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藍天彬律師接受新華日報采訪,談律師行業
    2021/10/15 9:32:41  點擊率[36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律師
      【出處】微信公眾號:藍天彬律師頻道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律師行業;法律教育
      【全文】

        交匯點訊 2021年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10月16日鳴鑼開考,江蘇40834人報名參加。“法考”被稱為“天下第一考”,今年報考人數相比去年略降,但報名熱度不減。千軍萬馬拼搶的是什么?拿到法考“入場券”能否一勞永逸?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4萬人拼搶“入場券”
       
        10月14日11點,江蘇大學法學院研三學生張媛正戴著耳機聽網課,把最可能考的知識點各個擊破。“身邊考友們都在沖刺!”張媛說,司法部8月通知“法考”推遲到四季度,群里一下炸了鍋,是去找工作還是繼續備考,很多人心里沒底。好在半個月前,法考時間塵埃落定,大家又繃起一個弦。
       
        通過法考,意味著拿到入場資格。2018年起,“司考”改“法考”,擔任法官、檢察官、律師、公證員、法律顧問、仲裁員及政府部門中從事行政處罰決定審核、行政復議、行政裁決的人員都要通過考試。“拿到這張‘入場券’,才有機會找到好工作。”張媛告訴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法考知識涉及的學科面廣,知識點多,大部分同學從年初備考到現在。她5月開始復習,每天學滿8小時,國慶節假期也沒休息。
       
        根據麥可思2010-2020年本科專業就業紅黃牌榜,法學專業連續多次被貼上紅牌。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除了供求結構性不平衡等因素外,法考一次通過率低也造成了法學生就業難。
       
        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本科四年級有3個班,180多名學生。“除了一心考研的,大部分人都要去法考場上試試身手。”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副院長、教授上官丕亮告訴記者,法學專業學生擇業目標比較明確,基本上立志進入法律相關行業,通過法考不可或缺。
       
        已經手捧“飯碗”的考生看起來比較“佛系”。“我們辦公室有4個人,2人在備戰法考。這兩天,我有空會刷刷題,但不熬夜。”蘇州政法系統一名基層工作人員齊進(化名)語氣輕松。齊進兩年前“法考”失利,轉向報考公務員、事業單位。如今,她的工作專業性較強,涉及民事合同、行政處罰告知函等文件審核,是法治政府建設的一道關,齊進下決心借“法考”機會系統地“啃”一遍法條。
       
        入場不等于入行
       
        拿到資格證是成為法律人的第一步。“同學們目標很清晰,如果向錢看、能搏一搏,去當律師;如果想維護正義、向往穩定,則去公檢法。”齊進坦言,由于公務員考試常常是“萬里挑一”,身邊大多數同學選擇先進律所工作。
       
        律師行業成為不少“法考人”的職業選擇。數據顯示,2018年底,江蘇共有律師2.6萬人,2019年突破3萬人,去年底達到3.5萬人的歷史高位。短短兩年時間,江蘇律師總數增加了近1萬人。
       
        江蘇湃亭律師事務所管理合伙人單奕是其中的佼佼者。她2012年南京大學畢業又去荷蘭蒂爾堡大學深造,之后進入律所工作,從實習律師、獨立執業律師,再到成為指導實習律師的合伙人律師。2017年,她與工作伙伴成立律所,主要從事資本市場、涉外法律、常年法律服務。“這8年,就是不斷從瓶頸跳脫的過程,像一場打怪升級,但收入也成倍增長。”
       
        然而,對很多人而言,入場不等于真正入行。江蘇法德東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藍天彬律師說,有些新人律師理論似乎學得多,但實踐較少,比如取保候審申請書、辯護詞等法律材料寫得不夠規范,不夠扎實,需要更多磨練。
       
        收入和執業環境也讓不少“法考人”萌生退意。業內人士透露,在江蘇律師界,收入上的二八定律很明顯,20%的律師賺了80%的律師費。接大案、見大客戶、年入百萬,這部分人是極少數的。大部分人等同白領,每年拿到手約20萬元上下。還有一些新入行的實習律師、助理律師,起薪僅千元。而且,律師職業對個人能力、人脈資源、學識等要求非常高,成長期很長,一般為8到10年。“每天都要上戰場,拼的是真刀真槍,做律師沒一定能力很難生存。很多人做了一年,就轉行了。”
       
        打造法律服務人才集群
       
        隨著法治進程的不斷推進,無論是服務國家治理、社會管理,還是保障經濟社會發展,都需要大批優秀法治人才。截至2020年底,我國律師已突破52.2萬人,距離司法部定下明年全國律師總數達到62萬人目標,并不遙遠。數字背后,律師隊伍質量受到廣為關注。
       
        社會依靠哪一類律師,從一個側面體現著法治化的進程。江蘇省律師協會副會長、江蘇云崖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會議主席宋政平認為,律師以專業能力辦案,依據法條說話,社會認可度隨之水漲船高。“律師專業、公平、合理地解決問題,將促進整個司法環境優化。”
       
        為了培養適應時代需要的法律服務人才,不少律所自掏腰包為法學生們開設“五年級”。宋政平告訴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律所最近舉辦青年律師執業技能大賽,設置合同審查、案例檢索、模擬法庭等多個環節,考查青年律師各方面能力。幾輪下來,律師能力得到提升,律所也在從中物色人才。
       
        單奕也認為,青年律師不能一味想著賺快錢,提升業務能力、開拓業務將更有利于職業發展。在湃亭所,不管大案小案,都有資深律師帶教,律所還成立學習小組,每周由資深律師分享經驗。“對一名優秀律師而言,法律思維、表達能力、邏輯分析、個人規劃,一個都不少。”
       
        大學法學教育注重理論素養的培養,如何滿足現實需要?上官丕亮說,近些年來國內各大法學院紛紛在打牢學生法學理論基礎的同時,不斷引入職業訓練。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與法院、檢察院、律所等單位合作,引入法律實務課程,特別是自2016年以來每年舉行“公益之星”創意訴訟大賽,引導學生參與公益訴訟實踐,支持學生作為案件的原告或訴訟代理人提起公益訴訟,著力培養“德才兼備的法律解決方案供給者”。蘇大法學本科生近年提起的“中國知網案”“愛奇藝案”“蘇州軌道交通案”等,在省內乃至全國引發廣泛關注。
       
        江蘇省司法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江蘇將推動把法律服務人才納入全省及地方人才發展規劃,分層次開展律師高端人才、領軍人才、青年人才培養,形成梯次配置、專業分類、差異發展的人才布局。聯合省內高校、產業鏈核心企業、“走出去”企業等,設立律師實訓基地,大力培養具有全球視野、國際水平、特色優勢的法律服務人才集群。

      【作者簡介】
      藍天彬,律師、江蘇法德東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刑事業務研究會副主任,南京市律師協會刑事法律風險防控委員會委員,前政法記者,畢業于廈門大學,專注于研究公司人員、公職人員法律風險防控和刑事辯護。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