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robots協議引發的案件:微博對頭條設置唯一黑名單,二審改判微博勝訴
            2021/10/21 10:51:51  點擊率[24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網絡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周公觀娛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robots協議;微博;頭條;黑名單
              【全文】

                互聯網世界為了實現信息互聯共通的目的,并未劃分明顯的楚河漢界。各個平臺以robots協議為工具,讓數據實現在平臺間的自由流動。
               
                但數據信息是互聯網平臺的核心資源,因此各平臺間有關robots協議的訴訟之戰也常常一觸即發。
               
                10月8日,北京高院在假期結束的第一天便做出一項判決,原本一審認定微博構成不正當競爭的案件,北京高院二審改判,認為不正當競爭的主張不成立,微博獲得勝訴。
               
                1.裁判要點
               
                1、通過robots協議對網絡機器人進行限制并不當然違背互聯網行業的商業道德。
               
                2、非搜索引擎場景應用與搜索引擎不同,因此在對非搜索引擎網絡機器人通過robots協議進行限制時,不宜當然地借用對于搜索引擎進行限制的規則。
               
                3、《互聯網搜索引擎服務自律公約》僅可作為搜索引擎服務行業的商業道德,而不能成為互聯網行業通行的商業道德。
               
                4、robots協議的合法性,應結合協議設置方與被限制方所處的經營領域和經營內容、被限制的網絡機器人應用場景、協議的設置對其他經營者、消費者以及競爭秩序的影響等多種因素進行綜合判斷。
               
                2.微博 vs 頭條robots協議引發的糾紛
               
                互聯網公司之間的戰爭總是開始得高深莫測。2017年,頭條認為微博在m.weibo.cn網站的robots.txt文件中,僅針對“今日頭條”進行限制,阻止“今日頭條”的網絡機器人(ToutiaoSpider)抓取微博平臺中對公眾和其他所有網絡機器人完全公開并可以自由訪問的網站內容,這項行為違反了互聯網行業公認的商業道德,構成不正當競爭。
               
                什么是robots協議?
               
                原本各個網站所產生的信息和數據并不共享,但是互聯網世界為實現信息的自由流動,允許搜索引擎網站在其他網站上抓取信息、生成介紹鏈接。幫助用戶增加信息獲取途徑,通過搜索引擎獲得更多網站的信息。
               
                而在此過程中,被抓取數據的網站可能因為頻繁的抓取行為導致服務器無法正常運行,也可能被抓取于網絡用戶無用的后臺信息或者隱私信息等。
               
                為了解決上述問題,robots協議應運而生。robots協議也叫robots.txt,是一種存放于網站根目錄下的編碼的文件,它的功能是告訴網絡搜索引擎的漫游器(又稱網絡機器人),此網站中的哪些內容是不應被搜索引擎的漫游器獲取的,哪些是可以被漫游器獲取的。它最早起源于1994年,由一些網絡機器人的設計者和愛好者在論壇上形成的文檔《機器人排除標準》(《A Standardfor Robot Exclusion》)演變而來。
               
                robots協議的默認語言是允許抓取,除非在協議中明確設置不能被抓取的數據目錄,或者不能對其實施抓取行為的網絡機器人,否則皆默認為允許任何搜索引擎抓取任何數據。
               
                在本案中,微博就在其robots協議里僅排除“今日頭條”的網絡機器人(ToutiaoSpider)一個主體。今日頭條不被允許在微博平臺抓取任何數據,這才成為本案的導火索,頭條據此提起對微博的不正當競爭之訴。
               
                本案微博robots協議的內容
               
                一審判決
               
                實質上,robots協議的存在就是以數據開放為目的,排除為例外。并且,行業協會也支持信息開放,抵制不合理的抓取限制。
               
                早在2012年,我國多家頭部互聯網公司就共同簽署《互聯網搜索引擎服務自律公約》,約定互聯網站所有者設置robots協議應遵循公平、開放和促進信息自由流動的原則,限制搜索引擎抓取應有行業公認合理的正當理由。該項公約內容也被視為商業道德的參考標準。
               
                因此,本案一審判決認為,微博對頭條設置唯一黑名單的行為影響“今日頭條”的使用,破壞公平競爭秩序,也違背開放信息的原則,違反行業公認的商業道德,構成不正當競爭:
               
                影響了網絡用戶對其所選擇的 ‘今日頭條’客戶端的正常使用,且在一定程度上迫使存在相關信息檢索需求的網絡用戶只能通過其他平臺獲取相關信息。……此種針對性的限制措施顯然與行業公認的robots協議公平、開放和促進信息自由流動原則不符,與互聯網行業普遍遵從的開放、平等、分享、協作的互聯網精神相悖,不利于維護公平參與、理性競爭的互聯網市場競爭環境。
               
                判決書原文
               
                一審判決似乎在理,那么二審為何會改判微博勝訴呢?
               
