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黨為何要領導立法——以人大立法為例
            2021/9/8 8:54:43  點擊率[396]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立法學
              【出處】《毛澤東鄧小平理論研究》2021年第7期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立法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首要環節,人大立法是我國立法體制的核心環節。近些年來,人大立法面臨兩個新議題:從構成上來說,人大代表在履職過程中需要協調多重身份之間的復雜關系;從立法過程來說,人民代表大會的具體立法活動越來越由立法工作人員而非代表負責,導致日益嚴重的部門立法難題。解決上述兩大問題,要求加強黨對人大立法的領導。中國共產黨提供了多元代表的共識基礎,夯實了人大立法的全國性、整體性基礎,確保立法的公意性,并非眾意的簡單相加。同時,黨的領導也有助于避免立法中的利益沖突和部門立法問題,提升立法過程的民主性。在新時代的背景下,黨領導人大立法要落實到“以人民為中心”的改革思路上來。
              【中文關鍵字】黨領導立法;人大立法;人大代表的構成;以人民為中心
              【全文】

                “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黨的絕對領導是20世紀中國現代化的必然要求,打造了新中國的政治基礎,也塑造了中國特色的政法體制。在全面依法治國格局下,黨的領導體現為領導立法、保證執法、支持司法、帶頭守法;科學立法是前提和條件,黨領導立法的理論和制度是全面依法治國的基石問題,由此黨的政治代表與人大法律代表之間的關系是中國憲制的關鍵樞紐問題。在我國中央統一領導、地方一定程度分權、多級并存、多類結合的立法體制下,有多種立法類別:在中央層面包括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制定法律的活動,同時也包括國務院制定行政法規和部門規章、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司法解釋的活動;在地方層面包括制定地方性法規、地方政府規章、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地方政府規章等活動。其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在立法體系中權威最高,其所制定的法律也是法律體系的骨干部分。因此,解讀黨領導立法的關鍵在于分析黨如何領導人大立法的過程,將這一問題闡述清楚實際上也就回應了黨領導立法的核心問題。
               
                在改革開放后的“西法東漸”中,形式主義法律傳統塑造了“法院中心主義”基本范式,也打造出法律對政黨活動的形式化限定——政黨需要在人民代表大會所修訂的憲法和制定的法律框架下活動。有研究從西方政黨理論出發,認為人民代表大會會從“黨的人大”變為“黨的領導伙伴”,甚至有學者認為人民代表大會對黨具有監督權,從而產生了黨與人民代表大會權威兩者間的復雜關聯。
               
                實際上,將黨與人民代表大會對立起來,是對中國黨與國家關系的東方主義誤讀,是用西方政黨理論簡單化中國的黨與人民代表大會、黨與立法關系的結果。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進一步明確了黨在政治法律實踐中的領導地位,同時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作為根本政治制度的重要性絲毫沒有降低,習近平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強調:“在新的奮斗征程上,必須充分發揮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作用,繼續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牢牢把國家和民族前途命運掌握在人民手中。這是時代賦予我們的光榮任務。”法學研究者應結合現實發展,在黨與人民代表大會的關系框架下去解讀黨領導立法的理論基礎,這也是理解中國共產黨法治領導力的關鍵命題。
               
                筆者通過研究和調研發現,近些年來人大立法工作面臨兩大新議題:一方面,隨著人大代表在履職過程中的能動性越來越強,代表越來越受到其選區利益、選民訴求影響,進而造成代表的選區身份與整體性身份之間的張力;另一方面,在立法過程中,由于人大代表的非專職化和立法技術性門檻的提高,立法工作中的科層化愈加明顯,立法過程從政治判斷轉變為“利益平衡術”,加劇了立法過程中不同部門的博弈。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黨對人大立法的領導就具有雙重意義:第一,黨的領導提供了人大代表的共識基礎,能夠避免人大代表因來源多元所造成的代表性流失,保證人大立法能夠成為公意的體現,而不是眾意的簡單相加;第二,在新時代社會分化趨勢下,加強黨的領導有助于保證立法代表社會廣大民眾,實現以人民為中心的法治道路,這也是習近平法治思想的基本內容之一。
               
                一、人大立法中的兩大新議題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人大立法權的正當性來自人民授權,《憲法》第二條明確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人民選舉出人大代表行使立法權——主權的一部分,代表理論賦予了人大代表立法的天然正當性;《憲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行使國家立法權。然而,在現實中,人大立法可能面臨兩個層面的代表性流失。
               
