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新興權利”的本質及其局限——兼論冤案受害者之人格尊嚴是“新權利”
    2021/11/5 9:01:24  點擊率[77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法理學
      【出處】《法治社會》2021年第2期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范疇思維的本質就是抽象、概括與分類。法學領域對范疇的引入可能存在過于細分的“缺點”。概念之于法學的重要性決定了新概念的產生、傳播需要被檢視,如已在學界產生一定影響的“新興權利”概念的科學性、嚴謹性都需被檢視。剖析“新興權利”概念,需從發起者的研究緣起、概念發生學、概念原理開始追蹤,自然要追溯到概念論以及范疇學說,并對范疇及其法學引入進行中立的評價與分析。法學界對范疇的內涵與定義未形成充分成熟的理論。“新興權利”研究近年來形成了熱潮,是對范疇論思維的模仿、繼續,值得被冷靜反思。新興權利是權利的子集,它介于范疇與普通概念之間。新興權利理論包括了概念創新、權利方法論創新,有積極意義,但該“概念”有其局限性,其內涵與外延有待繼續精細化、明確化。另外,有一種新興權利類型叫“被埋藏的權利”,即本來存在,但未被發現、重視的權利。冤案受害者的人格尊嚴就是這樣一種“新興權利”,需被重視、確認。
      【中文關鍵字】概念;范疇;新興權利;局限性;創新
      【全文】

        批判是學術進步的根本,理論除了創設、證成,還包括驗證、檢視、批判(證偽)。后者更能保證知識是真知識,更大程度上有利于社會。一個法學概念、學術新概念的提出,無人去質疑,是極奇怪的。倘若新興權利要贏得更多的認可,需更多的努力,否則可能不是充分科學的概念。當然,學術允許試驗,概念的提出應當被驗證。
       
        法理學研究、法學研究、學術研究需要持審慎的態度,才不至于盲目跟著一個概念做研究,流于形式。法學研究中,概念是重要的,新興權利概念及其理論引起相當的關注,因而需要受到檢視,以確保新興權利概念是必要的、科學的。之所以從概念與范疇的學說開始,首先是因為追根溯源是分析問題的基本思維,正如要了解與分析奧斯丁,不得不試著回到邊沁(奧斯丁的老師)一樣,要探究新興權利學說,自然需要回到法學的范疇理論,追溯到權利概念、權利范疇理論上來。其次,由于新興權利學說的氣勢、抱負、格局、號召力、概括力等,都體現著它接近權利范疇學說、有權利范疇學說的影子;且由于新興權利也是概念,而概念與范疇的關系極為密切,便需要論及概念論、范疇學說,從概念、范疇原理開始說起,追溯概念、范疇是什么,進而判斷新興權利是概念還是范疇,抑或是介于概念與范疇之間的“非嚴格概念”。
       
        一、追根溯源:從概念、范疇出發
       
        范疇是邏輯學的基本概念,邏輯學、認識論辭典多對“范疇”一詞有明確的定義,有“范疇”詞條的地位與空間。法學類辭典則不怎么涉及范疇詞條。可以說,法學者使用范疇一詞的學者都沒去深究“范疇”的內涵、對“范疇”本身進行研究。
       
        (一)概念、范疇、(邏輯)思維的原理
       
        1.概念與思維的原理與作用
       
        “邏輯、概念、范疇是理論思維的基本元素。”[1]“概念是反映事物的范圍和本質的思維方式。”[2]“一旦有概念的(conceptual)和一般(universal)的知識,人腦便能夠進行各種科學的發展。物理、數學、形而上學及其他科學都需要一般概念作為原材料。邏輯教我們如何將通過概念形成命題和論證以達到真理及真理體系的狀態。”[3]概念是思維、邏輯的基本工具。這也是概念在法學、法學思維、法學思考中的重要性所在:要進行法學思考,不得不借助概念。[4]
       
