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司法工作的吸引力
    2022/5/11 8:55:32  點擊率[327]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司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劉哲說法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司法工作;就業;吸引力
      【全文】

        又到了畢業季,法科生也在面臨職業選擇。
       
        曾經從律師隊伍遴選的法官又離開了體制,竟然成為新聞。
       
        媒體關注的自然不僅是個人的何去何從,從本質上還是在關注司法工作本身是否還有吸引力。
       
        那么這個行業的吸引力還在不在,還有多少?
       
        在我大學畢業的時候,這個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誰質疑司法工作的吸引力,那只能說明是你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反而證明了自己沒有本事。
       
        那個時候司法工作的工資要比現在低得多,也沒有實行司法辦案責任制,所以社會地位也沒有現在這么高,也沒有走精英化的路線,影視作品中反映司法題材也不是很多。
       
        但是大家就是覺得司法工作好。
       
        至少在學校學的東西全能用得上,同樣是公務員,那肯定是司法機關更好。
       
        即使是一個偏遠地區的基層司法崗位好像也好過一個核心地區,或者上級機關的公務員崗位。
       
        因為感覺我在干本行,我從學校中習得的知識全能用得上,而且有機會踐行很多理想化的司法理念。
       
        即使當時的司法有這樣那樣的問題,當時的教科書和論文也沒少反應,媒體也經常報道,我們并沒有因此望而卻步,反而覺得自己的理想主義可以派上用場。
       
        現在實行的司法責任制改革,正是我們在學校中學到的主流法治觀念,當時我們就覺得一定能夠實現,而我們作為法律人也有責任推動其實現。
       
        當時司法環境不好,律師面臨三難,存在重實體輕程序,有罪推定,證據意識不強,庭審流于形式等一系列問題,我們認為這正是我們可以大顯身手的地方。
       
        待遇不高,環境不好,理念落后都不可怕,只要能夠有踐行理想的希望就是值得的。
       
        可以說,隨著這二十年來的司法改革和訴訟制度變革,很多理想已經階段性的實現了,至少很多都已經極大的改善,要比二十年前的狀況要好得多,待遇高得多,社會地位也多少有提高,影視作品中司法工作的戲份也增加了,在公眾心目中的認知度也提高了。
       
        但為什么在這種情況下,吸引力還下降了呢?
       
        為什么司法工作不再是法科生毋庸置疑的第一選擇了呢?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我覺得大致有兩個層面的問題:
       
        1.進步速度差
       
        二十年前的選擇要比現在少得多,根本就沒有現在這么多的行業。
       
        當時,律師行業也沒有現在這么好干,收入也遠沒有現在這么高,風險卻比現在大。
       
        我們司法工作進步了,只是律師和其他法律服務行業進步的速度更快這一點,我們沒有太注意。
       
        而律師行業的進步其實要拜司法進步所賜,司法進步了律師行業才真正好干起來。
       
        而這個好干起來之后,收入、待遇、影響力會呈現指數級的發展,而司法的進步往往是線性的,是平緩的上升。
       
        從進步的速度來說,司法其實相對性的落后了。
       
        從絕對意義上來說,司法肯定是進步了,比如入職的收入肯定要比二十年前漲了幾倍,可能是兩三倍吧。但是人家可能漲了十倍。
       
        同樣是漲,人家漲的比你快。
       
        其次是成長性,司法職業的工資是隨著級別提升而提升的。但是如果級別提升的慢,那自然收入增長得就慢。
       
        比如進入司法行業的年輕人,十年后自己的收入可以提高50%,而人家是500%,這就是一個差距。
       
        當然收入在其次,因為要談收入的話,就不要干司法工作了,這個收入肯定與體制外的沒法比。
       
        我們其實在意的是職業成長的速度并沒有任何提高,可能比原來還下降了。比如在二十年前任何一名大學生,只要通過司法考試的話,兩三年就可以獨立辦案,雖然級別不高,但畢竟有了一個獨立的身份。
       
