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不必要不合法不管用的“兩高兩部”指導意見
    2022/1/5 8:36:25  點擊率[102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立法學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摘要】“兩高兩部”指導意見關于婚姻登記糾紛救濟渠道的致命缺陷在于:它是一種“堵門翻墻”式救濟路徑。即先把可以解決糾紛的民事程序路徑堵上,由此產生一種不能解決糾紛的假象,然后以打通“堵點”為由出臺一個以行政程序解決婚姻效力為主要手段的規定。指導意見是一個舍近求遠、舍易求難、舍法治求人治的錯誤規定,自然也是一個不必要、不合法、不管用的“三不”規定。婚姻登記糾紛的真正“堵點”在于關閉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之門,只要開啟這扇門,婚姻登記糾紛的所謂“堵點”自然打通,根本無需制定法外之“法”。
      【中文關鍵字】“兩高兩部”;指導意見;不必要;不合法;不管用
      【全文】

        2021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民政部制定的《關于妥善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問題的指導意見》(簡稱《指導意見》附全文于后)發布。《指導意見》美其名曰“打通司法和行政的堵點,節約行政成本和司法資源,強化通力協作,主動化解矛盾糾紛。”[1]但《指導意見》實際上沒有找到婚姻登記糾紛真正的“堵點”。在婚姻登記糾紛中,行政機關違法行為造成的行政賠償等單純的行政案件都可以得到有效解決,不存在難以救濟的堵點問題。婚姻登記糾紛的真正堵點主要發生在婚姻效力(婚姻是否成立有效)糾紛中,即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婚姻是否成立有效的救濟路徑如何選擇或適用何種程序解決。此類糾紛在實踐中存在的問題是:民事程序不受理,行政程序超起訴期限,民政機關無權管,以致當事人救濟無門。
       
        由于婚姻登記引起的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是關于民事婚姻效力的認定,屬于民事性質糾紛,應當適用民事程序解決。很顯然,當事人救濟難的“堵點”就在于“民事程序不受理”。
       
        從司法實踐來看,凡是適用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其糾紛都可以得到順利解決,不存在堵點。凡是拋棄民事程序或認為民事程序無權審理婚姻效力糾紛者,就會出現行政訴訟功能不適應、民政機關無權處理而導致當事人救濟難的堵點。因而,解決此類問題的癥結就在于開通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路徑,而不是拋棄民事程序另辟蹊徑。
       
        民事程序是解決婚姻效力糾紛的正道,不僅可以而且應當通過民事程序解決婚姻效力糾紛,拋棄民事程序后再去探索其他路徑不僅沒有必要,而且婚姻效力糾紛的基本性質決定,在民事程序之外,不可能找到其他解決婚姻效力糾紛的合法有效途徑。因而,《指導意見》注定是一個不必要、不合法、不管用的規定。
       
        一、《指導意見》沒有必要
       
        民事程序不能審理婚姻效力糾紛是一種錯誤認知。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合法、合理、有效,沒有必要也不可能在民事程序之外找到其他解決路徑或方法。
       
        (一)民事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典型案例
       
        案例1:妹妹使用姐姐身份結婚離婚案
       
        宜昌點軍區案例 :妹妹劉甲未到婚齡懷孕便使用姐姐劉乙身份與趙某結婚,后劉甲與趙某感情破裂。劉甲訴訟與趙某離婚,法院判決確認劉甲只是冒用姐姐劉乙身份與趙某結婚,其實際結婚人是劉甲。遂判決確認劉乙與趙某婚姻不成立,劉甲與趙某婚姻成立有效(劉甲已經達到婚齡),并依法判決劉甲與趙某離婚,同時解決子女撫養等問題。[2]
       
        案例2:隱瞞無行為能力引起的離婚無效案
       
        朱菊鳳與王洪慶離婚無效案,因朱菊鳳為精神分裂癥,無行為能力。朱菊鳳與王洪慶到江蘇省句容市民政局辦理了離婚登記。朱菊鳳父母朱美柏、王道蘭得知后,以朱菊鳳法定代理人身份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確認朱菊鳳與王洪慶離婚無效,江蘇省句容市人民法院審理后判決朱菊鳳與王洪慶離婚無效,一審判決后,原、被告雙方均未提起上訴。[3]
       