                第一,人大代表的構成是多元的,每個代表在履職時有多重考慮,其地方性訴求與整體性訴求之間的分歧明顯。以全國人大代表的構成而言,由地區和界別兩種方式選出,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分屬35個代表團,即3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特別行政區以及解放軍和武警部隊。每個代表在理論上有兩重身份,他們既是國家的受托人又是每個選區的受托者,既為國家利益代言又要為選區選民發聲,這兩種訴求之間存在一定張力。在理想狀態下,雖然人大代表由不同的選區選舉產生,但他們都是最高立法機關的組成人員,在履職過程中都應以大局為重。然而,現實越來越表明,來自各地的人大代表會有地域性考慮——政策紅利集中在少數地區,但政策成本由國家承擔,因此代表們為了獲得選民支持實現連任,會盡力追求有利于自己選區利益的政策。這點已經被越來越多的研究所正視,如有學者以我國東部某省人大代表的建議和詢問為范本進行分析發現,代表們在履職中有較為明顯的地方主義傾向,更多會提出有利于自己選區利益的政策。當然,中國的人大代表表達地方訴求的目的與西方不同:西方的議員更多為了自己的連任,中國的人大代表更多是為了最大程度地推動地方經濟發展,助力地方的經濟錦標賽。
               
                除人大代表雙重身份帶來的張力外,人大代表的代表性流失還體現為代表數量的減少,尤其是與人民群眾關系最為緊密的直選人大代表數量銳減。在我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不設區的市、市轄區、縣、自治縣、鄉、民族鄉、鎮的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由選民直接選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省、自治區、直轄市、設區的市、自治州代表大會的代表由下一級人民代表大會間接選舉產生。相對而言,直接選舉產生的代表與選民關系最為緊密,人數最多。在我國五級人大代表中,鄉鎮和縣市的人大代表總數占95%,是黨和國家聯系廣大人民群眾的橋梁紐帶。然而,隨著我國社會改革發展實踐的推進,大量鄉鎮改設街道、撤鄉并鎮,基層人大代表數量銳減:一方面,撤鄉并鎮后鄉鎮人大代表數量隨之減少;另一方面,由于街道不設本級人大代表,鄉鎮改設街道后原有的鄉鎮人大代表名額也隨之削減。從1997年到2007年,我國五級人大代表總數從312.5萬名減少到262.32萬名,共減少了50.18萬名,降幅為16.05%;其中鄉鎮人大代表數量減少從242.34萬名減少至188.15萬名,減少了54.19萬名,是五級人大代表總數逐屆減少的主要原因。鄉鎮人大代表的數量銳減導致人大代表與人民群眾的聯系減弱,影響了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群眾基礎。
               
                第二,人民代表大會在立法過程中面臨明顯的科層化問題,進而陷入部門立法的困境,導致人大立法的民主化程度被侵蝕。立法涉及利益的原初分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的法律主權者,在立法中行使判斷權,對立法事項做出決斷、達成共識、制定法律;但是在現實中,立法經常是由人民代表大會的某個工作部門負責的,人大代表負責投票表決法案,法律文本則由人民代表大會的工作人員制作。從規范層面來說,人大代表是“顯性立法者”,但實踐中以法制工作委員會為代表的立法工作者是事實上起實際作用的“隱性立法者”。由于立法工作日漸專業化,而中國的人大代表是非專職的且缺乏足夠的立法技能和時間,司法實踐中會出現立法工作者違背代表決斷的現象,例如,某省在制定省級預算審查監督條例時,立法工作者在六個月中易稿十多次,在文字上毫不退讓,與負責該項工作的省人大常委兼法制委員會領導之間形成“對峙”僵局,“隱性立法者”的越界風險劇增,這些立法工作人員并非民意代表,由此立法過程陷入學者概括的“立法官僚化”之中。
               
                一旦立法從人民代表大會的判斷權蛻變為科層式行為,那么立法的政治性就有可能減弱,且無法超脫于復雜利益糾紛之外,立法過程有可能成為各個部門爭奪自身利益的“舞臺”。在現實中能夠看到,人大立法過程中存在部門立法現象,每部法律的制定是由某個或某幾個部委主導,而相關部委在介入立法過程之時總是會帶入各自利益訴求,從而導致人大立法陷入部門立法的束縛,如在制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的過程中,農業(農機)部門與公安部門對農業機械管理權的爭奪、公安部門與交通部門交通安全管理體制的爭議激烈,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原副主任陳斯喜曾對此做過較為細致的分析。
               
