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私家偵探”行為或涉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
    2022/5/10 9:02:45  點擊率[141]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出處】微信公眾號:網絡犯罪刑事實務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財產保全;訴訟辯護
      【全文】

        “私家偵探”行當因其灰色暴利,吸引了不少人以此為業。現實中,出于婚外情調查、追討債務、財產調查取證、尋人尋址等目的,一些人會選擇尋找“私家偵探”代為調查。
       
        然而,早在1993年,公安部發布的《關于禁止開設私人偵探所性質的民間機構的通知》規定:“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各種形式的‘民事事務調查所’、‘安全事務調查所’等私人偵探所性質的民間機構......禁止以更換名稱、變換方式等形式,開展類似業務”。故“私家偵探”從事的相關業務在法律上并不具合法性,甚至涉嫌違法犯罪,其中往往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盡管違法,“私家偵探”行當非但沒有消亡,反而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有著愈演愈烈的趨勢。目前,“私家偵探”通常以成立信息咨詢公司或商務調查公司為幌子,通過互聯網發布廣告招攬生意,受雇主的委托安排調查員從事相關調查活動。調查員在開展相關調查活動中,往往使用跟蹤、偷拍錄像、安裝GPS定位或竊聽裝置等手段,從而獲取被調查人的行蹤軌跡、通信內容、財產信息、住宿信息等各類信息,上述信息大部分屬于“公民個人信息”范疇,其行為屬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情形,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目前,“私家偵探”通常有以下運作模式和調查手段。
       
        “私家偵探”的運作模式
       
        第一步;在互聯上發布廣告招攬生意,雇主聯系客服咨詢業務,預約具體時間地點面談并簽訂合同;
       
        第二步,通過網上購買銀行卡賬號、或通過現金收款;
       
        第三步,使用不實名的手機號碼注冊微信賬號,每天工作結束后,及時刪除微信聊天記錄;
       
        第四步:將跟蹤拍照和視頻等各類信息整理到U盤,通過快遞寄送給相應的雇主。
       
        “私家偵探”的調查手段
       
        一、跟蹤盯梢;一人負責在附近進行盯梢,及時觀察跟蹤對象動向。其余人聽安排,及時傳達跟蹤對象實時動向,繼續進行跟蹤;
       
        二、利用高科技設備;如將GPS安裝在目標車輛底部,實時查看目標對象車輛移動的位置;安裝針孔攝像頭等警用設備進行密拍;通過監聽設備竊聽通話內容等。
       
        三、特殊渠道獲取信息;向相關領域履行職責或提供服務過程中所獲得信息的人員非法購買獲取。
       
        以上幾種調查手段幾乎均具備違法犯罪嫌疑。
       
        現實中,“私家偵探”大部分調查手段都涉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其中不乏涉及行蹤軌跡、財產信息、通信內容。此類信息屬于高度敏感信息,極有可能直接危及人身、財產安全,其入罪門檻極低,非法獲取五十條即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此外,如果部分“私家偵探”掛羊頭賣狗肉,以此為幌子,設計灰色陷阱騙取雇主錢財,其行為可能構成詐騙罪。
       
        除了私家偵探,雇主也可能面臨一定的法律風險,同樣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從實踐來看,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方式主要表現為購買、收受、交換和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以及采用其他技術手段。雇主通過高價委托“私家偵探”開展相關調查活動,“私家偵探”將調查中所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提供給雇主,相當于雇主向“私家偵探”購買、收受公民個人信息,故可認定為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其行為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筆者在此分享一起雇主與“私家偵探”一同被判處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的案例——(2018)湘07刑終165號。
       
        案情簡介:
       
        吳某因對赫山區法院和益陽中院的裁判結果不滿,吳某雇請張某、周某等人,采取在汽車底盤上秘密安裝GPS定位器等方式,多次對益陽中院和赫山區法院工作人員及其家屬的行蹤進行定位,并實施跟蹤、偷拍,吳某還雇請張某以購買或索要的方式,非法獲取了多名法官及其家人等人的住宿、消費、出行、房產、車輛、住址、戶籍、通信記錄等個人信息。吳某雇請張某非法獲取65名參加省級某系統工作會議人員的姓名、電話號碼、行蹤軌跡等信息。此外,吳某為獲取楊某的個人信息,私自調取星城御庭大酒店監控視頻。
       
        吳某組織并自己參與非法獲取公民行蹤軌跡和財產信息807條、通信記錄和住宿住址信息321條、其他公民個人信息209條;張某參與非法獲取公民行蹤軌跡和財產信息119條、通信記錄和住宿住址信息319條、其他公民個人信息205條;周某協助參與非法獲取公民行蹤軌跡信息118條、住址信息2條、其他公民個人信息4條。事后,吳某付給張某、周某等人報酬人民幣30000余元,其中張某分得14500元,周某分得10200元。
       
        2014年9月至2015年5月間,張某在長沙市非法開展所謂私家偵探業務,采用上述手段,非法獲取長沙市居民謝某、李某1、李某5等人的行蹤軌跡和財產信息762條、通信記錄和住宿信息11706條、其他公民個人信息209條。
       
        裁判要旨:
       
        法院認為,吳某伙同張某、原審被告人周某違反國家有關規定,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其行為均已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吳某和張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情節特別嚴重。周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
       
        裁判結果:
       
        吳某(雇主)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三萬元;
       
        張某(私家偵探)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周某(私家偵探)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綜上可知,“私家偵探”從事的大部分調查活動在國內并不具備合法性,并且在開展調查活動過程中往往涉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同時,雇主可能面臨著雙重風險,既可能遭遇詐騙,也可能同樣涉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因此,筆者在此提醒,目前“私家偵探”業務在國內尚不具合法性,開展相關調查活動中稍有不慎就會違法國家有關規定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此時雇主收受“私家偵探”提供的公民個人信息同樣違反國家有關規定,故可認定為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雙方都會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面臨刑事風險。
       
        圖片
       
        相關法律法規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將在履行職責或者提供服務過程中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給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竊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單位犯前三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各該款的規定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 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
       
        第五條 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被他人用于犯罪的;
       
        (二)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他人利用公民個人信息實施犯罪,向其出售或者提供的;
       
        (三)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五十條以上的;
       
        (四)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五百條以上的;
       
        (五)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第三項、第四項規定以外的公民個人信息五千條以上的;
       
        (六)數量未達到第三項至第五項規定標準,但是按相應比例合計達到有關數量標準的;
       
        (七)違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
       
        (八)將在履行職責或者提供服務過程中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給他人,數量或者數額達到第三項至第七項規定標準一半以上的;
       
        (九)曾因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受過刑事處罰或者二年內受過行政處罰,又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的;
       
        (十)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實施前款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造成被害人死亡、重傷、精神失常或者被綁架等嚴重后果的;
       
        (二)造成重大經濟損失或者惡劣社會影響的;
       
        (三)數量或者數額達到前款第三項至第八項規定標準十倍以上的;
       
        (四)其他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

      【作者簡介】
      黃佳博,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網絡犯罪案件辯護與研究中心秘書長,專注于辦理有一定理據的電信網絡詐騙、網絡賭博、網絡傳銷等類型的刑事案件,承辦過多起涉及金融衍生品(期權期貨等)投資、保健品銷售、金融借貸、虛擬幣交易、新零售經濟、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等相關方面的案件。
      陳新潮,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網絡犯罪案件辯護與研究中心成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