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律師在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
    2021/11/12 17:26:51  點擊率[43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律師
      【出處】微信公眾號:言志說法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企業合規;律師
      【全文】

        對最高人民檢察院開展的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律師界普遍持歡迎態度和積極踴躍參與。各地檢察機關在試點工作中,也是把律師當做一支可以依靠和使用的力量,有的地方還聯合司法行政機關和律師協會,就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組建了專門的律師庫。在中國檢察官協會、中華全國律師協會2021年11月3日發布的《關于加強檢律良性互動、共同維護司法公正的倡議書》中也特意強調:“在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中,高度重視律師作用的發揮,確保客觀公正審查處理案件。”
       
        但律師在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發揮何種作用以及如何發揮作用,還存在沒有很好地區分律師擔任第三方組織成員和律師被企業聘請幫助進行合規整改之間在地位和作用上的不同,導致律師在具體參與企業合規整改和建設時,其和企業之間的關系是什么?律師在該項工作中應得的勞動報酬具體該由誰來承擔?以及該如何強化律師的責任等方面存在不同的認識。如果在這些方面未形成共識,會影響到律師作用的發揮以及無形中加大律師的執業風險。
       
        筆者認為,在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建立涉案企業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出臺之后,律師參與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有兩種完全不同的身份和角色,并會因為身份和角色的不同帶來地位和作用的不同。
       
        一、律師作為第三方監督評估組織成員的地位和作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為全面推動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在2021年6月3日,聯合司法部等九家部門和單位發布了《指導意見》,提出要建立涉案企業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即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涉企犯罪案件時,對符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適用條件的,交由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第三方機制管委會)選任組成的第三方監督評估組織(以下簡稱第三方組織),對涉案企業的合規承諾進行調查、評估、監督和考察。考察結果作為人民檢察院依法處理案件的重要參考。
       
        律師在企業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中,是作為專門性人才進入第三方機制專業人士名錄庫。在企業合規改革試點的實踐中,律師是受第三方機制管委會指派,然后以第三方組織的名義,具體承擔對涉案企業合規整改和建設工作的調查、評估、監督和考察工作,并且在合規考察期屆滿后,制作合規考察書面報告提交給第三方機制管委會和負責辦理案件的檢察機關。
       
        在這一過程中,律師的工作雖然要受到檢察機關和第三方機制管委會的監督,而且在具體履職過程中,也和涉案企業多有接觸并且會對涉案企業合規計劃提出修改意見和完善建議,但其身份和角色是超然和獨立的,既獨立于檢察機關,也獨立于涉案企業。律師僅是站在客觀中立的立場,在對涉案企業合規整改和建設進行調查、評估、監督和考察后,并依據自身專業能力和經驗獨立作出判斷并提出意見。
       
        律師的地位相當于檢察機關和第三方機制管委會為涉案企業指派的合規監督員,作用是從第三方、從外部的角度對對涉案企業的合規整改和建設工作進行審查、檢查、評估和考核,但本身不參與涉案企業如何合規整改和建設的具體工作。也即律師在作為第三方組織成員時,對涉案企業如何進行合規整改和建設可以提出意見和建議,甚至進行指導,但涉案企業具體怎么做則不參與,只是在過程中進行動態檢查和事后進行評估和考核。
       
        換一句話說,律師在作為第三方組織成員時,怎么參與以及如何參加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和涉案企業沒有關系,涉案企業只是因為自愿接受企業合規改革試點而要需要接受律師的監督和配合律師的工作。律師本身也不是代行檢察機關的職權,更不是受檢察機關委托從事公務,只不過也是因為自愿加入企業合規第三方機制專業人士名錄庫后,在被第三方機制管委會選任為第三方組織成員后,要按照《指導意見》的相關規定履行職責和承擔相應的義務。
       
        在這種情形下,律師是利用自身專業能力和經驗參與到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中,和其律師身份沒有關系,也不是在從事律師業務。檢察機關和第三方機制管委會也只是借助律師的專業能力和經驗,并不是借助其律師身份。律師作為第三方組織成員只能以個體身份出現,發表的也是個人意見,不代表其所在的律師事務所。
       
        在律師作為第三方組織成員履職時,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應當提供支持和幫助,并有權獲得相應的勞動報酬,律師和涉案企業之間不形成業務關系也不直接和涉案企業洽談勞動報酬的多寡[1]。
       
        二、律師被涉案企業聘請參與合規改革試點工作時的地位和作用
       
        律師以法律服務的方式對企業在合規管理和建設方面提供幫助早就有之,而且被不少律師事務所和律師作為重點開拓的業務之一。律師在具體從事業務過程中還把其細分為事前合規、事中合規和事后合規。
       
        律師參與合規改革試點工作,被律師稱為是事后合規。即企業已經涉案,律師受涉案企業聘請,具體參與到企業合規整改和建設過程中,使企業符合企業合規試點工作的條件以及通過合規整改和建設,讓涉案企業和相關責任人得到從輕處理。這也是為什么律師界對最高人民檢察院開展的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持歡迎態度和積極踴躍參與的原因之一。律師們認為,最高人民檢察院開展的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將會極大提升企業對合規管理和合規風險的重視程度,能夠為律師合規業務的發展提供廣闊的天地。
       