        而這種司法的決定權其實也是一種重要的職業激勵,也是一種榮譽感。
       
        所謂的理想主義不就是為了匡扶正義么,而匡扶正義得有匡扶的權力。也就是獨立決定案件的結論,雖然還需要層報領導審批,但畢竟有權力拿出一個基礎性的結論,而且只要說理充分,即使是三級審批,也大部分會得到領導同意的。
       
        這就意味著,你在二十多歲的時候,也就是畢業兩三年,三四年的時間,就可以掌握司法權,可以有權直接踐行司法的理想主義了。
       
        無論是這個理想主義是堅持程序正義,還只是用三階層理論來分析犯罪構成,不管是什么,你都能直接在司法實踐中實現了。
       
        這在物質待遇不夠高的時候,這一種莫大的精神動力。
       
        這個能夠給你精神動力的工作是有吸引力的。
       
        這種吸引力不是簡單用待遇高低可以替換的。
       
        現在的問題是你要等這個獨立司法權等上十年。當然十年之后,這個司法權可能更大,你的待遇和社會地位可能更高,前途可能也更加光明。
       
        但是耐心沒有了,年輕的時候獲得的決定權,和人到中年獲得的決定權,在感受上是不一樣的。
       
        司法變得不夠酷,理想主義隨著年齡容易被消磨掉,容易被生活和工作的瑣事耗費掉,激情不待。
       
        相反的是,隨著律師行業的市場化程度加強,其競爭加劇了,而競爭加劇的一個結果就是優勝劣汰更加劇烈,優秀的法律人可以獲得更大的成長性。
       
        而所謂的行業吸引力就是對這些優秀法律人而言的。衡量一個行業的吸引力一定是對優秀人才有多少吸引力,而不是對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
       
        如果說優秀的人待不住,而混的人卻攆不走,那一定不是行業的福音。
       
        司法行業的特性就是這種超級穩定性,這種穩定性對混可能是安全的,但是對于優秀的法律人就可能是一種束縛。
       
        因為他不能按照市場法則進行高速的優勝劣汰,上升的資源并不是按照競爭法則進行分配的,這樣一來優秀的法律人就容易對成長緩慢感到失望,并因失望而離開。
       
        而司法行業本身并沒有強大的動力對這些人進行挽留,或者真的為這些人創造發展機會,它總有穩定的人才渠道。
       
        相反律師行業必須按照市場機制分配進步機會,否則人才就會流失,而人才一旦流失,那一個單位的市場競爭力就會下降,最后損失最大的就是這個單位自身。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重視人身就是重視自己的競爭力。
       
        難道對司法機關不也是重視人才就是重視整個單位的行業競爭力么?
       
        有眼光的司法管理者也自然認識到這一點,但只是考慮比較復雜的管理規則和運行慣性,很難做出改變。
       
        與打造行業影響力相比,任何一個司法機關還必須高度重視自身的穩定性,這個穩定性既包括隊伍的穩定性,也包括習慣的穩定性,不敢輕易的開快車,即使要創新也不能步子太大。
       
        這種結構性的機制決定了更多的管理者選擇了保守主義管理模式,而保守主義的管理模式,必然的會影響理想主義者的發展空間和發展速度。
       
        這也是他們會選擇離開的原因。
       
        2.環境相對論
       
        司法發展速度相對的慢了,但絕對速度并不慢,這二十年來其實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從整體上看已經從重打擊輕保護,轉變為主張人性司法官,主張正當防衛和少捕慎訴慎押,這在二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可以說是司法的一小步推動了社會的一大步,也推動法律服務行業的一大步。
       
        之所以有一個小步和大步的關系。
       
        就是司法工作有一個杠桿作用,雖然它的變化并不明顯,但它通過改變社會規則來推動社會環境的發展卻是成效巨大的,它也幫助了塑造了更好的法律職業環境。
       
        所以司法進步受益最大的并不是司法行業自身,而是圍繞著司法的外部法律職業。
       
        這種外部的進步加速度并不是外部自己創造的,其實是司法行業創造的,創造了更加包容、相對寬容、更容易取得法律服務效果的法律職業環境。
       
        就像搞少捕慎訴慎押,自然得增加大量的不批捕、不起訴,這樣一來律師為當事人創造取保的機會必然增加了,創造不起訴的條件也必然增加,包括判處緩刑的機會也增加了,甚至無罪的機會也增加了。
       