        2.范疇
       
        范疇原是哲學界的概念,希臘文為“Κατηγορια”,英文一般為“category”,有類別、范疇的意思。范疇是一種“大的”、宏觀的分類。范疇“是人類思維中反映客觀世界最一般、最本質的聯系和關系的邏輯概念”,[5]“具有普遍的方法論意義。范疇向方法轉化,如一般與個別、現象與本質等范疇轉化為歸納法、演繹法和類比法;矛盾的同一性、斗爭性、肯定與否定、量變與質變等范疇轉化為唯物辯證法。哲學方法是普遍適用于自然界、人類社會和思維領域的最高層次的方法。”[6]
       
        中國的“五大范疇”為金、木、水、火、土。亞里士多德也將“世界”、存在分為十個主要的范疇,即“實體、數量、性質、關系、地點、時間、位置、所有、行為、受動”。[7]分類是人類的基本思維方式,也是“人類最基本的能力”,[8]分類有助于我們認識世界的本質,以認識世界為主要功能之一的哲學就注重分類的作用。在法學上,分類也是重要的思維方式和基本的認識、思考工具。概念與范疇有一定的功能類似,概念作為對事實的抽象,概念的劃分也就是對事物、事實的分類。
       
        (二)法學中的范疇
       
        法學中范疇的作用之一,是通過將學科知識分類來了解學科知識體系及其特征,劃分知識模塊,便于針對性地研究以及了解學科知識的局部與整體。法學范疇理論的引入,為法理學精細化、模塊化研究提供了方向引導,促進了中國法理學的發展。范疇的本質就是分類思想,將范疇引入法學之中,就是將抽象、分類、概括的方法注入法學(研究、理解、思考、創新)之中。
       
        1.范疇理論在法學中的引入
       
        “范疇”一詞已經被引入法學,[9]出現了比較有影響力的著作。[10]范疇的引入對理論的發展具有重要作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我國的馬克思主義者先驅將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的思想理論引入我國是如此,學者將范疇理論引入我國的法學也是如此。雖說二者影響的大小不一定能相比,[11]但頗有共同之處。學者意圖建立的范疇體系學說,將范疇分為多種類型,且每類范疇下又有多種范疇:即“本體論范疇、進化論范疇、運行論范疇、客體論范疇、價值論范疇”以及再往下的詳細分類。這樣的詳細分類、范疇體系是一種法理學知識、組織結構的梳理與概括,具有相當的積極意義,以較為獨特的角度促進了法理學知識領域的細分。
       
        2.法學中范疇理論可能的不足
       
        對范疇的詳細分類及其構建的范疇體系令人擔心范疇數量是否過多,導致范疇泛濫。畢竟,一個學科的范疇一般“屈指可數”,范疇過多就可能導致“范疇的稀釋”或“沒有范疇”,導致一些普通的概念詞匯都成了“普通范疇”。[12]同時,范疇過多可能會導致范疇與概念的重合,失去范疇的本質。畢竟,概念也可以分為基石概念、一般概念、基本概念。我們就將此稱之為“范疇不可過多原理”。或者說,范疇體系可以有分類,但不宜過多,過分的細分就會稀釋概括力,不符合范疇需要體現較強概括力的本質需求,雖說細分有細分的好處。即便有學者倡導法學中的范疇意識、范疇體系、基石范疇、范疇研究的基本方法等基本理論,法學界也有很多文章使用范疇的概念、原理,學者們是出于范疇的內涵真理性使用“范疇”概念,[13]但法學界對“范疇”這一個概念的定義與理解還是不足的,有待更加確切、詳細、深刻、充分的剖析、理解。不知是否有人認為范疇的概念已經是共識,不必再做更多的研究,但為了發展、深化我們的法理學、法學研究,筆者認為還是有必要追根溯源,對范疇做進一步的論述、理解、研究。對概念與范疇的區分及其關系的界定、梳理、整理也都有待加強、加深,以達到一個法理學、法學、人文社科研究的“理想”:當我們提及一個概念,這個概念的內涵能夠明確、能夠被我們充分開采與研究。
       
        二、“新興權利”的本質、貢獻與局限性
       
        (一)“新興權利”學說源起與本質
       
        思想理論、學術是有傳統的。新興權利研究是研究者師門、學院學派的學術風格與旨趣的延續與發揚,也可能有“重大課題”鞭策、支持、促進的影響。范疇與概念,“權利”范疇與“新興權利”,有一定的平行關系。新興權利的“前身”可能一部分是來源于作為基本范疇的權利。
       