                人大立法的兩大新議題主要涉及人大代表的構成、人大立法過程兩個層面,回應這兩個問題的關鍵在于加強黨對人大立法工作的領導。不少學者已經關注到黨對人大的領導,如人大常委會黨組向同級黨委報告工作制度、中國共產黨黨員在全國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中占大多數、各級人大開會期間大會和各代表團都成立了臨時黨組織以接受同級黨委的領導。其實,在立法過程中黨的領導不僅是原則性規定,更涉及黨對實質問題進行判斷,承擔真正的立法功能,黨與人大的分工有點類似于大立法者(legislator)與立法者(law-maker)的區別。本文認為,強調黨對人大立法工作的領導,有助于回應前文所述的兩大議題,一方面可以保證人大代表構成中多元基礎上的共識塑造,另一方面也能夠加強立法過程的民主化水平。
               
                二、黨的領導與人大立法的民主性
               
                理想狀態下的立法應是公意的體現,但在立法過程中個人利益或地方利益的影響很大,如何在眾意之上達致公意?盧梭對此有一句充滿迷惑性的論斷,“眾意與公意之間經常總是有很大的差別;公意只著眼于公共的利益,而眾意則著眼于私人的利益,眾意只是個別意志的總和。但是,除掉這些個別意志間正負相抵消的部分而外,則剩下的總和仍然是公意”。為什么利益訴求差別巨大的個人意志正負相加后能夠得出公意?這種看似簡單的算術相加背后的邏輯何在?
               
                其實,盧梭并非沒有意識到現實中的利益差別和訴求分歧,只是他的理論有一個社會前提,即大家存在某種程度上的社會同質性——這種同質性保證了大家在差別之上的共識;社會層面上對公意的限定和保證,也可以視為是盧梭公意理論的隱匿前提。這一認識對于我們分析黨對人大立法的領導具有重要借鑒意義,盡管全國人大代表的構成中來源多元,但是所有代表處在黨的統一領導下,從而使得大家的意見和表決能夠形成一個基本共識,尤其是在當前利益多元化、主體多層次化和民意多樣化的新時期,僅依靠代表與選民的“自然聯系”已經不足以保證立法的公共性,黨的統一領導更為迫切與必要。
               
                現代政治不可能完全采取直接民主的方式,政治哲學中的同一性與代表性是兩條最基本的原則。各個代表的意見匯聚后能夠形成公共意志的前提是,代表之間存在同一性基礎,代表的共同身份不是自然生成的,必須經過整合才逐漸成為共識。代議制的正當性不是因為民主程序本身,而是因為人民首先具有同一性,“為了獲得民主決定,僅僅建立程序是不夠的。參與者必須承認彼此是共同體的一部分,愿意通過這個共同體進行共同決定”,否則一個大的共同體的代表很容易走向聯邦黨人所擔憂的黨派政治。在全國人大代表的構成中,代表們并不是直接由全國人民選舉出來的,而是采取各地選出代表集合的形式,從各地選出的代表如何能夠成為全國的代表,而不僅是地方的代表?這是代表制理論中的一個核心難點。
               
                在代表構成的研究范式中,鏡像理論——代表是全國人民的一個縮微版的再現——影響深遠,要求立法機構要像鏡子一樣,全面地、毫無保留地、消極地將所有對象反映到代表機構上來,以等比例復原保證代表的正當性。全國人大代表的構成也大體上再現了人民的真實構成,如有學者根據中國人民構成的相關指標,對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構成中的代表團分布(地區)、籍貫構成、年齡結構、性別結構、民族結構、黨派結構,由此印證了人大代表構成中的鏡像原則以夯實其代表性。然而,并非國民的等比例再現就能夠證成代表性,多元構成中還必須有共同性;尤其是大國中,國民的分歧很明顯,如何維持來源多元的代表之間的同一性需要特殊的制度安排。
               
