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在WTO全球電子商務談判中分享中國《電子商務法》經驗:基于后疫情時代背景
            2021/10/19 8:14:51  點擊率[68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國際經濟法
              【出處】《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1年第4期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后疫情時代世界經濟加速復蘇,迫切需要推動世界貿易組織(WTO)電子商務談判盡早成功。這事關中國工業和信息化發展戰略以及制造強國、貿易強國建設的深入發展。通過分析WTO自1998年以來的電子商務談判歷程與主要分歧可以發現其當前阻礙,采取量化實證對比方法便于發掘中國電子商務發展法治經驗以探究破解之道。由此,站在便利全球電子商務消費、促進人類生活福祉、提升國際貿易可及性學理立場,得出中國有必要向WTO充分匯報并分享本國電子商務立法理念與實踐經驗的結論,即向WTO電子商務談判工作組提出“合同標準化、設施配套化、締約多元化、接入確定化”的議題,促使WTO諸成員盡早進入“電子商務關稅表”談判的實質性階段。
              【中文關鍵字】后疫情時代;WTO電子商務談判;全球電子商務消費;電子商務法;中國方案
              【全文】

                2021年,是《中國加入WTO議定書》生效二十周年。中國加入WTO以來,在經濟和貿易上取得的快速發展證明WTO作為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系對全球經濟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也要看到,當前的世界經濟格局深刻調整,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遇到波折,多邊貿易受到挑戰。WTO將于2021年底舉行第十二屆部長級會議(MC12,通常每兩年舉行一次的WTO最高權力機構定期會議)。中國商務部世界貿易組織司原司長洪曉東呼吁,在推動貿易自由化和建立新規則上,特別是在推進全球電子商務(Global Electronic Commerce)談判進程上,WTO “要做事,要能做成事”[1]。
               
                一、WTO電子商務談判架構、問題與中國電子商務法治比較
               
                WTO電子商務談判世界矚目。在2021年2月5日WTO電子商務談判的年度會議上,聯合召集人、澳大利亞大使喬治·米娜宣布WTO成員已就“未經請求的商業信息(即垃圾郵件)”問題敲定了一份清潔談判文本,強調各成員需加快談判步伐,以實現在擬定于2021年底舉行的MC12中取得實質進展的目標{1};同年3月16日,喬治·米娜再次提醒WTO與會談判代表擬在暑假前就10個領域提交清潔文本,繼續敦促各成員表現出妥協精神,以助取得進展{2}。但目前看來,WTO電子商務談判仍停留在討論如何避免垃圾郵件、確認電子身份、落實電子商務便利化措施、厘清數據本地化規則等初級問題的提案與艱難磋商階段。
               
                (一)“宣言—計劃—聲明—提案—磋商”: WTO電子商務談判的歷程與架構
               
                自1995年的馬拉喀什協定(Marrakesh Agreement Establishing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奠定WTO之后,第二屆部長級會議(MC2)在1998年5月就認識到全球電子商務已經為國際貿易的快速增長創造了新機遇,首次提出WTO電子商務議題,并通過了《全球電子商務宣言》(Declaration on Global Electronic Commerce,以下簡稱《宣言》)。同年9月,WTO總理事會下屬的工作組通過了《電子商務工作計劃》(Work Programme on Electronic Commerce,以下簡稱《計劃》),首次界定“電子商務”是指“以電子方式生產、分銷、營銷、零售或交付商品和服務”。
               
                繼《宣言》之后、在《計劃》框架下,WTO電子商務議題由貨物貿易理事會、服務貿易理事會、知識產權理事會、貿易和發展理事會四個常設機構具體推進,并向總理事會進行專題匯報,總理事會負責該計劃的定期審查。貨物貿易理事會負責與電子商務產品相關的市場準入、標準、原產地規則、估價、分類、進口許可證、關稅及其他關稅等;服務貿易理事會負責與電子商務有關的隱私保護、市場準入承諾、國民待遇、國內規制、透明度、公共道德和防止詐騙等;知識產權理事會負責與電子商務有關的版權及相關權利的保護和執行、商標的保護和執行、新技術和獲取技術等;貿易和發展理事會負責促進發展中成員參與電子商務的挑戰和路徑、促進發展中成員運用信息技術融入多邊貿易體制、評估電子商務對發展中成員金融的影響、評估對發展中成員貿易和經濟前景的影響,特別是對中小企業的影響等。由于《計劃》涉及議題過于廣泛且不聚焦,致使WTO成員之間很難達成共識,談判最終陷入停擺狀態。
               
                進入21世紀后,WTO總理事會就跨領域交叉問題開始對《計劃》進行專題磋商。第一次討論于2001年6月15日在總理事會主持下舉行,截至2016年10月18日共進行了十二次專題討論,之后通過總理事會召集非正式、不限定成員名額的會議進行。盡管各理事會按《計劃》就十二個授權討論議題向總理事會提交了進展報告,但由于在關鍵領域長期缺乏共識,除了延長了對電子傳輸暫停征收關稅的規則外,其他討論并未形成實質成果{3}。2015年12月,在肯尼亞內羅畢舉行的WTO第十屆部長級會議(MC10)掀起了電子商務討論的熱潮,關于WTO電子商務討論的提案明顯增多,其中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加拿大、歐盟、美國、中國、俄羅斯聯邦、巴西等成員提交的提案數量最多。2017年12月,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WTO第十一屆部長級會議(MC11)是WTO電子商務談判的轉折點,美國、歐盟、日本等發起數字貿易自由化談判提議,42個成員參與其中,此次會議頒布了《電子商務聯合聲明》(Joint Statement on Electronic Commerce,以下簡稱“2017年《聲明》”),在沿用了《計劃》模式的基礎上,重申重要性和包容性,提出WTO應發揮促進開放、透明、非歧視和可預測監管環境的重要作用,號召WTO各成員積極針對未來WTO與貿易有關的電子商務談判開展探索性工作并提出各自的提案,以協商制定規則。2018年7月,71個成員共同簽訂頒布了第二次《電子商務聯合聲明》(以下簡稱“2018年《聲明》”),承諾在電子商務領域共同開展探索性工作,為今后WTO關于電子商務的談判做準備。2019年1月,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電子商務非正式部長級會議上參與WTO電子商務談判的成員增至76個,頒布了第三次《電子商務聯合聲明》(以下簡稱“2019年《聲明》”),提出“我們確認有意就與貿易有關的電子商務問題展開世貿組織談判”“我們將爭取在世貿組織現有協定和框架的基礎上,在盡可能多的世貿組織成員的參與下,取得高標準的成果”。在WTO現有協定和框架下展開電子商務談判的表述,一方面是承繼WTO秩序的既有成果,但另一方面也束縛了開創WTO電子商務時代的規則迭代與升級創制。
               
