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中國生物多樣性立法現狀與未來
    2021/10/18 9:36:42  點擊率[26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環境保護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生態環境部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生物多樣性;立法現狀;未來
      【全文】

        我國十八大、十九大報告以及“十三五”規劃綱要均對生物多樣性保護提出了明確要求,生物多樣性保護已經成為我國一項重要的政策主張。為全面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嚴密法治觀,我國不斷完善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法規體系,旨在用最嚴格制度保護生物多樣性。目前我國生物多樣性立法正在穩步推進,形成了廣受認可的保護理念、邏輯嚴謹的法律框架、完備充實的制度體系,為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提供了完善的法律保障。未來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立法應當深入貫徹整體性立法目標,可以考慮建立以《生物多樣性保護法》為統領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體系,實現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制度的有效配置,以便于應對復雜多元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問題。
       
        一、廣受認可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理念
       
        生物多樣性保護理念在多部環境資源類法律中得到確認,具備明確法律地位。黨的十八大、十九大報告肯定了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重要性,并且進一步明確了構建生物多樣性保護網絡的具體要求。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政治導向已經為我國《環境保護法》《生物安全法》《野生動物保護法》《森林法》《草原法》《長江保護法》等多部現行法律所吸收,通過“原則性+專門性”條款相結合的方式予以確認。例如《環境保護法》作為我國環保領域的綜合性、基礎性法律,第三十條將保護生物多樣性作為開發利用自然資源的限定條件之一。《生物安全法》第二條將保護生物多樣性劃入適用范圍。《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一條將維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作為立法目的。《森林法》第二十八條將維護生物多樣性視為森林資源保護所發揮的功能之一。《長江保護法》作為生態保護領域的最新立法,第四十二條關于水生野生動植物保護的條款實際上也以保護生物多樣性為目的。在未來即將出臺的《國家公園法》《自然保護地法》《濕地法》中,保護生物多樣性將繼續作為重要立法內容。簡言之,按照目前環境法律體系的分類,保護生物多樣性已經成為環境資源類和生態保護類法律的基本共識。
       
        二、邏輯嚴謹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框架
       
        我國先后制定修訂了50多部與生物多樣性保護相關的法律法規,不僅涵蓋生態系統保護、防止外來物種入侵、生物遺傳資源保護、生物安全等多領域,而且涉及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地方性法規等多層次立法。
       
        生態保護領域,針對森林、草原、海洋、河湖和濕地等多種類型的生態系統,我國相應出臺《森林法》《草原法》《海洋環境保護法》《長江保護法》等法律,《自然保護區條例》《風景名勝區條例》等行政法規,《濕地保護管理規定》《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等部門規章,《江蘇省濕地保護條例》等地方性法規。
       
        防止外來物種入侵領域,雖尚缺乏專門法律予以規制,但新近生效的《生物安全法》第六十條規定,國家加強對外來物種入侵的防范和應對,保護生物多樣性。其他規定散見于《野生動物保護法》《農業法》《畜牧法》《種子法》《動物防疫法》等相關法律、《森林蟲害防治條例》等行政法規、《進境植物檢疫禁止進境物名錄》等部門規章、《沈陽外來物種防治管理暫行辦法》等地方性法規。
       
        生物遺傳資源保護領域,關于遺傳資源與惠益分享的法律條款主要集中于《生物安全法》《畜牧法》《漁業法》《野生動物保護法》《森林法》《草原法》《種子法》等法律、《野生植物保護條例》等法規、《畜禽遺傳資源進出境和對外合作研究利用審批辦法》等部門規章、《云南省生物多樣性保護條例》等地方性法規。
       
        生物安全領域,形成由基礎性、綜合性、系統性的《生物安全法》為統領,《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基因工程安全管理辦法》《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管理辦法》等專門性法規和規章為基石的法律體系。
       
        環境資源類法律為生物多樣性專門立法指明了方向,生物多樣性相關立法的發展為生物多樣性專門立法奠定了堅實基礎,均有益于未來《生物多樣性保護法》的順利出臺。
       
        三、完備充實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制度體系
       
        在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框架已經基本成型的背景下,系統化的法律制度體系是實現生物多樣性整體保護的必要保障。基于生物多樣性保護領域的共通性,目前已經形成了相對成熟且日趨完善的具體法律制度,如行政許可制度、風險評估制度和環境監測制度等。其中行政許可制度作為運用最為廣泛的制度之一,是一種事前預防性手段,能夠有效地防范可能造成生物多樣性減損的風險因素。除上述共性制度外,還形成了許多具備領域特色的專門制度。生態保護領域的分區管理制度,防止外來物種入侵領域的環境影響評價制度、檢驗檢疫制度,生物遺傳資源保護領域的確權制度,生物安全領域的轉基因生物強制性標識制度等,都為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體系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
       
        四、生物多樣性保護立法的未來展望
       
        結合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的現實需求與法治基礎,為了進一步發揮生物多樣性法律體系的指引和保障作用,未來仍需從以下三方面予以推進。
       
        一是明確生物多樣性整體保護的立法目標。既要統籌協調生態環境保護和資源合理利用的相互關系,也要推動生物多樣性四大具體領域的協同保護,實現遺傳資源、生物物種和生態系統的全面覆蓋。
       
        二是研究制定一部基礎性、政策性、協調性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法》。生物多樣性保護作為關涉人類命運的重要社會問題,應當以生物多樣性領域為基點立法,注重生物多樣性法律體系內部的有效銜接,形成更具整體性系統性的法律體系。
       
        三是合理配置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制度。既要推動現有各項制度的均衡發展,也要以“環境權力—環境權利”的二元架構作為配置標準,發揮多元參與、公私治理的協同作用,追求合作共治的制度目標。

      【作者簡介】
      秦天寶,作者工作單位系武漢大學。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