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屬性及其對合同條款效力的影響研究——以《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為例之探討
            李建科;李燕妮
            2021/10/18 13:23:43  點擊率[565]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基本建設法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工程技術標準屬公法范疇,是強制性國家標準,是國務院授權制定和發布,其效力位階源于《標準化法》的明確規定,具有公法效力;合同條款,屬私法范疇,具有私法效力;工程技術標準因法律規定在公法與私法的區分、博弈和整合中嬗變成合同條款,生成私法效力-----民商事法律關系產生、變更和消滅,權利義務確定,受私法約束和保護。
              【中文關鍵字】工程技術標準;法律屬性;合同條款;效力;影響
              【全文】

                工程技術標準,是建設工程領域常見的問題,也是標準化法治的重要領域,但因其技術性強,其法律屬性和效力往往在法律實踐中頗有爭議,本文以建設工程領域常常遇到的2013版《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為例,以《標準化法》為基準,以我國現行有效的法律法規為依據并結合公法與私法等理論,對此進行分析探討,以探析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屬性及其對合同條款效力的影響。
               
                一、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屬性與效力——公法及其效力
               
                公法與私法區分的基本意義在于法律的適用,在于確定法律關系的性質,應適用何種法律規定,確定采用何種救濟方法或制裁手段,以及案件應由何種性質的法院或審判庭受理,應適用何種訴訟程序。梁慧星先生在談及公法與私法的分類時說,法律之分為公法與私法,乃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的重大成果。他同時引用德國學者基爾克的論斷:公法與私法的區別是今日整個法秩序的基礎。如果這一區分被混淆,甚至無視公法與私法的本質差異,作為社會調整器的法律將會失靈,社會關系和社會秩序將會處于混亂之中。因此,任何一種社會關系或案件顯現在法律層面,必須首先分析和判斷公法和私法之區分,并進一步進行效力之區分。
               
                (一)工程技術標準,屬公法范疇
               
                公法和私法的劃分最早出現于古羅馬法。在古羅馬社會中,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被嚴格加以區分,同一位羅馬公民在這兩種生活中扮演不同身份的角色、享有不同的權能;而要實現這種公共生活與私人生活的分離,客觀上就必須以建立兩種彼此相區分的制度為前提。羅馬法律規范中有的造福于公共利益,有的則造福于私人,公法見之于宗教事務、宗教機構和國家管理機構之中,私法則是關于個人利益的規定。“現代的國法是以區別其全部為公法或私法為當然前提的,對于國家的一切制定法規,若不究明該規定為屬于公法或私法,而即欲明了其所生的效果和內容,蓋不可能。公法與私法的區別,實可稱為現代國法的基本原則。”并得出結論:“現今,公法與私法的共存及區分,已成理論上的通說”。據此,工程技術標準,因其屬我國《標準化法》規定的范圍,是為公共利益和安全之目的而制定和頒布,是為公共利益目的之公權對于私權積極依法介入和限制。因此,《標準化法》是公法范疇,工程技術標準屬公法范疇。
               
                (二)工程技術標準的公法效力,是公權力對私權利的限制、制約、保護、保障狀態和程度
               
                法律效力,簡言之,是一種約束力,但對于公法和私法而言,這種約束力和強度、深度、廣度是不同的。因此,司法和執法實踐,必須根據公法和私法的具體規定確定其效力狀態和力度。其中,對公法致私法行為之無效,《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但是該強制性規定不導致該民事法律行為無效的除外。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是一條原則或準則性規定,既確定了私權利的范圍和疆域,也明確了公權力對私權利的保護和保障范圍和疆域,是公權力對私權利的限制、制約、保護、保障狀態和程度,即相對應的,實質上是公法規則或規范因一定法律事實產生使之在公法與私法區分、博弈、整合過程中而形成和產生了私法效力——民商事法律關系的產生、變更和消滅。
               