                伴隨《宣言》《計劃》、2017年《聲明》、2018年《聲明》、2019年《聲明》,WTO電子商務談判通過成員不斷提案、組織多輪年度磋商而逐漸提速。磋商議題涵蓋電子傳輸、電子簽名和認證、無紙貿易、關稅彈性、數據透明度、開放互聯網接入、消費者保護、垃圾郵件和源代碼等問題,服務市場的準入承諾也納入談判框架。
               
                (二)后疫情時代WTO成員針對電子商務談判提出的最新提案與主要問題
               
                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與蔓延,隨之而來的“封城”等措施凸顯了全球電子商務的重要性。世界經濟開始復蘇走向后疫情時代,全球化數字經濟發展迎來新機遇,以互聯網為平臺、以數據跨域應用為媒介、以電子支付為結算手段、以線上線下平等融合發展為理念的“商品與服務”的電子商務實踐迅速發展。截至2021年6月,WTO電子商務談判成員已增加至86個,形成的提案達到了89份。由于絕大多數成員對于WTO電子商務談判與規則前景處于認知過渡甚至模糊,提交的大部分提案選擇了“不公開”模式。WTO電子商務談判中的29個成員提交了89份提案的具體情況,如表1所示。
               
               
               
               
                各方提案內容雖集中在支持電子商務發展、開放與電子商務、信任與電子商務、交叉問題、電信、市場準入、磋商范圍和一般規定等議題,但由于WTO電子商務談判范圍廣、問題多、爭議大,談判進展緩慢已成為不爭的事實。盡管WTO成員表態積極,聲明迫切,都寄希望在接下來的規則制定中能夠顧及其自身的發展利益,特別是網絡強國對電子商務談判更積極地發表自由化主張,提出大量實施方案,但從最新提案來看,主要爭議和實質分歧仍大量存在并集中在跨境數據流動、數據本地化、互聯網開放、在線支付保障、個人信息保護、知識產權與商業秘密保護、專有技術保護、數字產品待遇(又分為免稅待遇、非歧視待遇)等久議不決的范疇和領域。
               
                提案盡管眾多,WTO電子商務談判最大利益的共識與最廣福祉的理念,似乎仍不清晰。具體在電子商務實踐中,還有更為重大的共同利益和一些潛在的問題尚未被深入發現和廣泛討論。這些最大利益共識若不能達成,既存分歧就不能得以趨利避害地解決。這些問題如若不能及時解決,將阻礙電子商務的全球化發展。
               
                沒有抓住主要矛盾即電子商務如何提升全球福祉,是進展緩慢的核心阻礙。這其中包括如何界定傳統國際貿易與跨境電子商務本質區別的認知。針對這一問題的追問,直接涉及到以下三個未被關注的核心問題:
               
                第一,跨境商品應當是在出口國、還是在進口國繳納消費稅的利益分配問題。目前,WTO電子商務談判雖然達成了電子商務跨境的電子傳輸免除關稅的共識,但卻繞過了跨境消費稅。
               
                第二,WTO能否制定出區別于傳統國際貿易的全球電子商務標準合同的問題,雖然電子商務談判討論了電子簽名、數字認證和無紙化貿易,但卻忽略了最為關鍵的電子商務合同,電子商務合同將直接關涉電子商務的具體操作和消費稅的征收及比例,特別是電子商務關稅即消費稅的跨國利益分配問題,有待在電子商務合同范本中予以明確。
               
                第三,WTO能否就支撐全球電子商務得以運轉的廣泛基礎設施組成、配套、構建、標準、準入、保留、例外等問題制定規則。全球電子商務實踐必然需要有線上線下的公平融合,因此需要就既聯系、又區別于傳統國際貿易基礎設施(如海關便利化)新基建的議題開展磋商、討論、談判。
               
                目前,WTO電子商務談判的討論異常激烈,進展緩慢,談判各方立場不同,分歧頗多,能夠達成共識的主張淺顯有限,一些有爭議的焦點前景尚不明朗。WTO電子商務談判召集人、成員大使及相關學者在多個國際場景下紛紛表態給出建議,擬從多個角度努力促成WTO電子商務談判的一致性。從更為廣泛的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聯合國、世界互聯網大會等機構和場合關于WTO電子商務談判的公開言論來看,國內外學者更多關注于談判規則制定的包容性[3]、降低貿易壁壘[4]、彌合數據鴻溝[5]等問題,以促進電子商務發展。
               