        范疇是概念的外延最大的狀態。從“權利”概念到“新興權利”概念,是概念的限制、限縮。“概念的限制是指通過增加概念的內涵以縮小概念的外延來明確概念的一種邏輯方法。”“限制是縮小概念外延的方法,即由外延較大的概念過渡到外延較小的概念,由屬概念過渡到種概念。”[14]筆者將“新興權利”認定、界定為概念,或介于“概念與范疇之間”的“概念”。“新興權利”應該不是范疇,畢竟范疇是“概念中的概念”,是“必須會、必然要”被廣泛研究的概念。[15]另外,范疇作為概括力最強的概念,經過“新興”的修飾、限縮之后,便失去了最強的概括力,因此它不再是范疇了。“一個概念是否明確,就要看其內涵和外延是清楚還是模糊。”[16]新興權利內涵、外延的界定、描述,可以說是較為充分的,按照一般的概念是否明確的標準,是合格的概念。
       
        (二)新興權利的優點與貢獻
       
        理論創新包括詞語概念、思維方式(下定義、推斷)等的創新。新興權利包括了概念創新,這種創新是詞匯創新,也是權利范圍劃定的一種創新,權利范圍及外延限縮、權利內涵擴增的創新。除此之外,類似“興”的方式的理論,是新興權利理論的重要貢獻之一,是新興權利本體論的重要環節,即“動態的”本體論,這部分內容其實也是有法律方法論、權利方法論的功能。“概念有效地規范現實必以正確地摹寫現實為基礎”,[17]這點新興權利概念已經做到。“客觀存在著人尚未認識的某種事物,或認識的事物又有新變化,人要反應它們,就要創造新概念。”[18]新興權利也的確起到反映新權利事實的功能。新興權利概念是有吸引力、生命力的。其一,符合社會發展潮流:新型權利的確有存在。新興權利概念對這類“新的權利”研究的推動,功績明顯。其二,相關學術共同體基本形成,具備較為充分的學術吸引力。從范疇一般會被集中研究的特點上看,新興權利是接近具備“范疇的受關注度”的。但概念創立、成長伊始,還需要很多的開拓、思考、積累。
       
        (三)“新興權利”概念可能的不足
       
        1.實質還是權利
       
        “法律概念越抽象者居于法體系的上位階,而較為具體的概念則排在法體系的下位階。”[19]新興權利是權利的一部分,新興權利概念就是權利概念的下位概念。新興權利是一個由“新興”修辭
       
        “權利”的詞組,不是一個嚴格的概念,它只是權利的一個類別。另外,“新興權利”概念可簡單由“新權利”“新的權利”代替;由于“新興權利”還包括新興權利“‘新’的形式與實質標準”“‘興’的動因”“‘興’的方式”[20]等內容,筆者不敢妄自將二者等同。新興權利概念下的學術論文,可能是權利研究、法學問題研究、部門法問題研究,[21]這個意義上的“新興權利”概念,也可能只是簡單的分類概念,這也是新興權利概念的局限之一。
       
        2.概念可更清晰明了、直接
       
        “法律概念的表述既要準確又要精煉……準確應是概念內涵和外延明確,不致產生模糊邊界。”[22]也就是說,概念的確立是不容易的,不產生模糊邊界是較難的,這也是從模糊概念到精確概念的過程。新興權利概念需要更加明晰易懂,至今似乎未有一個直截了當的表述。“由上可知,我們所謂的‘新興’權利事實上并不是一個真正的法學范疇意義上的概念……僅僅是用以描述我國社會現實中所存在的某些具體權利訴求和權利主張現象的一個松散的概念”。[23]也就是初級概念的階段。目前依舊是新興權利概念與理論的萌芽時期,需要更多的思考、論證,由時間、學術界檢驗它是否是一個革命性的“準范疇概念”,一個具備旺盛生命力、內涵豐富的“概念、范疇”。
       
