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案例評析 | 補充協議變更支付方式,不一定導致施工合同實質性變更
    2021/10/12 16:01:01  點擊率[251]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房產法
      【出處】不動產法律與實務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支付方式;變更;實質性
      【全文】

        案件概況
       
        2014年1月25日,蚌埠冠宜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冠宜置業公司)與安徽蚌埠建筑安裝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蚌埠建安公司)簽訂《項目合作意向協議》,協議約定:“一、工程概況工程名稱:吳灣路安置房建設工程項目……二、工程造價本工程造價以甲方項目法人的合同約定,最終以審計為準。三、付款方式1、若甲方有資金對該項目進行建設投入,則按照蚌埠市招標局招標文件中的付款方式進行。2、若甲方暫無資金對該項目進行建設投入,則由乙方先行墊資建設,墊資回報率參照但不超過甲方項目法人合同約定的回報率,具體由甲、乙雙方另行協商等”。2014年8月1日,冠宜置業公司(甲方)與蚌埠建安公司(乙方)就合作完成吳灣路安置房建設工作簽訂《吳灣路安置房建設工程總承包協議》一份。2014年8月25日,冠宜置業公司通過招投標方式與蚌埠建安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將吳灣路安置房1#、5#——12#樓等工程發包給蚌埠建安公司施工,簽約合同價為353739435元。2015年1月10日,冠宜置業公司通過招投標方式與蚌埠建安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將吳灣路安置房2#、3#、4#樓、農貿市場及5#地下車庫工程發包給蚌埠建安公司施工。2014年10月20日,冠宜置業公司(甲方)與蚌埠建安公司(乙方)簽訂《吳灣路安置房項目〈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補充協議》一份,就2014年10月14日經市招標局備案的吳灣路安置房項目《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備案合同)作如下修改與補充。2015年2月21日,冠宜置業公司(甲方)與蚌埠建安公司(乙方)又簽訂《吳灣路安置房項目〈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補充協議》一份,就2015年2月15日經市招標局備案的吳灣路安置房2#、3#、4#樓、農貿市場及5#地下車庫工程項目《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備案合同)作修改和補充。
       
        上述四份協議中,《項目合作意向協議》約定“若甲方暫無資金對該項目進行建設投入,則由乙方先行墊資建設……”、《吳灣路安置房建設工程總承包協議》約定“乙方自愿將施工總承包中標價的3%作為項目法人服務費,在工程款撥付的同時繳納給甲方……”、案涉兩份《吳灣路安置房項目<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補充協議》約定不執行專用條款中7.5工期延誤條款。后雙方因為工程款發生爭議糾紛。再審申請人蚌埠建安公司申請再審認為,其他四份協議內容與依法備案的兩份有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關于工程價款、支付條件、工程期限等實質性條款相背離,應認定無效。
       
        爭議焦點
       
        本案的核心爭議焦點:關于案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及四份協議的效力如何認定?是否構成實質性內容變更?
       
        裁判要旨
       
        安徽高院認為:該四份協議主要涉及資金投入方式、工程款撥付方式及工期延誤責任等內容,并不涉及對備案合同約定的工程范圍、工程價款、工程質量、工程期限等實質性內容的變更,因此一審認定該四份協議不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屬有效協議,并不違反法律規定。
       
        最高院認為:依據相關法律規定,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包括工程范圍、建設工期、工程質量、工程價款等。上述四份協議主要涉及工期延誤責任、工程款支付方式等內容,蚌埠建安公司雖主張工程款支付方式的變更變相降低了工程價款、改變了工程期限,但蚌埠建安公司在與冠宜置業公司簽訂《項目合作意向協議》時應已預見到工程款支付方式存在不確定性,雙方之間支付工程款亦大部分按照《吳灣路安置房建設工程總承包協議》以及相關補充協議執行,上述四份協議并不足以構成對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內容的實質性變更。原判決認定上述四份協議系對備案合同的變更與補充,且未支持蚌埠建安公司以四份協議與《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實質性條款相背離為由主張四份協議無效,并無不當。因上述四份協議有效,且對備案合同的資金撥付方式、違約責任等內容進行了變更,原判決未支持蚌埠建安公司要求冠宜置業公司依照《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付款節點承擔遲延付款違約責任及停窩工損失,亦無不當。
       
        案例評析
       
        本案主要爭議焦點在于是否存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條款的實質性變更,在招投標領域禁止實質性條款變更,是為了防止當事人通過簽訂“陰陽合同”、“黑白合同”,損害其他投標人的利益,破壞招投標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司法實踐中,關于什么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實質性內容變更、實質性內容的界定,一直是爭議探討的法律問題。
       