                (三)中國《電子商務法》中“電子商務合同+基礎設施配套”的法治實踐
               
                分享本國法治的成熟實踐,并上升為國際規則,是歐美一貫的歷史經驗。2018年8月3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以下簡稱“中國《電子商務法》”),并于2019年1月1日起開始施行。中國《電子商務法》抓住了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要素,構建了電子商務活動的全新市場規范。中國《電子商務法》從多個方面開創了電子商務法治的先河,突破了法國民法典、德國民法典、日本民法典以來傳統民事商事法治的慣例,首創“電子商務合同”、突破了傳統合同法治的線下束縛,在網絡時代重塑了電子商務合同法律關系的全新時代。
               
                第一,在合同主體方面,中國《電子商務法》“推定”所有人均具備民事行為能力,突破了傳統民法年齡、健康的限制。中國《電子商務法》第3章第48條“電子商務合同的訂立與履行”運用中國《電子簽名法》,規定“在電子商務中推定當事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但是,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除外”。主體推定的極簡規定,恰恰極大地呼應了電子商務的便利性,在傳統民法學看來,這可謂是驚世駭俗。同時,圍繞電子商務合同進行主體約束,針對各類主體規定其履行電子商務合同的責任,特別是中國《電子商務法》第二章規定的電子商務經營者義務,在極大程度上承托了上述“推定”民事行為能力的買方保護。
               
                第二,在合同締結方面,中國《電子商務法》突破了以往主體之間誠信寬松與后置約束的狀態,變誠信義務為事先法治管制。中國《電子商務法》將經貿合同由線下搬到線上,在第49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發布的商品或者服務信息符合要約條件的,用戶選擇該商品或者服務并提交訂單成功,合同成立”。換言之,該法確立只要網上點擊訂單“確認”按鈕即合同成立的新規定,突破了傳統民法要約、承諾、反邀約、再承諾、合同形式等諸多繁瑣規定。
               
                第三,在合同履行方面,中國《電子商務法》最大特色是將合同交付(Delivery)融入到電子商務場景下的快速履約狀態中,開創性確立商品交付時間、服務交付時間以“簽收快遞”為界點。其第51條規定:“合同標的為交付商品并采用快遞物流方式交付的,收貨人簽收時間為交付時間。合同標的為提供服務的,生成的電子憑證或者實物憑證中載明的時間為交付時間;前述憑證沒有載明時間或者載明時間與實際提供服務時間不一致的,實際提供服務的時間為交付時間。合同標的為采用在線傳輸方式交付的,合同標的進入對方當事人指定的特定系統并且能夠檢索識別的時間為交付時間。”
               
                第四,在爭端解決方面,中國《電子商務法》創新確立了電子商務爭議解決機制“差評or點贊”的實時線上公示模式,該法第四章“電子商務爭議解決”除了規定消費者權益保護、服務質量擔保機制、先行賠償義務、公開投訴舉報機制、傳統訴訟仲裁機制以外,特別確立了“在線解決機制”“制定并公示爭議解決規則”。這一機制迅速與網上營銷能力直接掛鉤,發揮出了強大的誠信倒逼、違約糾錯功能,使得絕大多數的電子商務合同得以無爭議地順利履行。這完美地契合了WTO公正、透明原則,實現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與消費者的誠信交流,讓每一位電子商務消費者都變成了交易監督者和規則維護者。
               
                從立法實施到實踐檢驗,中國《電子商務法》已經很好地與電子商務活動融合在一起,取得了理想的效果。目前WTO電子商務談判正處于裹足不前的狀態,其討論焦點還徘徊在原有規則適用的翻版抑或是糾結于數據本地化操作。WTO并沒有看到中國《電子商務法》的現實作用不能不說是巨大遺憾。中國作為電子商務大國有義務依照WTO《宣言》《計劃》、2017年《聲明》、2018年《聲明》、2019年《聲明》依法將自身成果經驗向WTO進行推薦。中國《電子商務法》創立“電子商務合同”法律關系、突破傳統民法和傳統國際貿易合同的優勢極有可能成為打破WTO電子商務談判僵局的示范區與突破口。
               
                中國提案在WTO官網公開的提案數量中占比偏低。中國作為WTO項下貿易第一大國、電子商務第一大國,在WTO電子商務談判89項提案中僅占4次且有3次為不公開提案,在總體提案約十萬字中僅占千余字。客觀上這使得世界無法了解中國《電子商務法》的實踐與發展。一些中小型發達經濟體成員如新西蘭、新加坡等具有較強的法律意識,在電子商務談判中均多次明確其主張和立場,這些國家積極上交提案,雖然他們并不是主要的利益相關方。其他的欠發達與發展中經濟體成員如喀麥隆、菲律賓等,也多次表明“決定加入電子商務聯合聲明倡議”,雖然他們還沒有具體立法主張與電子商務實踐。而中國作為電子商務第一大國,在WTO電子商務談判中的聲音與其地位并不相匹配。 WTO很多成員對電子商務活動的具體認知乃至實踐還有一定差距,如果中國能在WTO電子商務談判中積極發聲將中國《電子商務法》的實踐成果推介向全世界,著重打好這一“王牌”,那么無論對全球電子商務普及還是對WTO電子商務談判來說都具有巨大的現實意義。
               
                二、認知誤區:從“貿易—批發”模式轉向“電子商務—消費”
               
                WTO電子商務談判進展緩慢,無法達成協商一致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存在電子商務認知誤區。跨境電子商務實質是“直接消費”,它超越了WTO既有的國際貿易傳統觀念。傳統國際貿易在法律概念化抽象表達的精致外殼下,容易給人造成假象,實踐者時不時地忽略概念法技術特點的特殊要求,常常過度癡迷概念形式邏輯,扼殺了法律現實問題,陷入形式化解義的困頓{4}。同樣地,只有在實踐中,電子商務才能被逐漸認知成為“直接消費”。
               
