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網絡犯罪研究系列(四)自洗錢行為入刑后,他洗錢行為仍然需要證明行為人主觀“明知”
    2022/5/23 10:34:27  點擊率[259]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學
      【出處】微信公眾號:三人刑團隊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網絡犯罪;洗錢;主觀故意
      【全文】

        行為人甲實施了違法犯罪的行為,想要把違法所得通過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方式轉移至境外,通過境外法定貨幣取現。
       
        該類行為如何評價,包含何種法律風險?
       
        上面的例子,完整的包含了今天要討論的問題,該例子其實是多個環節,我們將各個環節分開來討論。
       
        一、自洗錢行為入刑后,將上游犯罪違法所得“洗白”的行為可以單獨構成洗錢罪,與上游犯罪數罪并罰
       
        2020年12月26日通過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洗錢罪的條文內容進行了修改,在具體條文中的“明知”去掉,改換成“為掩飾、隱瞞”的字樣。并且去掉了三個具體的洗錢行為中所要求的“協助”字眼。
       
        按照修訂之前的洗錢罪條文,洗錢罪的主體只有第三方的自然人和單位才有構成洗錢罪的可能性。意味著上游犯罪的行為人進行自洗錢行為時,是不能構成洗錢罪的。
       
        在刑法修訂之后,洗錢罪的主體,就不再僅僅限制在第三方的自然人和單位了,只要是基于掩飾、隱瞞上游犯罪的所得以及產生的收益的目的而實施掩飾、隱瞞的相關行為,就可認定構成洗錢罪。
       
        這意味著上游犯罪的行為人,也可以構成洗錢罪。
       
        根據洗錢罪條文中的表述,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和金融詐騙犯罪是洗錢罪的上游犯罪種類的范圍之內。意味著一些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集資詐騙罪的行為人,如果存在“洗錢”行為則存在單獨成罪的可能性。由于在上游行為中已經形成犯罪,因此,在單獨構成洗錢罪的情形下,就會出現上游犯罪和下游犯罪同時構成數罪并罰的情形。
       
        需要指出的是,并非所有的自洗錢行為都100%被認定構成洗錢罪然后被數罪并罰。原因在于,本來自洗錢行為本來就包含這是上游犯罪的延伸和后續行為,屬于“不可罰的事后行為”。
       
        因此,有必要明確哪些行為屬于“不可罰的事后行為”不能單獨定洗錢罪,哪些行為已經超出了“不可罰的事后行為”的合理范圍,應該按照修訂后的刑法條文按照洗錢罪追究刑事責任。
       
        本律師認為,一個簡單的原則,即要看該“洗錢”的行為是否超出上游犯罪的自然延伸的合理范圍作為標準,綜合判定。
       
        舉例而言,一個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行為所獲得款項,在自己的賬戶內自然的留存、取現,或者在個人名下賬戶進行頻繁劃轉,那么這種行為本律師認為仍然在上游犯罪的自然延伸的范圍之內,是行為人犯罪之后的自然的占有、窩藏、獲取的行為。
       
        但是如果行為人在實施上游犯罪行為之后。又“故意”的實施了一些能夠切斷犯罪所得和犯罪收益與上游犯罪行為的關聯的行為,那么就應該認定該行為的“故意”的目的已經超出了自然延伸的合理范圍之內,應該單獨認定過程洗錢罪。
       
        二、他洗錢行為的“明知”證明標準并不會因為自洗錢的加入而改變
       
        很多人錯誤的以為,刑法條文中“明知”內容的刪除意味著洗錢罪的構成條件中不再進行主觀“明知”的認定,這種理解是錯誤的。
       
        刪除該字眼的目的是為了將“自洗錢”行為入刑,而非不再要求“明知”的證明標準。
       
        因為在修訂后,洗錢罪的構成,既包括“自洗錢”也包括了“他洗錢”行為。
       
        在自洗錢行為中,行為人本人就是上游犯罪的實施主體,對于所洗的違法所得或收益屬于犯罪所得,自然也就不存在“明知”的問題,因為不可能不知道。而在“他洗錢”的行為中,由于是第三方為他人的上游犯罪所得或收益進行“漂”白,所以,仍然要求第三方主觀上具有“明知”,否則就存在客觀歸罪的嫌疑。

      【作者簡介】
      車沖,廣東法丞匯俊律師事務所律師。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