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淺析濫伐林木罪的違法所得問題
    2021/12/27 15:17:12  點擊率[345]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學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摘要】濫伐林木罪所保護的法益是國家對森林資源的管理制度,濫伐林木的行為的刑罰權基礎是其未能遵循行政規范,濫伐達到一定量的林木,以致有礙于國家對涉案區域森林資源的管理,并非因其濫伐行為造成了國家、集體、他人的財產法益受損,如將濫伐的林木或變賣款進行沒收,實質是對行為人的行為和財產進行了雙重評價。
      【中文關鍵字】濫伐林木;違法所得;法益保護
      【全文】

        前言:近年來,隨著對破壞生態環境資源犯罪的從嚴打擊,濫伐林木案件屢見不鮮,也產生了一些理論和實務上的分歧,比如違法所得的認定,有的觀點認為所涉林木售賣款應當作為違法所得沒收,有的觀點則認為無論是濫伐的林木還是售賣款均屬于個人合法財產,不能認定為違法所得。本文旨在從違法所得的定義出發,結合本罪的法益保護內容,對本罪的違法所得范疇予以界定。
       
        一、由一個案例提出的疑問
       
        案例一:李某德在未取得林木采伐許可證的情況下,糾結包某等
       
        人將其種植在本村的楊樹700余棵,共計活立木蓄積137.2立方米,后案發被公安機關查獲,李某德等人主動投案,并主動將所伐林木的銷售款3萬元退繳至司法機關,后法院判決:李某德犯濫伐林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一萬元,其違法所得三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上述案例中,李某德未取得林木采伐許可證,擅自實施濫伐林木的行為,其行為違反《森林法》的相關規定,構成濫伐林木罪無疑。但存在疑問的是,涉案林木在李某德實施濫伐行為前屬于其個人合法財產,所濫伐的林木及其售賣款能否認定為違法所得而沒收。
       
        第一種觀點認為,濫伐的林木雖屬個人所有,但是因違反國家保護森林法規,破壞了國家的森林資源,屬于自陷風險,所濫伐的林木即不再是個人的合法財產,應當作為違法所得財物,依法予以追繳。該觀點主要依據為1993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濫伐自己所有權的林木其林木應如何處理的問題的批復》(法復[1993]5號)。
       
        第二種觀點認為,濫伐林木罪中的林木不因違法采伐而不屬于個人的合法財產,該林木亦不是行為人實施違反刑事法律行為而取得的財物,不能界定為違法所得。
       
        筆者認為,第一種觀點所依據的《批復》雖因尚未廢止仍有效力,但在愈加重視私權保護的法治觀念下,其合理性值得商榷。同時,所涉林木的權屬不同本就是濫伐林木罪與盜伐林木罪、盜竊罪在犯罪對象上的差異,如一概認定為違法所得予以沒收,容易造成不同屬性的涉案財物同等處理的情況,有失公允。第二種觀點區分了個人合法財產與實施違反刑事法律行為而取得的財物,有利于防止刑罰權肆意擴張,保護公民私權。
       
        二、違法所得的范疇界定
       
        《刑法》第64條是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的基本依據,該條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根據該條文及文義解釋“刑法用語可能具有的含義”的定義,刑事裁判中應當予以追繳、沒收的涉案財物可劃為三大類:1.因違法犯罪所獲取的財物,比如因詐騙所獲錢財、盜竊所獲贓物等;2.法律明文禁止持有的違禁品,比如毒品、槍支等;3.在犯罪中所需要的犯罪工具,比如濫伐林木中使用的電鋸、非法捕撈中使用的電捕工具。第1類應當追繳、沒收的涉案財物實際就是違法所得的范疇:因違法犯罪所獲取的財物。通俗點說,違法所得就是行為人通過實施違法犯罪行為而獲取了非本人所有或暫時脫離個人控制范圍的財物。
       
