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濫用“拒執罪”,厘清還清白
    2021/8/26 13:58:30  點擊率[23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學
      【出處】微信公眾號: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
      【寫作時間】2020年
      【中文關鍵字】拒不執行判決罪;濫用;法律意見書
      【全文】

        2019年,本案當事人蔡某被某地公安機關以涉嫌“拒不執行判決罪”申請檢察院批準逮捕。蔡某當即委托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張帆律師為其進行辯護。張帆律師在自2019年8月份接手辦理此案后,從“拒不執行判決罪”的客觀要件和主觀要件著手,結合本案案情進行分析,向檢察院遞交《關于蔡某涉嫌拒不履行生效判決案不予批準逮捕的法律意見書》如下:
       
        法 律 意 見 書
       
        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犯罪嫌疑人蔡某的委托,指派張帆律師為其依法辯護。現就犯罪嫌疑人蔡某涉嫌拒不履行生效判決一案,是否批準逮捕提出以下法律意見:
       
        開宗明義:拒不執行判決罪是指對人民法院的判決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行為。下文將圍繞此三個劃線關鍵點,用理據從本案在犯罪構成要件中的客觀要件不成立角度進行論述。
       
        一、蔡某自被執行以來,一直還款,經法院執行文書確認其累計還款1500余萬元(而欠款本金為2000萬元),沒有“拒不執行生效判決的行為”。
       
        01.某某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10日作出的(2017)粵0904執恢某號《通知書》(見證據材料一),請檢察機關注意公安機關移交的卷宗中是否有該份能證明嫌疑人無罪的證據,該《通知書》明確列明了蔡某的還款數額為15,052,997元及還款明細:
       
        (1)2015年8月5日,蔡某用機器設備作價50萬元還款給葉某(見證據材料二《收據》);
       
        (2)2015年5月15日,蔡某用現金30萬元還款給葉某(見證據材料三《收據》),《通知書》列明的是25萬元,有5萬元的出入;
       
        (3)2017年5月15日,執行法院拍賣蔡某一套別墅,到賬7,304,688元,除去相關費用外,實際支付申請執行人葉某6,685,717元(見證據材料四《公告》);
       
        (4)2018年6月6日,蔡某變賣車輛,還款197,280元(見證據材料五《執行裁定書》);
       
        (5)2019年3月3日,葉某將其對謝某所負的530萬元債務轉由蔡某承擔(見證據材料六《協議》),即蔡某以受讓債務的方式向葉某還款530萬元;
       
        (6)2019年5月16日,由葉某將其欠陳某12萬元的債務轉由蔡某承擔,即蔡某以受讓債務的方式向葉某還款12萬元;
       
        (7)2019年5月19日,由葉某將其欠謝某雄200萬元的債務轉由蔡某承擔,即蔡某以受讓債務的方式向葉某還款200萬元;
       
        (注:以上三筆以債務轉讓的方式還款,均由執行法院對雙方作了筆錄,且在法院出具的《通知書》上有確認,請檢察機關核實該等能證明嫌疑人無罪的證據有無附卷)
       
        02.蔡某的員工藍某于2019年5月17日,用微信轉賬代蔡某向葉某支付的執行法官出差到廣州的車馬費5000元;2019年6月26日代蔡某向葉某支付的兩個1萬元,即2萬元;以及2019年7月10日分別支付了1000元、5000元,共計6000元;以上總計31000元(見證據材料七,微信轉賬截圖)。
       
        綜上,蔡某還款給葉某的總金額為15,052,997+31,000=15,083,997元,而生效判決確認的欠款本金為20,000,000元,暫且撇開利息和罰息不看,若僅從本金數額這個維度考慮,蔡某已還本金的四分之三,所剩四分之一不到未還。再從最后還款日為2019年7月10日,距離法院首次將案件移交給公安辦理的時間(2019年7月22日)僅12天。某某區人民法院選擇性地移交案件執行材料(對能證明蔡某無罪的證據不進行移送),在《移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函》(見證據八)的陳述中,有意不列出蔡某的還款的絕對數額,巧妙地只列經過結算后的本金和利息欠款,有意制造蔡某“有錢不還”的假象。相關法院辦案人員涉嫌濫用職權、污告陷害,請求檢察機關行使監督職能,對該等人員徹查!
       
        二、申請執行人葉某與被執行人蔡某簽訂多份書面協議,受讓蔡某正在操作的商業項目的可期待收益權和股份,該等協議合法有效,在法律上構成了“債轉股”或債務償還方式的變更,直接證明了蔡某仍在還款,不構成拒不履行生效判決罪!
       
