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非法捕撈時誤補中華鱘是否具有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主觀罪過?
    2021/9/1 16:37:09  點擊率[28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自然資源保護法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非法捕撈
      【全文】

        【案情】
       
        2020年11月,被告人李某義與他人共同向孫某租賃蘇東臺漁11541號漁船。2021年2月上旬至案發,被告人李某義在未取得鰻魚苗專項(特許)捕撈許可證的情況下,與其妻子錢某、幫工潘某駕駛上述漁船及浮子筏至東經121°59′、北緯31°44′附近海域,定置25張鰻魚苗網,非法捕撈鰻魚苗等水產品。
       
        2021年3月6日上午,被告人李某義等人在上述海域收取鰻魚苗的過程中,發現其定置的一張鰻魚苗網捕獲疑似中華鱘一尾。該魚被細長網尾包裹,頭部皮膚磨損。被告人李某義辨認出該魚為中華鱘,系國家保護動物,但并未確認該魚是否已死亡,亦未采取任何保護措施,將該魚放置在浮子筏上一小時有余。后被告人李某義認為該魚已死亡,遂電話聯系王某幫忙出售,被王某拒絕。被告人李某義在駕駛浮子筏返回途中,用菜刀將該魚分解,并將魚頭、內臟拋入長江口水域,將魚身分割成數塊帶回住處,部分烹飪食用。
       
        【評析】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李某義主觀上是否具有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間接故意?一種觀點認為,李某義主觀上并未有危害中華鱘的故意,其在非法捕撈過程中主觀上是想要捕撈鰻魚苗,而捕撈中華鱘僅是非法捕撈過程中的個體偶然。另一種觀點認為,李某義在非法捕撈時對其所用網具可能導致對其他漁業資源的損失,包括可能捕撈到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的后果具有預見性,且其對危害后果的發生持放任態度,故其主觀上具有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間接故意。
       
        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首先,被告人李某義的捕撈行為系非法捕撈。我國對捕撈業實行捕撈許可制度,在我國管轄水域從事漁業捕撈活動,應當經主管機關批準并領取漁業捕撈許可證,根據規定的作業類型、場所、時限、漁具數量和捕撈限額作業。江蘇省對于捕撈鰻魚苗實行專項特許捕撈許可制度,也就是說,捕撈鰻魚苗必須取得專項特許捕撈證,方可從事捕撈生產。而被告人并未取得涉案海域的漁業捕撈許可證,更未取得專項特許捕撈證即進行捕撈,其捕撈行為系違法行為,且為被告人所明知。
       
        其次,被告人李某義對其所用網具可能導致對其他漁業資源的損失,包括可能捕撈到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的后果具有預見性。被告人作為常年以捕魚為生的漁民,在案涉水域設置此種網具,其能夠預見到該網具除了會捕到鰻魚苗之外,還可能捕到其他水產品,包括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具有危害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的現實可能性。
       
        第三,被告人對危害后果的發生持放任態度。如前所述,捕撈鰻魚苗必須取得專項特許捕撈許可。該項許可是針對鰻魚苗這一特定品種而設置,特別是基于捕撈鰻魚苗網具的特殊性,可能會對其他漁業資源帶來一定損害,因此,通過控制特許捕撈的漁船數量、網具數量、網具規格、作業區域等實現總量控制,從而在保障捕撈生產正常進行的同時,嚴格控制捕撈規模和強度,合理利用和有效保護漁業資源,盡可能避免和減少對水生生物資源的破壞。如系合法捕撈所導致的其他漁業資源損失,則在行政管理允許的合理范疇內,若造成相應后果,則應視為意外事件。但本案中,被告人李某義明知捕撈鰻魚苗應當取得專項捕撈許可,仍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擅自定置多達25條網具捕撈鰻魚苗,主觀上具有逃避國家漁業監管的意思,不僅違反了漁業法等法律規定,妨害了國家的漁業管理秩序,而且因其在特別許可總量之外又增加了捕撈網具,從而客觀上必然導致水生生物資源包括珍貴、瀕危野生動物遭到破壞的潛在風險增加,但被告人仍積極實施無證捕撈行為,充分表明其對這種增加的潛在風險和可能發生的危害后果持放任態度。
       
        第四,不能以捕撈對象個體的偶然來否認被告人的主觀故意。犯罪故意的成立要求行為人認識到其行為侵害或威脅某種法益,并不要求其認識到所有的客觀事實和具體的危害后果。被告人李某義能夠預見其行為可能會造成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受到侵害的后果,且放任該結果的發生,主觀上具有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間接故意,并不要求其能夠準確認識到捕撈到中華鱘的具體后果。需要明確的是,被告人主觀故意中的放任是針對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整個種群,而非具體對象。本案中,傷害中華鱘只是犯罪結果,并不能因中華鱘稀有的偶然性,而將其視為意外事件,從而否認被告人的主觀故意以及其行為與危害后果之間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
       
        同時,被告人李某義的后續行為證明其對危害后果持放任態度。“法律不強人所難”。被告人李某義捕獲到中華鱘之后,并非沒有合法的選擇余地。其明知中華鱘是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理應承擔更多的積極救助和防止損失擴大的義務,以預防或減輕其先行違法行為造成的危害后果。根據在案證據,無法準確認定中華鱘出水時的生存狀態究竟如何,雖然被告人李某義認為中華鱘已死亡,但野生動物資源屬于國家所有,即使是死亡的中華鱘,也仍然具有極其重要的生態、科學和社會價值,非專門機構均無權隨意處置。而被告人李某義在他人提醒應當報警的情況下,非但沒有采取積極、妥當的處理措施,還實施了放置不管、聯系出售、分解、食用等一系列危害行為,既對中華鱘這一珍貴的野生動物資源造成了難以逆轉的損害,更違反了全面禁止食用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嚴厲打擊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法律規定。這也進一步說明,被告人李某義對于危害后果的發生并不反對,主觀上持放任態度。
       
        綜上,被告人李某義明知其非法捕撈行為可能會對包括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在內的水產品造成危害,仍然放任該結果的發生,主觀上具有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間接故意。
       
        據此,法院依法判決被告人李某義犯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

      【作者簡介】
      魏曉燕,單位為如皋市人民法院 。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