        就財產形態而言,濫伐的林木只是在物理形態上由生長的林木變成了木材或者轉變成了變賣款,其作為財產的形態雖然發生了變化,但仍然屬于行為人的財產。法律格言“任何人不因不法行為獲利”的原初意義是指行為人通過違法犯罪直接取得的財產或孳息不具有合法性,而對行為人尚未實施違反違法犯罪行為即已依法取得的財物,不能界定為違法所得。同時就規范層面而言,刑法也未否定濫伐的林木的財產權屬關系,這一點從森林法的規定也能得到印證,該法第76條對濫伐林木的行為規定了補種、罰款的處罰措施,第78條對收購、加工、運輸明知是盜伐、濫伐等非法來源的林木的,沒收違法收購、加工、運輸的林木或者變賣所得,但是未對濫伐林木的行為人作出沒收濫伐林木或變賣款的規定。反之,從受害人層面,濫伐的林木及其變賣款并未侵犯國家、集體或他人的財產權,行為人不能成為自己濫伐行為的受害人。
       
        綜上,濫伐的林木及其變賣款不宜認定為刑法規定的應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的違法所得。
       
        三、濫伐林木罪的法益保護
       
        濫伐林木罪屬于行政犯罪,一般認為,該罪的保護法益是國家對森林資源的管理制度或者管理秩序,還有一種觀點認為,該罪的保護法益是森林資源及其合理利用。筆者認為,現有法律將違反森林法作為入罪的前置條件,且修訂后的森林法第56條第一款規定“采伐林地上的林木應當申請采伐許可證,并按照采伐許可證的規定進行采伐”,該罪目前仍然是基于維護國家對森林資源的管理秩序的需要,當然,后一種觀點從生態學的人類的法益論出發,將該罪的法益保護拓展至至生態系統的整體保護層面 ,對于未來環境犯罪防治的宏觀立法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基于濫伐林木罪所保護得法益是國家對森林資源的管理制度,則其首先到遵循的是森林法的規定,原森林法第32條規定“采伐林木必須申請采伐許可證,按許可證的規定進行采伐”,修訂后的森林法第56條將需辦理采伐許可證的范圍縮小為“采伐林地上的林木”,上述規定的變動反映了國家對森林資源實施動態管理,也是在打擊濫伐林木犯罪中限制刑罰權擴張的表現。目前濫伐林木的行為多發于農村地區,涉案林木多為村民自行栽種,將濫伐行為限制在林地范圍,有利于明確國家對森林資源保護的紅線,有益于在不造成國家森林資源受到破壞的情況下,由村民自行處理自己的財產,盡可能避免公權與私權的沖突。
       
        根據森林法和刑法的規定,濫伐林地上的林木的,應當追究刑事責任。行為人之所以受到刑罰,源自其未能遵循行政規范,濫伐達到一定量的林木,以致有礙于國家對涉案區域森林資源的管理,并非
       
        因其濫伐行為造成了國家、集體、他人的財產法益受損。從刑罰權基礎來看,既對行為人實施刑罰,又沒收其濫伐的林木,實質對濫伐行為及個人財產進行了雙重懲罰,這與法益保護的初衷是相背離的。同時,濫伐林木罪規定了“并處或者單處罰金”的刑罰種類,通過判處罰金即可對行為人予以經濟懲罰。值得注意的是,森林法第76條對濫伐林木行為規定了補種、罰款的處罰措施,在刑事案件的辦理中,也應將森林資源的恢復作為被告人認罪悔罪的量刑考量的重要方面。
       
        四、結語
       
        濫伐林木罪以違反森林法的規定為前提,屬于行政犯罪,侵犯的是國家對森林資源的管理制度,隨著國家對森林資源的動態管理,本罪的刑罰范圍有所縮小,在處理濫伐林木案件時也應貫徹新的立法理念,將濫伐的林木或變賣款排除在應當予以沒收或追繳的財物之外。

      【作者簡介】
      鄭森林、顧紅波,單位為如皋市人民法院。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