                (一)傳統的國際貿易與1998年WTO “電子商務”定義之辨別
               
                觀念決定行動。傳統國際貿易秩序中的關稅減讓(Tariff Recession)與最惠國待遇(Most Favored ation),是自1947年《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以來WTO(現仍包含著依舊生效的1947年GATT)規制傳統國際貿易的核心手段,即主要目的是“為所有人的利益促進貿易的開放”。在GATT與WTO之下,傳統國際貿易(International Trade)是指貨物(Goods)和服務(Services)跨越WTO不同成員獨立關稅區(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海關之間的合同交易。該傳統國際貿易可分為進口貿易、出口貿易、轉口貿易。這些跨越了164個WTO成員“獨立關稅區”(包括歐盟、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和中國臺灣地區“臺澎金馬單獨關稅區”)海關的合同交易,稱為跨境流通。除了客戶單獨定制的貨物與服務進出口之外,傳統國際貿易總體上采用“通關前集中采購、通關后批發零售”的市場模式,對于貿易最終用戶而言,是“間接消費”而非“直接消費”。
               
                全球電子商務,有別于傳統國際貿易。1998年WTO總理事會在《計劃》中首次界定“電子商務”是指“以電子方式生產、分銷、營銷、零售或交付商品和服務”,明確了全球電子商務區別于傳統國際“貿易”——前者對后者是促增長、創機遇的“增效關系”。由此,電子商務相關的貿易問題(All Trade-related Issues Relating to Global Electronic Commerce)就與非電子商務條件下的傳統國際貿易(WTO已規制)產生了巨大的內涵差異。所以,全球電子商務問題區別于傳統國際貿易問題,全球電子商務與傳統國際貿易之間是“傳統與非傳統的兩類關系”。
               
                1998年,WTO不僅定義了“電子商務”,更在發布上述《計劃》中決定了最為重要的電子商務規則——“電子傳輸(Electronic Transmissions)”免關稅。所免關稅并非電子商務標的物之商品與服務本身,它是跨境電子商務得以成立的必要條件與應有之義[6],更為重要的是,對于全球電子商務中的大量未決問題,該《計劃》明確并授權由成員提出提案,并持續地就所提問題進行厘清、界定[7]。
               
                辨別“全球電子商務”與“傳統國際貿易”至關重要。在1998年WTO上述《計劃》看來,兩者之間自然是既相互聯系、又存有重大區別的兩類議題與事務。中國學界很早就研究電子商務的定義,提出傳統國際貿易的本質是跨國批發(Cross-Border Whole)而非直接零售(Retail)、直接消費(Consumption),同時也探討了“全球電子商務”視域下的電子工具和商務活動的差異,并率先提出電子商務常常是伴隨著對物流動態性、過程性的總體需求{5}。
               
                (二)2018年中國《電子商務法》定位電子商務為“直接消費”
               
                二十年后,2018年中國《電子商務法》定義的“電子商務”與1998年WTO《計劃》的定義是總體一致的[8]。但是,中國《電子商務法》在總計7章89條中還40次立法確立了“電子商務”法定場景下的“消費(Consumption)”行為——該法關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條),以保護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隱私權、人身權、便利權、評價權、優先受償權等,通過“推動形成有關部門、電子商務行業組織、電子商務經營者、消費者等共同參與的電子商務市場治理體系”(第7條),為電子商務各類活動確立了公平、透明的市場環境。
               
                2018年,中國《電子商務法》界定的電子商務是“經營者直面消費者”的直接消費。這極大地免去了進出口商檢、退稅、報關、貨運、收支以及一切組織批發與搭建零售的中間環節。其界定的“電子商務經營者”包括一切“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從事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即賣方包括:[1]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是指在電子商務中為交易雙方或者多方提供網絡經營場所、交易撮合、信息發布等服務,供交易雙方或者多方獨立開展交易活動的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2]平臺內經營者(是指通過電子商務平臺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3]通過自建網站和其他網絡服務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4]銷售自產農副產品或家庭手工業產品或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而依法無需登記的個人[9]。由此,四類賣家與任何被依法“推定”的買家在法定的電子商務市場中就形成了“直接消費”的法律關系。
               
                (三)WTO傳統“貿易—批發”模式與“電子商務—消費”的法益競合
               
                WTO目前的全部貿易協定包括了16項不同的多邊協定(所有164個WTO成員都是締約方)和兩項不同的諸邊協定(只有一些WTO成員是締約方)。 WTO的宗旨就是減少國際貿易障礙、確保所有人獲得公平的競爭環境、促進經濟增長和發展,并為執行、監管、爭端解決提供法律和體制的框架。WTO在聯合國框架下扮演的上述角色適于成為構建全球電子商務直接消費市場的規則制定者與政策監管者。
               
                WTO的三大職責(關稅減讓、市場開放、消除貿易壁壘)與通過全球電子商務促進傳統國際貿易的WTO宗旨是完全吻合的。具體來說,WTO在談判減少或消除貿易障礙(進口關稅、其他貿易壁壘)并商定國際貿易規則(如反傾銷、補貼、產品標準等)、管理和監督國際貿易協議秩序(包括貨物貿易、服務貿易、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政策、區域和雙邊貿易協定、解決成員之間的貿易爭端、協助發展中國家貿易便利化、追求開放邊界、保障最惠國原則和非歧視待遇及規則透明度等)方面的具體職責,與自1998年起WTO就開始倡導的“全球電子商務”理念也是高度重合的,兩者的根本宗旨都是開放成員的市場,鼓勵和促進全球可持續發展,提高全世界各地人民的福利,減少貧困,促進全球的和平與穩定。由此,WTO既有國際貿易規則的傳統模式與全球電子商務的市場直接消費模式就構成法益上的競合關系。
               