                3.二審為何改判
               
                微博與頭條的案件并不是個例,早在2012年百度和奇虎360就曾因為百度公司robots協議未對360開放白名單而起訴百度不正當競爭,并且該案最終一審、二審均認定百度公司設置robots協議構成不正當競爭。(參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京民終487號民事判決書)
               
                有意思的是,百度與360案的案件事實及起訴-審理-判決過程跨越了《自律公約》的通過,因此法院在判決中甚至表示,《自律公約》簽署之后,百度公司明知奇虎公司要求其允許抓取百度相關網站的網頁內容,但始終未允許360搜索引擎的抓取,屬于歧視措施,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商業道德。
               
                同樣是由北京高院做出的二審判決,看似相同的案件卻得到相反的結果,究竟是為什么?
               
                (1)頭條“微頭條”并非搜索引擎,互聯網的互通共享不是本案的商業道德
               
                原來兩案的不同之處,也是微博vs頭條案二審改判的主要原因,即抓取數據的“微頭條”平臺不是搜索引擎,其抓取的數據也使用于該非搜索引擎,不應當以《互聯網搜索引擎服務自律公約》的規定作為商業道德之參考。
               
                由于非搜索引擎場景應用的網絡機器人,已經不像搜索引擎那樣當然地對公眾利益,以及互聯網的互聯、互通、共享、開放的精神產生影響,因此在對這些網絡機器人通過robots協議進行限制時,不宜當然地借用對于搜索引擎進行限制的規則。也就是說,《互聯網搜索引擎服務自律公約》僅可作為搜索引擎服務行業的商業道德,而不能成為互聯網行業通行的商業道德。
               
                本案在案證據顯示,微夢創科公司限制的“ToutiaoSpider”網絡機器人的應用場景并非搜索引擎服務,而是‘微頭條’等非搜索引擎應用場景。因此,一審判決將《互聯網搜索引擎服務自律公約》作為本案中商業道德的參考顯有不妥。
               
                判決書原文
               
                (2)robots協議對其他經營者、消費者的無影響
               
                Robots協議僅僅是網站設置的規范性文檔,不具備命令的功能,只作為網絡機器人的行為指引而存在。本案中,頭條公司也承認,雖然存在限制性robots協議,但是頭條依然對微博平臺的數據進行了抓取和使用。
               
                而微博也針對頭條對數據的使用行為另行起訴,該案中微博依然獲得勝訴,頭條被認定為不正當競爭,并被判決賠償微博2100萬元。因此,微博雖然設置robots協議,但并未對頭條的抓取行為產生影響。
               
                對于消費者而言,即使頭條平臺被禁止抓取相關數據,用戶依然可以通過微博獲取內容,robots協議未對消費者造成損害。
               
                在綜合考慮多項因素后,二審法院撤銷了一審判決,認為微博設置robots協議系行使其企業的自主經營權,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互聯互通vs網站經營者自主經營
               
                雖然本案最終認定微博系在行使其自主經營權,設置robots協議限制抓取并非不正當競爭,但是“互聯互通”依然是當下互聯網領域的關鍵詞。
               
                工信部今年7月啟動了為期半年的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整治無正當理由屏蔽外部網址鏈接的情況。認為無正當理由限制網址鏈接的識別、解析、正常訪問,影響了用戶體驗,也損害了用戶權益,擾亂了市場秩序。
               
                同時,9月13日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工信部新聞發言人表示,工信部采取了多種形式進一步幫助企業認識到,互聯互通是互聯網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讓用戶暢通安全使用互聯網也是互聯網行業的努力方向。
               
                法律通常需要在公利和私利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促成社會與個人的共同發展。誠如微博和頭條案的二審判決書所述:“在判斷robots協議對于網絡機器人限制行為的正當性時,其核心在于保護網站經營者的自主經營權與維護其他經營者利益、維護消費者利益、維護競爭秩序之間的平衡。”
               
                可見,看似類案異果,實則也是在追求相同的價值。下一次互聯網行業的訴訟之戰,“互聯互通”和“自主經營”誰又能占得上風呢?

              【作者簡介】
              劉彥伶,單位為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