        案例3:周某某“被結婚”案
       
        2001年4月周某花與男友張某到民政局辦理結婚登記,因當時周某花未達法定結婚年齡,便借出嫁外省的表姐周某敏的身份證,以周某敏的名義與張某進行了結婚登記,所用照片仍然是周某花本人照片,之后張某與周某花一直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2019年初,周某敏欲回鄉買房,得知自己的身份信息被周某花冒用結婚不能貸款。2019年5月,周某敏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民政局2001年4月的婚姻登記,一審和二審法院均以超過行政訴訟期限為由駁回周某敏的訴訟起訴。2019年7月,周某敏以張某為被告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確認周某敏與張某的結婚登記行為無效,后變更訴訟請求,要求確認周某敏與張某婚姻關系不成立。江蘇省徐州市賈汪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周某敏與張某沒有締結婚姻的意思表示,亦沒有共同到婚姻登記機關依法進行結婚登記,更沒有共同生活,雙方的婚姻關系并不存在。遂判決周某敏與張某婚姻關系不成立。判決生效后,周某敏憑判決書到民政局辦理了更正登記。該案系江蘇省法院和省婦聯聯合發布的2020年度江蘇婚姻家庭典型案例。[4]賈汪區人民法院已經先后審理了六起“被結婚”案件。[5]
       
        案例4:公安戶籍網上“查無此人”的離婚案
       
        對于使用虛假身份“查無此人”的案件,樅陽法院在民事訴訟中也成功地審理了這類案件。2004年陳帥與唐燕登記結婚,當年12月,唐燕生下女兒陳文。2007年2月,在又一次激烈爭吵后,唐燕離家出走,從此與陳帥斷了聯系。2010年12月,失去耐心的陳帥向樅陽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與妻子唐燕離婚。法官卻意外發現妻子竟是“男性”——結婚證上的身份證號碼是奇數,辦案法官來到當地派出所請求協助查詢唐燕的身份。當戶籍管理員將結婚證上唐燕的身份證號輸入公安戶籍網,微機顯示“查無此人”,再按照原告起訴狀上載明的被告戶籍地址查找,亦查無“唐燕”此人!但法官并沒有簡單地駁回原告離婚起訴,要求其通過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解決,而是通過大量的工作,查清當年“唐燕”有時將名字寫成“唐燕”,有時又寫成“唐妍”,最終查明“唐燕”的真實身份后判決雙方離婚。[6]
       
        案例5:使用他人身份結婚判決不予離婚案
       
        (2011)臺溫民初字第1677號裁判理由:雖然被告使用虛假身份證資料與原告辦理了結婚登記,但該行為未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關于婚姻無效的規定,該婚姻應認定有效。鑒于原、被告婚姻基礎較好,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且原告不能舉證證明存在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情形,故對原告要求與被告離婚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民事程序不能審理婚姻效力糾紛是一個偽命題
       
        所謂民事程序不能審理因婚姻登記引起的婚姻效力糾紛,那一定是錯誤理論與錯誤規定的障礙。無論是從法理上還是從邏輯上考察,婚姻效力屬于民事案件,不存在民事程序不能解決民事案件的問題,上述民事判例也有力證明,任何類型的婚姻效力糾紛民事程序均可審理。
       
        如果民事程序或其他規定不合理,影響了民事程序審理此類案件,那也首先是修改這些不合理的規定。舍棄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合法有效程序,另辟蹊徑去尋找其他渠道或方法,猶如“堵門翻墻”或“炸橋渡舟”,不僅沒有必要,也不可能找到其他合法管用途徑。
       
