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辯護人見證認罪認罰后能不能在法庭上提出不同意見?
    2022/5/18 8:35:46  點擊率[386]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事訴訟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言志說法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認罪認罰;辯護人;簽署具結書
      【全文】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74條的規定,犯罪嫌疑人自愿認罪認罰,同意量刑建議和程序適用的,除了該條第二款規定的三種情形外,都應當在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在場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在實務操作過程中,犯罪嫌疑人和檢察機關之間簽署的認罪認罰具結書中,專門有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簽署的內容。
       
        這就引發了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之后,能不能在法庭上發表與認罪認罰具結書內容不相一致的意見的不同認識和看法。有人認為可以,有人認為不能。兩種觀點在實務中均有支持者,從大的方面分類的話,支持第一種觀點的更多是律師,支持第二種觀點的更多是檢察官。
       
        檢察官在和犯罪嫌疑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后,當然不希望在法庭上還出現不同的聲音,即便這種不同的聲音未必得到法庭的支持,但有不同意見總是在對其工作提出質疑和進行否定。辯護人既想讓當事人認罪認罰之后,檢察機關在量刑方面給出優惠,也意圖想通過法庭辯護為當事人爭取到更為從寬處罰的心情也能夠理解,尤其在不同意見沒有被檢察機關采納時,更不愿意受到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行為的約束。
       
        個人認為,辯護人在見證認罪認罰后,能不能在法庭上提出不同意見的爭議涉及到對以下兩個方面問題的理解和認識。
       
        其一,和檢察機關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主體是誰?僅是犯罪嫌疑人,還是包括辯護人?其二,檢察機關是和犯罪嫌疑人以及辯護人都要達成一致意見之后,才能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且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還是僅需要和犯罪嫌疑人達成一致意見之后,就能夠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且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如果認為和檢察機關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主體是犯罪嫌疑人,不包括辯護人,以及檢察機關僅需要和犯罪嫌疑人達成一致意見之后,就能夠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且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那辯護人在具結書上簽字的行為僅能視為是在尊重犯罪嫌疑人訴訟主體的地位和犯罪嫌疑人自愿選擇的行為,從而在程序方面給予的配合,辯護人在具結書上簽字的行為只是確認和見證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辯護人自然不應受到認罪認罰具結書具體內容的約束,可以在法庭上發表與具結書內容不相一致的辯護意見。
       
        反之,如果認罪認罰具結書體現的是檢察機關和犯罪嫌疑人以及辯護人之間的合意,檢察機關不僅需要和犯罪嫌疑人達成一致意見,還需要和辯護人達成一致意見之后,才能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且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則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的行為就應對辯護人后續辯護行為產生約束。在沒有意外情況的發生,如出現新的事實、新的證據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撤回認罪認罰,辯護人只能在認罪認罰具結書限定的空間內發表辯護意見。
       
        個人認為,按有關認罪認罰的法律規定以及司法解釋以及充分發揮律師辯護作用的角度,前述第一種理解和認識是正確的。即和檢察機關認罪認罰包括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主體是犯罪嫌疑人,不包括辯護人,以及檢察機關僅需要和犯罪嫌疑人達成一致意見之后,就能夠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且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辯護人即便見證了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過程并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不應影響其在法庭上提出與認罪認罰具結書內容不相一致的意見。具體理由如下:
       
        一、認罪認罰包括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主體是犯罪嫌疑人,而不是辯護人。
       
        從充分保障認罪認罰從寬程序中犯罪嫌疑人的辯護權,確保其是在了解認罪認罰的性質和法律后果基礎上自愿認罪認罰,以及辯護人從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角度應當履行的辯護職責兩個方面的角度,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中都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辯護人不僅可以向檢察機關提出不同意見,檢察機關對辯護人的意見應當審查并做出回應,而且針對檢察機關的意見,辯護人還應當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專業上的幫助和建議。但最終是否認可和接受檢察機關的意見,辯護人不能代替犯罪嫌疑人做出選擇,最終的選擇和決定權在犯罪嫌疑人而不在辯護人。
       
        那種因辯護人深度參與了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就把辯護人視為認罪認罰從寬程序的一方主體,實質是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權和辯護人為有效幫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辯護權而獲得的一些權利二者之間混為一談,忽略甚至是忽視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訴訟主體地位。
       
        二、檢察機關和犯罪嫌疑人達成一致意見后,就可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這一認識和理解可以從《刑事訴訟法》第174條第二款規定的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但不需要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三種情形反向推導出來。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74條第二款的規定,辯護人對認罪認罰有異議,只有犯罪嫌疑人屬于未成年人時才不需要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而且根據兩高兩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第31條第三款的規定,不簽署具結書不會影響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從其規定看,成年犯罪嫌疑人自愿認罪認罰的,即便辯護人對認罪認罰有異議,檢察機關也應當和犯罪嫌疑人簽署具結書,辯護人的異議不僅不影響認罪認罰從寬程序的適用,也不影響檢察機關應當在辯護人的見證下和犯罪嫌疑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換句話說,檢察機關和犯罪嫌疑人達成一致意見后,就可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并且除了不需要簽署具結書的情形,都應當在辯護人或值班律師的見證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這進一步說明了認罪認罰以及簽署具結書的主體是犯罪嫌疑人,辯護人的態度影響不到認罪認罰制度的適用以及犯罪嫌疑人需要和檢察機關簽署具結書。
       
