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人跑了怎么辦?
    2022/5/23 8:25:20  點擊率[132]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司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劉哲說法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取保報捕;羈押主義;認罪認罰
      【全文】

        一方面推行少捕慎訴慎押,另一方面由于不少看守所不好收人,因此現在取保的情況變多了。
       
        雖然沒有刑拘,但卻仍然會有報捕,這是因為偵查機關認為從長期來說還是要羈押,只是暫時的送所困難給耽誤了。
       
        這就造成了取保報捕的案件增多,這類案件如果要批捕的話,也會在審查期間避免透露相關信息,直到公安機關執行逮捕收押為止。
       
        目的就是害怕嫌疑人提前得到消息,人跑了怎么辦?
       
        如果再進行抓逃的話,成本和周期又會非常長。
       
        當然了如果盡量的降低羈押率逮捕率,肯定可以避免此類尷尬情況出現,但現在確實存在有些有羈押必要但有短期羈押困難的情況出現,這也是一種客觀現實。
       
        此時不透露收人信息,從而避免潛逃,我多少是可以理解的。
       
        因為雖然是批捕階段,但其實也是偵查階段,證據尚未固定完畢,偵查有一個秘密性原則。
       
        但是這里邊也暴露了我們在取保措施上非常脆弱,甚至形同虛設的問題。
       
        人一旦跑了,執行機關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跑的,也無法及時啟動抓捕機制,也就難以及時將違反取保候審規定的嫌疑人抓捕到案。
       
        而這一點嫌疑人也知道,所以他逃跑的成本很低,但是抓捕的成本很高,取保管控的能力和抓捕的能力比較弱,嫌疑人知道你不好抓他,不容易抓他,他才愿意跑,才敢于跑。
       
        如果一旦跑掉,馬上能夠控制住,馬上就可以逮捕的話,那也就沒有多少人敢跑了。
       
        其實還是我們對取保候審的強制措施管理存在缺陷,讓嫌疑人有機可乘。
       
        因此,這個對逮捕信息的保密措施,其實也是在掩蓋了取保管理的漏洞。
       
        沒有過多的考慮如何彌補這個漏洞,所以就從信息保密上做文章。
       
        有這種擔心和顧慮的地區,也是在羈押替代性措施改革推進相對落后的地區。
       
        像有些通過大數據方式完善了取保候審的管理手段,比如非羈碼、電子手環等方式,你即使告訴他明天要對他執行逮捕,他也沒處可逃啊,因為隨時逃跑,隨時可以發現,隨時可以抓捕。
       
        而既然有這個大數據的監控方式,收押也更加意義不大了,即使是罪行重一些,原來需要收押的,只要其能夠保證訴訟順利進行,也就沒有取保后逮捕的必要,一直取保又何妨?
       
        這又暴露了取保報捕的另一個問題,那就是重刑主義和羈押主義依然盛行。
       
        只要覺得罪行稍重一點,就變著法的想把人收進來,即使由于一些客觀原因短期內收押不了,也想著緩過這一段一定要收進來。
       
        不僅是偵查機關想收進來,檢察機關也跟著想收進來,所以才熱衷于報捕批捕。
       
        即使取保后批捕可能誘發潛逃,也想著克服困難也要收進來。
       
        害怕人跑了,其實是老想把收進來這個念頭在做怪。
       
        如果他取保著,你一叫他就來,也沒有逃跑的跡象,你收他干什么?
       
        再說了,你的措施跟不上,他有沒有逃跑的跡象你根本看出來啊,而且他也知道你根本看不出來。
       
        此時的取保候審還算是強制措施么,簡直毫無強制可言。
       
        不是人家要跑,或者會失控,而是你根本就沒有控制。
       
        所以說為批捕信息保密,其實是下策,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其實掩蓋是真問題的敷衍之策。
       
        當然這是偵查環節,畢竟有一個偵查的特殊性在,還算有這么一說。
       
        但是在審查起訴環節,取保直訴的案件,你想提出實刑的案件,卻不愿意把實刑說清楚,這就有點過了。
       
        比如人家取保,你跟人家說一年有期徒刑,也不說緩刑還是實刑。
       
        對于非專業人士、普通人,都會以為自己都取保了,那當然的是緩刑了,所以就比較愿意接受,就簽了具結書。
       
        結果到法庭上,發現法庭要收押他,這時才傻了眼,說檢察官騙了他,很多人也會為此上訴。有些上訴率高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當然檢察官會辯解,我沒有騙他啊,說一年就一年,他自己誤解了是他的事。
       