        在律師被涉案企業聘請參與到合規改革試點工作時,律師和企業之間的關系是清晰和明確的,就是一種服務和被服務的關系,而且律師是否從企業獲得報酬以及獲得多少報酬都是律師和企業協商的結果,和檢察機關以及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中的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沒有關系,檢察機關以及第三方機制管委會也不能強行要求所有的涉案企業必須聘請律師等專業人士幫助其進行合規整改和建設,并把其作為涉案企業是否符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的條件之一。律師在其中是以律師身份從事的律師業務,其地位和作用完全不同于其擔任第三方組織的成員,其需要遵守的是律師的職業道理和執業倫理,并受其約束。
       
        三、強化律師客觀性和中立性的設想
       
        在律師因企業聘請參與到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時,簡單地把律師和企業之間視為律師和當事人之間的關系還是會存在一定的問題,律師可能會因為其對當事人負有忠實和保密的義務影響到涉案企業合股整改和建設的有效性,既不利于強化涉案企業在合規整改和建設中的主體性地位,也不利于檢察機關充分發揮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組織在專業上的優勢,推動企業合規改革的深入發展。
       
        筆者認為,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對企業聘請律師進行合規整改和建設應當有適當的介入和提出一定的要求,而且認為這不是對涉案企業自主性行為的干涉,而是從強化涉案企業主體性地位和充分發揮社會性中介組織的力量的角度,提出相應的要求和進行適當的規制。
       
        涉案企業因合規改革試點工作實質上是得到了好處,那自然就有接受檢察機關和第三方合規機制管委會監督、檢查和考核的義務,包括其具體如何從事合規整改和建設工作。
       
        檢察機關雖然不能強行要求所有的涉案企業必須聘請律師等專業人士幫助其進行合規整改和建設,并把其作為涉案企業是否符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的條件之一,但對于經營規模較大、合規整改和建設事項復雜、單憑自身力量難以完成合規整改和建設的涉案企業,檢察機關可以把企業外聘律師等專業人士作為是否把其納入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的條件之一,要求企業必須外聘請律師事務所、審計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組織為其提供服務。
       
        這樣的認識和理解并不是沒有可參照的依據,政府有關部門在進行行政審批或行政許可過程中,對一些重大性事項和涉及到專門性領域時,也往往會要求企業提供相關中介組織出具的專門性意見和評估報告,以作為是否行政審批或許可的必備條件。
       
        具體來說,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對涉案企業聘請律師等專業人士參與到合規改革試點工作時,可以參照證券管理部門對企業上市或發行股票、債券時,要求企業提供律師、會計師等出具的法律等方面的專業意見的做法,予以適當的規制。其目的是充分發揮這些社會性中介組織的力量和強化這些中介組織、中介人員的責任,更有效地對企業合規整改建設進行監督和考察,避免涉案企業單純為了合規而合規,只是在形式上滿足檢察機關合規改革試點工作的要求。
       
        采用這樣的做法,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雖然不具體干涉企業聘請哪家律師事務所或哪位律師幫助其進行合規整改和建設,也不具體介入律師和企業之間的協商過程,但企業在選定律師事務所和律師后,應當向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報備。
       
        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可以進行必要審查,審查的重點主要是聘請的律師事務所和律師是否和企業存在其它利益往來,而且這些利益往來是否會影響到律師事務所和律師盡到審慎、真實、準確和完整的職責。
       
        律師在幫助企業完成合規整改和建設后,應當以事務所及律師個人的名義就企業合規整改和建設情況出具獨立的法律意見,作為第三方組織進行評估和考核的依據之一。如果律師事務所和律師故意或因重大過失出具的法律意見失實,將會承擔相應的責任。
       
        由此,律師在被涉案企業聘請參與到合規改革試點工作中,雖然其和企業之間存在服務和被服務的關系,但律師和涉案企業之間不是純粹的律師和當事人之間的關系。律師事務所及律師向企業提供的服務更多的是社會性中介組織、中介人員提供的專業服務,在提供服務過戶中保持相對的獨立性和中立性,其對涉案企業的忠實和保密義務有所弱化。這將極大地充分發揮律師律師、會計師、審計師等中介組織在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工作中的作用。
       
        同時,也因為弱化律師的忠誠和保密義務,不僅有助于企業合規整改和建設的有效性,而且通過對律師作為專業人士應具有的客觀中立立場的強化,可以減少律師在對企業提供合規服務過程中的執業風險,有能力和條件不淪為當事人雇傭的槍手。
       
        [1] 對這一點,筆者一直認為對第三方管委員和第三方組織的運行費用以及第三方組織中專業人士的勞動報酬和補貼應當由企業來承擔,否則就會出現企業犯了錯、因合規整改得了好處還不需要付出代價,這于理于情都講不通。只不過讓企業直接支付費用給第三方組織成員,可能會影響到第三方組織成員客觀公正履職,才不能讓第三方組織成員和企業直接洽談費用的多寡。如果不讓第三方組織成員直接和企業洽談費用的多寡,而是由檢察機關或第三方機制管委會確定費用的多少,費用完全可以讓企業按照確定的標準支付給律師,那種涉案企業交給第三方機制管委會,然后由第三方管委會支付給律師,純碎是多此一舉,沒有必要。

      【作者簡介】
      袁志,法學博士,北京煒衡(成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