        三、新的新興權利類型——以冤案受害者的人格尊嚴為例
       
        新興權利“興”字的內涵一般有兩種,一種是權利在社會已經逐漸興起,是一種權利需要的表達:問題已凸顯,但未被實在法確認;另一種是比較新的權利,且已經被實在法確認。新興權利還有一種新內涵,即還有一種新興權利,是權利的“埋藏物”、有待“挖出”的權利,也就是說,權利一直存在著,只是因為“未被發現、認定”而不凸顯、“不存在”、不被顯性認可。這是新興權利另一層涵義,這類權利是其外延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還有一種簡單的新興權利內部的劃分方法。一種是之前未有,只是隨著科技、經濟社會文化發展而出現的;還有一種是一直存在但被“埋藏著”、“未被普遍認定、少為人們所見、少被發現、尚未被挖掘出來”的新興權利。未被發現的原因,是因為人們的發現力、關懷、重視與否、認識的階段水平不夠。冤案中出現的受損的人格尊嚴就是這樣一種“新興”權利,急需被重視、保護、救濟。冤案中受害者的人格尊嚴,是一直存在,憲法也籠統規定“公民人格尊嚴不受侵害”,但國家賠償沒有明顯重視、凸顯。冤案被平反,冤案中的受害者的人格尊嚴可以說是“既舊又新”的權利,可以納入廣義的“新興權利”的范疇,以凸顯它的重要性,促進其被深化研究、被保護。另外,冤案中人格尊嚴這個新興權利的“興”,可通過立法進行創制、設定;通過立法進行確認與轉化;通過司法實踐中的司法解釋進行確立、保護。陳清秀認為法學在立法準備工作上有三項任務,其中一個是:“將待解決的事物,當成法律問題清楚呈現,并指出其因此將產生的社會問題及其影響,闡明立法的必要性。”[24]為了讓冤案受害者在被刑訊逼供或其他過程中受損的人格尊嚴得到救濟,有必要將冤案受害者受損人格尊嚴的重要性及其不被保護可能導致的社會問題說清楚,包括說清楚冤案受害者人格尊嚴保護的立法問題。
       
        權利是個開放的范疇,隨社會發展可能不斷增多、擴張。國家賠償范圍也就是國家賠償保護的對象是不斷豐富的。因此,冤案受害者人格尊嚴應該也可以在國家賠償的保護范圍之內。救濟途徑包括精神賠償金的增多,以及精神性的賠償方式的豐富,如冤死者公墓制度、冤案反思紀念館、冤案反思紀念日的相關紀念儀式。未來國家賠償的修改方向,必然需要在賠償方式、賠償范圍上不斷進步。這也是法律富有動態性的體現。國家賠償只有適合、滿足基本權利(包括冤案受害者在蒙冤過程或者被刑訊逼供等過程中受損的人格尊嚴等權利)的需要,才能更好地充當司法的最后一道防線、更好地預防或減少冤案的發生。冤案死者死前因為刑訊逼供受損的人格尊嚴是一種未被重視的“舊權利”,也是未被重視與發現的“新興權利”。[25]冤死者因被刑訊逼供而受損人格尊嚴的彌補極為重要,民法保護的對象多是一般的人格權:姓名權、名譽權、肖像權、榮譽權,受侵害則須“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無法涵蓋刑事冤案的人格尊嚴侵犯。人格尊嚴的彌補是一個巨大、明顯的空白。國家賠償,是人的尊嚴補救、維護的實踐場域。現有的國家賠償法明確集中刑事賠償范圍,對自由、生命健康等進行了列舉式規定,但沒有列舉到人格尊嚴的保護,這對于冤案來說,是一個明顯的不足,立法不夠精細,權利保護滯后。我國《憲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國家賠償法作為我國法律體系中權利保障與救濟性的法律,同樣有義務充分尊重人格尊嚴、保護公民人格尊嚴。國家賠償實踐及其立法修改,需要有更多的權利關懷、人格尊嚴關懷。國家賠償與冤案防范的緊密關系也應該更充分被發現、關注、研究。類似國家賠償構成要件、歸責原則的研究與規定,具有一定的“防御性”。[26]國家賠償范圍、賠償方式的豐富與擴張,更顯實質法治的內涵、主動賠償的旨意。正是冤案中人格尊嚴這種權利未被認同、重視、凸顯,導致其未能受到重視與保護,司法中刑訊逼供問題突出、冤假錯案不斷,有冤案中人格尊嚴保護不彰的原因。這樣的“新興權利”、未被發現的“亦舊亦新”的權利,急需被重視,并最終在國家賠償法中體現出來。
       