                但是,在此區分、博弈、整合過程中還存在和明確法律位階問題,因為法律位階影響和決定公法對私法效力的有無或程度,進而言之,工程技術標準盡管是公法,如果其法律位階低于《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的“法律、行政法規或沒有被認定屬于違背公序良俗”,則工程技術標準,僅具有公法效力,不會產生和形成私法效力——公法規則私法化、具有私法效力,對私權利產生和形成私法效力,使私權利產生私法上的效果——私法或民商事法律關系(行為)的產生、變更或消滅。
               
                二、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位階
               
                (一)工程技術標準是強制性國家標準
               
                1、工程技術標準之法律厘定
               
                《標準化法》是法律,根據其第十條第一款“對保障人身健康和生命財產安全、國家安全、生態環境安全以及滿足經濟社會管理基本需要的技術要求,應當制定強制性國家標準”之規定,諸如《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等,屬于建設工程計價等的技術要求,涉及的是對保障人身健康和生命財產安全、國家安全、生態環境安全以及滿足經濟社會管理基本需要的技術要求。因此,工程技術標準是法律規定的強制性國家標準。
               
                2、工程技術標準之行政法規厘定
               
                根據1990年4月6日國務院第53號令發布的《標準化法實施條例》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下列標準屬于強制性標準:(三)工程建設的質量、安全、衛生標準及國家需要控制的其他工程建設標準”,諸如《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等,應屬于國家需要控制的其他工程建設標準,屬于強制性國家標準的范圍,也與《標準化法》第十條第五款“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務院決定對強制性標準的制定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之規定相一致,即《標準化法實施條例》以行政法規之位階規定諸如工程計價之技術規范和要求——工程技術標準,屬于制定強制性國家標準的范圍。
               
                (二)工程技術標準之法律位階
               
                “上位法”、“下位法”是《立法法》確立的區分法律效力等級以及法律位階的兩個基本范疇。所謂法律位階,是指在統一的法律體系內,確定不同類別規范性法律文件之間效力等級與適用順序的制度。法律位階范疇揭示了法律規范在整個法律體系中的縱向地位,是確立法律效力等級制度的根本依據,處于高一層次的法律規范是上位法,反之為下位法。不同位階的法律規范之間構成了等級體系,高位階的法律規范的效力高,低位階的法律規范的效力低。因此,諸如《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之類的強制性國家標準,根據《標準化法》之規定,有明確的制定主體和效力淵源。
               
                (1)、工程技術標準的制定主體——國務院
               
                《標準化法》第十條第二、三、四款“國務院有關行政主管部門依據職責負責強制性國家標準的項目提出、組織起草、征求意見和技術審查。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負責強制性國家標準的立項、編號和對外通報。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應當對擬制定的強制性國家標準是否符合前款規定進行立項審查,對符合前款規定的予以立項”、“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可以向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提出強制性國家標準的立項建議,由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行政主管部門決定。社會團體、企業事業組織以及公民可以向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提出強制性國家標準的立項建議,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認為需要立項的,會同國務院有關行政主管部門決定”、“強制性國家標準由國務院批準發布或者授權批準發布”和第十一條第二款“推薦性國家標準由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制定”之規定,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制定是國務院的法定職權,國務院有權自己批準發布,也可以授權批準發布,而自己批準發布和授權批準發布都是法定職權。《標準化法實施條例》第十二條“國家標準由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編制計劃,組織草擬,統一審批、編號、發布。工程建設、藥品、食品衛生、獸藥、環境保護的國家標準,分別由國務院工程建設主管部門、衛生主管部門、農業主管部門、環境保護主管部門組織草擬、審批;其編號、發布辦法由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行政主管部門制定”之規定,就是國務院通過行政法規授權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發布的行政法規依據。因此,不管是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實體制定權,還是程序權,權力的主體都是國務院。
               
                (2)、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效力淵源——法律
               
                《標準化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國家標準分為強制性標準、推薦性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是推薦性標準”,第三款規定“強制性標準必須執行。國家鼓勵采用推薦性標準”,而《標準化法》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因此,“強制性標準必須執行”顯然是立法機關通過立法以法律的位階賦予或授予強制性國家標準的法律效力,即“強制性國家標準”的法律效力來源于法律。
               
