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走私百公斤冰毒?對毒品缺失型走私毒品罪案件,該如何有效辯護
    2021/9/15 11:48:33  點擊率[501]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分則
      【出處】知乎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走私毒品罪;刑事辯; 毒品實物;證據體系;專業律師;死刑
      【全文】

        我們都知道,在毒品犯罪命案中,毒品實物無疑是最關鍵的物證之一,這個過程就猶如在故意殺人案中的死者尸體物證一般重要。在殺人案中,死者尸體有可能早已被“焚尸滅跡”了,涉毒命案之毒品物證也可能已經被吸毒人員“消耗殆盡”,也可能被走私毒品之徒將運輸到國外販賣掉。除此之外,我們更需注意到另一種可能,也許這僅僅系被追訴人在他的認罪口供中稍微提及過,僅是一種由此至終從未存在過,人為編造的虛假毒品實物。
       
        因此,針對辦案人員沒有實際查獲毒品實物的毒品犯罪命案,無論是辯方,還是辦案人員都應該要保留足夠的警惕性和質疑精神。對于此類情形,我們將結合親辦的走私102公斤冰毒案件,談談對缺失毒品實物型走私案件的辦案感悟。
       
        首先,在司法實踐中,缺失毒品實物的涉毒案件是比較普遍的。一是基于毒品犯罪具有極強的隱蔽性,案件中的相關證據確實難以收集。二是基于辦案人員錯失了最佳偵破時機,以至于關鍵的證據缺失。不管是基于何種原因,查閱判例,我們可以發現在司法實務中,對毒品實物滅失型涉毒案的被追訴人判處刑罰是“有條件允許”,但原則上慎重適用死刑立即執行。
       
        其中,《大連會議紀要》在對毒品犯罪適用死刑的問題上,指出有些毒品犯罪案件,往往會由于毒品、毒資等證據早已不存在,最終導致審查證據和認定事實困難。因此,在處理這類案件時,只有當被告人的口供與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能夠相互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誘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與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能作為定案的證據。并且特別強調了僅有被告人口供與同案被告人供述作為定案證據的,對被告人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要特別慎重。
       
        簡單說來,即使毒品缺失,但被追訴人已經認罪了,其認罪口供能夠與案件中的其他被追訴人的口供相互吻合的,且客觀上也有其他證明力更高的證據能夠佐證被追訴人的認罪口供具有真實性。更重要的是,在案的證據能夠完全排除案件存在誘供、逼供、串供的情形。這個時候,辦案機關就可以對被追訴人進行定性量刑,但對被告人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要特別慎重。
       
        當然,上面說的都是一些理論的東西,聽起來可能比較抽象。接下來,我們以一則實證案件為例,分析其中的道理。盡管這是一起販賣毒品的案件,但依然對毒品缺失型案件的處理具有指導性意義。
       
        在李某涉嫌販毒毒品一案,辦案人員指控李某曾三次將海洛因賣給韋某,李某面對這三起指控就有意見了,他當庭表示對在現場查獲的第三起販賣毒品不持異議,但始終否認之前有兩起販毒事實。
       
        辦案人員認為案件中不僅有通話記錄證實李某與韋某存在犯意聯絡,而且有李某與王某的通話記錄,這些證據足以作為指控李某出售毒品的關鍵證據。李某被判處了死刑立即執行,按照辦案程序,這起案件就上報到最高院進行死刑復核了。
       
        最高院認為只有當依法取得的被告人口供與同案被告人供述相互印證,與案件中的其他證據能夠相互印證,并且能夠排除合理懷疑時,才可以依法被告人有罪。但在這起案件中,不論是通話記錄,還是韋某的指供,實質在證明方向上仍然屬于單向證明,它還是沒有得到李某的供述或者在案其他證據的相互印證。
       
        手機通話記錄只能證明二人存在聯絡,據之推定二人存在毒品買賣交流僅是依靠經驗法則所作出的主觀推測。我們知道要認定案件事實,還必須始終堅持證據裁判規則,所以韋某對李某前兩起毒品的指供以及二人之間的通話記錄,均不能作為認定李某前兩次毒品犯罪的根據。
       
        也許有人會認為上面所談的僅是販賣毒品案件而已。那接下來,我們就回歸正題,談談在走私毒品案件中,假如缺失了毒品物證,又該如何審查案件。
       
        在我們辦理的蔡某涉嫌五次購毒,三次走私一案中,最關鍵的情況就是辦案人員沒有查查獲到這一百多公斤冰毒。這起案件是怎么回事呢?辦案人員認為蔡某等幾人為了獲取利益,在國內毒品上家處購買了一百多公斤毒品,然后安排他的下屬在三個月時間內,把毒品藏匿在貨柜中,然后通過輪船海運的方式分兩次將冰毒走私到國外。
       
        在會見及閱卷后,我們發現這起案件存在的諸多疑點。首先,購買所謂藏毒機器被追訴人并不是蔡某,包裝貨柜、運輸貨柜、郵寄貨柜的并不是蔡某。因此,在證據鏈條上并沒有直接關鍵性物證及書證能夠證實蔡某與這起走私毒品案件有關,也不能證實蔡某有參與到走私毒品過程中的那一環節。
       
        其次,這起案件還存在著一個重大的疑點,案件中的多名被追訴人在審查起訴階段及審判階段都供述他們遭受了嚴重的刑訊逼供,并且多人當庭翻供了,他們明確指出他們在偵查階段所作的有罪供述并非事實。對此,還提供相關的線索材料。
       
        再次,在被追訴人口供的問題上,我們還可以看到蔡某所作的多起訊問筆錄明顯存在前后矛盾的情形。比方說在次數、數量、價款、來源以及國內購毒、國外走私上存在著時間均不一致。無獨有偶,其他同案被追訴人認罪口供也存在類似情形,多名被追訴人的認罪口供在具體的走私次數、毒品價格、毒品數量、具體時間上均存在著差異。
       
        最后,相比較于口供,物證、書證等客觀性證據更具有穩定性。假若站在中立的立場,我們不能輕信蔡某的無罪辯解,也不能輕信蔡某所作的認罪口供就是真實的。為了查明涉案的毒品是否就真的客觀存在,為了查明涉案貨柜內能否就真的可以藏匿毒品,我們特地到案發地買了同廠家、同型號、價款基本相同的貨柜,并進行針對性的模擬偵查實驗。我們發現稱重及重量問題,與案卷中所估計的尺寸與重量根本就不符。
       
        當前,毒品犯罪案件的頻發,基于打擊犯罪的需要,這意味著“從重從嚴”的禁毒政策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但我們也需要注意,從嚴打擊不就等于降低入罪的證據標準,更不等于可以冤枉無辜。假若在無證據證支持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單憑主觀猜測,偏信經驗主義,蓄意有罪推定。如此辦案,不僅不能保障案件的質量,還極容易導致冤假錯案的出現。唯有重調查研究、重證據,才能保證無辜者不會被錯判、錯殺!

      【作者簡介】
      何國銘,系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系金牙毒辯團主要成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