        二、《指導意見》不合法
       
        《指導意見》第2條規定,“人民檢察院根據調查核實認定情況、監督情況,認為婚姻登記存在錯誤應當撤銷的,應當及時向民政部門發送檢察建議書。”《指導意見》第3條規定,“民政部門收到公安、司法等部門出具的事實認定相關證明、情況說明、司法建議書、檢察建議書等證據材料,應當對相關情況進行審核,符合條件的及時撤銷相關婚姻登記。民政部門決定撤銷或者更正婚姻登記的,應當將撤銷或者更正婚姻登記決定書于作出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送達當事人及利害關系人,同時抄送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
       
        1.違法婚姻效力糾紛職能分工,程序不合法。根據檢察建議撤銷婚姻登記缺乏法律根據,檢察機關不能直接指令民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或者向民政機關發出檢察建議要求民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一是檢察建議不具有判斷婚姻是否有效的法律效力;二是民政機關無權撤銷婚姻登記;三是民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必須依據行政復議法進行,而根據行政復議法規定,婚姻登記糾紛大都超過復議期限或不具有行政違法性,不符合行政復議受理條件。
       
        2.容易擴大無效婚姻范圍,實質處理結婚不合法。開啟檢察建議撤銷婚姻先河后,當事人不能合法離婚、當事人為爭奪財產或遺產,都可能找到一個婚姻登記弄虛作假或程序瑕疵的理由請求撤銷婚姻登記。而婚姻登記中弄虛作假或程序瑕疵的情形千次百態,違法程度也有輕重之別,但由于檢察建議缺少監督,具有隨意性,是否撤銷完全在承辦人的一念之間。這樣的程序不僅會被當事人惡意利用,更容易滋生司法腐敗。
       
        更為重要的是,根據《指導意見》規定,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方式辦理的婚姻登記都納入撤銷范圍,這無疑違反了《民法典》的立法精神,即《民法典》刪除了草案中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為無效婚姻的規定,而《指導意見》卻又都將其納入撤銷范圍,這無疑會擴大無效婚姻范圍,與《民法典》立法精神相悖。
       
        對于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的婚姻效力如何認定和處理,我在最近發表的《最重要的法律關系最輕率的處理方式——婚姻撤銷 豈能如此輕飄!》[7]一文和我的專著中均有介紹,此不贅述。
       
        三、《指導意見》不管用
       
        (一)行政訴訟形同虛設
       
        《指導意見》第1條規定,人民法院辦理當事人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婚姻登記類行政案件,除被冒名頂替或者其他當事人不屬于其自身的原因耽誤起訴期限的,被耽誤的時間不計算在起訴期限內,但最長不得超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46條第2款規定[8]的起訴期限,即最長不得超過5年。
       
        但從司法實踐來看,使用虛假身份或其他程序違法婚姻登記主要發生在全國沒有聯網期間,而且只會因夫妻感情破裂或生活不便時才可能產生糾紛。因而,這類糾紛不僅超過了6個月,大多也超過了5年,行政訴訟根本無法受理和審理。
       
        法院只能根據生效判決向民政機關發司法建議書,而且法院已經判決確認婚姻登記行為無效或撤銷者,也不存在再建議民政部門重復撤銷婚姻登記問題,民政機關只需要根據生效判決的內容注銷婚姻登記或更正登記信息即可。
       
        由于使用虛假身份或其他程序違法婚姻登記糾紛大都超過了行政訴訟起訴期限,行政訴訟根本無法受理和審理,行政訴訟解決此類糾紛徒有虛名。由于行政訴訟無法受理,自然也不存在向民政部門發送司法建議書。因為行政訴訟不可能對于超審限不符合受理條件的案件進行私下審理后再向民政部門發送司法建議書。這顯然是違法和不可能的事情。
       
        同時,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是行政行為違法案件,而婚姻登記中大都是當事人民事違法,登記機關不存在違法或過錯,不符合行政訴訟案件受理條件。
       
        可見,此類婚姻效力案件無法進入行政訴訟程序,《指導意見》第1條規定根本不管用。
       
        (二)檢察建議民政撤銷的路徑不通
       
        由于行政訴訟幾乎完全無法受理婚姻效力案件,檢察機關自然成為解決婚姻效力案件的主角了,即檢察建議民政撤銷登記成為解決婚姻效力糾紛的主要渠道。但這條路徑事實上也行不通。
       