                三、解決方案:向WTO分享中國電子商務法的實踐經驗
               
                實踐出真知。依照WTO《宣言》《計劃》,成員有權利有責任向WTO “全球電子商務工作組”提交任何與貿易有關的電子商務提案。遺憾的是,提案最多的國家卻是閉門造車,罕有本土的電子商務實踐。
               
                (一)全球經濟增長與電子商務消費的中國范例
               
                在消費為王的發達經濟體中,拉動消費就等于推進了經濟增長。2021年度,由于匯率升值,中國的消費總量有望超過美國。
               
                2020年度,美國的消費總量是6.21萬億美元。其中,家居類消費1.69萬億美元約占比27.21%,汽車類消費1.67萬億美元約占比26.90%,飲食類消費1.49萬億美元約占比23.99%,康體類消費1.36萬億美元約占比21.90%{6-7}。2020年度,中國的消費總量是5.69萬億美元。其中,家居類消費2.19萬億美元約占比38.49%,飲食類消費1.72萬億美元約占比30.23%,康體類消費1.04萬億美元約占比18.28%,汽車類消費0.74萬億美元約占比13.01%{8}。
               
                從全球來看,在出口、投資、消費三駕馬車共同驅動的GDP增長中,消費增長的作用與占比越來越大。過去六十年,全球GDP呈持續增長趨勢,2019年度全球GDP總量為84.848萬億美元,同期全球“居民最終消費支出”增速略高,2019年度全球消費總量達到了48.458萬億美元{9}。
               
                就中美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而言,目前美國“消費/出口”是4/1,中國“消費/出口”是2/1。由此說明了中國消費總量的增長至少還有2倍的發展空間。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市場,是第二大市場美國的三倍以上,預計2024年中國電子商務市場還將增長70%,總值將達到3.17萬億美元,占消費總量的一半左右{10}。可見,中國的電子商務消費已經成為新發展格局下、新發展階段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二) WTO電子商務談判既有提案中的立場分歧
               
                WTO電子商務討論已經歷了多輪談判,特別是在2019年《聲明》以后,從各成員提交的提案和發表的聲明來看,就WTO電子商務規則制定的各成員立場已經清晰地呈現出來,大致可分為三個陣營,分別為:[1]網絡發達國家陣營,以中國、美國、俄羅斯聯邦、歐盟、日本為代表;[2]新興中小型發達經濟體陣營,以新西蘭、新加坡、澳大利亞、加拿大和中國臺灣地區“臺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等為代表;[3]欠發達國家和發展中經濟體陣營,以烏克蘭、巴西、科特迪瓦、阿根廷、哥倫比亞、哥斯達黎加、喀麥隆等為代表。以上三個陣營形成三種態勢,第一陣營傾向于電子商務規則制定主導權的競爭,第二陣營強調就電子商務某個方面規則制定權的爭奪,第三陣營強調電子商務規則制定不能忽略欠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訴求,并要求在電子商務發展的某些方面進行國際援助。
               
                在第一陣營中,從中國、美國、俄羅斯聯邦、歐盟、日本上交WTO的電子商務提案可以看出,共同點是支持和同意促動全球電子商務規則的建立,分歧點主要集中在數據跨境流動、網絡安全方面。其中:[1]中國4次提案(3次未公開)提出“安全、有序、促進全球消費”的原則立場;[2]美國2次提案提出“確保入網與數據自由流動、免關稅、防屏蔽、促進全球消費”的立場;[3]俄羅斯聯邦4次提案強調“推動實名化安全化網絡消費、破除語言障礙與爭端解決瓶頸”;[4]歐盟6次提案提出“網絡確保接入、電信有效監管、爭端解決強化、成員數據非強制本地化”的立場;[5]日本3次提案提出“倡導確保互聯、電子商務合同、平臺知產、政府電子商務義務”的立場。總體上,美國、日本比較支持數據跨境流動,美國、日本甚至明確表態禁止數據本地化,日本尤為強調網絡的互聯和開放性,強調消除數據貿易壁壘。
               
                在第二陣營,新興中小型發達經濟體以新加坡、新西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等為代表:[1]新加坡3次提案重申“構建促進、支持、開放、信任、非歧視、數據可以非本地化的電子商務規則”的立場;[2]新西蘭8次提案強調“完善電子商務便利化、構建全球消費互聯互通”的立場;[3]中國臺灣地區“臺澎金馬單獨關稅區”2次提案提出“確保電子商務的市場準入并破除貿易壁壘”的立場;[4]加拿大7次提案提議要“分享本國立法、CPTPP、美加墨協議經驗,提出放寬行業限制、重新審議《服務貿易總協定》”的立場;[5]澳大利亞2次提案主張“分享本國立法、倡議快遞物流與原產地規則便利化”的立場。其中,第二陣營成員提出的加強電子商務的貿易便利化、電子關稅、消費者權益、分享本國立法、重視快遞物流與原產地規則等問題具有很大的現實意義。
               