                綜上,盡管國務院有權制定和批準發布強制性國家標準,但是,“強制性國家標準”的法律效力卻來源于法律。這與傳統的法律位階相比較,表現出的是:制定主體和法律位階效力不一致,即相分離。傳統的法律位階效力,是直接由制定主體的法律地位決定的。由此,就引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如此立法的合憲性與合法性問題,但是,這不是這里分析探討的問題,而是既然立法已經確立,就必然產生預期的法律效力而執行和遵守的問題。因此,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強制性國家標準的法律位階是法律,在法律適用中處于法律的位階和地位,其效力低于憲法,高于行政法規、地方法規、規章。針對諸如《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等而言,其內容屬于應當制定強制性國家標準的范圍,制定程序是國務院授權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發布。所以,其之法律位階處于法律的位階和地位。
               
                綜上,工程技術標準,屬公法(公法規則或規范)范疇,處于法律之位階,是靜態之分析和考量,其一旦因一定法律事實的產生與私法相遇,必然會在公法與私法的區分、博弈、整合過程中因其處于的法律位階和地位而形成和產生嬗變——法律屬性與效力之嬗變。
               
                三 、工程技術標準之合同條款的法律屬性和效力——公法規則之私法及效力
               
                (一)合同條款,屬私法范疇
               
                私法本來是個人相互間的法,但“其對于國家的關系,不過是服從國家的監督和可以請求國家的保護而已。私法非與公法區別不可的理由,亦即在于此,據此,可知公法和私法的區別,不單是決定裁判管轄的技術的問題,同時又是基于法的性質之差異的論理上的區別”。“私法最重要的特點莫過于個人自治或其自我發展的權利。契約自由為一般行為自由的組成部分……是一種靈活的工具,它不斷進行自我調節,以適用新的目標。它也是自由經濟不可或缺的一個特征。它使私人企業成為可能,并鼓勵人們負責任地建立經濟關系。因此,契約自由在整個私法領域具有重要的核心地位。”私法自治是私法的核心原則,系指“各個主體根據他的意思自主形成法律關系的原則”,或者是“對通過表達意思產生或消滅法律后果這種可能性的法律承認”。合同條款是當事人“私法自治”的合意產物,是合同內容的表現形式,是確定合同當事人權利義務的根據,體現和表達的是當事人的自由意志,是私人利益的集中體現與表達,與公共利益與公權力無關。我國《民法典》關于合同一般條款的規定是任意性規定,僅具有建議性或者提示性的作用,是私法自治、意思自治的充分具體體現;按照私法自治、意思自治、合同自由原則,除了按照合同性質必須具有的條款外,在不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當事人有權決定合同條款的內容。因此,合同條款屬私法范疇,具有和產生私法效力,即一方面,在私法自治原則之下,法律原則上承認當事人本于自由意思所為之意思表示具有法之約束力,并對于基于此種表示所形成之私法上生活關系賦予法律上之保護。
               
                (二)工程技術標準之合同條款,是公法規則之私法及效力
               
                工程技術標準,經法律規定或合同當事人的意思自治被確定為合同條款,不僅在形式上嬗變或成為私法條款,而且根據《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既確定了私權利的范圍和疆域,也明確了公權力對私權利的保護、保障范圍和疆域,是公法效力與私法效力之區分、博弈和整合之產物,即實質上公法規則或規范在作為合同條款下形成和產生了私法效力,即公法私法化或公法規則之私法效力——私法或民商事法律關系產生、變更和消滅,權利義務確定,受私法之約束和保護。
               
