社會公開宣傳,在親友或者單位內部針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的,不屬于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
           
            第二條 實施下列行為之一,符合本解釋第一條第一款規定的條件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定罪處罰:
           
            (一)不具有房產銷售的真實內容或者不以房產銷售為主要目的,以返本銷售、售后包租、約定回購、銷售房產份額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二)以轉讓林權并代為管護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三)以代種植(養殖)、租種植(養殖)、聯合種植(養殖)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四)不具有銷售商品、提供服務的真實內容或者不以銷售商品、提供服務為主要目的,商品回購、寄存代售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五)不具有發行股票、債券的真實內容,以虛假轉讓股權、發售虛構債券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六)不具有募集基金的真實內容,以假借境外基金、發售虛構基金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七)不具有銷售保險的真實內容,以假冒保險公司、偽造保險單據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八)以投資入股的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九)以委托理財的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十)利用民間“會”“社”等組織非法吸收資金的;
           
            (十一)其他非法吸收資金的行為。
           
            第三條 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2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
           
            (二)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對象3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對象150人以上的;
           
            (三)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給存款人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1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給存款人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50萬元以上的;
           
            (四)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
           
            (一)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500萬元以上的;
           
            (二)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對象10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對象500人以上的;
           
            (三)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給存款人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5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給存款人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250萬元以上的;
           
            (四)造成特別惡劣社會影響或者其他特別嚴重后果的。
           
            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的數額,以行為人所吸收的資金全額計算。案發前后已歸還的數額,可以作為量刑情節酌情考慮。
           
            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能夠及時清退所吸收資金,可以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的,不作為犯罪處理。
           
            第八條 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違反國家規定,利用廣告為非法集資活動相關的商品或者服務作虛假宣傳,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的規定,以虛假廣告罪定罪處罰:
           
            (一)違法所得數額在10萬元以上的;
           
            (二)造成嚴重危害后果或者惡劣社會影響的;
           
            (三)2年內利用廣告作虛假宣傳,受過行政處罰2次以上的;
           
            (四)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明知他人從事欺詐發行股票、債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擅自發行股票、債券,集資詐騙或者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集資犯罪活動,為其提供廣告等宣傳的,以相關犯罪的共犯論處。
           
            第九條 此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集資詐騙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集資詐騙罪】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0]18號,自2011年1月4日起施行),就審理集資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四條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實施本解釋第二條規定所列行為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的規定,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
           
            (一)集資后不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明顯不成比例,致使集資款不能返還的;
           
            (二)肆意揮霍集資款,致使集資款不能返還的;
           
            (三)攜帶集資款逃匿的;
           
            (四)將集資款用于違法犯罪活動的;
           
            (五)抽逃、轉移資金、隱匿財產,逃避返還資金的;
           
            (六)隱匿、銷毀賬目,或者搞假破產、假倒閉,逃避返還資金的;
           
            (七)拒不交代資金去向,逃避返還資金的;
           
            (八)其他可以認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集資詐騙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應當區分情形進行具體認定。行為人部分非法集資行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對該部分非法集資行為所涉集資款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非法集資共同犯罪中部分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他行為人沒有非法占有集資款的共同故意和行為的,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行為人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
           
            第五條 個人進行集資詐騙,數額在1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數額較大”;數額在3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數額巨大”......
           
            單位進行集資詐騙,數額在5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數額較大”;數額在15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數額巨大”……
           
            集資詐騙的數額以行為人實際騙取的數額計算,案發前已歸還的數額應予扣除。行為人為實施集資詐騙活動而支付的廣告費、中介費、手續費、回扣,或者用于行賄、贈與等費用,不予扣除。行為人為實施集資詐騙活動而支付的利息,除本金未歸還可予折抵本金以外,應當計入詐騙數額。

          【作者簡介】
          肖文彬:詐騙犯罪、經濟犯罪大要案律師、廣強所副主任暨詐騙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承辦過不少中央電視臺報道、公安部、最高檢、最高院督辦或指定管轄的案件);
          陳嬋娟:華僑大學法學院。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