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我的考研簡史
    2021/12/24 10:46:49  點擊率[56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法律教育
      【出處】微信公眾號:InlawweTrust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考研
      【全文】

        人都有美化自己的過去的傾向,或者至少是夸張、戲劇化自己的歷史,使之看起來象史詩一樣波瀾壯闊、跌宕起伏——特別是小有成就的人,都傾向于把自己的過去說成具有傳奇性的。其實,隨著我們歷史觀的改變,就會發現,不僅是英雄,每一個人,包括象你我這樣的平凡的人,可以說都有故事性的(最近有個演員在廣告中傻呵呵地說,“我們都是有故事的人”,充溢著現代廣告中模特所應有的優越感)。鄙人并無半點可以夸耀的成就,但是想起過去的經歷,特別我的兩次很重要的考試,真是有些傳奇的意味。所謂敝帚自珍,自己記錄下來當時的一些故事,也算是給自己留個紀念。
       
        一次是在考研的時候的經歷。我大二決定考人大法學院。為什么考人大法學院的民法我認為是一個偶然,除了人大的老師一個都不認識之外(知道名字的只有佟柔教授,他是民法經濟法研究會的“總干事”,我不知道總干事是多大的官,但是一定是很厲害的人。不過當時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已經去世。另外還知道有王利明教授,當時他的很多書上還署的副教授),人大的學生也一個人都不認識(一個本校考過去的師姐還沒有聯系上),但是在大二的暑假(很多年以前了!),我實在感覺到自己要為自己的選擇做些什么(戴奧真尼斯看到大家都在為打仗忙碌地準備,感覺自己也要做點什么,于是努力地推動自己的木桶),就和我班的一位女同學(她老人家有更偉大、更可歌可泣的事情要到首都去做)一起擠上了去北京的綠皮車。
       
        7月份,一年最熱的天氣,在綠皮車(很多年輕的朋友可能對綠皮車不太了解,請到GOOGLE搜索相關解釋)里站了17個小時,幾乎沒吃沒喝。在車廂里,雖然自己沒有座位,但是站著似乎也不用自己“發力”,人都貼在一起了。有一種痛苦無法用語言描述,但是我還是嘗試表達一下自己的感覺:在那里,即使是色鬼和一個美女恰巧站在了一起,他也會完全喪失任何冒犯的沖動——騷擾別人沖動起碼也屬于人的沖動,而在那種車廂里,人已經完全沒有了尊嚴。我當時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狀態存在了,但是我確信和我同去的女同學已經快香消玉殞了(請她老人家原諒我的不敬)。到了北京,我肯定是橫著被車拉到了女同學的朋友幫找的住處。
       
        女同學有事情忙,我就單獨行動。在炎炎烈日下,我出去尋找,尋找……“我的大學”。
       
        很茫然,很無助的我(連地圖都沒有),竟然奇跡般地在這么大的京城里找到了人民大學。當時各種培訓事業還不發達,在人大晃了半天,沒見著幾個人。最后看到一個在學生宿舍樓旁邊看書的漂亮的女生(我也不記不清她的長相了,但是為什么要用“漂亮的”呢?是我作為的人的情感復萌了吧?也可能當時她回答我的問題很有耐心吧),走過去用我說得不太好的普通話問她“研究生招生辦”怎么走,被告知都放假了,肯定沒有人在了。這是才想起,人大這樣的名校也要放暑假。我才發現自己整個一個楞頭傻小子,大傻冒,連這樣前提性的問題都沒有考慮就匆忙過來。
       
        又失望又茫然,天氣又熱得令人發昏。校園里有買西瓜的,自己買了一個,蹲在一個小樹林里吃(后來過來讀書的時候,知道了這就是著名的“核桃林”),沒有公德心地扔了一地西瓜皮(我得承認,我的公德心和文明舉止是在之后培養的,雖然多數情況下看起來還算成功),這是我在人民大學留下的第一次印記。
       
        不甘心就這樣回去,在大街上逛了一天,天實在太熱,又困又累,在一個新華書店買了兩本英文小說書,躺在人家書店門口的玻璃門旁邊,邊看邊睡,那里有空調。現在想起來我當時整個一要飯的。
       
        后來就灰溜溜離開北京了。回去的經歷就更戲劇性,我混得簡直連要飯的都不如,但因為何這里考研的主題無關,暫且打住。
       
        得找專業書啊。沒有人的意見可以參考,沒有人可以請教。自己就盲人瞎馬,看到和法律有關的東西就收羅起來。和考研有關的東西也收羅起來。不過幾乎整個大三都忙活過去了,才發現自己還沒有一本民法教材。很是惶恐。但是還要裝著很自信的樣子,斷然拒絕了自己老師讓我考英語專業研究生的建議。
       
        ——我要走自己的路。
       
        大三下學期的四月份,學校開運動會,我擅離職守(我是我班乃至我系學生會負責宣傳的“官員”),跑到河南大學找老友老九。當時他老人家在河南大學法律系讀二年級,比我還低一個年級,但他是專業人士啊,他建議我看法大版的民法,他的意見自然受到我的高度重視。
       