                在第三陣營中,從新興小型發達經濟體整體提案來看,其強調電子商務規則要體現便利化、非歧視,尤其是市場準入要放寬限制,要求消費者權益保護。新興小型發達經濟體在網絡發展大國驅動的背景下,正以積極的姿態參與到電子商務規則框架的制定中,面對大國爭論,分割焦點,細化矛盾,在既得空間內不斷發聲爭取最大利益。欠發達國家和發展中經濟體陣營因其自身發展條件的限制,作為WTO電子商務談判的參與者,在實力導向的背景下,在電子商務談判中尚未能發揮規則制定的話語權,其積極發聲以引起WTO關注,希望在電子商務規則制定中有所傾斜,給予支持,幫助其國內發展電子商務,彌合數據鴻溝。其中:[1]烏克蘭2次提案均提請關注欠發達的基礎設施缺口;[2]科特迪瓦3次提案提到強調多邊,必須考慮到網絡接入與發展以及特殊和差別待遇問題;[3]阿根廷、哥倫比亞、哥斯達黎加也在聯合提案中表明要完善現行世貿規則、解決成員電子商務能力差別待遇(數字鴻溝)問題;[4]喀麥隆也提出決定參加聯合倡議、提請考慮數字鴻溝;[5]菲律賓、肯尼亞、布基納法索、危地馬拉、厄瓜多爾多次上交提案“決定加入電子商務聯合聲明倡議”;[6]阿根廷更是8次上交提案,多次重申數字版權、確保接入。
               
                (三)為全球福祉與WTO規則貢獻中國方案
               
                中國是貿易大國。1947年塑造國際貿易的布雷頓森林體系與GATT規則就曾是源于美國此前的國內貿易法案,在打破貿易壁壘(當時主要是美國打破各州間的貿易壁壘)方面貢獻了美國方案。當前,中國是WTO中的第一大貿易國、第一大電子商務國。中國加入WTO二十年,卻沒有完全、充分地發揮貿易大國在規則制定、特別是全球電子商務規則制定方面的引領示范作用。
               
                中國是合作大國。中國是全世界193個國家里超過一半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但目前還在使用傳統國際貿易術語(如FOB)來進行交易,因此貢獻出電子商務規則方案應是中國走近國際舞臺中央最直接的客觀體現,最能發揮中國網絡空間國際治理綱舉目張之作用。2018年1月15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大衛·利普頓于在中國香港承辦的亞洲金融論壇中指出:“中國的成功與全球經濟的福祉密不可分。作為一個貿易國,中國是100多個國家(占全球GDP的80%)的重要合作伙伴。它是全球供應鏈的中心,是一個具有吸引力的大宗商品進口國,也是最終需求的來源。中國在電子商務領域處于領導者地位,在網上零售和支付方面領先于其他國家,并在金融科技、機器人和人工智能開發方面起著主導作用。另一方面,中國又是投資人和債權人,如‘一帶一路’倡議所體現的,中國在發展援助和基礎設施融資方面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用一個數字舉例說明:中國貸款占一些受援國GDP的25%~30%。”{11}
               
                中國是法治大國。黨的十八大以來制定《國家安全法》《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電子簽名法》《電子商務法》《密碼法》,可以稱之為“電子商務六法”,由此全面架構網絡時代的安全有序電子商務市場環境。對于以上這些立法成果和法律實踐,中國應該把自己的成功經驗分享出去。當下,中國是世界第二大消費市場、第二大經濟體、貿易第一大國,擁有成熟的電子商務法治與市場,應將自身所掌握的電子商務成果向全世界進行推廣,從而向全世界分享中國的成果和經驗。在WTO電子商務談判中,中國應將本國的電子商務經驗介紹給全世界,將中國《電子商務法》的治理機制講給WTO的所有成員,在國際舞臺上明確地發出中國聲音、對世界形成感召力。
               
                中國是電子商務大國。中國有必要向WTO提出電子商務合同標準化的規則議題。電子商務是促進全球消費的直營貿易,而非傳統的國際貿易、貨物貿易、服務貿易、知識產權貿易。在WTO全部89個電子商務提案只有部分成員像中國、美國、日本等提到了消費,但是至今還沒有提案將“促進全球消費”作為WTO電子商務談判的核心宗旨與終極使命。WTO電子商務談判應是促進全球可持續的消費,為國際社會可持續性的再生產增添活力。2021年5月7日至10日,首屆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發布了《全球可持續消費倡議》并提出:“可持續消費是推動全球經濟持續、穩定、健康發展的根本動力,也是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通過激發、釋放可持續消費的力量,不僅能讓經濟發展更具韌性,更有活力,也可以保護地球家園,提升人類福祉。”消費是生產的最終目的和直接動力,是人民對美好生活需求得到滿足的直接體現,是構建全球電子商務新發展格局的重要環節。商務部市場運行與消費促進司副司長李黨會在首屆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致辭中表示:“中國消費潛力巨大,消費需求不斷提質升級,品質消費、健康消費、綠色消費已經成為新趨勢,這不僅是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培育新型消費和優化生產流通模式,創新新經濟增長的寶貴機遇。”
               
                中國是創新大國。傳統的國際貨物貿易、服務貿易、知識產權貿易等與電子商務貿易之間有著本質的差異,如果繼續沿用傳統的條款去約束現有的電子商務模式,將產生“足不適履”的現象。因此要從根本性問題出發,創新電子商務規則,跳出WTO原有的關貿總協定規則框架,重新審視電子商務的實質和相關配套規則需求,以人類最大福祉為根本遵循,克服數據跨境、語言障礙、物流基建等認知短板,在電子商務消費稅的國別征管權限、征收方式和消費稅清單設置等新問題上取得互利共贏的談判新成果,以加速電子商務全球化發展。具體而言,中國可以就WTO電子商務談判提出如下五大核心議題:
               
                1.提議WTO電子商務合同的標準化
               
                構建電子商務法律關系旨在促進全球消費,而不僅僅是改進和便利既有傳統國際貿易。其根本區別在于中國《電子商務法》第三章界定的“電子商務合同”有必要成為像傳統國際貿易術語那樣的電子商務合同示范文本。
               
