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實務問題探析(上)
    2021/11/29 11:08:53  點擊率[48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基本建設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建緯律師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是建設工程領域相關糾紛中的常見問題、疑難問題,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中,關于合同無效時承包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實際施工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工程價款的受讓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優先受償權是否可以代位行使等疑難問題,由于法律規定不明確,也沒有最高院的相關指導意見,導致審判實務中法官對法律條文的理解存在差異,難以做到同案同判。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構成要件,如優先受償權的行權期限、起算時點、效力范圍,以及優先受償權的阻卻事由等問題,在理論界與實務界也頗具爭議。本文將結合審判實踐對上述問題逐一進行分析,以期對業界同仁有所啟發,對相關企業有所幫助。
      【中文關鍵字】優先受償權;實際施工人;承包人;建設工程價款;合同無效
      【全文】

        筆者以相關法律法規為研究基礎,通過對47篇裁判案例的整理、分析[1],結合學術界的前沿理論觀點,最終得出以下結論:1、優先受償權不因合同無效而消滅;2、實際施工人不享有優先受償權,但對于直接與發包人簽訂合同并實際履行的無承包資質的承包方,或者在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存在的情況下的掛靠人,存在支持其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司法裁判;3、優先受償權可以通過受讓的方式享有;4、實際施工人無權代位行使優先受償權,但部分地區高院指導意見規定:若實際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約定的施工義務且工程質量合格,在總承包人或轉包人怠于行使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時,可以就其承建的工程,在發包人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主張優先受償權;5、優先受償權的行使期間可以約定,但應注意對建筑工人權利的保護,且最長不得超過18個月;6、優先受償權的起算時點,有約定的從約定,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分情況確定:建設工程已實際交付的,為交付之日;建設工程沒有交付的,為提交竣工結算文件之日;建設工程未交付,工程價款也未結算的,為當事人起訴之日;7、承包人的利潤、質保金作為工程價款的一部分,應計入優先受償權之范圍;墊資款不宜計入優先受償權的范圍;8、優先受償權的阻礙因素包括:建設工程質量不合格,建設工程不宜折價、拍賣,建設工程已滅失等。
       
        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第807條[2]規定了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以下簡稱優先受償權),在發包人經催告逾期不支付工程價款的情況下,賦予承包人就其承包的建設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權利。同日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以下簡稱《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用了8個條文對優先受償權的行使主體、范圍、效力及行使期限進行了規定,其中第35條[3]明確了優先受償權的主體限于與發包人訂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在新法新規出臺的大背景下,筆者對于上述提出的問題及得到的結論,具體論述如下:
       
        一、合同無效時承包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
       
        關于無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目前有三種不同觀點:觀點一,建設工程合同無效,則承包人喪失優先受償權。其理由有二: 其一,合同無效本由違法行為所致,承認優先受償權不利于建筑市場的穩定發展; 其二,根據擔保的從屬性,主合同無效,優先受償權隨之無效;觀點二,合同無效時,應區分承包人與發包人的過錯,配置優先權;觀點三,合同效力不屬于法定優先受償權的構成要件,承包人不僅因合同無效而喪失優先受償權。[4]筆者同意第三種觀點,理由如下:
       
        1、優先受償權具有法定性,其權利來源并非為合同的約定,故不會因合同無效而消滅。
       
        要判定合同無效是否導致優先受償權的喪失,首先要理解優先受償權的本質。關于優先受償權的性質,學術界大約有三種學術觀點:“留置權說”、“法定抵押權說”、“法定優先權說”。目前留置權說已遭受普遍反對;“法定抵押權說”將抵押權劃分為意定抵押權與法定抵押權,相較于通過當事人意思自治形成的意定抵押權,法定抵押權無須當事人約定,由法律直接規定便可獲得;“優先權說”是指優先受償權由《民法典》所直接規定,具有擔保物權的效力。[5]但無論是哪種學說,均認同優先受償權具有法定性,即優先受償權來源于法律的直接規定。法定性特征澄清了“合同無效將導致優先受償權喪失”的誤解。該誤解表現為設權方式中意定與法定的混淆。有觀點認為:“法律規定建設工程法定抵押權,其目的在于保障建設工程承包人的合同債權,而法定抵押權屬于擔保物權,依據擔保法規則,主債權無效,擔保物權當然無效。”此觀點未能明晰法定與意定的區別。優先受償權的設立并非來源于私人契約,而是法律直接授予。只要滿足了發包人欠付工程款的法定條件,承包人就當然享有優先受償權,不會因合同無效而導致優先受償權無效,不能參照適用效力從屬性的規定。
       