        結語
       
        新興權利的概念是否能夠成為法理學基本范疇,正如“人的尊嚴”范疇[27]一樣,需要學者們的共同關注,也需要提倡者的努力與號召。一個領域的興起,和倡導者的學力、影響力以及學者的共同關注有關,還有就是一個領域的真理性、真理含金量。學者的倡議、觀點的影響力,與觀點論證的詳細程度、真理性含量、學者個人及其團體的學術水準及由包括前三者因素形成的影響力有關系。
       
        冤案中的人格尊嚴,是新興權利的外延之一,需要被認可、重視,并最終落實到實在法上。新興權利是個新瓶,裝的是權利的酒,這個權利可以是“新”的,也可以是“舊”的。也可以是既舊又新的。冤案受害者的人格尊嚴作為新興權利的一種,是國家賠償法、刑事訴訟法等“部門法”的具體權利問題,也是新興權利的分類的創新與補充。我們對權利的認識有個過程,對于已存在卻未被重視的“埋藏式權利”,希望本文是冤案中人格尊嚴權利的發軔。這也是人格尊嚴(人的尊嚴)研究的實踐場域。人的尊嚴是法學基本范疇,甚至是人文社科的基本范疇。不論是行政、立法、司法等環節及其細節處,一旦處處貫徹人的尊嚴不可侵犯的理念,法治則會上升許多個檔次、更加健全。法學作為社會科學,是關于人的行為、人的權利、人的尊嚴的學問。