                四、工程技術標準對合同條款效力的影響——公法規則之私法效力
               
                (一)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淵源、范圍、形式
               
                1、淵源——嬗變之根據
               
                工程技術標準,屬公法范疇,是強制性國家標準,是法律,即法律保障其實施的效力,其“強制性不是標準所固有的,而是法律賦予的。”《標準化法》第2條第3項關于“強制性標準必須執行”的規定,是強制性標準獲得強制性的法律依據,也是其強制實施效力的來源。因此,所謂強制性國家標準,實際上是指法律賦予其強制實施效力的標準,與《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相一致,是兩個同位階法律在區分、博弈和整合后,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公法以法律為淵源被區分出來。
               
                2、范圍或疆域——嬗變之領域
               
                《標準化法》以法律賦予標準以強制實施的效力,并非指向特定的標準,也不是指向已經發布的標準,而是指向依據《標準化法》第10條第1款規定制定的標準,這類標準旨在“保障人身健康和生命財產安全、國家安全、生態環境安全”以及“滿足經濟社會管理基本需要”,其與《民法典》在區分、博弈和整合后,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公法以法律為淵源的公法和私法的效力范圍或疆域被區分出來。
               
                3、形式——嬗變之公示
               
                《標準化法》第2條第2款規定,強制性標準只有強制性國家標準一種類型,其代號由“國標”(國家標準)漢語拼音的第一個字母構成,即“GB”,如《不銹鋼壓力鍋》(GB15066-2004)、《土壤環境質量標準》(GB15618-1995)等,是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外在表現形式,是嬗變之形式標志,具有公示公信的法律意義,表現為嬗變前后之公示,其與《民法典》在區分、博弈和整合后,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公法以法律為淵源的外在表現形式被區分出來。
               
                上述三區分,一是為了識別,二是為了適用,從而最終確定工程技術標準因與私法相遇而在公法與私法的區分、博弈和整合中形成和產生的是公法效力還是私法效力。
               
                (二)工程技術標準的公法效力
               
                工程技術標準是強制性國家標準。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強制性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強制性標準具有強制實施效力,不論當事人是否約定,強制性標準對生產經營活動都有約束力。只有在當事人約定的標準的技術要求高于強制性標準時,才可以排除強制性標準的適用。二是對其他類型標準構成制約關系,其他類型標準的技術要求不得低于強制性標準(《標準化法》第21條第1款)。這兩個方面,是公法效力之規制、制約、限制、保護、保障乃至剝奪的具體體現(公權對私權甚至公權)。因此,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公法效力決定和影響了工程技術標準與私法區分、博弈、整合的進路、根據和私法效力的特殊性。
               
                (三)工程技術標準的私法效力
               
                1、公法與私法區分、博弈、整合之私法效力進路或根據
               
                (1)法律規定
               
                《標準化法》第2條第2款“強制性標準必須執行”,是對強制性國家標準與私法區分、博弈和整合的原則性規定,同時其他法律也有明確的具體規定。例如,《防震減災法》第38條的規定,“設計單位應當按照抗震設防要求和工程建設強制性標準進行抗震設計”,“施工單位應當按照施工圖設計文件和工程建設強制性標準進行施工”等,但其他法律有無明確的具體規定,不影響和決定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公法效力及私法效力,因為《標準化法》第2條第2款以法律的位階賦予了工程技術標準的公法位階效力,且該法是標準化的基本法,具有基本法和一般規則的法律效力,即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位階效力。
               
                (2)約定援引
               
                當事人約定援引強制性國家標準,較之法律規定,更具有確定性。在實踐中,當事人約定強制性標準的方式包括:合同條款載明具體的強制性標準或者標準的信息,產品或服務的標簽或說明書載明執行的強制性標準或標準信息。當產品或服務存在強制性標準時,即便合同文本只是籠統約定應當符合有關標準,也可以依據合同標的的信息確定具體適用的強制性標準。質言之,由于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位階效力,即使沒有約定援引,也不影響和決定工程技術標準的私法效力適用。
               
                (3)聲明公開
               
                《標準化法》第27條規定了企業(執行)標準自我聲明公開制度,規定“企業應當公開其執行的強制性標準、推薦性標準、團體標準或者企業標準的編號和名稱”。因此,企業聲明公開其執行的強制性國家標準,也是約定的一種方式,是合同的約定內容。但是,即使沒有聲明,也不影響和決定工程技術標準的私法效力適用,這仍然是工程技術標準的法律位階效力決定的。
               