        01.2019年5月18日,蔡某、葉某、案外人謝某飛三方簽訂了《協議書》,約定蔡某將其在廣州某金置業有限公司的項目上預期收益3500萬元中的1230萬元用于償還葉某欠謝某飛的債務(見證據材料九《協議書》《服務合同》)。
       
        02.2019年3月3日、16日,蔡某與葉某簽訂了《股份代持協議書》和《補充協議》,約定蔡某將位于廣州城某一路以南、某三路的房產項目中24%份額份額收益用于清償其欠葉某的債務(見證據材料十)。
       
        以上,經過葉某的書面確認,將項目預期收益用于還債,在法律上構成了雙方對債務履行方式的變更。而證據九——《協議書》尚在履行過程中,某某法院在明知雙方就還款方式達成了新的協議的情況下,仍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于法何據?
       
        三、關于如何評判和認定“蔡某作為債務人,其名下銀行賬戶仍有大量資金進出”的問題。
       
        本案由法院移送公安,以及公安一再呈捕的一個關鍵理由是:“自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2月27日期間,在蔡某工行賬戶中頻繁有資金流動,涉及金額很大,具備履行債務能力。”(見證據八《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函》)。那么如何評判和認定“蔡某作為債務人,其名下銀行賬戶仍有大量資金進出”的問題,則是解決各方爭議焦點的關鍵所在!在此,本所律師論證如下:
       
        01.“法無禁止皆可為”,債務人有權使用銀行賬戶,則必定有流水進出。
       
        如第一點所述,蔡某自2015年8月5日至2019年7月10日一直有在還款,一直在履行生效判決,法律亦沒有規定“債務人在一直履行債務的情況下,其名下賬戶不能有資金流動”。所以,即使是債務人,蔡某仍然有權利使用自己名下的銀行賬戶開展生產經營活動,以維持生計、以掙錢養家、以償還債務。所以,法律并沒有剝奪債務人使用銀行賬戶的自由,也沒有剝奪債務人開展生意活動的權利,所有有使用銀行賬戶,則必定有資金進出。
       
        02.“有資金流動,涉及金額很大”≠“具備履行債務能力”。
       
        我們知道,從邏輯關系上來說,題述不等式是成立的;如果劃等號,則將“累計有流水進出”直接等同于“有錢不還”,違背了“論據必須推出論題”的論證規則。A名下賬戶的流水并不能直接等同于A享有所有權的現金財產,可能存在:a)A是公司財務,公司賬務通過其名下銀行賬戶走;b)A是項目操作人,項目資金從其名下賬戶走;c)A將其銀行賬戶借給他人使用。此等A名下賬戶的錢不等于A享有所有權的例子,在社會、商業、生活中大量存在。故《移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函》中根據“在蔡某工行賬戶中頻繁有資金流動,涉及金額很大”的情形,得出其“具備履行債務能力”,犯了邏輯上“推不出”的錯誤。
       
        事實是,我方已于公安機關第一次呈捕時,提交了證據材料和法律意見(在此不再贅述),表明蔡某名下賬戶的流水即屬于上述b)情形,即雖其名下賬戶的流水均不是其個人的錢,是投資人張某芳、鳳某飛等人的投資項目的款項,且均是專款專用,不是蔡某的個人財產。此次公安機關應該對該等投資人進行了詢問,并制作了筆錄,請檢察機關核實。執行法院對此情況是早已知曉,卻仍要拿此情況說事,實在讓人費解。
       
        03.以資金流動涉及金額很大直接推定債務人犯罪,違背常理。
       
        提請檢察機關注意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常識問題:正是因為蔡某名下進出的資金不是其個人的財產,且法律并未禁止其在被執行階段使用個人銀行賬戶進行生意運作,故蔡某在一直還錢的情況下才敢如此坦蕩地長期使用(自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2月27日期間)自己的銀行賬戶。試想一下:若真是其自己有大額現金財產,想要逃避債務的話,一個正常的人會這么做:一、不會存在自己名下,早就以他人的賬戶名存下來了或提取現金了,定然不會讓法院有機會發現任何痕跡;二、即使迫不得已,進到自己名下賬戶,早就不動聲色地一次性隱蔽地轉移再注銷銀行賬戶了,何至于留下3年多的流水,讓法院讓為自己有錢不還,犯罪坐牢?故,用腳趾頭也能想明白的問題,作為專門遇到“老賴”的法院執行局會不知道?而其明知蔡某無辜,卻仍要把人往死里整,還要綁架公安和檢察院一起幫著葉某報私愁、泄私憤,是受了葉某多大的“恩惠”或是受了其多大的“威脅”啊!(作為一名專業律師,執業十五年,也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奇葩案件,請允許我用此一小段大白話來表明我的專業意見和驚訝!)
       
        04.法律沒有規定:債務人的每一分錢都要用來償債,否則就是犯罪。所以,即使蔡某銀行賬戶名下有部分現金是其自己在支配使用,亦不能認定為“犯罪情節”,更不能認定為“情節嚴重”。
       
        有一個問題,我們不能回避的是:如果蔡某在此期間,確實有一小部分款項是其自己支配的(假設是幾千或幾萬,哪怕是幾十萬),用于了自己、家人的生活或其他支出,而沒有不吃不喝、將每一分錢都用來償還葉某的債務,是否,他就構成了本罪呢?
       
