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社會生產論下的互聯網平臺
    2022/3/21 13:44:39  點擊率[34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網絡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電子商務法研究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摘要】2020年12月19日,北京大學電子商務法研究中心年會在北京召開,北京科技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張凌寒應邀參會。在“分論壇4:互聯網競爭政策”的主題報告環節,張凌寒圍繞社會生產中的平臺角色與平臺責任以“社會生產論下的互聯網平臺”為題進行報告。她指出,平臺責任是適應平臺在社會生產中角色的多層次責任,未來需要進一步量化監管精確認定平臺責任承擔比例。(以下內容根據會議現場速記整理,并經演講者確認無誤后發出)。
      【中文關鍵字】網絡平臺;責任
      【全文】

        我從平臺責任的角度談一談數字作為生產要素的社會生產中平臺究竟扮演的角色,從而有助于我們去理解平臺現在所承擔的法律責任。我們經常聽到網絡平臺抱怨監管過重,說“政府管平臺,平臺管一切”,造成所謂“平臺責任管道化”的現象,即政府把平臺當成管道,所有意志通過平臺得到貫徹。同時,監管部門也經常被詬病對平臺施加過多的注意義務。
       
        造成這種監管困境的原因是我們很難從傳統的法律理論解釋平臺責任。第一,平臺責任的設置不符合權責一致的法理。比如有的商家在淘寶上賣假貨卻要處罰淘寶,平臺會認為在第三方侵權的情況下,自己承擔的間接侵權責任太重了。第二,平臺責任設置不符合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前述這兩個監管困境,歸根結底是由于平臺的運行模式:由第三方提供具體內容與數據,并由算法自動化運行得出的不利結果,如何讓平臺承擔責任,這一問題依據現有理論很難講通。
       
        平臺這種運行方式與傳統生產模式最關鍵的區別是使各種生產資料以數字化方式存在,并且由平臺的算法自動計算。這種新的生產模式下,平臺有了敘事的空間,給監管部門和公眾以“講故事”的方式來表述自己的行為。比如,Cookies軟件是用來追蹤個人信息,投放定向廣告。最早監管部門追隨技術界把它叫做間諜軟件,平臺提出抗議:叫間諜軟件容易讓公眾有不好的聯想,必須換名字,但平臺使用Cookies軟件就是“偷偷”收集個人信息,說“偷偷”是因為當時并不需要用戶的知情同意。再比如,平臺主張靈活用工不應該被認定為勞動關系,很多外賣騎手看似以靈活用工的方式為平臺工作,但他們確實將其作為養家糊口方式,每天工作10—12小時,可是即使工作這么長時間,仍不能按照勞動關系享受相關法律政策的保護。再如,我們在用移動支付和互聯網金融服務,他們在出現的時候并不需要遵循國家嚴格的金融業管理相關規定。很多平臺的創新生產關系,確實促進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但絕對不是新的創造。
       
        根據馬克思主義社會生產的理論,生產關系必須適應生產力。我們面臨著工業社會到信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轉變。新的數字作為生產要素的社會生產力發展了,生產關系即新的監管政策、監管法律、互聯網競爭認定方式也必須革新,平臺不能再躲在技術面紗后面繞開監管。
       
        技術原理是中立的,但是技術應用肯定不是中立的。網絡平臺技術應用的價值觀,是法律追責的根本指向。平臺被施加了多種多樣的法律義務,并不是因為平臺大、能力強,而是因為平臺在社會生產中承擔了多重角色。在社會生產中,平臺有三種角色:數據生產要素提煉加工者,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數字經濟交易的多邊市場。只有達到一定規模的平臺才能扮演后面兩種角色,因此,越大的平臺承擔的法律義務也越重。
       
        平臺的第一個角色是數據生產要素的提煉加工者。個人信息包括行為軌跡、用戶數據,我們產生的數據成為喂養機器的飼料。因此有的學者用數字勞動形容用戶使用網絡的行為。打個比方,用戶的個人信息和行為數據是小麥,平臺收割小麥,通過用戶畫像、投放定向廣告的方式磨成面粉,加工成各種美食。平臺的第二個角色是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小商家進行數字化的過程必須依賴平臺這個數字經濟基礎設施,但同時平臺又是競爭參與者,我們看淘寶小商家在2014年因為排序規則修改而圍攻淘寶就是這兩種角色沖突的體現。平臺的第三個角色是數字多邊市場。監管部門要求作為數字多邊市場治理者的平臺承擔一定的市場治理責任,比如食品安全法和廣告法中對平臺施加的監管義務。因此,平臺責任是適應平臺在社會生產中角色的多層次責任。平臺在數字社會生產中獲得了過多的特權,所以需要給平臺施加公法或者私法負擔,對平臺在數據生產中所掌握的權力進行糾偏。
       
        近三年以來,世界立法與實踐的總體趨勢是加強平臺責任,“揭開”平臺自動運行、平臺架構、平臺算法構成的技術面紗。即使平臺使用算法自動化決策,也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我們可以預見未來對平臺監管趨勢:第一,不會套用直接侵權責任理論,但也不會縱容平臺利用技術敘事逃避責任;第二,技術既是面紗也是監管利器,技術將在監管中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第三,量化精細監管必將成為未來的趨勢。大數據時代,通過數據精確確定責任承擔比例將成為未來的責任認定的發展方向。
       
        謝謝大家!

      【作者簡介】
      張凌寒,北京科技大學文法學院副教授。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