                相關研究者早就意識到了人大代表之間的共識達成問題,張友漁先生曾撰文就全國人大代表的全國性與地方性的身份之別進行研究,“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來說,主要是考慮涉及全國人民、整個國家的重大問題。這是因為他們雖是某個選區、某些選民選出的,但他們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所以性質上是代表全國人民的,因而不能只為選出自己的選區和這個選區所在的行政區域的利益著想,而要想著全國的利益。當然,也要考慮自己選區的利益,但主要不是解決一般地方性的問題,而是要解決全國性的問題”。全國人大法工委原副主任闞珂撰文指出,之所以人大代表是全國人民或本行政區域全體人民的代表,而不是各選區和各選舉單位利益的代表,乃是由于社會主義制度下全國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一致以及單一制的國家結構、法律規定、公平代表等的需要。
               
                上述研究為我們理解代表的整體性提供了很好的方向,從概念上重復全國人大代表的“全國性”并不意味著問題的解決,根本利益的一致不能化解現實中具體利益上的分歧。立法中共識的實現需要有一個前提,這個前提來自政治上的保障——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正是黨的領導彌合了不同區域之間的差異,實現了人大代表身份的合眾為一。黨的組織結構比人民代表大會的組織具有更強的集中性,借助黨的領導確保了人大代表立法的公意性。
               
                民主集中制是黨的根本組織原則和國家機構原則,分別被中國共產黨章程第4條和現行憲法第3條規定,既是馬克思主義政黨進行國家建設的顯著特色,也是理解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的優勢之一;習近平在多個場合,既從執政的角度也從治國的角度闡明過民主集中制的重要地位。但是,與國家機關相比,黨的行動更為強調集中統一。《中國共產黨章程》第十條規定,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是黨的最高領導機關,后者簡稱“黨中央”;第二十二條進一步明確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閉會期間,中央委員會領導黨的全部工作,對外代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運作過程能夠很好地體現黨的民主集中制,2020年印發了黨內歷史上首個關于中央委員會工作的黨內法規《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的突出特色是緊緊圍繞保障“兩個維護”主旨謀篇布局,要求在黨內的決策過程中將中央統一領導置于首位。全國人大立法中的統一意志離不開黨中央的領導與“兩個維護”的貫徹落實,栗戰書委員長指出:“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作為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要自覺在黨中央領導下工作,圍繞黨中央決策部署依法履職,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權威和核心地位,堅決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黨領導人民有效治理國家。”
               
                黨領導下的共識形成機制的核心在于,以無產階級的初心使命與價值觀,不斷吸收、團結其他意志,以便更好地代表整體性,如從個人或小集體的利益到整體利益、從各民族分散的利益到中華民族共同利益的轉化,都需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階級整合。只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才能避免個別利益的束縛和彼此張力,不同選區和選民選出的代表要服務人民,首先要意識到他們所服務的是全體、整體的人民,而不是個別的選民和部分的選區利益,唯此才有可能超越地方主義的束縛。代表們“要認識到為人民服務,首先是為全體人民服務,也就是為整個國家、社會的利益著想,而不只為本地區、本選區、或者某些選民以至個別選民的利益著想,更不能為個人利害打算。個人利益要服從全體利益,局部利益要服從全局利益。當然這不是不要照顧本地區、本選區和選民的利益,更是不應當有地方主義、本位主義”。在人大立法過程中,黨的領導有助于化解立法過程中部門立法的束縛,以實現“樹立大局觀,進行一盤棋整合,注重程序設計,將地方和部門利益的反作用力和負面影響減少至最小,提升人大立法的權威性公正性”。
               
                三、以人民為中心的人大改革
               
                人大立法的正當性來自對人民的代表。習近平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之所以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顯著優越性,關鍵在于它深深植根于人民之中。我們國家的名稱,我們各級國家機關的名稱,都冠以‘人民’的稱號,這是我們對中國社會主義政權的基本定位。”社會主義堅持對人民的實質代表而非法律上的形式主義代表。在法律的邏輯中,所有人都是平等、同質化的自然人或當事人,人大代表構成中的身份變化影響其正當性;但在政治語境中,人的身份差異不僅存在,而且恰恰是重要的,這種分化身份的代表必須依賴政法體制中“黨的實質代表機制”。然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的貧富分化、社會分層現象越來越明顯,形式化的法律程序越來越難以代表分化的人民群眾,這更加要求政法工作提升對人民的實質代表。習近平指出:“推進全面依法治國,根本目的是依法保障人民權益。要積極回應人民群眾新要求新期待,系統研究謀劃和解決法治領域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用法治保障人民安居樂業。”
               