        1.行政訴訟的程序障礙在民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中同樣存在
       
        且不說民政機關無權撤銷婚姻登記,即使檢察機關強令民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民政機關違法受理后也應當適用行政復議程序審查決定,以保障當事人的相關申辯權利和訴訟權利。而按照行政復議法有關復議期限的規定,其受案條件是行政違法行為,且在復議期限內。無論是行政復議期限還是行政復議受理條件,與行政訴訟存在相同的法律障礙,民政機關想管也管不了。
       
        2.檢察院與民政機關均缺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職能和能力
       
        虛假身份或其他程序違法婚姻是否成立有效,屬于法院民事審判職能范圍,檢察院與民政機關均沒有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職能,對此無需贅述。
       
        即使檢察院與民政機關長臂管轄婚姻效力糾紛,也沒有審查能力。僅就虛假身份登記結婚而言,其不同原因或不同情形則達數十種。包括子女干涉父母再婚(特別是老年父母)、父母干涉子女結婚,把戶口或身份證隱藏,當事人被迫使用虛假身份或他人身份登記結婚;因違反計劃生育規定無法上戶口的無名氏當事人使用虛假或他人身份登記結婚;有的當事人從初中復讀到大學畢業后參加工作直至結婚一路都是虛假身份或冒用他人身份;有的當事人結婚時違法,但后來違法情形消失;有的已共同生活幾十年因感情破裂才引起糾紛;虛假身份結婚中沒有共同生活目的者是極少數,有的有共同生活目的者是大多數;等等;舉不勝舉。對如此復雜的情形,哪些屬于有效、哪些屬于無效,在制定民法典過程中立法機關即存在巨大分歧,因無法統一而刪除。
       
        對立法機關因爭議大而刪除的情形,檢察院與民政機關不經審判,有何能力判斷哪些屬于有效、哪些屬于無效?是否凡屬冒名登記或違法婚姻一律撤撤撤!如果不撤銷又如何處理?是否由檢察機關出具一個婚姻有效確認書?在民事程序不受理,行政訴訟程序無法受理的情況下,所有的婚姻效力糾紛是否都可以由檢察院通過檢察建議解決?
       
        很顯然,檢察院與民政機關不僅無權審理婚姻效力案件,也沒有能力解決所有冒名或其他弄虛作假婚姻效力糾紛。一個看似可以解決此類糾紛的指導意見,實際上只是畫餅充饑,從法治的角度審視,根本不管用。
       
        四、婚姻登記糾紛救濟路徑的改革方向
       
        檢察院成為解決民事糾紛的主角應當引起立法機關、最高人民法院和法學理論工作者高度重視與反思,即婚姻登記糾紛處理難“堵點”到底在哪兒?改革方向和路徑何在?
       
        在筆者看來,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并不難,只需要樹立依法辦案,依法行政理念,摒棄一些傳統的錯誤認識、錯誤做法和錯誤規定即可。
       
        (一)開啟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正確路徑。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總結推廣民事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有效經驗(江蘇賈汪法院以及全國各地都有很好的經驗值得總結推廣),修改廢除冒名或其他弄虛作假婚姻登記效力糾紛只能通過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處理的不合理的司法解釋和相關規定。
       
        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案件具有正當性和優越性,我在很多文章中反復論述過,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的具體技巧我也在《人民法院報》的《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的訴訟技巧與法律適用》[9]一文中做過介紹,前述5個民事案例也說明無論是結婚無效還是離婚無效,也無論是冒名登記結婚還是“查無此人”,民事程序都可以審理。而且民事程序既可認定婚姻有效,也可以認定婚姻無效,既可以判決離婚,也可以判決不離婚。在行政程序中,公安戶籍網上“查無此人”都采取了簡單撤銷的方式處理,在民事程序中則依法查清后實事求是處理,其科學性不言而喻。民事程序審理婚姻效力糾紛不僅比行政程序質量高,而且可以合并審理,將婚姻效力認定與離婚和子女財產“一網打盡”,高效便捷合法。
       
