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主任會議可以直接提請任免“一府一委兩院”其他組成人員嗎?
    2021/12/18 17:06:01  點擊率[43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國家機構組織法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朋友圈有人大工作者困惑:該縣人民政府縣長已辭職異地就職,沒有決定代理縣長,只有常務副縣長臨時主持工作,這期間又遇科局長變動,組織部門商請人大常委會給予決定任免;咨詢:常務副縣長能否提請任免?還是由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直接提請任免?有人認為,縣長不在時,常務副縣長就是縣政府最高領導,可以提請任免科局長;有人則認為,常務副縣長不是人大常委會決定的代理縣長,不能提請任免科局長;有人建議,主任會議提請任免監察委員會副主任有權威解答,不妨由主任會議提請任免科局長。那么,主任會議可以提請任免“一府(政府)一委(監委)兩院(法院、檢察院)”的其他組成人員嗎?筆者認為,“常務”畢竟不是“代理”,提請人事任免不妥;非必要主任會議也不宜直接提請任命“一府一委兩院”副職,更沒有必要直接提請任免“一府一委兩院”副職以下其他組成人員。
      【中文關鍵字】主任會議提請任免;一府一委兩院組成人員
      【全文】

        朋友圈有人大工作者困惑:該縣人民政府縣長已辭職異地就職,沒有決定代理縣長,只有常務副縣長臨時主持工作,這期間又遇科局長變動,組織部門商請人大常委會給予決定任免;咨詢:常務副縣長能否提請任免?還是由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直接提請任免?有人認為,縣長不在時,常務副縣長就是縣政府最高領導,可以提請任免科局長;有人則認為,常務副縣長不是人大常委會決定的代理縣長,不能提請任免科局長;有人建議,主任會議提請任免監察委員會副主任有權威解答,不妨由主任會議提請任免科局長。那么,主任會議可以提請任免“一府(政府)一委(監委)兩院(法院、檢察院)”的其他組成人員嗎?
       
        筆者認為,“常務”畢竟不是“代理”,提請人事任免不妥;非必要主任會議也不宜直接提請任命“一府一委兩院”副職,更沒有必要直接提請任免“一府一委兩院”副職以下其他組成人員。
       
        依據地方組織法第四十四條、監察法第九條、人民法院組織法第四十三條、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第三十八條之規定,“一府一委兩院”非選舉的其他組成人員任免,應由“一府一委兩院”正職提請本級人大常委會進行任免。
       
        如果出現“一府一委兩院”某個機關正職缺位,一般情況下主任會議會依法提請本級人大常委會在該機關副職中決定代理的人選,當然行使正職的職權。依據地方組織法第四十四條之規定,在人大閉會期間出現“一府兩院”正職出缺,地方各級人大常委會可以從“一府兩院”副職中決定代理的人選,即我們通常所說的“代理縣長”“代理院長”“代理檢察長”。關于監察委員會主任的代理,已提請10月19日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對地方組織法進行第六次修正,通過的一審稿已將“監察委員會”補充進上述條款中,即人大常委會也可以在監察委員會副主任中決定代理的人選。此前的2018年8月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關于監察委員會主任職務調整有關問題的答復意見》(法工委復【2018】5號)中也有明確。
       
        按照干部管理權限和行使人事決定權之實踐,“一府一委兩院”代理的人選,也應當由黨委組織部門預先提出人選。如果組織部門沒有提出代理人選,本級人大常委會是不會輕易決定代理的人選。這樣一來,就有可能出現像上述該縣縣長出缺沒有代理縣長的情況。那么,在“一府一委兩院”正職缺位且又沒有代理的情況下,涉及人事任免事項由誰來提請?
       
        筆者認為,“常務”副職提請任免肯定不妥。
       
        所謂“常務”,涉及的只是組織人事安排和職責分工。如“常務副縣長”,一般兼任縣委常委,在政府黨組任副書記,相當于第一副縣長,協助縣長負責全面工作,而其他副縣長只是協助縣長負責某一方面工作。
       
        “常務”不是法律用語,不同于“代理”。在“一府一委兩院”副職中,地方組織法等相關法律法規沒有諸如“常務副縣長”“常務副主任”“常務副院長”“常務副檢察長”之類的法律表述,而“代理”則有。因此,從法律的角度來說,“一府一委兩院”常務副職,不能等同于代理正職,不能行使向本級人大常委會的提請任免權。
       
        關于政府副職的提請任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權威答復是建議由政府正職提請。1990年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安徽省人大常委會的答復意見是:“決定副省長的個別任免由誰提出,法律沒有規定。建議由省長提出。”從這個答復意見來看,由省長提出只是建議,不是唯一的。因此,一些地方關于政府副職的提請任免,在政府正職出缺且沒有代理的特殊情況下,也有主任會議直接提請的。
       
        筆者認為,在特殊情況下由主任會議提出議案,決定個別政府副職的任免,未嘗不可,合乎法理。理由之一,決定政府副職的個別任免,法律沒有明確由誰提請;因此,由主任會議提請任免未嘗不可。理由之二,“一府一委兩院”提請人事任免,都要經過主任會議決定提請;因此,在政府正職出缺且沒有代理的特殊情況下,由主任會議直接提請合乎法理。
       
        關于主任會議提請任命監委副主任,有權威答復。2018年8月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關于監察委員會主任職務調整有關問題的答復意見》(法工委復【2018】5號)中明確:“根據監察法的規定,并參照地方組織法的有關規定,如監察委員會主任因辭職等原因出缺,可以由同級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提請常委會從監察委員會副主任中決定代理主任。如擬接任人選不是監察委員會副主任的,可以由常委會主任會議提名為監察委員會副主任。”
       
        關于主任會議提請任免科局長,權威答復“不能”。1996年6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福建省人大常委會的答復意見是:“地方組織法規定,縣人大常委會根據縣長提名,決定本級政府局長的任免。不能由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提請任命政府的局長。縣長辭職,縣人大應盡快選舉產生新的縣長,在新的縣長選出之前,縣人大常委會可以決定一名副縣長代理縣長。”
       
        綜上所述,在“一府一委兩院”正職出缺且沒有代理的特殊情況下,“常務”副職提請人事任免不妥;非必要主任會議也不宜直接提請任命“一府一委兩院”副職,尤其是不能直接提請任免副職以下的其他組成人員。

      【作者簡介】

      滕修福,系人大實踐與理論研究者。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