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一方未提交工程結算文件,不是撤銷仲裁裁決的理由
    2021/11/9 11:02:07  點擊率[15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基本建設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建緯律師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工程結算;仲裁裁決
      【全文】

        本文是作者受被申請人B公司的委托代理的一起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案件,作為B公司的代理人,接受委托后作者查閱了A公司提交的案卷材料,發現A公司以B公司隱瞞證據為由申請撤銷仲裁裁決并不充分。最終,人民法院經過審查,駁回了A公司的申請。
       
        一、基本案情
       
        01 2019年6月14日,A公司向甲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稱,A公司于2011年4月27日收到B公司發出的《中標通知書》,成為QL高速公路土建工程20標段工程項目的承包人,并于2011年7月6日與B公司就案涉工程施工事宜簽訂《合同協議書》,A公司與B公司在該協議中就工程范圍、工期、價款、變更、結算、付款方式、質量標準、違約責任、爭議解決等作了明確約定,開工日期2011年5月1日,交工日期2013 年10月31日,計劃工期30個月,合同價款為人民幣283391593.90元。
       
        A公司中標案涉工程后,積極展開施工準備,并應B公司要求于2011年5月1日安排主要管理人員全部到位,但因B公司未能有效解決土地審批及征地拆遷問題,A公司始終無法進場施工。直至2012年5月10日,部分工程節點具備進場施工條件后,監理工程師才正式下達開工令。在施工過程中,由于征地拆遷事宜一直是制約工程進度的關鍵因素,造成主要線路上多處地點的工程項目不能按照施工組織設計和施工計劃提供工作面,A公司只能干干停停,直至2015年8月27日,工程主線才交工驗收,滯后合同工期約10個月。正是由于B公司征地拆遷滯后,造成A公司發生人工費、機械費、材料費及管理費等重大損失。
       
        施工過程中,合同適用的政策法規作出人工費和安全生產費提取調增,但B公司拒絕簽訂補充協議增加合同價款;A公司按B公司要求采用新型專用壓漿材料及模板布,放棄合格的低價地材供應商更換為B公司要求的高價供應商,B公司也未向A公司進行補償;因B公司無法為標段內的設計取土場辦理征地手續,通知A公司變更了新取土場地。由于新取土場與原取土場的土石比例、成分、取土髙度差異巨大,導致A公司取土成本增加,但B公司既不完善變更手續,也不辦理工程簽證。此外,B公司未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導致A公司只能通過多渠道籌措資金滿足施工生產需要,故B公司應承擔逾期支付工程款的違約責任。
       
        由于B公司原因,造成A公司的施工成本大幅增加,項目巨額虧損,遠超A公司應承擔的合同風險,A公司多次與B公司協商未果。為維護合法權益,A公司提出如下仲裁請求:
       
        裁決B公司支付A公司下述項目費用、工程款、損失及違約金:1、補償A公司因政策法規變化應增加的安全生產費1522052元;2、補償A公司因政策法規變化應增加的人工費15754300元;3、補償A公司因使用模板布、新型壓漿料而增加的費用680342元,其中模板布的費用為355932元,新型壓漿料的費用為324410元;4、補償A公司因更換地材生產商而增加的費用8427740元;5、支付A公司因施工取土場變更所增加的工程款21244165 元;6、賠償A公司因砂石價格上漲所造成的損失3955105元;7、賠償A公司因人員、機械停工和窩工所造成的損失30790598元;8、賠償A公司因材料價格調整參數錯誤造成的損失4023020元;9、賠償A公司管理費損失16546125元;10、支付A公司逾期付款違約金2341444元。以上費用合計105284891元。
       
        2020年12月23日,甲仲裁委員會作出(2019)甲仲裁字第99號仲裁裁決,認為本案工程已經結算完成,且該工程結算為雙方當事人的真實合意,也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雙方理應遵守《工程結算文件》確定的結算數額。同時,雙方對于工程結算已經按照《工程結算文件》基本履行完畢。根據《合同法》相關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誠信的原則,以及《民法總則》第130條“民事主體按照自己的意愿依法行使民事權利,不受干涉”的規定,在案涉工程已經雙方蓋章同意結算完成且該結算已基本履行完畢的情況下,A公司再行提出包含工程款在內的索賠主張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庭不予支持,裁決駁回A公司的全部仲裁請求,本案仲裁費543794.00元,由A公司自行承擔。
       