        目前,《民法典》和《民事訴訟法》仍然是處理此類案件實體和程序上的合法有效根據和最高準則,一切與之相抵觸的規定均無法律效力。從《指導意見》頒布的形式考察,其中的“兩部”沒有法律解釋權,而且也沒有公布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和最高檢監察委員會討論。因而,這個《指導意見》之多是一個準司法解釋,不具有強制執行力。
       
        實際上,也正是一些錯誤規定與錯誤理念干擾或破壞了《民法典》和《民事訴訟法》正確實施,只要回歸《民法典》和《民事訴訟法》的軌道上來,婚姻登記糾紛的“堵點”完全可以解決。
       
        (二)建立解決婚姻登記糾紛合法的多元機制
       
        解決婚姻登記糾紛多元機制必須建立在合法基礎上,否則,就是甩開法律蠻干,必將損害法律權威和司法機關的執法形象。
       
        婚姻登記糾紛的多元機制,就是根據婚姻登記糾紛的不同性質和不同執法機構的職能配置相應的執法權力與手段。即婚姻登記中的信息錯誤由民政機關通過換證糾錯途徑解決;婚姻登記機關的違法行為引起的損害賠償等單純的行政案件通過行政程序解決;婚姻登記引起的婚姻成立與不成立、有效與無效民事案件由民事程序解決。只要三條路徑暢通無阻,任何婚姻登記糾紛都會迎刃而解。
       
        目前重點要糾正兩個傳統的錯誤做法:一是糾正適用行政訴訟程序審理婚姻效力(撤銷婚姻登記或確認無效)的做法,凡涉及婚姻是否成立有效案件均由民事程序審理。二是糾正民政機關以撤銷婚姻登記代替“換證糾錯”的做法。“換證糾錯”與“撤銷婚姻登記”兩者性質不同,法律效果不同,民政機關只能“換證糾錯”,不能撤銷婚姻登記,而且很多登記信息錯誤只需要“換證糾錯”,不需要撤銷婚姻登記。
       
        至于婚姻登記糾紛中的三種不同性質糾紛(行政、民事與換證糾錯)的具體劃分及其處理方式,可參見《民法典實施后婚姻登記糾紛救濟路徑的思考》[10]《民法典時代民政機關處理婚姻登記糾紛職能應轉變——以換證糾錯取代撤銷婚姻登記》[11]此不贅述。
       
        (三)檢察機關監督婚姻登記糾紛的職能轉變與具體手段
       
        檢察機關不應采取檢察建議民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的方法監督婚姻登記糾紛的處理,應當轉變監督職能和手段,采取如下監督方式:
       
        一是監督公安機關對婚姻登記中的違法犯罪的立案處理;二是監督行政審判對當事人造成損害賠償等單純行政案件的立案審判;三是監督民事審判對婚姻登記引起的婚姻是否成立和有效的民事婚姻效力案件立案審判;四是監督民政(行政)機關追究違法登記的行政責任和對登記信息錯誤的換證糾錯。五是檢察機關對無原告起訴的無效婚姻,以原告身份向法院起訴,請求法院宣告無效(國外有此類立法)。
       
        附《指導意見》全文
       
      關于印發《關于妥善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問題的指導意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廳(局)、民政廳(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公安局、民政局:
       
        為妥善有效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引發的各類糾紛,維護婚姻登記秩序和當事人合法權益,節約行政成本和司法資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婚姻登記條例》等規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制定了《關于妥善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問題的指導意見》,現予印發,請結合實際貫徹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民政部
       
      2021年11月18日
       
      關于妥善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問題的指導意見
       
        一、人民法院辦理當事人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婚姻登記類行政案件,應當根據案情實際,以促進問題解決、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為目的,依法立案、審理并作出裁判。
       
        人民法院對當事人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辦理婚姻登記類行政案件,應當結合具體案情依法認定起訴期限;對被冒名頂替者或者其他當事人不屬于其自身的原因耽誤起訴期限的,被耽誤的時間不計算在起訴期限內,但最長不得超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起訴期限。
       