                如上文所述,近年來基層人大代表人數銳減,改革開放后社會結構變遷、社會分層加劇,人大代表構成中出現“三多三少”現象,即黨員代表多、非黨員代表少;干部代表多、群眾代表少;企業老總代表多、普通職工代表少,進而導致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性不足,難以做到以人民為中心。為維持人民代表大會與選民的直接聯系,更好反映人民意愿、代表人民意志,需要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改革理念,鞏固人民代表大會這一根本政治制度。以人民為中心首先是黨的執政理念,這一理念逐步輻射至人大改革。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要提高一線工人、農民、知識分子代表的比例,這也是對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實際運作的一種糾偏,避免人大代表結構中的精英化傾向,確保社會各階層在代表權上的平衡。例如,在地方人民代表大會的改革中,2007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辦公廳12號文《關于認真做好縣(市、區)人大、政府、政協和鄉(鎮)人大、政府換屆選舉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人大代表中領導比例不超過25%。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提出要健全人民代表大會選舉制度,適當增加基層人大代表數量。基層人大代表是由直接選舉產生的,與選民之間的關系更為緊密,有助于提升立法和決策的民意基礎,這點也基本上是學界共識。其實,人大代表構成中的官員化或精英化本身并不可怕,關鍵的問題是間接選舉之下的代表性不足,因此加強人大代表與選民之間的政治聯系至關重要,而直接選舉的基層代表恰恰是維系這種關聯的最直接手段,確保了人大代表的人民性。
               
                縣鄉人大是基層國家權力機關,是我國地方國家政權的重要基礎,是實現基層民主的有效形式。黨的十九大提出完善國家機構組織法,經黨中央批準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將修改全國人大組織法、全國人大議事規則、全國人大常委會議事規則等列入立法規劃,并針對基層行政區劃撤鄉并鎮改設街道、基層人大代表數量減少的事實,修改了選舉法,增加基層代表數量,以增強代表性與參與度。“選舉法”修改的重點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要求,加強黨對選舉工作的全面領導,適當增加基層人大代表數量,以解決縣鄉兩級人大代表數量下降與我國人口增長、社會發展形勢不相適應的問題。具體的改革措施包括,將不設區的市、市轄區、縣、自治縣的人大代表名額基數增加20名,從原來的120名提高至140名;將鄉、民族鄉、鎮的人大代表名額基數增加5名,從原來的40名提高至45名。適當增加鄉鎮人大代表名額,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撤鄉并鎮后鄉鎮人大代表數量的減少,能夠保證我國人大制度的人民性,維系其與基層群眾的直接聯系;另一方面,適當增加市轄區、不設區的市、縣、自治縣人大代表名額,在分配增加的縣級人大代表名額時,重點向由鄉鎮改設的街道傾斜,進一步優化縣級人大代表結構,有利于針對性解決鄉鎮改設街道后基層群眾政治參與度不足的問題。
               
                實際上,間接選舉本身就是一種整合制度,黨的領導能夠通過間接選舉滲入人大決策。間接選舉的代表名額由上一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全國人大代表名額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來分配,而代表候選人需要經過各級黨委組織的考察,“由于代表的命運實質上受制于黨的組織權力和各級人大常委會的權力,因此,在某些重大的立法活動中,他們也必須服從有關組織在這一問題上事先安排”。歷屆人大代表中黨員占絕對多數,而“在每次人大開會前,人大代表中的共產黨員都被要求參加‘組織生活’,聽取黨組織傳達的中央精神,領會中央立法意圖”,從而確保了黨的意圖在全國人大或常委會的通過。這是維持人大代表政治共識的基礎,任何一個國家的代議機制中都有這樣的機制存在。為防止人大立法中地方保護和部門利益法制化,需要發揮黨在人大立法的各個環節上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職能,實現習近平對立法工作的要求,“各有關方面都要從黨和國家工作大局出發看待立法工作,不要囿于自己那些所謂利益,更不要因此對立法工作形成干擾”。
               
