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過度的“比”不是社會主義
    2022/3/25 8:39:18  點擊率[644]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法理學
      【出處】微信公眾號:中國法律評論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社會主義
      【全文】

        “比”這個字最早出現在甲骨文中,形象是兩人步調一致,比肩而行,沒有大小的區分。有“差不多”“并列”等含義。如《詩·小雅·六月》中“比物四驪”,《爾雅·釋鳥》中“南方有比翼鳥焉,不比不飛,其名謂之鶼鶼。”雖然也有一點比較的意味,但沒有那么強烈。直到秦王朝使用隸書開始,“比”這個字逐漸演化成兩個匕首的“匕”組合在一起,左面的“匕”逐漸小于右面的“匕”,有明顯超越,高出一頭的意思。
       
        能不能“比”?我覺得,這個“比”應該是學習,擇善而從之,而不應該非要高出一頭。今天,我們經常講初心。我們黨的初心是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社會主義的初心也有廢除剝削,實現自由和大同的含義。必須要強于對方的過度的“比”與初心相悖。
       
        過度的“比”至少有以下壞處:
       
        第一,過度的“比”可能帶來反向的效果。
       
        我曾介紹過信訪、調解等由于層層加碼,最后要求滿意率達到百分之百。有的人自行車丟失,警察也認真找了,結果沒找到,當事人說,“我對你的工作滿意,但丟自行車我不滿意,所以不能給滿意”。有的信訪純家事也要政府管,不管就上訪,己方利益達不到就給信訪工作打不滿意。因此有的同志戲稱,用了百分之十的精力去管那些該管的;而百分之九十的精力卻管了那些不該管。這里必須要澄清,追求滿意率確實對于提升政府工作態度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但不能簡單粗暴地作“比”,可以作為參考,絕不能極端化。現在很多領域都要求“百分之百”,這影響了正常工作的積極性,也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
       
        第二,過于急切的“比”不能準確反映實際情況。
       
        人是趨利的動物,無論如何都難以全面克服。以高校GDP發文數量為例,雖然國家也三令五申不以課題論文數量為指標來判斷學術水平,但如果沒有了這個“學術GDP”,在學校看來,似乎就沒法證明自己“強于”別人,有沒有思想性、學術性貢獻,課題是否真的解決了實際問題都很難直接判斷,而發了多少文章,拿了多少課題,因為這個好統計,可以“比”。后果是老師們不管是否真的有思想性、學術性貢獻,皓首窮經是否真的對社會有用,只玩命找課題、發文章。這種做法有的時候對社會發展還有副作用,因為一個常識性的學術觀點顯然雜志不會發表,“突破”常識的學術觀點才可能見刊,才可能發出“驚世之言”。但是“驚世之言”常常很容易使專家變為“磚家”。
       
        第三,過度的“比”容易讓人產生等級感。
       
        歷史上有石崇與王愷爭豪,沈萬三炫富…失利一方往往心情郁悶,而獲利一方也難以長久。現代社會,各有其長,沒必要非要搞個高低上下。水平也有公論。過度的“比”會蒙蔽雙眼,似乎“GDP”高了,就高人一籌,有了俯視旁人的權利和待遇,無謂地增加了等級觀念,不利于現代平等意識的形成。
       
        第四,過度的“比”容易產生極大的心理壓力且不“人性”。
       
        要求完成符合規律的工作量可以理解,但一些企業單位末位淘汰制度,無論多努力,總有一個人會成為末位,這等于要人無休止地工作,才能爭取到讓自己“比”過他人。再如一些高校“非升即走”的規定,若干人被選擇但最后只錄用發文章最多的那一個,最多是多少?沒有頭,大家熬白了頭,傷壞了身,很多還是無用功,這既不符合科研規律,更不符合現代社會的幸福法則,是赤裸裸的剝削。現代社會的終極目標是人民幸福,這也是社會主義的初心。一切與這個初心相比不一致的地方,都應當是改革的目標。
       
        人類一直都有結合自身實際學習他人好東西的愿望和努力,這是人性自帶的光芒,“比”要有度,無須也不應強求。

      【作者簡介】
      李勇,中央黨校政法部教授。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