        人民法院對相關事實進行調查認定后認為應當撤銷婚姻登記的,應當及時向民政部門發送撤銷婚姻登記的司法建議書。
       
        二、人民檢察院辦理當事人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婚姻登記類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依法開展調查核實,認為人民法院生效行政裁判確有錯誤的,應當依法提出監督糾正意見。可以根據案件實際情況,開展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工作。發現相關個人涉嫌犯罪的,應當依法移送線索、監督立案查處。
       
        人民檢察院根據調查核實認定情況、監督情況,認為婚姻登記存在錯誤應當撤銷的,應當及時向民政部門發送檢察建議書。
       
        三、公安機關應當及時受理當事人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婚姻登記的報案、舉報,有證據證明存在違法犯罪事實,符合立案條件的,應當依法立案偵查。經調查屬實的,依法依規認定處理并出具相關證明材料。
       
        四、民政部門對于當事人反映身份信息被他人冒用辦理婚姻登記,或者婚姻登記的一方反映另一方系冒名頂替、弄虛作假騙取婚姻登記的,應當及時將有關線索轉交公安、司法等部門,配合相關部門做好調查處理。
       
        民政部門收到公安、司法等部門出具的事實認定相關證明、情況說明、司法建議書、檢察建議書等證據材料,應當對相關情況進行審核,符合條件的及時撤銷相關婚姻登記。
       
        民政部門決定撤銷或者更正婚姻登記的,應當將撤銷或者更正婚姻登記決定書于作出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送達當事人及利害關系人,同時抄送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
       
        民政部門作出撤銷或者更正婚姻登記決定后,應當及時在婚姻登記管理信息系統中備注說明情況并在附件中上傳決定書。同時參照婚姻登記檔案管理相關規定存檔保管相關文書和證據材料。
       
        五、民政部門應當根據《關于對婚姻登記嚴重失信當事人開展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等文件要求,及時將使用偽造、變造或者冒用他人身份證件、戶口簿、無配偶證明及其他證件、證明材料辦理婚姻登記的當事人納入婚姻登記領域嚴重失信當事人名單,由相關部門進行聯合懲戒。
       
        六、本指導意見所指當事人包括:涉案婚姻登記行為記載的自然人,使用偽造、變造的身份證件或者冒用他人身份證件辦理婚姻登記的自然人,被冒用身份證件的自然人,其他利害關系人。
       
        七、本指導意見自印發之日起施行。法律法規、規章、司法解釋有新規定的,從其規定。

      【作者簡介】
      王禮仁,中國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理事,系曾擔任婚姻家庭合議庭審判長十余年的三級高級法官。
      【注釋】
      [1]《最高檢:一方確屬“騙婚”,檢察院應建議依法撤銷婚姻登記》,騰訊看點 (qq.com)
      [2]借用他人登記結婚的訴訟路徑與效力判斷,人民法院報,2010-11-11(7) 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0-11/11/content_18258.htm
      [3]法院應宣告有瑕疵的協議離婚無效,法律快車https://www.lawtime.cn/info/hunyin/xieyilihun/2010102869632.html
      [4]省法院和省婦聯聯合發布的2020年度江蘇婚姻家庭典型案例,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3389681869747515&wfr=s,pider&for=pc, 訪問時間,2021年4月8日。
      [5]賈汪法院召開少年家事審判新聞發布會 (qq.com)
      [6]離婚難 只因妻子是“兒郎”離婚難 只因妻子是“兒郎” (aqzyzx.com),安慶一夫妻造假結婚后導致離婚難,安慶網http://www.anhui.cc/news/20110509/41854.shtml
      [7]最重要的法律關系 最輕率的處理方式 - - 法學在線 - 北大法律信息網 (chinalawinfo.com)
      [8]《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六條?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作出行政行為之日起六個月內提出。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因不動產提起訴訟的案件自行政行為作出之日起超過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為作出之日起超過五年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9]《人民法院報》2021年1月28日第五版理論周刊 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21-01/28/content_197715.htm
      [10]載《湖北警官學院學報》 2020,33(03)
      [11]中國婦女報http://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20-12/23/074712.html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