        本所律師在自2019年8月份接手辦理此案以來,發現了某某法院綁架公安機關辦理此案的一個說法:“只要發現蔡某那么多流水數額中,哪怕有幾千元(更不用說幾萬、幾十萬了)沒用來還債,其就構成了本罪,當然要追究、當然要判刑、當然要坐牢!”
       
        此說法,乍一聽,好像有幾分道理,辦蔡某,不冤枉,不是錯案。但是,任何一個對法律、對刑法、對法理有一定基本認知的法律人,都不難看出這一忽略事實全貌、斷章取義、機械地生搬硬套法律條文的做法,是多么無知和站不住腳:
       
        1. 蔡某自2015年8月至2019年7月,不斷地還錢;
       
        2. 蔡某累計還款數額為1500余萬元(本金僅2000萬元);
       
        3. 蔡某與葉某簽訂了新的協議,以“債轉股”“債務轉讓”等方式達成了一致,且該協議有效,仍在履行過程中;
       
        4. 在以上1、2、3事實前提下,蔡某如果還有點其他現金的話,其當然可以自己支配,用于生存、生活或其他支出,難道法律要求所有債務人均不能有自己可支配的相關現金用于生活或“東山再起”嗎?否則就是犯罪嗎?如果法律沒有如此規定,適用法律的機關就不能做此認定。
       
        綜上,撇開蔡某銀行流水中屬于投資人的錢,退一萬步,即使、哪怕,蔡某有自有資金在支配,在本案中,亦不能認定為“犯罪情節”或構成此罪的所必要的“情節嚴重”,本罪不成立!
       
        四、蔡某與執行法官、申請執行人葉某保持通訊、溝通順暢,不存在《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函》所述的“以逃避方式抗拒執行”的情形。
       
        自案件執行以來,蔡某與某某法院經辦法官高某、書記員黃某、申請執行人葉某互加微信、隨時聯系、電話暢通,主動報告位置,從未失聯。經辦法官高某和書記員黃某,多次與葉某一起“出差”到廣州找蔡某,蔡某總是發定位給他們,與他們見面,如實申報正在進行的工作項目和可能的收益。不僅如此,蔡某不得不應葉某的要求,“報銷”法官多次大老遠到廣州的“差旅費”,從未逃匿、隱瞞行蹤。公安人員亦將蔡某的微信拿出來核對各方聊天記錄,不存在法院在《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函》(見證據八)所稱“采取逃避方式抗拒執行”這一說法(見證據九,微信截圖)。由我方提交的此等證據可證明某某法院經辦人在移交公安時對蔡某進行了污構和陷害,應被追究相關的法律責任。
       
        五、審查裁判文書網已公開的拒不履行生效判決罪既有案例,不難得出本案遠達不到需要追究被執行人刑事責任的程度之結論,故本案亦不應成為歷史的錯案。
       
        以上事實,根據基本的常識和邏輯來推理、判斷,實難得出蔡某“拒不執行生效判決”的結論。否則,全國分文未還的失信被執行人均應進看守所或監獄了。暫且不說全國,僅將某某區人民法院過去兩年受理的執行案件作一個統計的話,按法院對待本案被執行人的嚴苛標準,則有多少失信被執行人均應被追刑,而未被追。執法的尺子若因人而異、因案而設,則法治將不存,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將被本案動搖。
       
        綜上所述,某某法院的(2015)茂某法民二初字第某號民事判決生效后,蔡某積極還款1500余萬;最后一次還款是2019年7月份;蔡某與葉某就還款方式進行了書面變更,并有效履行;蔡某經手的款項是案外人的工程款和投資款,一進一出,專款專用,沒有余留;即使蔡某有支配了極小部分資金,其也是生存、生活、工作之需要(法律并未禁止);蔡某對執行法官畢恭畢敬,對葉某誠實批露。這樣的被執行人,還要被以“拒不履行生效判決罪”追究刑事責任,會讓世人心灰意冷,“制度是好的,被濫用即是罪惡”,法律一旦偏離了正確的施行軌道,則人間變地獄。懇請檢察機關,中立、客觀、公正看等本案,還嫌疑人一個清白,避免本案成為冤假錯案!
       
        案 件 結 果
       
        檢察院最終采納了張帆律師所提交的法律意見書中的觀點和內容,對蔡某作出不予批準逮捕決定。
       
        法院的生效判決無法執行,被群眾稱為蓋有官印的“白條”。為破解“執行難”,最高人民法院曾發布《人民法院執行工作綱要(2019-2023)》,力破執行難問題,甚至把解決執行難納入各地依法治省(區、市)指標體系。但何為拒不執行?是否被執行人的賬戶有大額資金流動就能等同于具備履行債務能力?是否被執行人不能擁有一分一毫的可支配資金來維持生活所需?本案中公安機關對“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僵化理解,會讓無數努力還清債務的被執行人心灰意冷。

      【作者簡介】
      張帆,律師,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