        但我說這就是在蒙人家,本質就是隱瞞真相的騙。
       
        所以我們也出臺了具結書的填錄指南,明確要求,對于取保后提出實刑的,必須在具結書上寫上“實刑”兩個字,強調刑罰的執行方式,以避免嫌疑人陷入誤解。
       
        也就是你提量刑建議,你就把話說透了,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也不勉強。
       
        靠蒙人獲得認罪認罰是沒有意義的,也注定不持久,而且還會損壞自身的公信力。
       
        他說檢察官騙了他,你有什么話可以反駁么,你的本意別人看不明白么?
       
        但是對于這一條,還是有一些人不理解,覺得會帶來工作上的麻煩。
       
        其理由仍然是如果告訴嫌疑人實刑,也害怕人跑了,而人跑了怎么辦呢?
       
        但首先這已經不是偵查環節了,所謂偵查秘密原則,也不能再適用了。
       
        而且你都提了量刑建議了,不就意味著告知了他將要采取的刑罰執行方式了么,只不過是專業一點的人更了解而已。
       
        你能蒙的只是更加缺少法律常識,也對司法機關更加信賴的人。
       
        如果嫌疑人真要想跑,真要有這個心眼的話,或者他有過前科劣跡,了解這些措辭的含義的話,他要跑也就早就跑了,你的量刑建議就是刑罰執行方式的告知書啊。
       
        即使嫌疑人不夠專業,但只要他稍微愿意咨詢一下辯護人或值班律師,他必然也能馬上了解了其中的含義。
       
        真正能夠陷入誤解的一定是那些司法官說什么是什么,毫無懷疑,完全相信,都不知道向辯護人和值班律師進行核實的人,可以說都是有一點“天真”的人?
       
        而你竟然害怕這些人跑了?
       
        難道你就沒有想過這些就不應該判處實刑么?
       
        剛才談到取保報捕的問題,那說明偵查機關還是認為有羈押必要,即使短期不好收,長期還是要收,報捕其實也是在表明偵查機關對犯罪嚴重程度和犯罪嫌疑人人身危險性的態度。
       
        而現在是取保直訴,報捕都沒有,就說明偵查機關都沒有強烈表示一定要羈押的必要性,而檢察機關也沒有變更強制措施在審查階段予以收押。
       
        也就是在這么長的訴訟進行過程中,通過取保的方式都順利完成了這些訴訟流程,為什么還非要最終判處實刑呢?
       
        這不就是典型的重刑主義么?
       
        理由可能是原來此類相同的案件都是實刑。但現在不是少捕慎訴慎押了么,現在司法在往前走啊,你為什么老是往后看。
       
        少捕慎訴慎押不僅指的是強制措施,其目標當然的也包括刑罰執行方式,也就是既然取保能夠滿足訴訟需要的,那么一般來說緩刑也可以滿足刑罰執行方式的需要,甚至有些案件都不一定非要提起公訴,就更是談不上刑罰執行方式了。
       
        即使有些還是有起訴的必要,但是刑罰的方式上一定要與強制措施相互協調。
       
        都已經取保了,嫌疑人通過常識都覺得大概率自己應該緩刑了,你怎么還搞實刑呢?
       
        這不是反常識么?
       
        為什么你擔心他會逃跑,就是因為你也覺得這事反常識啊,讓人家很意外啊,有可能接受不了啊。
       
        而反常識有什么特別的理由么,根本找不到什么說得過去的理由,真正的理由就是重刑主義和機械執法。
       
        而且同樣的是,取保收押可能脫逃這種擔心又再次暴露了取保的管理漏洞,缺少必要的管控機制,否則也就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
       
        既不考慮完善羈押替代性措施完善取保管控機制,也不充分考慮落實少捕審訴慎押刑事政策,自然會帶來很多自取的煩惱。
       
        有時候在考慮這些煩惱的時候,其實要反思帶來煩惱的真正原因,是不是我們的解題方向本身就錯了呢?
       
        現在的司法制度越來越不再為機械執法和重刑主義配套了,所以當機械執法和重刑主義陷入一些困難和障礙的時候,我并不覺得是真的發生了什么問題。
       
        只是有些理念真的越來越不合時宜了而已。

      【作者簡介】
      劉哲,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三級高級檢察官。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