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抽象的法律,具體的人
    2022/5/20 8:37:53  點擊率[14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司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劉哲說法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抽象;司法;執行;公正
      【全文】

        法律是普遍適用的,也是高度抽象的,但是落在每一件案件上又確是具體的,在執行上可能有差別的。
       
        我的意思是說,不是因為案件本身的差別,而進行差別化的處理,這個即使是機器人也會這樣。
       
        我的意思是,同一個案件落在不同司法官手里,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結局。
       
        而再抽象的法律,都難以避免地要交由一個個具體的司法官來執行。
       
        我們無法做到由法律來自我執行,或者由人工智能來自動執行,我們只能由具體的,有血肉、有情感、有缺陷的人類來執行法律。
       
        這就是抽象法律的落地問題,必須經由具體人的個別化理解。
       
        這也是法律的最后一公里。包括所有政策的執行也都有一個問題,大家可以自己品一下。
       
        我們都說要確保法律的統一實施,通過各種司法解釋、指導案例、教育培訓來盡量的確保對法律認識是統一的。
       
        但是從實際上看,我們就是不能完全做到每個司法官對法律理解的完全一致。
       
        有些量化的標準還好一些,一旦裁量的內容多了,那一定是千差萬別的,一定是理解不一致的。
       
        這就是人,這就是人的特點,主觀性、多樣化,這既是局限,又是優點。
       
        因為我們執法司法的對象也一樣是具體的,有血肉、有情感、有缺陷的人,司法官和被告人都是具體的人,都有局限性和主觀性,這兩個主觀性加在一起就會放大主觀性的作用。
       
        就會導致抽象法律在執行過程中的具體化。
       
        就是具體看是什么樣的案件,是什么人犯的罪,而且非常重要的是由誰來審視。
       
        帶有人性執法觀念的人,會考慮犯罪動因,會設身處地從被告人角度考慮一下,也會考慮刑罰的局限性和污名化。
       
        而如果秉持機械執法的態度,認為這些具體情況我管它呢,我就看抽象的法律構成要件構不構,構就完了,具體情況與我無關,誰讓你犯了罪了呢?我管你什么原因、什么理由、什么經歷。
       
        當然這兩個是非常極端的情況,可能會做出截然不同的處理決定,而他們適用的卻是統一法律。
       
        統一法律的抽象條款,被不同司法官適用起來的效果完全不同。
       
        所以在法律制定之后,司法官才是決定性要素。
       
        如果真碰上事了,如果你能遇到了有同理心的司法官,其實是你的一種幸運,而不是必然的,因為不是所有的司法官都有同理心,碰到機械執法的司法官可能就算你倒霉了。
       
        而這種倒霉有時候還不一定能夠得到糾正,因為不能保證它的上級一定與他觀點不一致,而且他未必有什么瀆職的行為,他只是理念認識問題,而這個理念認識問題是最難糾正的。
       
        誰能保證誰的理念認識就一定是對的,而別人就一定是錯的。
       
        我們之間可以有分歧,可以有所法律問題的不同理解,但并不一定就是誰對誰錯。
       
        這樣一來,我們是否就陷入了一種司法的不可知論,也就是你不能確保一定會被公正處理,除非你很幸運地遇上一位開明的司法官。
       
        這樣一來司法公正是不是全靠運氣了。
       
        這是不應該的。
       
        那怎么解決呢?
       
        法律體系其實已經為此有所準備,也就是預防司法恣意的問題。
       
        知道司法官可能出錯,因此才有司法救濟制度,比如上訴制度,通過提高審級的方式來避免認識偏誤。
       
        但是上訴制度的問題是太晚了,都走到訴訟末期了,給當事人帶來的訴訟壓力也太沉重了。而且還存在既判力保護的問題,有的時候上級法院明明知道下級法院判的有問題,但考慮到一個系統的,而且改判還要扣分等因素,就干脆不改了。
       
        還有的時候是如果上訴還有可能改一改,看到抗訴反而就不改了,應該改也不改。而啟動審判監督程序的成本就過高,所以就導致有問題也糾正不了,而不了了之。
       
        上訴制度相當于審判機關的自我糾錯,因此也是比較難的。
       
        更重要的是全流程的訴訟公開透明。
       
        比如審判公開制度,現在庭審直播也是審判公開的一種延伸。
       
        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的公開,總之公開就是好的,司法機關就是有所忌憚的,就不容易出格。
       