        一、  招投標領域實質性內容不得變更制度
       
        招投標機制是遵循市場經濟的要求,使市場主體在平等條件下公平競爭,提高效率,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作為市場競爭的一種重要方式,招投標方式最大優點是充分體現“公開、公平、公正”的市場競爭規則。基于招投標的公信力,一旦確定中標,中標通知書對招標人和中標人具有法律效力,雙方應根據招投標文件內容一致的建設工程合同,招標人與投標人不得再另行簽訂有違招投標實質性內容的協議,這就是實質性內容不得變更制度。實質性內容不得變更制度的設立,是為了避免虛假招投標,規范招投標領域的秩序。
       
        招標投標法與最高院司法解釋對此均有明確規定。《招標投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招標人和中標人應當自中標通知書發出之日起三十日內,按照招標文件和中標人的投標文件訂立書面合同。招標人和中標人不得再行訂立背離合同實質性內容的其他協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法釋〔2020〕25號)第二條第一款規定,招標人和中標人另行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的工程范圍、建設工期、工程質量、工程價款等實質性內容,與中標合同不一致,一方當事人請求按照中標合同確定權利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二、建設工程合同實質性內容的界定
       
        由于建設工程項目的復雜性,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在履行過程中也會出現變更情況。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哪些內容屬于實質性內容?
       
        《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七條規定,“招標人和中標人應當依照招標投標法和本條例的規定簽訂書面合同,合同的標的、價款、質量、履行期限等主要條款應當與招標文件和中標人的投標文件的內容一致。招標人和中標人不得再行訂立背離合同實質性內容的其他協議。”《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規定了合同的標的、價款、質量、履行期限等主要條款是合同實質性條款。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工程范圍、建設工期、工程質量、工程價款”等系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的實質性內容。基于招投標實務的復雜性、隱蔽性,司法解釋第二條第二款規定了“變相降低工程價款”的實質性內容變更:“招標人和中標人在中標合同之外就明顯高于市場價格購買承建房產、無償建設住房配套設施、讓利、向建設單位捐贈財物等另行簽訂合同,變相降低工程價款,一方當事人以該合同背離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為由請求確認無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關于實質性內容,《民法典》規定更加廣泛,第四百八十八條規定:“承諾的內容應當與要約的內容一致。受要約人對要約的內容作出實質性變更的,為新要約。有關合同標的、數量、質量、價款或者報酬、履行期限、履行地點和方式、違約責任和解決爭議方法等的變更,是對要約內容的實質性變更。”民法典將“履行期限、履行地點和方式、違約責任和解決爭議方法”均納入實質性變更范疇,但是要約承諾階段應是簽訂合同之時,合同尚未正式成立生效,而招投標后已確定了正式的合同,因此筆者認為,招投標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實質性變更并非新要約,兩者情形不同,不能直接參照適用。
       
        三、建設工程合同變更不一定導致“實質性內容變更”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由于工程復雜,履行不確定因素較多,客觀上也存在施工合同需要調整的情況,《民法典》第五百四十三條規定:“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變更合同。”如因工程客觀需要,當事人通過補充協議或另行簽訂合同方式,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內容進行調整變更,并不違反招投標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
       
        《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民事部分)紀要》第31條規定,“招標人和中標人另行簽訂改變工期、工程價款、工程項目性質等影響中標結果實質性內容的協議,導致合同雙方當事人就實質性內容享有的權利義務發生較大變化的,應認定為變更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因此對于合同變更情形是否構成“實質性內容變更”,除了判定變更條款是否屬于實質性內容外,應考量是否導致雙方當事人的原來合同權利義務發生較大變化,如發生較大變化,應構成實質性變更,如對雙方權利義務影響不大,則是一般的合同變更。
       
        民法典建設工程司法解釋將“工程價款”規定為實質性內容,但對于工程價款如何界定并未細化。工程價款的變更包括工程款數額、工程價款的結算、工程價支付方式等變更,當事人通過補充協議對于工程價款支付方式等條款變更,不一定會導致合同實質性變更。
       
        四、本案解析
       
        冠宜置業公司與蚌埠建安公司之間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外,雙方在簽訂合作意向協議時已經預見付款存在不確定性,且在后續的合同履行過程中,主要按照補充協議約定方式進行支付,系對合同的變更與補充,并不構成合同實質性內容變更。雖然四份協議涉及資金投入方式、工程款撥付方式等內容變更,但最高院從最初框架協議約定的不確定性,后續合同實際履行,及對當事人權利義務影響角度,遵循當事人的意思自治,認定不構成實質性變更。

      【作者簡介】
      李瑋,合伙人律師,上海律協銀行業研究委員會委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