        02 2021年6月6日,A公司不服該裁決,向甲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撤銷甲仲裁委員會作出的(2019)甲仲裁字第99號仲裁裁決。
       
        A公司訴訟請求,一、撤銷甲仲裁委員會作出的(2019)甲仲裁字第99號裁決書;二、本案訴訟費用由被申請人B公司承擔。
       
        事實與理由:被申請人B公司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該仲裁裁決應予撤銷。具體理由如下:在本案仲裁庭審時,雙方對《審計報告》的真實性均無異議,對爭議事實認定的核心證據是《工程結算文件》。《工程結算文件》是一整本訂裝,除首尾裝訂頁外,文件封裝主文共計39頁,蓋章簽字頁在主文首頁,印有“《LQ高速公路土建工程第20標段工程結算文件》,土建第20標段合同值為283391593.9元,結算值為 301975020.21 元”字樣,空白處標注“項目部、駐地辦、總監辦、建設單位簽字蓋章”,四個單位均有蓋章和簽字,下署編報日期2018年11月25日。主文其余38頁均為各類結算表格,每一張表格都有承包人、計量項目工程師和監理工程師的簽字。《工程結算文件》主文尾頁是《LQ高速公路土建工程第20標段其他費用一覽表》(以下簡稱其他費用一覽表)。該《工程結算文件》是一個內容不可分割的完整合同版本,是由被申請人B公司提供格式,先總后分。簽章頁顯示的結算值是后附文件對應結算分項表格中的結算值匯總所得,后附文件是對匯總結論的分解說明,簽章頁的蓋章單位與每張表格的簽字人一一對應,體現出了報送審批確認流程是先分后總,即先由承包方簽字確認文件及表格內容,后依次匯總報請駐地辦、監理、最終建設單位審核簽章確認。因此,合同主體簽字蓋章頁在首頁或尾頁,不影響合同(《工程結算文件》) 的整體性以及合同各方對整個合同內容予以確認的法律效力。申請人A公司提供的《其他費用一覽表》作為整個《工程結算文件》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自雙方共同在簽章頁簽字蓋章之日起,雙方協商一致并確認《其他費用一覽表》中的如下內容:1、兩項墊付資金的結算為主合同結算的一部分;2、各方均認可該工程存在額外索賠事項,索賠金額暫定為11459萬元,具體金額雙方通過仲裁予以確認。針對申請人提交的該份《工程結算文件》,被申請人在庭審時稱只認可申請人提供的前述《工程結算文件》簽章頁的真實性,不認可主文尾頁《其他費用一覽表》,理由是該頁表格第2項索賠內容的備注欄“此項需要進行仲裁,其數量和金額為暫定數量”字樣,為申請人單方填寫。按照被申請人的表述,可以推斷出被申請人持有的《工程結算文件》中也存在《其他費用一覽表》這一頁,但該頁不存在備注欄內添加的內容,即被申請人持有的《工程結算文件》中的《其他費用一覽表》記載的內容與申請人持有的內容不一致。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之規定,被申請人對其主張負有舉證責任,既然被申請人主張《其他費用一覽表》備注欄的內容系申請人單方填寫,那么被申請人應該提供其持有的《工程結算文件》中的《其他費用一覽表》一頁,以便證明其主張。但在本案仲裁庭審中,被申請人僅提交了《工程結算文件》中的三頁,這三頁與申請人提交的《工程結算文件》的第1頁、第2頁及第5頁的內容完全一致。但被申請人并未提供其持有的《工程結算文件》的其他剩余頁,尤其是《其他費用一覽表》這一頁。申請人認為,雙方各自持有的《工程結算文件》中的《其他費用一覽表》頁所記載的內容是否一致、雙方是否認可記載的內容,是認定本案主要事實的關鍵證據,足以影響案件的公正裁決。庭審中申請人要求其提供證據,但被申請人拒不提供、刻意隱瞞該份證據,致使仲裁裁決對雙方爭議的焦點問題作出了錯誤的認定。
       