                社會主義政法體制的關鍵是理順“政”與“法”的關系,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保證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策部署在國家工作中得到全面貫徹和有效執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將黨的意志進行法律化的中心環節。為了保證人大對人民的代表性,需要完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組織規則與議事規則,以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更好堅持黨對人大工作的全面領導,切實加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政治建設,是發展完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的重要舉措和題中之義。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正是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的根本政治制度安排,有助于通過人大制度和法定程序使黨的主張成為國家意志。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關鍵是保證和發展人民當家作主,習近平指出:“人民當家作主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本質和核心。人民民主是社會主義的生命。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社會主義現代化,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我們必須堅持國家一切權力屬于人民,堅持人民主體地位,支持和保證人民通過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國家權力。”
               
                四、堅持黨領導立法、反對普遍司法中心主義范式
               
                立法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首要環節,黨領導立法是中國共產黨法治領導力的重要體現。在我國中央統一領導、地方一定程度分權、多級并存、多類結合的立法體制下,全國人大立法處于核心環節,人大立法的正當性來自對人民的代表,黨對人大立法的領導有助于回應前述人大立法面臨的兩大全新議題,首先,中國共產黨作為政治價值的提供者,為在多元代表之上達成政治共識提供了基礎和機制,夯實了人大立法的民意基礎。其次,黨的領導也有助于避免立法中的利益糾纏,由于大多數人大代表都是中共黨員,借助黨的組織機制能夠將統一意志分享、傳遞給人大代表,從而保證立法能夠體現黨的意志、進而更好地實現人民的意志。在新時代,黨領導人大立法需要落實到以人民為中心的改革思路上來,近期人大改革以增加基層直選代表、完善人大議事規則等為抓手,這一方面提升了人大立法的人民性,體現了立法工作的政治性;另一方面也保證了立法過程中傾聽民意,提升了立法的民主化程度。
               
                在討論黨領導立法的時候,還需要對法學界長期以來存在的一種觀點進行簡單回應。一段時期以來,法學界比較推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司法審查模式,以沃倫時期能動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為想象,形成了法學研究中較為普遍的司法中心主義、法院中心主義范式,并試圖以司法審查推動中國的憲政轉型,如有研究者將司法審查與憲政進行綁定,認為“憲政總是和某種形式的司法審查聯系在一起的;沒有司法審查,憲政就不存在——就和沒有司法審查,行政法治就不存在一樣”。進而從憲法到憲政的所謂成功轉型也被寄希望于司法審查,“司法審查的實施直接關系到一個國家能否完成從憲法到憲政的進化”“一個國家缺少了司法審查這個樞紐,就無法完成從憲法到憲政的根本轉變”。在此浪潮下,學術界對“齊玉苓訴陳曉琪案”寄予厚望,希望借助“憲法司法化”實現憲法司法化、完成司法對立法的監督和制約,從而取代黨成為事實上的“憲法的守護者”。當然,憲法司法化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但在中國提倡憲法司法化恰恰存在一個內在悖論:《憲法》并沒有賦予法院如此大的權力。在2008年十一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上,李建國副委員長對法律實施與人大工作中的新問題進行闡述,第一個談到的就是學術界的“憲法司法化”研究,在肯定大多數相關研究的同時也明確指出:“有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通過炒作‘憲法司法化’,鼓吹‘三權分立’,企圖改變我國國家機構的職權配置,改變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
               
                其實,美國的司法審查制度有其特殊的國情基礎,而且長期以來帶有“篡權”的原罪、面臨“反對數難題”的質疑,大量的美國憲法研究都圍繞如何正當化司法審查機制展開。伴隨著其司法主權性行為的長期出現,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將逐漸褪去司法的性質,成為一種離柯克意義上技藝理性越來越遠的政治性機關,也不再是“最小危險部門”。在很多爭議性很大的案件中,判斷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投票結果無需做過多的法律分析,只需要關注其大法官的黨派構成即可——共和黨與民主黨的比例就可以提前告訴我們判決的結果,這種預測的準確度非常高。正是因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與黨派力量對比一致,大法官構成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政治化了,當一名黑人大法官成為基本的構成要素之后,一名拉丁裔的大法官也開始成為傳統——更不用說必須要有女性大法官了,這更接近代議機關的正當性塑造,而這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聯邦黨人所設計的美國憲制體制的異化。回到中國的語境來看,無論從理論來看,還是從憲法的規定來看,中國的法院是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的承擔裁判職能的專門機關,司法主權的期待恰恰是中國法院難以承受之重。

              【作者簡介】
              邵六益,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講師。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