                2.倡議WTO電子商務設施的配套化
               
                電子商務的本質除了消費之外,更是低成本、物流化、便利化。如何進一步降低電子商務成本、提升便利化,還有待進一步討論,這包含全球消費下的貨物倉儲問題、獨立關稅區如何對接中轉等問題。應認清傳統的貨物跨境、服務跨境與電子商務零售跨境的區別,構建電子商務設施的配套規則,其中還特別要考慮跨境關稅與消費稅的規則制定、數據跨境流動規則的多元化選擇與制定。
               
                3.倡導WTO電子商務締約的多元化
               
                盡管當前WTO關于跨境“電子傳輸”關稅免稅的問題,各國已基本達成共識,但電子商務消費稅的談判更為重要。電子商務消費稅區別傳統貨物、服務的關稅,電子商務消費稅的討論有必要提上日程,這涉及消費稅的征管權限、征收方式和消費稅清單設置,消費稅的制定有利于促進大眾消費的全球競爭,加速電子商務全球化發展。在締約問題上可提出“菜單”選項的模式,供發達國家、欠發達國家等予以參考和選擇。
               
                4.確保WTO電子商務接入的確定性
               
                在既往發生的跨國網絡戰、斷網威脅等情形下是無法構建穩定、安全的全球電子商務市場的。日本、歐盟對此也進行過多次提案,原因是自2019年俄羅斯聯邦抗美進行“斷網測試”、美國2020年提出對華“凈網”計劃以來,世界面臨互聯網分裂的風險。美國目前掌管者ICANN這一全球網址“開關”,有能力在網絡空間將任何一個網址“抹去”。因此,各成員承諾全球電子商務的“確保接入”在物理層面就構成了WTO電子商務新規則的科學基礎。
               
                5.推動WTO電子商務關稅表的談判
               
                當具有強制力的《WTO電子商務關稅表》作為硬法出現時,WTO電子商務談判才是真正步入規定、提上日程。在此進程中中國《電子商務法》應當積極“走出去”,發出中國聲音、發揮中國力量,這樣中國才能在WTO電子商務談判中起到示范引領作用,才能發揮出中國法治在WTO電子商務談判中的國際話語權與實踐示范力。
               
                最后,需要強調的是,中國在2019年4月23日上交給WTO的電子商務談判提案中曾明確提出,談判應在充分考慮成員監管權的前提下,設定合理水平,在技術進步、業務發展和成員合法的公共政策目標(如互聯網主權、數據安全、隱私保護等)之間達成平衡,通過平等協商、反映全體成員利益的務實成果[10]。中國在網絡空間治理方面主張尊重網絡主權、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這同樣可以映射到WTO電子商務談判的場景中,如提出電子商務消費救濟、完善電子商務爭端解決、分享數據安全機制和本地化實踐。
               
                綜上所述,建議中國應主動提交新提案,提出《全球電子商務規則示范文本》,亦可采用“總則+混搭式分則”的二元論體系范式{12},在WTO電子商務談判中講好民法典、特別是電子商務法的中國故事和中國法理{13},同時規避西方在WTO對中國國企改革問題的攻訐{14},突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導致傳統國際貿易急劇下降、給多邊貿易體制帶來的挑戰{15},積極探索以全球電子商務規則為載體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新道路。