        這些法律服務行業成功的機會,都與司法的開明息息相關。而且有放大的趨勢,律師能夠做成不起訴了,而且還經常能做成,是律師厲害么,當然也說明其溝通能力強,但顯然是司法環境改善的結果。
       
        但是當事人并不了解這些司法環境改變的宏觀大勢,只能看見的是一個個成功為當事人帶來輕緩化處理的律師,并將其視為律師本人的成功。
       
        在這種環境下,如果你從畢業就當律師或者從體制內出來當律師,當然案子更好辦了,爭取不捕不訴的機會都增加了很多,而每一個這樣的處理,律師都可以作為重要的職業成就計入簡歷,從而不斷提高收入水平。
       
        而這些不是憑空而來,或者是單純通過律師自身努力就可以實現的。
       
        你辦的不是案子,而是別人的人生,也不是律師提出來的,而是檢察官提出來。
       
        是司法行業自身在推動人性化執法理念的轉型,而這種轉型為法律服務行業帶來了希望,也增加了吸引力,甚至吸引力比司法機關還大。
       
        當我們看到浪的時候,我們應該記得風的力量。
       
        當我們看到潮汐,不要忘記了月亮的引力。
       
        但是其實我們很容易被表面所迷惑。
       
        不得不說司法之外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豐富多彩。
       
        而且由于司法的推動法律服務行業也變得越來越生機勃勃。
       
        但是想讓法律服務行業保持住這種活力,讓社會公平正義的環境持續改善,其源頭還是在司法行業的內部。
       
        雖然司法行業自身的發展相對慢了一些,但是它的輻射性一點沒有減弱,反而是放大了。
       
        在經濟發展越是高速發展,在社會進步越是加速,在法律服務行業的越是蓬勃之時,司法作為社會規則凈化器的功能越來越大。
       
        而作為司法官的影響力其實也越來越大。
       
        原來辦一件案件只能影響個別人,現在如果辦一件好的案件,隨著媒體報道,或者被確定指導案例或者典型案例,你就可以影響千百萬人。
       
        原來一件案件只是一件案件,現在一件案件很容易就能夠催生一次行業的治理,這被稱為社會治理或者訴源治理,甚至還能據此上升為社會治理的規則,那就能夠對社會產生更加長久的影響。
       
        可以說司法對社會的影響力,穿透性和持久性都加強了。
       
        在這個過程中,司法官的中心地位也越來越凸顯了。
       
        雖然等待之路也比原來都漫長,但是如果你有更長遠的職業規劃是值得的。
       
        如果你打算以司法官為終身志業的話,即使等上十年也是值得一等。
       
        而且在等待的過程中,你也可以避免荒廢光陰,你可以更加沉淀的積累,厚積薄發。
       
        也可以在承擔司法輔助的過程中,將協助辦理的案件當作自己的案件辦,只要你辦的足夠投入,那這個案件就是你的,案件的走向實質上還是你決定的。
       
        我記得當我還是書記員的時候,我并沒有想過我沒有獨立的司法權,我們自己就當作承辦人,自己拿意見。
       
        而意見只要足夠充分,師父們也不會說什么。
       
        其實這個案子到底是誰辦的,你是最清楚的。
       
        你的努力不會白費,這些付出所帶來的成長不會長在別人身上。
       
        而這些所有的收獲你都可以記錄下來,書寫出來,這些都是你自己的精神財富。
       
        而你對公正影響絲毫也不會因為你不是獨立的承辦人而減弱,你實質的審查依然在影響別人的一生,這就是你的力量。
       
        你知道你是在學有所用,你知道你會影響社會的規則,而且這個影響會越來越大。
       
        司法的蝴蝶效應會越來越強大。
       
        只要社會向法治方向發展,司法在社會規則中的中心地位就會被不斷強化,而司法官的影響力就不斷擴大。
       
        你擁有重塑社會規則的力量。
       
        而這正是司法的吸引力所在。

      【作者簡介】
      劉哲,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三級高級檢察官。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