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電信詐騙被害人,能起訴銀行和數字幣交易所嗎?
    2021/8/19 14:13:32  點擊率[311]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金融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肖颯lawyer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電信詐騙;數字幣交易所
      【全文】

        今日文章,分析一個蹊蹺的民事訴訟案件,主要談的問題是:電信詐騙被害人被騙錢后,犯罪嫌疑人將相關贓款轉換為比特幣,并將比特幣存入某數字貨幣交易平臺,該被害人起訴交易平臺的運營公司,判決結果是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僅供參考。(該案案號(2019)內02民終3081號民事判決)
       
        一、基本案情
       
        2014年6月27日11時,肖某在互聯網上通過QQ聊天侵入軟件,冒充原告顧某的女兒與顧某聊天,以其女兒的導師需要兌換英鎊為由,騙取了顧某人民幣424000元。顧某通過某銀行某支行(以下稱“某支行”)辦理了轉賬業務,將424000元匯至該行賬戶中,顧某填寫的收款人名稱為滕某。隨后肖某取出賬戶內錢款在A公司購買一定數量比特幣,并在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科技公司”)運營的比特幣交易平臺上進行了比特幣交易。后顧某發現被騙,向公安機關報案。后顧某以某支行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科技公司未有相關資質且有違規行為故兩被告皆有過錯為由要求某支行與科技公司承擔相應侵權責任。
       
        二、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顧某要求科技公司、某支行對其424000元被騙的財產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依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故作出(2019)內0204民初2132號民事判決,駁回原告顧某的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故作出(2019)內02民終3081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爭議焦點
       
        經過整理,本案爭議焦點如下:1、原告顧某被騙的損失應當通過民事訴訟解決還是通過刑事案件獲得退賠,換言之,本案是否屬于民事案件受案范圍。2、兩被告是否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四、案例分析
       
        (一)本案是否屬于民事案件受案范圍
       
        對于犯罪分子所得財物的程序上的處理,《刑法》和相關司法解釋中一直有明確規定:《刑法》第64條的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中,亦指出“被害人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第175條,原司法解釋第138條),“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的,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被害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第176條,原司法解釋第139條)。此外,在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刑法第六十四條有關問題的批復》中,司法解釋明確表示,在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的前提下,不僅附帶民事訴訟不予受理,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返還被非法占有、處置的財產的,人民法院也不予受理。
       
        綜上所述,對犯罪分子或者刑事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的情況下原則上人民法院是不予受理民事訴訟的。但是應當注意的是,上述條款的適用范圍都是在犯罪分子或者刑事被告人作為民事被告人的情形下,而本案的被告并非犯罪分子,原告的訴求也并非是涉案財物的返還,而是侵權責任之訴。因此,本案并不屬于上述條文所規定的情形,故而屬于民事案件受案范圍。
       
        (二)兩被告是否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本案中,判斷被告是否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的關鍵在于其對顧某的財產損失是否存在過錯以及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
       
        對于某支行的侵權責任,原告認為某支行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未盡到提醒義務,未讓其填寫“防范電信詐騙告知書”,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本案之所以會發生財產損失,歸根結底是因為原告本身被犯罪分子蒙蔽,輕信了犯罪分子身份,即便某支行讓原告填寫“防范電信詐騙告知書”,實際上也不能證明其能夠避免原告受到財產損失。所以兩者之間并無因果關系,法院認定某支行不承擔侵權責任并無疑問。
       
        而對于科技公司的侵權責任,原告認為科技公司沒有依法辦理工商登記、沒有依法取得許可、沒有履行備案義務、沒有履行反洗錢義務,以上違規行為使得犯罪分子利用其平臺順利完成洗錢犯罪,對造成原告損失有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但法院仍然對此采取了否定的態度。
       
        事實上,像科技公司這樣的比特幣交易平臺公司確實存在反洗錢義務,進行相應活動也需要一定的資質。在黑龍江高院的一份判決中(即(2016)黑民終274號民事判決),法院對這樣的反洗錢義務和資質需求予以肯定。該案與本案情形極為相似,不同之處在于,犯罪嫌疑人在騙取財物后并沒有在另一個公司購買比特幣,而是直接通過科技公司的網站交易平臺購買比特幣轉移贓款。
       
        該案中,法院認為,一方面科技公司違反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并沒有取得支付許可證,因而存在資質上的缺陷。另一方面,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發布的《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提供比特幣交易的互聯網站應當“切實履行反洗錢義務,對用戶身份進行識別,要求用戶使用實名注冊,登記姓名、身份證號碼等信息”,同時在發現可疑交易時也應當向有關部門報告,但科技公司卻并未核實行為人身份就為其賬戶充值,同時對其賬戶的異常交易情況視而不見。而一旦科技公司采取了相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便能夠制止犯罪分子轉移贓款,因而其行為與受害人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其自身也存在過錯,所以應當承擔一定責任。
       
        可見,與黑龍江的案件相類似,科技公司在本案中實際上仍然應當承擔一定的反洗錢義務,也需要一定的資質。但是本案與該案的不同之處在于,本案中,犯罪分子騙取的錢財實際上是先進入了A公司,在A公司購買了比特幣后,才將比特幣轉入到科技公司的交易平臺。因此,即便科技公司也有反洗錢的義務,但是實際上承擔交易合法性的審查義務的主體應當是A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科技公司的違規行為與原告的財產損失不存在因果關系,不應當對此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以上是今天的分享,感恩讀者!如有疑問,歡迎公眾號留言討論或直接聯系颯姐團隊。

      【作者簡介】
      肖颯,垂直“科技+金融”的深度法律服務者,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申訴委員、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中國社會科學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特約研究員、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學院兼職導師、金融科技與共享金融100人論壇首批成員、人民創投區塊鏈研究院委員會特聘委員、工信部信息中心《中國區塊鏈產業白皮書》編寫委員會委員。被評為五道口金融學院未央網最佳專欄作者,互金通訊社、巴比特、財新、證券時報、新浪財經、鳳凰財經專欄作家。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