        二、代理意見
       
        A公司申請撤銷案涉仲裁裁決,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
       
        01 1、B公司不存在隱瞞證據的情形。《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58條規定:“當事人提出證據證明裁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員會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撤銷裁決:(一)沒有仲裁協議的;(二)裁決的事項不屬于仲裁協議的范圍或者仲裁委員會無權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違反法定程序的;(四)裁決所根據的證據是偽造的;(五)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六)仲裁員在仲裁該案時有索賄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決行為的。人民法院經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裁決有前款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裁定撤銷。人民法院認定該裁決違背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裁定撤銷。”《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2款規定:“被申請人提出證據證明仲裁裁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經人民法院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裁定不予執行:(一)當事人在合同中沒有訂有仲裁條款或者事后沒有達成書面仲裁協議的;(二)裁決的事項不屬于仲裁協議的范圍或者仲裁機構無權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違反法定程序的;(四)裁決所根據的證據是偽造的;(五)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六)仲裁員在仲裁該案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決行為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8〕5號)第16條規定:“符合下列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為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二款第五項規定的‘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情形:(一)該證據屬于認定案件基本事實的主要證據;(二)該證據僅為對方當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過程中知悉存在該證據,且要求對方當事人出示或者請求仲裁庭責令其提交,但對方當事人無正當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當事人一方在仲裁過程中隱瞞己方掌握的證據,仲裁裁決作出后以己方所隱瞞的證據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為由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申請人A公司訴稱的《工程結算文件》中的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6條規定的“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情形。首先,《工程結算文件》是A公司與B公司依據合同約定進行的案涉工程價款最終清算,是A公司完成合同約定的全部工程項目應得到的工程價款,A公司、B公司、駐地辦、總監辦各持一份,并非僅為B公司掌握。其次,《工程結算文件》中的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不屬于認定案件基本事實的主要證據。再次,在仲裁過程中,A公司已向仲裁庭提交了《工程結算文件》中的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B公司不存在隱瞞證據的問題,仲裁庭是否采信該證據的證明力,是對案件事實的認定問題,不屬于人民法院撤銷仲裁裁決的審查范圍。
       
        2、(2019)甲仲裁字第99號仲裁裁決認定事實清楚,審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該裁決認定,案涉工程“項目專用合同條款”第3.4.6項約定:“監理人的有關決定,應同時抄送發包人和承包人。發包人和承包人雙方對工程施工的有關協議或規定,也應抄送監理人,以利于本項目的管理。凡涉及工程變更、工程量增減、議價、索賠、工期改變、技術標準改變、重大施工方案改變等及一切與費用和工期相關的監理人的指示,應事先征得發包人的書面認可后方能生效。”根據上述合同約定,特別是第3.4.6項“凡涉及工程變更、工程量增減、議價、索賠、工期改變、技術標準改變、重大施工方案改變等及一切與費用和工期相關的監理人的指示,應事先征得發包人的書面認可后方能生效”的約定,仲裁庭認為,申請人提交的應當再次結算本案工程的最為重要的兩個證據就是監理人或總監理工程師在上述兩個文件上的簽字,但從“項目專用合同條款”第3.4.6項的約定看,通過監理人或總監理工程師在文件上的簽字進而確認工程結算并無合同依據。從我國建筑工程現狀來看,監理人員也不可能具有確認工程結算、再次結算等重大事項的決定權,僅僅以監理人員的簽字去否定工程已經過全部結算和審計部門的審計結論也無事實依據、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根據“通用合同條款”第17.6.1條“最終結清申請單中的總金額應認為是代表了根據合同規定應付給承包人的全部款項的最后結算”和第 23.3.1條“承包人按第17.5款的約定接受了竣工付款證書后,應被認為已無權再提出在合同工程接收證書頒發前所發生的任何索賠”的約定,仲裁庭認為,工程竣工結算是指承包方按照合同約定的內容全部完成所施工的工程,經驗收質量合格,并符合合同要求后,同發包方進行的最終工程價款結算。建設工程竣工結算不僅是核定工程造價的依據,也是承包方最終利益的體現。因此,竣工結算勢必會涉及到發包方、承包方雙方的具體經濟利益,雙方勢必都會以法律為準繩、合同為依據、定額為基礎、事實為根據,據理力爭,在雙方存有分歧、存有爭議、互相讓步和妥協并最終達成完全一致的基礎上完成竣工結算。A公司在2018年11月25日的工程結算文件上已經蓋章同意并確認,且工程結算款項的絕大部分即90%以上的工程款,雙方已經履行完畢,A公司再行主張工程價款顯然沒有事實基礎。故此,仲裁庭對A公司以上述理由要求對涉案工程再次結算的申請不予采納。
       
