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純粹的惡與重大的惡
            2021/8/26 9:47:48  點擊率[113]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法理學
              【出處】微信公眾號: 懷籀
              【寫作時間】2020年
              【中文關鍵字】公民權利;君權
              【全文】

                在鹿橋的《人子》中,老婆羅門法師需判斷被封為太子的王子是否是國王的適宜人選,按照慣例,他要帶其出去云游六年,云游期間他對王子的教育落腳于“分辨善惡”,所以他在授太子第一課時說:“我教你做太子的第一課是分辨善惡。六年以后,我要教你做太子的最后一課,也還是分辨善惡!”之后老法師便將其祈禱祝福之后的一把長劍賜給王子,鹿橋寫道:“小王子接了劍就正式成為太子了。”
               
                老法師所言“分辨善惡”,實則分成兩步:第一步是“分辨”,即判斷是善還是惡。第二步是“動劍”,根據第一步的判斷殺惡而揚善。第一步是第二步的前提,太子必須在聽到“是善?是惡?”的號令后立馬判斷,判斷出一個善惡才能動劍斬殺,未判斷出善惡,不得殺人。云游途中,老法師要為太子開殺戒時,他說:“若是作這樣決定的時候一旦到來,你要聽我號令。我說‘是善?是惡?’你就要馬上判斷善惡,馬上動劍,你必須記得這相殺的事與平時操練不同,你只有一擊的機會。一擊不中,自己就要被擊!就要喪生!喪生固然可哀,仍然只是一生一死的事。若是判斷錯誤,殺了善,縱了惡,這悔恨是千古的事,幾生幾世都不能平歇!我所以要你先能分辨善惡,再學劍法,就是這個緣故。”
               
                只是,老法師這段告誡中包含一個深刻的、似乎難以彌合的沖突。握劍之人需先分辨善惡,而后運劍殺惡,但“分辨”與“動劍”各自的錯誤意味著獨立并且互不影響的后果,分辨錯誤的后果是殺善縱惡,造成幾世悔恨;而運劍一擊不中,自己就要被擊而喪生。個中暗含著,即便分辨錯誤,只要動劍時一擊即中,依然可以保全性命;同樣,即便未能分辨善惡而錯過動劍時機,只要沒有殺善縱惡,就可避免誤殺造成的悔恨。乍一看,這里的沖突似乎是,究竟保全自己,還是避免錯殺無辜。老法師說,“喪生固然可哀,仍然只是一生一死的事。若是判斷錯誤,殺了善,縱了惡,這悔恨是千古的事,幾生幾世都不能平歇”,意思是,如果兩種選擇都意味著一人生而一人死,那么相比自己被殺,親手殺善是更大的惡,他似乎認為,就算寶劍旁落,也不能殺善縱惡。他把這一告誡作為一種道德命令道出,把它拔至“悔恨千古”這樣的高度,又說它“幾生幾世都不能平歇”,表明一旦作了這種惡,任何行為都無法救贖,可以說,它是萬惡之首。
               
                然而,這個故事之所以并不廉價,是因為上面的話還不是全部道理所在。
               
                老法師其實沒有討論一個前提:握劍本身究竟重不重要。在云游前的儀式上,小王子接了劍正式成為太子。王子握劍不同于老法師握劍,更區別于常人握劍,常人保有劍就是保有其性命,失了劍至多只是丟了性命,而王子握劍成為太子,失了劍,丟掉的就是國家。
               
                在這里,保有生殺之權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因為對于國君,保有權力本身就是一種善,執掌權力,他就在維護一種秩序,秩序即國家的“有政府狀態”,這種“有政府狀態”擔保了國之隸眾的生息。于是,小王子的抉擇變成了,究竟以殺害無辜為代價,保住生殺予奪的資格,還是寧愿失去整個國家而避免錯殺。
               
                為了理解這一抉擇的本質,我們有必要區分兩種類型的惡。
               
                有時候,說一個行為是惡的,意思是這個行為“壞得很徹底”,也就是說,從任何一個角度看,它都不是善的。幾個年輕人出于好玩,偷走失明老人的一塊錢,無論怎么解釋,這個行為都無法在道德上被(哪怕是部分地)證立,所以,人們會說,這個行為沒別的,就是不道德。我稱其為“純粹的惡”,純粹的惡可以是瑣碎的,但一定是高純度的,以至于作惡者找不到借口為自己辯解。
               
                但是,一個行為是惡的也可能不是由于其純粹性,而是因為它攸關重大之事。假設我和五個陌生小孩同時被困在電梯里,電梯失去動力正在急速下墜,現在,只要我用手去接上線路,電梯就會恢復動力,五個小孩就能得救,但我的手會因為觸電而被截肢,而如果任由電梯墜落地面,雖然我很可能得救,但五個小孩均會身亡。在這種情況下,我有理由救這五個小孩,當然,我也有理由保住自己的手,但是,一旦我選擇保護自己而任由小孩死亡,我很可能遭受譴責。這種譴責的依據是,全盤考慮后,我自保的理由被拯救小孩的理由所勝過,在許多人看來,后者更加重大,意味著存在強有力的理由要求我去救這些小孩。人們認為我袖手旁觀是惡的,并不是因為從任何一個角度看,我都應該救這些小孩(從自利的觀點看,我應該保住我的手),而是因為,當我應當按照作為最終輸出的道德結論行事而沒有這樣做時,后果極為嚴重。這類行為可以被稱為“重大的惡”。
               