      【作者簡介】
      黃鑫政,蘇州大學法學院法學理論專業博士研究生。
      【注釋】
      [1]彭漪漣:《邏輯學大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2004年版,第639頁。
      [2]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邏輯教研室編:《形式邏輯(修訂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4年版,第17頁。
      [3]O. F. M. William of Ockham, Philosophical Writings A selection, The BOBBS-MERRILL company.1957.introduction.
      [4]2019年10月27日,著名邏輯學者熊明輝教授于中國政法大學海淀校區發表演講,主題關于邏輯,他感慨“如果法學院學生不重視邏輯學的學習、法學院不重視邏輯學的教育,是極為荒唐的”。
      [5]楊百順:《西方邏輯史》,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44頁。
      [6]彭漪漣主編:《概念論——辯證邏輯的概念理論》,學林出版社1991年版,第344頁。
      [7][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工具論》,陳靜、張雯譯,重慶出版社2019年版,第2頁。
      [8]王啟粱:《法律是什么?——一個安排秩序的分類體系》,載《現代法學》2004年第4期。
      [9]哲學作為人文社科甚至所有科學的國王,抽象與概括力最大,影響深遠。將哲學的原理、概念引渡,借用到法學等其他學科、具體科學之中,往往能夠帶來豐碩、富含意義的成果,可謂法理學、部門法創新的主要母胎、重要方法。從哲學等學科引入概念、理論到法學中,或者從英文及其他外文引入表達方式、理論、詞匯概念于我國法學研究之中,是我們的法學進步、深化的重要基礎。這樣的做法能夠帶來新的啟發,豐富我們的思維,值得提倡。
      [10]張文顯:《法學基本范疇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緒論,第1-27頁。張文顯教授是法學界引入范疇概念的開創者,且在法學界有較大的影響。
      [11]韓大元教授的原話是“各門學科發展史告訴我們,有兩樣東西,對于學科的建立、成熟與完善,既發揮著基礎性作用,也發揮著確定性作用。這兩樣東西的重要性,也是我們中國憲法學者在研究中感同身受的,它們一個是基本范疇,一個是方法論。”韓大元、林來梵、鄭磊主編:《中國憲法學基本范疇與方法》,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頁。
      [12]這樣的“普通范疇”如:“‘公民’‘法人’‘罪犯’‘原告’等。”參見張文顯:《法哲學范疇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1年版,第13頁。
      [13]胡玉鴻教授曾在研究人的尊嚴的文章中推薦“確認人的尊嚴為基本的法律范疇”。參見胡玉鴻:《我國現行法中關于人的尊嚴之規定的完善》,載《法商研究》2017年第1期。有學者提出“范疇被認為是一門學科最基本的概念。”參見李龍主編:《法理學》,武漢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第163頁。知網上題目包含范疇的文章更是數不勝數,以范疇為書名的法學著作則較少。
      [14]吳家國主編:《普通邏輯原理》,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第43頁。
      [15]一個學科的范疇是“必須會、必然要”被廣泛研究的概念。“新興權利”由于其內涵和自身帶有的概括力可能達不到此位階、地位,權利則是,或者它的地位容易被權利所取代。畢竟,新興權利在相當方面、程度上,是可以統一被“新的權利”替代掉的,且新興權利、新的權利都屬于權利的范疇之下。權利才是范疇或者“基石概念”。
      [16]全國黨校邏輯學會編:《邏輯教程》,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0年版,第17頁。
      [17]參見前引[6],彭漪漣主編書,第118頁。
      [18]章士嶸等編:《認識論辭典》,吉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49頁。
      [19]陳清秀:《法理學》,元照出版社2018年版,第334頁。
      [20]即“通過立法進行法律權利的‘創制’與‘設定’”“通過立法進行法律權利的‘確認’與‘轉化’”“通過司法實踐中的‘合法性’司法解釋對相關法律規定的權利內涵的挖掘與權利主體的延展或限縮”“通過日常生活中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權利推定”產生“新興”權利。參見姚建宗等:《新興權利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17-20頁。
      [21]如肖新喜、朱嘉琣:《論農民社會保障權雙重屬性及其制度價值》,載《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6期。
      [22]李龍主編:《良法論》,武漢大學出版社2001年版,第249頁。
      [23]姚建宗:《新興權利論綱》,載《法制與社會發展》2010年第2期。值得一提的是,在姚建宗教授等著的《新興權利研究》中,引用里沒有了“范疇”二字,表述為“我們所謂的‘新興權利’并不是一個真正的法學意義上的概念……”。參見前引[21],姚建宗等書,第7頁。
      [24]參見前引[19],陳清秀書,第226頁。
      [25]冤案受害者在刑訊逼供或者冤案中受損的人格尊嚴是舊權利,只不過一直被侵犯著但未被發現、重視而已。因而也有了新的意味,是“新興”的權利。這個權利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首先,冤案受害者受損人格尊嚴的彌補是司法救濟的重要環節,是司法公正、司法文明、權利保護的重要環節。同時,能夠推進冤案防范、預防冤案的發生、保護人權。另外,該“新興權利”是人格尊嚴研究的重要實踐場域,可以作為人格尊嚴研究的關鍵靶子。具有重大的理論、實踐價值。新興權利有兩種簡單的類別,一種是之前未有而隨著科技、經濟社會文化發展而出現的;也可能如文中講到的權利一樣:是一直存在著、“埋藏著”,但少為人們所見、被人們發現、挖掘出來保護,這樣意義上的新興或新興權利。至于未被發現的原因,取決于人們的發現力、關懷、重視、認識的階段情況。近年來冤案逐漸被重視,平反的冤案越來越多。人格尊嚴同樣被越來越重視。冤案過程中出現的人格尊嚴的損害早就非常嚴重,并急需被重視、保護、救濟。
      [26]《國家賠償法》的防御性還是很明顯的。如《國家賠償法》第三章刑事賠償第一節賠償范圍的規定,第十七條、第十八條規定“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并未規定兜底條款,而第十九條規定國家不承擔責任的情況除了明確列舉,還有一個“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作為兜底。
      [27]學者提出人的尊嚴應該成為法學的基本范疇,建議“確認人的尊嚴為基本的法律范疇”。參見前引[13],胡玉鴻文。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