                因此,工程技術標準因法律規定作為公法而與私法之區分、博弈、整合,調整民商事關系、規范民商事行為,形成和產生了私法效力,產生、變更和消滅私法或民商事法律關系,其具體表現為其對民事主體權利和義務產生的作用與影響,不因意思自治而改變。例如,《民法典》第293條規定:“建造建筑物,不得違反國家有關工程建設標準,妨礙相鄰建筑物的通風、采光和日照。”據此,符合有關通風、采光、日照的國家標準,就構成和產生了建筑物相鄰人所負的義務,不受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影響。又如,在合同關系中,合同約定了標的物的產品質量標準時,交付的標的物符合該項標準,就構成和產生了債務人的義務,也不受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影響。
               
                2、工程技術標準之私法效力——對合同條款效力的影響
               
                (1)合同有效,民商事法律關系依據工程技術標準生成,權利義務確定
               
                ①直接生成民商事法律關系
               
                法律規定的情況下,民商事法律關系依法而生成。當事人可以直接援引強制性標準作為證據支持其主張;人民法院也可以直接援引強制性標準對案件事實作出認定。因此,民商事法律關系依據工程技術標準直接生成而產生效力,不受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影響。
               
                ②意思表示不明確,優先適用直接生成民商事法律關系
               
                《民法典》第511條第1項規定:“質量要求不明確的,按照強制性國家標準執行。”即應優先適用強制性國家標準。例如,在廣東省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年審結的“李十貴、房妹六等與潘康排裝飾裝修合同糾紛案”中,當事人雙方沒有簽訂書面合同,也沒有就裝修工程的質量約定驗收標準,原審法院根據《合同法》第62條第1項規定,援引強制性國家標準《建筑工程施工質量驗收統一標準》(GB50300-2013),對鑒定機構依據該標準作出的鑒定意見予以采信,確認涉案房屋的墻面瓷磚鋪貼工程不合格。二審法院維持了原審法院的事實認定。當合同約定的標準(包括強制性標準)被廢止或被新的強制性標準取代時,也可依據《合同法》第62條第1項規定,優先適用新的強制性標準。因此,合同對標的質量要求約定不明確時,強制性國家標準具有優先適用效力,工程技術標準直接生成民商事法律關系,其生成與效力也不受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影響……
               
                2、工程技術標準致合同無效或部分無效
               
                ①合同標的不符合工程技術標準而無效
               
                根據《民法典》第153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合同無效。《標準化法》關于“強制性標準必須執行”(第2條第3款)、“不符合強制性標準的產品、服務,不得生產、銷售、進口或者提供”(第25條)的規定,屬于強制性規定。如果合同標的不符合強制性標準的要求,應認定為違反了《標準化法》的強制性規定,依據《民法典》第153條之規定,認定合同無效。例如,在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年審結的“陜西嘉亨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與北京沃野千里科貿有限公司合作合同糾紛案”中,兩審法院均認為,北京沃野公司與陜西嘉亨公司簽訂的《合作經營合同書》,將雙方合作經營的兒童主題樂園、兒童玩具連鎖店和其他與兒童相關的產品服務場所設置在購物廣場負一層,不符合強制性國家標準《高層民用建筑設計防火規范》(GB50045-95)第4.1.6條的要求,違反了《標準化法》關于“強制性標準,必須執行”的規定,確認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合作合同無效。因此,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強制性國家標準致合同無效、不生成民商事法律關系,不產生私法效力,不受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影響。
               
                ②合同約定的標的質量標準低于工程技術標準而無效(合同部分無效)
               