        對證據事實的把握各方面就要比較認真,否則難以為公眾所信服。
       
        而這種忌憚和認真,不就是強迫司法官要堅持一個最低水平的司法標準么,從而避免過于武斷、隨意的司法行為。
       
        你就是想武斷,在司法公開面前也還是要掂量一下的。
       
        這就使得不管誰執法司法都不能亂來了,這其實是對抽象法律的一種統一適用,是對公正的一種保障。
       
        也就是說讓公正不再是一種幸運和偶然,而增加了公正的一些必然性。
       
        但僅有公開也不夠,還必須要有庭審實質化,也就是管用的公開。
       
        首先是形成控辯審的三角構成,實現控辯平等,在法庭上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對違法證據依法排除,控辯雙方都能夠充分發表意見,法庭有一系列程序保證公正性。
       
        雖然實體法律的裁量空間更大一些,但這些程序性規定往往裁量空間比較小,比較剛性,從而確保一個透明公正的訴訟程序。
       
        也就是說程序正義是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
       
        但是這些都是審判期間的程序了。
       
        如果都要到審判程序來判斷,那樣審判機關的壓力會過大,而且讓每一名嫌疑人都起訴到法庭,對他們也是一種煎熬。
       
        因此,檢察機關在審前還有一個重要的分流機制。
       
        這也是提出少捕慎訴慎押的原因。
       
        雖然羈押裁量和起訴裁量上,不同的檢察官也會有分歧。比如有的就會羈押起訴,有的就不會羈押,甚至也不會起訴。而他們其實都有各自的道理。
       
        也就是同樣的羈押制度和起訴制度,可能因為檢察官的認識不同有著顯著的不同判斷。
       
        但是少捕慎訴慎押是一種導向,它指的不是羈押起訴你們自己看著辦,多押少押、多訴少訴根據案件來,它沒有說根據實際情況來,搞籠而統之的辯證法,而是非常明確指出一種導向,那就是盡量的減少羈押率、減少起訴率。
       
        而這個一定是對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也是符合目前以輕罪為主的犯罪結構走勢的。
       
        這樣一來,雖然在執行少捕慎訴慎押政策上還是會有差異,減少羈押率、減少起訴率的力度會有不同,但一致的落腳點會體現出更多的人性司法觀念。
       
        而這種趨勢性、導向性的刑事政策,也必然有利于更加符合輕罪為主的基本犯罪現實,也必然會更多地鼓勵司法官展現同理心,從而體現人性化、輕緩化處理。
       
        既是公正不是必然的,但也一定增加了公正的出現幾率,這也是好事。
       
        雖然司法官是具體的人,有七情六欲、有不同的認知能力,必然的對法律有不同認識,對案件有不同把握。
       
        但是所謂的公正其實也有一個裁量區間的,也就是在這個裁量區間的范圍內,都是公正處理的,而不是只有這個點是公正處理,其他就是錯的,不是這個樣子。
       
        因此提高公正水平,其實就是提高司法官的精確化辦案能力。
       
        目前的量刑建議其實就是這個意思,雖然是要求一般要提出確定刑的量刑建議,但也并非要求100%的采納,只要這個采納率能夠達到90%或者95%的水平,就已經非常高了。
       
        尤其是息訴服判率比較高的情況下,就更說明這個量刑建議得到了一個多方滿意的公正水平。
       
        這就意味著司法在很大的比例上體現了公正水平,讓公正的必然性提高了一個層次。
       
        隨著司法精確化水平的提高,公正的必然性也提高了,公正不再是偶然的,而是一種大概率的事件,即使這個精確性還有提高的空間,但在相當程度上也實現了目標。
       
        也就是即使在司法官是個人的情況下,但是通過多方博弈、公開透明的程序控制,不斷提高司法精確化水平,還是可以很大程度上提高公正概率的。
       
        尤其是通過少捕慎訴慎押將相當大的案件分流處理,沒有當作犯罪來處理,給了很多人一次機會,即使是最終起訴了,但也盡量在訴訟過程中允許他和家人朋友待在一起,不僅可以幫助其提高辯護能力,還能穩固其社會網絡,增加其心理支撐能力,這些也都有助于公正處理。而且在不羈押的情況下,一定會提高緩刑適用的比例,從而讓犯罪人能夠更好的回歸社會。
       
        這些雖然都是由具體的司法官處理的,卻能夠大概率上,在更高水平上實現公正,而實現公正就是對法律抽象原則的更好落實。
       
        雖然這個落實不是一刀切的,也不會像機器一樣穩定,但卻可以更加貼近動態的公正需求。
       
        也許,人們所期待的公正也不是鐵板一塊的,也是具體而微的。
       
        但這個具體而微也一定是體現了立法的抽象原則的。
       
        我以為公開透明的程序和人性化輕緩化的刑事政策,其實是在抽象的法律與具體的人之間搭建了一個剛柔相濟的橋梁。
       
        通過這個橋梁就讓公正成為了一件有指望的事。

      【作者簡介】
      劉哲,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三級高級檢察官。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