              【作者簡介】
              趙宏瑞,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法學會WTO法研究會副會長、中央網信辦網絡空間國際治理研究基地(哈爾濱工業大學)副主任。
              【注釋】
              [1]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洪曉東(中國商務部世界貿易組織司原司長)2021年5月14日全球化智庫(CCG)在北京舉辦的題為“世貿組織的改革前景與中國角色”研討會上的發言《WTO第12屆部長級會議需取得積極成果,以重建WTO在全球貿易中的權威性和相關性》。參見:中國世貿組織研究會洪曉東:WTO第12屆部長會議或成重振WTO的重要窗口[EB/OL].(2021-05-28)[2021-06-16].https://www.163.com/dy/article/GB47VG030519 PJJ6.html。
              [2]“臺澎金馬單獨關稅區”名稱,可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相關文件,如臺澎金馬單獨關稅區修訂巴拉圭去骨牛肉進口檢疫要求[EB/OL].(2021-06-10)[2021-06-16].http://chinawto.mofcom.gov.cn/article/i/af/202106/20210603161893.shtml。
              [3]在WTO電子商務規則制定包容性方面,分歧集中在如何才能適應不同成員的參與,保證規則的靈活性,以未來發展為導向促進多方交流,以便達成談判的一致。2021年5月20日,WTO電子商務談判的聯合召集人、日本大使Kazuyuki Yamazaki表示,各成員必須注意發展的差異,如數字鴻溝和能力建設需求,需通過談判取得包容性成果。他倡議能確保適當的政策空間,以適應參與成員的不同情況。參見:E-commerce negotiations advance, delve deeper into data issues [EB/OL].(2021-05-20)[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21_e/jsec_20may21_e.htm。2018年3月14日,在WTO2018年《聲明》第一次會議上,中國派駐WTO的副總干事(Deputy Director General, DDG)易小準表示,包容性和透明度對于在成員之間建立信任至關重要,降低貿易壁壘、充分彰顯電子商務的便利性,提高談判效率,應當成為促成談判的切入點。參見:Deputy Director General XiaozhunYi: Inclusiveness and transparency have been the guiding principles of our work [EB/OL].(2018-03-14)[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18_e/ddgra_14mar18_e.htm。
              [4]在制定更加開放的電子商務規則秩序方面,來自巴西的WTO前總干事羅伯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êdo)在評價巴西提案時指出:“我很高興聽到巴西政府關于降低壁壘、開放和重振國家經濟的重要性。在當前情況下,國際舞臺上存在許多不確定性,全球合作對于克服經濟挑戰并保持為我們所有人服務的貿易體系的穩定性、可預測性和透明度仍然至關重要。”參見:DG Azevêdo in Brazil: Global cooperation is essential to overcome economic challenges[EB/OL].(2018-03-15)[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18_e/dgra_15mar18_e.htm。
              [5]在彌合數據鴻溝、實現可持續發展方面,全球早已共同關注無論網絡強國抑或是欠發達國家均應共同致力于縮小、彌合數據鴻溝,共同實現可持續發展。WTO前總干事羅伯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êdo)早在2017年即提出WTO成員中的數據鴻溝面臨挑戰,缺乏可靠的基礎設施、互聯網接入和負擔能力差以及其他各種經濟和監管障礙,薄弱的法律和監管框架、隱私和消費者保護不足、消費者信任度低、IT技能差等是形成數據鴻溝的主因。他在2019年日本G20貿易和數字經濟部長會議上其再次提及應彌合數據鴻溝——“為了在世界范圍內分享數字化的好處,我們認識到有必要加強對發展中國家ICT基礎設施的投資,以促進他們參與數字經濟”。2018年10月4日,聯合國貿發會秘書長穆希薩·基圖伊也指出,國際社會在處理新貿易形式時面臨的主要挑戰即衡量電子商務、確定差距所在以及提高對縮小數字鴻溝必要性的認識。參見:High-level panel highlights potential of e-commerce as driver for growth and inclusion [EB/OL].(201810-04)[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news _ e/news18_e/pf18_04oct18_e.htm。
              [6]電子傳輸關稅豁免的正式表述為:“我們還宣布,各成員國將繼續其目前不對電子傳輸征收關稅的做法。”原文表述為:“We also declare that Members will continue their current practice of not imposing customs duties on electronic transmissions。”參見:https://www.wto.org/english/thewto_e/whatis_e/tif_e/org6_e.htm。
              [7]全球電子商務區別于傳統國際貿易的共識體現在如下表述:“總理事會應在其下屆特別會議上建立一個全面的工作組,審查與全球電子商務有關的所有貿易問題,包括成員國確定的問題。”原文表述為:“The General Council shall, by its next meeting in special session, establish a comprehensive work programme to examine all trade-related issues relating to global electronic commerce, including those issues identified by Members。”參見:WTO. Understanding the WTO: The organization members and observers [EB/OL].(2016-07-29)[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thewto_ e/whatis_e/tif_e/org6_e.htm。
              [8]2018年中國《電子商務法》第2條“本法所稱電子商務,是指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與1998年WTO《電子商務工作計劃》界定“電子商務”是指“以電子方式生產、分銷、營銷、零售或交付商品和服務”是一致的。中國法律規定的“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與WTO定義的“生產、分銷、營銷、零售或交付商品和服務”具有行為和性質的一致性;中國法律規定的“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比1998年WTO《電子商務工作計劃》界定“以電子方式(by Electronic Means)”更為準確——這是由于電子方式還包含了電話、電視、廣播等非互聯網的傳統經營活動方式,如電話營銷、電視購物、廣播廣告等。
              [9]參見:中國《電子商務法》第9條、第10條關電子商務經營者的法律規定。
              [10]參見:2019年4月23日中國上交WTO提案INF/ECOM/19號文件其中有關中國立場在談判過程中的表述。
              【參考文獻】
              {1}E-commerce negotiations: Members finalize “clean text” on unsolicited commercial messages [EB/OL].(2021-02-05)[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news _ e/news21_ e/ecom _05feb21_e.htm.
              {2}Co-convenors of e-commerce negotiations: We are heartened by progress made so far [EB/OL].(2021-03-16)[2021-06-16].https://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21_e/ecom_16mar21_ e.htm.
              {3}于鵬. WTO電子商務規則談判新進展及前景[J].中國經貿導刊,2019(22):19—22.
              {4}龍衛球.債的本質研究:以債務人關系為起點[J].中國法學,2005(6):80—96.
              {5}呂興煥.電子商務定義的重新界定[J].天中學刊,2004(2):29—31.
              {6}美國統計局.2020年度美國國內零售總量及分類情況[EB/OL].(2021-06-06)[2021-06-16].https://www.census.gov/retail/mrts/www/benchmark/2020/html/annrev20.html.
              {7}寧南山.如果中國的國內市場規模超過西方[EB/OL].(2021-06-06)[2021-06-16].https://www.huxiu.com/article/433079.html.
              {8}中華人民共和國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EB/OL].(2021-02-28)[2021-06-16].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102/t20210227_1814154.html.
              {9}世界銀行.居民最終消費支出(2010年不變價美元)[EB/OL].[2021-06-16].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E. CON. PRVT. KD? most_recent_year_desc = true.
              {10}中國電子商務市場預計將在未來四年增長70%,達到3.17萬億美元[EB/OL].(2021-03-21)[2021-06-16].https://www.sohu.com/a/456746221_120221329.
              {11}大衛·利普頓.確保實現可持續的全球復蘇[EB/OL].(2018-03-15)[2021-06-16].https://www.imf.org/zh/News/Articles/2018/01/15/ensuring-a-sustainable-global-recovery.
              {12}龍衛球.《侵權責任法》的基礎構建與主要發展[J].中國社會科學,2012(12):103—122,208.
              {13}張文顯.民法典的中國故事和中國法理[J].法制與社會發展,2020,26(5):5—20.
              {14}韓立余.國際法視野下的中國國有企業改革[J].中國法學,2019(6):161—183.
              {15}楊國華.新冠疫情下的多邊貿易體制[J].國際法學刊,2021(1):50—75,155.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