                合同約定的標的質量標準低于強制性國家標準的要求時,合同的質量條款無效(合同部分無效),應適用強制性標準。如果合同約定不符合強制性標準,不屬于合同標的或目的違法,而只是合同標的的質量條款不符合強制性標準,應認定該條款無效,其法律依據仍然是《民法典》第153條。在這種情形下,合同只是部分無效,而非全部無效。這種情況包括合同約定的質量要求低于強制性國家標準,也包括合同約定的質量標準低于強制性國家標準。合同標的質量條款被認定無效后,應適用強制性國家標準,作為認定合同標的質量的依據。因此,工程技術標準作為強制性國家標準致合同部分無效、部分不生成民商事法律關系,部分不產生私法效力,也不受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影響。
               
                五、結語:工程技術標準因法律規定嬗變、生成私法效力
               
                工程技術標準,屬公法范疇,其法律位階是法律,具有法律的位階效力;合同條款,屬私法范疇,工程技術標準因法律規定在其與私法的區分、博弈和整合中嬗變成合同條款而產生和形成了私法效力。因此,合同條款如果沒有關于工程技術標準的約定或約定不明,則合同有效,工程技術標準直接成為合同條款,產生私法效力,合同當事人必須遵守;合同條款關于工程技術標準的約定如果違反或不符合工程技術標準的規定,則根據《民法典》之相關規定合同無效或部分無效。簡言之,工程技術標準形因法律規定嬗變、生成私法效力——民商事法律關系產生、變更和消滅,權利義務確定,受私法約束和保護。

              【作者簡介】
              李建科,法學碩士,中國法學會會員,陜西省建筑法學會會員,講師,律師,商標版權代理人,陜西學無涯法律服務有限公司高級顧問。 李燕妮,商標版權代理人,陜西學無涯法律服務有限公司高級顧問。
              【注釋】
              [1]梁慧星:《民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34頁。
              [2]李建科:《“陜西千億礦權案”:公法與私法之區分與博弈》,載北大法律信息網,【法寶引證碼】CLI.A.0106308。
              [3]葉秋華,洪蕎 《論公法與私法劃分理論的歷史發展》《遼寧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8年1期,第141頁。
              [4]彼德羅·彭梵得: 《羅馬法教科書》黃風譯, 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第9頁。
              [5]參見[日]美濃部達吉:《公法與私法》,黃馮明譯,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8頁;以及(日)美濃部達吉《公法與私法》(日本評論社·1935年版,第3頁。
              [6]參見李建科:《“陜西千億礦權案”:公法與私法之區分與博弈》,載北大法律信息網,【法寶引證碼】CLI.A.0106308。
              [7]參見李建科:《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之法律位階》,載北大法律信息網,【法寶引證碼】CLI.A.0106148;載《陜西省法學會建筑法學研究會2018年年會暨第七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8]汪全勝:《“上位法優于下位法”適用規則芻議》[J],載《行政法學研究》2005年04期。
              [9][日]美濃部達吉著、黃馮明譯:《公法與私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年5月版,第12頁。
              [10][德]羅伯特·霍恩、海因·科茨、漢斯·萊塞著:《德國民商法導論》,楚建譯,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6年版,第90頁。
              [11][德]迪特爾·梅迪庫斯著,邵建東譯:《德國民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142。
              [12]詹森林著:《民事法理與判例研究》,臺灣自版1998年版,第2頁。
              [13]柳經緯:《標準的類型劃分及其私法效力》[J],載《現代法學》2020年第2期。
              【參考文獻】
              {1}王琦:《2013年版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研究——以“一帶一路”戰略為背景》,【法寶引證碼】CLI.A.0102089.
              {2}何鷹:《強制性標準的法律地位——司法裁判中的表達》,載北大軟法網。
              {3}公丕祥:《法理學》[M],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
              {4}孔祥俊:《法律方法論(第1卷)》[M],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
              {5}伯恩·魏德士:《法律學》[M],丁小春、吳越譯,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6}雍琦:《法律邏輯學》[M],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7}胡玉鴻:《試論法律位階劃分的標準——兼及行政法規與地方性法規之間的位階問題》[J];載《中國法學》2004年03期。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