        本案工程已經結算完成,且該工程結算為雙方的真實合意,也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雙方理應遵守該結算報告。同時,雙方對于工程結算已經按照《工程結算文件》基本履行完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相關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誠信的原則,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條“當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訂立合同的權利,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干預”的規定,在涉案工程已經雙方蓋章同意結算完成且該結算已基本履行完畢的情況下,申請人再行提出包含工程款在內的索賠主張無事實依據、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
       
        綜上,(2019)甲仲裁字第99號裁決認定事實清楚,審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不存在《仲裁法》第58條規定的情形;A公司申請撤銷該仲裁裁決,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人民法院查明事實,駁回其申請。
       
        三、法院意見
       
        經審查查明,2011年4月27日,申請人C公司收到被申請人B公司發出的《中標通知書》,成為涉案工程的承包人。2011年7月6日,申請人A公司與C公司簽訂《QL高速公路土建工程施工第二十標段合同協議書》。2012年5月10日, 被申請人B公司下達涉案工程《開工令》。2015年8月27日,涉案工程主線工程交工驗收并投入使用。2016年4月20日,A公司、 B公司與C公司簽訂《三方補充協議》,C公司將包含涉案工程在內的名下全部資產、負債、業務、人員及相關證照、資質及業務許可、權證、業績、榮譽及資格等交由其合資子公司A公司(申請人)整體承接。并就C公司與B公司于2011年7月6日簽訂的《QL高速公路土建工程施工二十標段合同協議書》項下合同主體變更等事項達成一致意見。2018年9月28 日,申請人單位名稱由原名稱C公司更名為現名稱A公司。2018年11月25日,《QL高速公路土建工程第二十標段結算文件》主要內容:土建第二十標段合同值為28339159.39 元,結算值為 301975020.21元。本結算文件由A公司和B公司等共同簽字并蓋章確認。甲市審計局于2018年11月25日編制甲審投綜報(2018) 60號《審計報告》,主要內容:QL高速公路土建工程第二十標段施工單位 A公司,結算值301975020.21元。結算報告與審計報告的出具時間為同一天,即2018 年11月25日,結算值為同一數字即301975020.21元。2018年12月12日,由A公司、總監理工程師、計量監理工程師、駐地監理工程師簽字確認《QL高速公路土建工程第20標段終期支付證書》。
       
        后雙方工程款支付產生糾紛,申請人A公司向甲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被申請人B公司支付相關項目費用、工程款、損失及違約金等。2020年12月23日,甲仲裁委員會作出(2019)甲仲裁字第99號裁決:1.駁回申請人A公司的仲裁請求。2.該案仲裁費543794.00元,由申請人A公司自行承擔。
       
        本院認為,國內仲裁裁決當事人不服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裁決向人民法院申請撤銷,應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一)沒有仲裁協議的;(二)裁決的事項不屬于仲裁協議的范圍或者仲裁委員會無權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違反法定程序的;(四)裁決所根據的證據是偽造的;(五)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六)仲裁員在仲裁該案時有索賄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決行為的。人民法院經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裁決有前款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裁定撤銷。人民法院認定該裁決違背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裁定撤銷。”本院據此認為,國內仲裁裁決實行一裁終局,法院依法對仲裁委員會仲裁裁決的審查不是二審法院性質的審理或審查。國內仲裁裁決當事人不服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裁決向人民法院申請撤銷,應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凡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撤銷理由,人民法院依法不予審查。
       