        2、優先受償權不因合同無效而消滅符合立法目的、符合實質正義。
       
        承包人通過實施建造行為,將勞務、材料等附著于建設工程中,該行為與合同是否有效并無關聯。也就是說,雖然建設工程合同無效,但是承包人組織員工施工建設工程項目,仍然需要向員工支付勞動報酬。賦予承包人優先受償權的目的是保護建筑工人的合法權益,建筑工人在參與勞動時無法得知發包人與承包人的合同是否有效,若因合同無效而排除法定優先受償權的適用,則建筑工人的合法權益無法得到穩定的保障,有違立法初衷。因此,在合同無效的情況下,承包人的工程價款請求權同樣需要優先于一般債權得以實現,認定承包人享有優先受償權。
       
        若判決凡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的,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主張均得不到支持,顯然,這除了和主流司法裁判觀點不符以外,也違背實質正義。因為未履行招投標手續、發包人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等,至少發包人承擔主要過錯,若就此判決承包人不得享有優先受償權,讓承包人承擔因發包人過錯造成的利益損失,與民法所強調的誠實信用精神相悖。且如上所述,優先受償權具有法定性,其構成要件不包括“合同有效”,故合同無效導致喪失優先受償權的觀點值得商榷。
       
        3、多地高院的審判指導意見及最高院的裁判文書中均有明確,合同無效時承包人仍然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山東高院于2020年8月15日公布并施行的《山東高院民一庭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10條與江蘇高院2018年6月26日公布并施行的《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以下簡稱“《江蘇高院解答》”)第15條均明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受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效力的影響。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承包人仍然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浙江高院發布的《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疑難問題的解答》(以下簡稱“《浙江高院解答》”)第22條明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可以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安徽高院于2018年9月16公布并施行的《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指導意見(2018)》(以下簡稱:“《安徽高院指導意見》”)第17條明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的,承包人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可予支持。” 廣東高院于2017年8月1日公布并施行的《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疑難問題的解答》第13條明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工程質量合格的,發包人僅以施工合同無效為由主張承包人無權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不予支持。”截至2021年10月20日,以上地方司法文件均現行有效,可見各地區法院對于合同效力是否影響優先受償權的行使逐步形成統一意見,發包人僅以施工合同無效為由主張承包人無權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能得到支持。此外,筆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檢索2021年1月1日以后,由最高院及高院審結的,涉及實際施工人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共檢索到43篇裁判文書(包含在上述47篇裁判文書之內),其中有4篇裁判[6]支持合同無效時承包人依然享有優先受償權,未發現以合同無效為由認定承包人喪失優先受償權的裁判。
       
        二、實際施工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
       
        實際施工人不享有優先受償權,但對于直接與發包人簽訂合同并實際履行的無承包資質的承包方,或者在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存在的情況下的掛靠人,存在支持其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司法裁判。
       
        《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已經明確規定,享受優先受償權的主體限于與發包人簽訂合同的承包人。筆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檢索2021年1月1日以后審結的,涉及實際施工人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糾紛案件,共檢索到4篇裁判文書。同時,上述43個案例中,有9個案例涉及到了實際施工人優先受償權問題。筆者以此13篇裁判文書作為研究樣本,如下圖所示,有7篇文書[7],以實際施工人享有優先受償權缺少法律依據為由,不支持實際施工人享有優先受償權;有1篇文書[8],以案涉工程標的物已被拆除,優先受償權的基礎已不存在為由,未支持實際施工人主張優先受償權的請求;有1篇文書[9],以實際施工人未在一審中提出優先受償權訴訟請求,二審新增該項訴訟請求但雙方當事人不同意調解為由,二審法院決定不予處理。同時,有3篇文書[10],支持了與發包人直接簽訂合同的無承包資質施工人享有優先受償權;有1篇文書[11],支持了實際施工人以受讓承包人工程款債權的方式享有優先受償權。關于法律適用的問題,此13篇裁判中,有9篇裁判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二)》)之規定,有3篇裁判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2004年)之規定,有1篇裁判[12]適用《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及《民法典》的最新規定。裁判結果不存在以《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的適用與否作為支持或不支持無資質施工主體優先有償權的明顯分界。由此可知,《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與《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二)》的適用與否可能會引導裁判導向,但未使裁判結果出現“一刀切”的變化。
        以下三個案例為直接與發包人簽訂合同并實際履行的無承包資質的承包方,或者在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存在的情況下的掛靠人,享有優先受償權,提供案例支撐。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最高法民申6085號裁定書中,肯定了在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存在的情況下,掛靠人可以享有優先受償權。最高院認為,在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存在的情況下,掛靠人是實際承包人,被掛靠人是名義承包人,兩者與發包人屬于同一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雙方當事人,此時掛靠人享有法定優先受償權。雖然最高院在此段說理中依據的是現已失效的《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二)》第十七之規定,但現行有效的《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35條基本沿用了司法《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二)》第17條之規定,也就是說,最高院認為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的情況下,掛靠人可以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觀點現在依然具有司法裁判指導意義。
       