                在人們長久以來的道德處境中,許多惡重大但不純粹,許多惡純粹但是瑣碎。只不過,這幾乎不會帶來道德難題,因為所有人都會同意,如果做一件事會造成純粹但是瑣碎的惡,不做它則會帶來重大但是不純粹的惡,那么做它就是道德的。
               
                真正困難的抉擇發生在后面這個場景中:兩個選項都意味著重大的惡,但是行為人身份上的差異卻會影響其中一個選項的純粹性。
               
                在老法師交給小王子最后一課時,他一分為二要王子分辨何者善,何者惡,小王子無法辨別,又謹記不可殺善縱惡的教誨,關鍵時刻沒有動劍,最后被老法師奪了劍,劈成兩半。
               
                王子死后肉身不倒,飛升而成佛,老法師見狀跪下祈禱,反復歌誦“善哉人子”四字。可見,本文開頭所引用的老法師那段告誡是在向一個“人子”述說的,它要表達的是,在面臨錯殺和失權的抉擇時,作為一個“人子”,斷不可血刃善者而放縱惡者,這是首要的道德準則,也是“人”這一特殊的境況被下達的絕對命令。所以,在面臨兩種重大的惡時,人子的身份意味著失權的惡變得不那么純粹。
               
                但對于太子,故事又是另一種樣子,馭國者必須要將維持并運行生殺之權這件事情本身視作首要的、不可超然的善。由于權力本身乃至上之準繩,作為“太子”,錯殺的惡便不再純粹,甚至略顯瑣碎。小王子面對生死抉擇沒有運劍,說明他在心底里不接受太子這個身份,太子的義務體系沒有與他自己的義務體系重合。
               
                《人子》的寓言中,比較有嚼勁的一條或許是:在道德兩難中,選擇不只是仰賴行為的性質和后果,還仰賴選擇之人理解自己的方式。
               
                只是,這條寓言依然沒有通透全部道理。
               
                太子死后,鹿橋寫道,“整個臺上、臺下,全體慶祝典禮上的人中,只有老法師自己知道這位才華蓋世的太子,終究是不宜作國王的。老法師教了他六年,最后還是承認教育失敗了”,教育失敗是老法師對太子的蓋棺定論,可當初恰恰是老法師親自囑咐,哪怕失了劍,丟下性命,也不可錯殺無辜,放縱惡仆,如果說教育失敗,那也是老法師親自將太子引向失敗的。老法師為什么要否定自己先前說的話,其中的落差和矛盾作何解?
               
                文中沒有明說答案,但是給出了答案的一些線索。
               
                云游的六年,老法師明面上教導王子的始終是人子之道,但太子之道隱藏在字里行間,躲在他傳授之劍法的肅殺之氣中。可言說的皆是光輝的道德,但那不可言說的,上不了臺面的,卻是馭人者的美德,老法師要讓小王子自己去領會。只是,除了暗示,他也并非只字不透,在旅程行將結束時,兩人要渡河到對岸,老法師似乎是借漁夫之口對王子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因為你,人間已經沒有罪惡了。過了河那邊就是陰間。陰間的事與人間完全相反,你還能分辨善惡嗎?陰間的生就是死,死就是生。善就是惡,惡就是善。”這話讓小王子慌亂,漁夫索性讓船轉了幾圈,停下來后,王子便發現自己再也無法辨認河的兩岸何者是來時之所,何者是所去之處。老法師始終“酣睡”,其用意卻分外醒目,這人間的此岸與這陰間的彼岸無可分辨,這人間善惡與這陰間善惡相互纏繞,大可不必如此認真,大可不必如此糾結。旅程最后以師徒兩人順水漂流回其故國而告結束,但兩人上的那個岸究竟是陽間的岸,還是陰間的岸,亦無定論。似乎可以認為,回到故國后,當老法師上最后一課,要教太子分辨善惡時,其實已無善惡,只是看這即將繼位的太子是否還敢于用這劍果斷地砍下去,哪怕對面站著的是自己的老師,看他是否足夠貪戀權力以至于配得上這王位。
               
                老法師始終難以啟齒、緘默不語的,其實是那斷然隔絕于人之德性的東西,這就是執政者的德性,簡言之:要足夠勇敢,以至于在善惡未定或者善惡糾纏時就下手,將威脅者置于死地,讓他沒有反抗的機會;同時,又要足夠懦弱,把權力視為生命,像求生一般饑渴、急迫地吮吸權力。老法師傳授那砍三下的劍法,左一劈、右一劈,本已象征善惡,中間多出那直上直下的一擊,其實超然于善惡,或者說,中間那一下“永善”,因為它是行使君權,而君權定義著善本身。所以,當老法師最后奪劍,用最后直上直下的那一擊殺死王子時,他不是在作惡,他在行使君權,而君權永善。
               
                最后,當王子飛升時,鹿橋寫道:“大家望見他兩手合十向四方膜拜,然后又俯身拜謝老師,隱隱地自空中傳下他嘆息又感激的聲音。”感激的是什么呢?或許,王子是感激老師送他離開這善惡難辨的故土,這樣的國度,人子無處棲身。

              【作者簡介】
              徐舒浩,浙江溫州人,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博士研究生。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