        本案中,A公司的申請理由主要為:B公司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即雙方在《工程結算文件》的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中的結算內容。被申請人B公司則辯稱,《工程結算文件》中的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的數額均為申請人A公司單方填寫,被申請人B公司對此不予認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情形應滿足以下條件:一、該證據屬于認定案件基本事實的主要證據;二、該證據僅為對方當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過程中知悉存在該證據,且要求對方當事人出示或者請求仲裁庭責令其提交,但對方當事人無正當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本案中,當事人雙方依據合同約定進行的案涉工程價款進行結算后共同出具《工程結算文件》,該文件及其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當事人各自持有一份,且申請人A公司已經向仲裁庭進行了提交。因此,A公司的主張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的情形,本院不予采納。另,仲裁庭對《工程結算文件》及其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等證據進行的認定及對案件事實進行的認定,屬于仲裁庭對仲裁案件實體審理的范疇,所作出的裁決屬于行使仲裁權,不屬于人民法院依法審查的范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六十條規定,裁定駁回A公司的申請。申請費400元由申請人A公司負擔。
       
        四、律師評析
       
        本案是申請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案件,撤銷仲裁裁決必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一)沒有仲裁協議的;(二)裁決的事項不屬于仲裁協議的范圍或者仲裁委員會無權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違反法定程序的;(四)裁決所根據的證據是偽造的;(五)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六)仲裁員在仲裁該案時有索賄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決行為的。人民法院經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裁決有前款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裁定撤銷。人民法院認定該裁決違背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裁定撤銷。”本案中,A公司以B公司未提交《工程結算文件》中的附表《其他費用一覽表》,構成“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并不成立,因為該表并非只有B公司持有,且A公司已經向仲裁庭提交了,至于仲裁庭對該表記載內容的認定,是事實認定問題,該表第2項索賠內容的備注欄“此項需要進行仲裁,其數量和金額為暫定數量”字樣,并不影響仲裁庭認為“在涉案工程已經雙方蓋章同意結算完成且該結算已基本履行完畢的情況下,申請人再行提出包含工程款在內的索賠主張無事實依據、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
       
        仲裁不同于訴訟,仲裁裁決是“一裁終局”,法院依法對仲裁委員會仲裁裁決的審查不是二審法院性質的審理或審查,對事實的認定,不屬于人民法院審查撤銷仲裁裁決案件的范圍,仲裁裁決若無仲裁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的情形,人民法院不予撤銷,因此,當事人在申請仲裁前,務必做好準備工作,證據必須能夠充分證明所述觀點,否則,將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
       
        五、律師建議
       
        建設工程索賠與反索賠是一項專業性極強的工作,需要技術、管理、經濟、法律四方面的專業知識,是工程管理綜合實力的體現。通常單項索賠容易得到支持,綜合索賠很難成功。特別是在工程竣工結算完成后,一方再提出工程施工期間的各種索賠,一般不會得到支持。因此,建議當事人在工程管理過程中,用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注意在日常施工工程中搜集相關證據材料,及時固定證據,嚴格按照合同約定的時限和程序提出索賠。注重過程控制,勤簽證,勤索賠,盡量把爭議在施工過程中解決,絕對避免最后提出一攬子索賠,一旦得不到支持,將造成重大經濟損失。

      【作者簡介】
      王舟芝,上海市建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專職律師;多地仲裁員;高級工程師;一級建造師;造價工程師;監理工程師;試驗檢測工程師;英國皇家特許建造師(MCIOB)。王舟芝律師曾參與國內多條高速公路的建設,從事建設工程設計、施工、監理、造價咨詢、質量檢測等專業工作28年。從事專職律師工作后,專業代理建設工程與房地產糾紛案件,具有豐富的處理建設工程與房地產糾紛案件的實戰經驗。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