        案例二:湖南省高院作出的(2020)湘民終1803號判決中,法院將與發包人直接簽訂合同的自然人C認定為實際施工人,但參照適用《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20條[13]關于承包人優先受償權的規定,支持C享有優先受償權。法院認為,C雖非法律意義上的承包人,但其是實際施工人,參照上述規定,C請求其承建工程的價款就其承建工程部分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應予支持。
       
        案例三: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21)蘇03民再62號判決中,法院將直接與發包人簽訂合同的自然人認定為實際承包人,支持其享有優先受償權。法院認為,A公司和B(自然人)雖然都直接與發包人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但是A公司是形式上的合同主體,其未投資,也未參與施工,合同實際未履行,A公司與B之間沒有形成掛靠。B雖然系自然人,但是其與發包人之間直接簽訂合同,處于承包人(總包)的地位,且進行了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不同于實際施工人僅僅是承包一部分工程。實際上,發包人與A公司簽訂的合同僅僅是為了備案與開工建設,實際承包人是B,因此支持B享受優先受償權。
       
        但是,在筆者檢索的上述案例中,存在與上述觀點相反的三篇裁判[14]。案例中,雖然掛靠人以承包人的委托代理人等身份在總承包合同上簽字,并實際履行施工義務,但法院將其認定為實際施工人,不支持其享有優先受償權。一方面,《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35條將優先受償權的主體限定在與發包人簽訂合同的承包人,但對承包人的具體范圍未作明確規定;另一方面,最高院司法判例出現將掛靠人認定為實際承包人,進而支持其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情形。從上述裁判結果可以看出,對于發包人同意或認可掛靠存在的情況下,與發包人簽訂合同的掛靠人是否屬于《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35條中的承包人,司法裁判并不統一。但是,關于未與發包人簽訂合同的實際施工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問題,司法裁判中比較統一,一般不支持其享有優先受償權。

      【作者簡介】
      俞斌  上海市建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建緯青年律師工作委員會副主任。
      【注釋】
      [1] 四十七篇案例來源:裁判文書網。檢索條件:全文:實際施工人,全文:優先受償權,案由: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或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糾紛,裁判日期:2021-01-01 至2021-10-11,法院層級:最高人民法院或高級人民法院,文書類型:判決書。
       
      [2] 《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條: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根據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
       
      [3] 《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三十五條:與發包人訂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依據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條的規定請求其承建工程的價款就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4] 參見李建星:《民法典》第 807 條(建工價款的優先受償權)評注,載《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版)》,2021年第4期。
       
      [5] 楊勘禹:《實際施工人的優先受償權之證成—以<建工司法解釋一>第35條為中心》,載《中國不動產法研究》,2021年第1輯。
       
      [6] 四篇裁判文書分別為:(2019)最高法民申6085號、(2020)魯民終3197號、(2019)蘇民終245號、(2021)蘇03民再62號。
       
      [7] 七篇裁判文書分別為:(2021)豫民終639號、(2021)青民終100號、(2021)甘民終184號、(2021)寧民終61號、(2021)皖終129號、(2021)皖民終24號、(2020)豫0928民初8844號。
       
      [8]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21)豫民再77號民事判決書。
       
      [9] 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終287號民事判決書。
       
      [10] 三篇裁判文書分別為:(2020)湘民終1803號、(2021)蘇03民再62號、(2021)渝0152民撤3號。
       
      [11] 山東省東營市中院人民法院(2021)魯05民初131號民事判決書。
       
      [12] 同11。
       
      [13] 《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二十條:未竣工的建設工程質量合格,承包人請求其承建工程的價款就其承建工程部分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14] 三篇裁判文書分別為:河南高院(2021)豫民終639號、青海高院(2021)青民終100號、寧夏高院(2021)寧民終61號。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