        三、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就認為其認可和同意檢察機關的意見并因此受到約束,并不利于認罪認罰從寬程序的順暢開展。
       
        認為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后,就不能在法庭上提出不同意見觀點的理由之一,就是認為辯護人既然有不同意見,可以選擇不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既然選擇了簽字,就應當尊重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內容并受到拘束。如果辯護人按此操作,只要辯護人有異議,勢必導致即便犯罪嫌疑人自愿認罪認罰,檢察機關也無法按照法律的規定和犯罪嫌疑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在認罪認罰制度全面適用的初期,有些檢察機關繞開辯護人安排值班律師見證犯罪嫌疑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大都是因為辯護人有不同意見或不積極配合。這種繞開辯護人安排值班律師見證犯罪嫌疑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做法,已經被最高檢相關司法解釋明確禁止。
       
        在犯罪嫌疑人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選擇了認罪認罰,檢察機關既無法繞開辯護人,又要讓辯護人積極配合,合理的做法是把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的行為視同見證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而不是上升為辯護人認可和同意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具體內容并受該具結書的約束,這反而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自愿選擇認罪認罰后,認罪認罰從寬程序的順暢開展。辯護人無需陷入兩難境地,既尊重了犯罪嫌疑人主體的地位,也配合了檢察機關程序推進,有不同意見還可在法庭上表達出來。
       
        四、允許辯護人在法庭上發表與認罪認罰具結書不相一致的意見,有助于法庭對認罪認罰案件的實質性審理。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01條的規定,對于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法院一般應當采納檢察機關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議,但人民法院基于審判權,仍然要對認罪認罰案件進行實質審理,并不是橡皮圖章只管蓋章。如果因為辯護人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字就認為其不能在法庭上提出不同意見,會損害到法庭對認罪認罰案件的實質性審理,不利于法官在兼聽則明的情況下做出裁判。
       
        同時,在犯罪嫌疑人自愿認罪認罰,允許辯護人保留意見只以見證人身份見證認罪認罰具結書的簽署,并且可以在法庭上提出不同意見,可以讓檢察機關能夠真正傾聽和慎重考慮辯護人的意見,進一步提高認罪認罰案件的質量。
       
        五、對辯護人和犯罪嫌疑人基于訴訟策略的考慮,具體行動上的不一致要給予充分的理解和尊重。
       
        實踐中,辯護人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表達出來的意見不一致時,尤其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服法,而辯護人做無罪或罪輕辯護時,常引起不少司法人員的反感。有的時候還認為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悔罪不徹底,故意利用辯護人獨立的訴訟地位在投機取巧,既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享受了認罪認罰后的量刑優惠,又故意利用辯護人獨立的訴訟地位意圖獲取更大的利益。
       
        在具體案件中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少時候的確是辯護人和當事人基于訴訟策略的考慮有意作出的安排。但個人認為,對這種辯護人和當事人基于訴訟策略的考慮有意作出的安排應給予充分的理解和尊重。一個基本的理由是訴訟中事實的認定以及法律的適用都不是做算術題,能做到精確而無誤,只有唯一的標準答案,訴訟中的正確和合理都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連檢察官都不能確保自己的意見一定能夠得到法官的支持,更何況辯護人。辯護人和當事人在對自己更為有利的意見是否一定能夠得到法官支持時不敢確定,產生坐一望二的心態屬于人之本能,無可厚非。而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辯護人對更好結果的追求,并不代表其不能接受現實的結果,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以及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一向認為,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不能提出過高的道德要求,要求他們一定要心悅誠服不能有絲毫不同意見和其它想法。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更多的是在權衡利弊下理性的選擇,至于其動機和目的不應過多苛求,也不能因為其有不同意見和其它想法就否定其認罪悔罪的態度。這樣會極大的限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辯護權,不利于保障其訴訟主體地位。
       
        當然,辯護人和犯罪嫌疑人基于訴訟策略的考慮,具體行動上的不一致不能異化為不講基本事實和道理,純粹是玩弄訴訟技巧,這樣的訴訟策略安排的目的只是發出不同的聲音,提出不同的意見,以讓法庭更為準確的查明事實和適用法律。
       
        綜上,我們認為,辯護人見證認罪認罰后是可以在法庭上提出不同意見的,但在具體操作過程中:
       
        首先,辯護人在和檢察官協商過程中,要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并且有效地為當事人提供法律幫助和建議,以確保當事人是在了解認罪認罰性質和法律后果的基礎上自愿作出選擇和決定。
       
        其次,辯護人雖有不同意見,但犯罪嫌疑人仍然自愿認罰的,辯護人應尊重犯罪嫌疑人主體地位,配合其和檢察機關完成認罪認罰具結書的簽署工作。
       
        第三,辯護人在見證犯罪嫌疑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時,應明確告訴檢察官自己有不同的意見,并且會在法庭上提出來,不能搞程序突襲。
       
        第四,辯護人在法庭上發表與認罪認罰具結書不相一致的意見時,不能簡單以自己在行使獨立辯護權為理由,而是要向法庭陳述自己和檢察官溝通交流以及見證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過程,爭取得到法庭的支持和理解。
       
        第五,辯護人在法庭上要發表與認罪認罰具結書不相一致的意見,應提前告訴當事人并征求當事人的意見。尤其有些法官會問被告人是否同意律師的意見,進而演繹到被告人認罪悔罪不徹底,要提前做好訴訟策略方面的應對。

      【作者簡介】
      袁志,法學博士,北京煒衡(成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