        我第一次有了民法教材。
       
        回去受到系領導和班主任聯席的、無比嚴重的批評,他們很痛惜地說,組織正在培養你,怎么能這樣沒有紀律性呢?我當場快速檢討說真真真的是辜負了大家的希望,真是太對不起組織了。
       
        檢討是真誠的,但我也已經真的沒有時間做長時間的檢討了。馬上把新買的民法狂抄三遍。現在我偶爾還會說起法律的穩定性和社會現實的“變動不居”之間的矛盾,“變動不居”這個古怪的詞匯,就是當時學的。可以不夸張地說,那一本法大版的民法學教科書的很多部分我都能整段整段地背下來。
       
        感覺自己似乎知道了一些民法。
       
        大三暑假繼續到河南大學和學法律的同志們在一起,想熏陶點兒專業氣息,因為我雖然相信自學能成材,但也害怕自己閉門研習,別練到旁門左道去了(比如練成“葵花寶典”什么的。那時還沒有看過金庸小說,我當時固執地認為那些武打有多少有些言情的小說是黃色小說,這種無比錯誤的觀念直到另外一次重要的考試之后才得以改變)。
       
        經常和河大的朋友們在悶熱的宿舍里秉燭夜談或者夜讀;也曾在午后的理科樓(物理樓?)靜聽對面樓上傳來的輕柔的、每個音符都像敲打在人心上的鋼琴聲(后來稍微聽過一些音樂,回想起來,那一定是肖邦),也有和老九深夜冒大雨吃夜宵、早起到學校西門吃雞蛋灌餅的美好記憶。
       
        從此我堅持認為河南大學是我的母校之一。
       
        從河南大學回校的時候,臨行前老九把自己使用的法律版佟柔《中國民法》送給了我。民法的同仁都知道,這是祖師爺的著作。老九真是做了一個偉大而英明的決定。讓我第一次有了自己所報考學校的民法教材。
       
        回去把該書狂抄N遍。我用的是一種比較廉價且粗糙的紙,比較厚實,很快我抄書所用的紙就“等身”了。那,可不是一般的有成就感。
       
        但是沒有其他的參考書看,還是心虛。到處尋找和民法有關的東西。
       
        后來看報紙知道95年通過了擔保法,但是學校圖書館就是查不到法律條文(現在想來也可能是自己查找的方法不對,我不想再丑化我們的圖書館)。
       
        我著急啊。坐汽車幾個小時回老家讓我哥哥幫忙。他當時在縣政府辦公室做職員,介紹我去了政府資料室。資料室的老大爺把05年所有的報紙都給我拿來,還是沒有找到。(現在想來真是奇怪)我正擔心無功而返,老大爺把自己的一本95年的普及金融法律的小冊子送給了我,一看里面,不僅有我期待的擔保法,還有我原本應該期待的保險法等。呵,這個老大爺簡直是及時雨。老天啊,我一直就是這么幸運。
       
        回去領會新法精神。但是老實說,看不明白有什么新的名堂。快要考試了。怎么辦?
       
        冬天,下大雪了。我走過校門口的報紙欄,看到有一篇短文,介紹新擔保法中質權和抵押權的區別。我直覺感到這個問題很重要,于是回宿舍取回紙和筆,在玻璃窗前抄寫了大半個小時,大雪之中,我一點兒沒有感覺到冷,真的。
       
        我感覺那個小文章里面句句都說的那么好。什么“抵押主要適用于不動產,質押主要適用于動產”什么的,我怎么以前沒有發現呢?在那個大雪紛飛的下午(為什么不可能是上午呢?我真的記不清楚了,我有印象大家都在宿舍午休),我感覺到神明加持。
       
        后來又在圖書館里的光明日報上發現了江平老師的一篇評論法人制度的文章,在中國社會科學上發現了王利明和姚輝兩老師的關于違約十論的論文。不怕您笑話,在考試前的一段時間都用在反復地抄寫這幾篇論文上去了。因為那時我也干不了別的了,考試前精神緊張,得了感冒都好不了,長時間高燒不退。不過也難怪,在那種處境下,換了誰,能從容且安定呢?
       
        我想還是先保住小命要緊,最后干脆也不努力復習了,病的難受就跑到學校旁邊的154醫院的職工影院看電影。每周至少去四次。
       
        后來終于考試開始了。考場再哪里沒有太大印象了,只記得,中午和考友一塊在
       
        考場附近的公園枯黃草地上休息。深冬的天氣,我們真能睡得著。
       
        英語政治兩場考下來感覺一般。第三場是中國民法,一打開試卷的包裝信封,我就笑了。里面的兩道大題,一個是比較質權和抵押的區別,一個是論什么法人制度什么的。
       
        我真的相信我的娘在家為我燒香祈福起了作用。就這樣,我像個野驢一樣闖入了人大法學院。闖入了民法。

      【作者簡介】
      趙廉慧,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政法大學信托法研究中心主任。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