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法家研究的五個向度
    2022/4/28 9:59:08  點擊率[338]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法理學
      【出處】公眾號:中國文化研究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法家研究
      【全文】

        法家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關于法家的研究,已經是一個持續了兩千多年的學術思想主題;在“法家學”的演進史上,已經積累起來的文獻可謂汗牛充棟。在這樣的背景下,尤其是在這個古今中西深度融會的時代,法家研究如何在已有的基礎上推陳出新?法家研究到底該往何處去?更加重要的是,如何對法家理論予以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確實是一個值得專門探討的主題。對于這個基礎性、前提性的問題,可以從五個方面來回答,或者說,新時代的法家研究可以往五個方向去,那就是:往深處去、往高處去、往寬處去、往實處去、往遠處去。
       
        往深處去,就是往深處挖掘,尋找在法家言辭、法家行動的表象下面所隱藏的機理,尤其是隱藏的邏輯。法家人物都是現實主義者,他們在先秦時代應運而生、應勢而成,他們的理論、行動較為顯著地塑造了先秦及以后的華夏文明的走向。自19世紀末期以來,法家思潮再次勃興,并蔚為大觀。鑒于法家在歷史上的巨大影響,要推進關于法家的理論研究,就不能簡單地重述法家人物的言論,尤其不能止步于疏理:先秦法家人物說了什么,而應當著眼于揭示法家言辭、法家行動背后的邏輯。如果說,先秦各家學說都是“務為治”的學說,那么,法家對“治”的追求,與其他各家對“治”的追求,到底是在何處出現了分野?在法家內部,管仲、商鞅、申不害、慎到、韓非、李斯等人,他們每個人的理論邏輯與行動邏輯,到底有何差異?彰顯法家內部的差異以及法家與其他各家的差異,特別是各家在理論源頭上、邏輯起點處的根本差異、根本分歧,是法家研究往深處走的必然選擇。
       
        往高處去,就是要提升法家理論的倫理品質,彌補或夯實法家理論在德性方面可能存在的問題。自先秦到當下,法家理論一直面臨著各種各樣的負面評價,譬如早先的“刻薄寡恩”“仁義不施”,晚近的“伸張君權”“維護專制”,等等,都是較為常見的負面標簽。法家面臨的眾多非議表明,法家理論尚未有效地論證自身在理論品質上的應有高度。然而,從商鞅、申不害、韓非等人的言行中,可以體會到,他們有強烈的擔當意識,甚至有以身許國的精神,他們甚至還在踐履“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的理念。早期的管仲,還得到了孔子的肯定性評價,這就很不容易。這些都說明,法家人物及其理論,在倫理、德性方面,很可能并不像批判者所說的那樣不堪。因而,法家研究的一個著眼點在于:重新解釋法家所秉持的德性,法家人物對德性的理解及其踐履,應當得到重新的理解與評估。從這個方向來看,讓法家理論回歸應有的倫理高度,讓法家理論走出長期被污名的泥淖,是法家研究不可回避的主題。
       
        往寬處去,就是要拓展法家理論的視野與寬度。在法家研究中,如果僅僅只看到《商君書》《韓非子》這樣的文獻,那還是很不夠的。法家研究是諸子學的一個組成部分,同時也可歸屬于歷史學、特別是思想史中的一個更加具體的專門史,這是法家研究的常規路徑,固然有待于進一步深化。但是,法家研究還可以走向更寬的領域。我在多年前寫過一篇小文章,題為《法家學說與社會科學的中國化建構》(載《法學家》2017年第5期),我在此文中試圖表達的一個觀點是,法家學說是中國古典的社會科學。如果這個觀點可以成立,那么,法家研究可以通往現代學科體系中的各門社會科學,甚至可以通往各門人文學科。一方面,可以在政治學、法學、經濟學、社會學的視野中拓展法家理論;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文學、歷史學、哲學的視野中研究法家理論。此外,精研經史之學的蒙文通認為,法家包括兵家、農家、縱橫家,這就意味著,還可以從軍事學、農學以及政治學框架下的國際政治、外交等視野中研究法家。由此,法家研究之路就可以越走越寬廣。
       
        往實處去,就是要往實際、實踐中走,把古老的法家研究與當代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法家研究如果不能與當代中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如果不能回應當代中國的現實需要,它的理論意義是要打折扣的。當然,回應當代中國的現實需要,絕不意味著要把法家研究成果都寫成“決策咨詢報告”,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學術研究的使命與對策研究的使命畢竟是不同的。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法家研究可以完全不理會當代中國的具體實際。包括法家研究在內的任何人文社會科學,都會直接或間接地回應特定時代的需要,差別只在于:有的回應更加直接一些,有的回應更加迂回一些。然而,恰恰是那些更加迂回地、間接地回應現實的理論,才可能為現實提供更加持久、更加基礎性的支撐。從這個角度來看,法家研究如果要往實踐、實際的方向走,可以有兩種選擇:較為直接地回應實踐的需要,較為間接地回應實踐的需要,兩者都是可欲的。
       
        往遠處去,就是要立足長遠,要有面向未來的意識。當代中國的法家研究,處于兩千多年法家研究的延長線上。從源頭上說,法家萌生、興起于周秦之際,同時也是在周秦之際的巨變過程中敲響了那個時代的鼓點,奏出了那個時代的理論強音,進而成為了那個時代的顯學。在兩千多年之后的當下,我們研究法家,有必要在回顧兩千多年的法家研究史的同時,注意遠處,從歷史發展的未來看法家研究的現在。不一定要看到未來的兩千年。在這個在瞬息萬變、急劇變遷的時代,如果能夠前瞻兩百年,那就相當可觀了。如果我們往遠處看,就可以看到,至少在可以預測的未來,如果列國并立的時代會經歷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那么,法家研究就有了一個堅實的基礎。說到底,法家理論是應對列國并立態勢的理論,只要人類還處于列國并立的時代,法家研究就有它的現實針對性,法家理論就有它的用武之地。針對列國并立時代研究法家,大體上可以體現出面向未來的法家研究之旨趣。
       
        在21世紀的當下,如果要問法家研究向何處去,那么,我的回答就是:往深處去,往高處去,往寬處去,往實處去,往遠處去。這五種方向,既列舉了法家研究的五個向度,也為當下及其未來的法家研究提供了五個方面的可能性。

      【作者簡介】
      喻中,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為法理學。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