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非法集資案司法機關憑什么推定員工存在主觀故意?
    2022/5/26 11:17:48  點擊率[17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學
      【出處】微信公眾號:三人刑團隊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非法集資;主觀故意;證據證明;員工
      【全文】

        非法集資案件中,除了公司實際控制人、高層管理人外,員工被追訴的情況不在少數,他們主要是集中在業務崗、財務崗以及技術崗。由于受雇于集資單位,直接實施具體集資行為,司法機關往往將他們以為非法集資提供幫助的共犯論處。
       
        但是我們認為不能一刀切將所有員工一律置于共犯地位。如果其僅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履行職務,不存在知道或應當知道涉案單位進行非法集資犯罪的情形,即便履職行為客觀上對犯罪活動起到一定幫助,也不應認定為非法集資的共犯。
       
        一、部分司法機關在認定員工主觀故意時有客觀歸罪之嫌
       
        1. 司法機關認定主觀故意的審查思路
       
        實務中,司法機關認定員工是否具有主觀故意,一般通過三個方面進行審查:一是員工主觀明知方面的供述與其他印證的言詞證據,直接說明員工主觀情況;二是結合員工的任職情況、職業經歷、專業背景等情況予以判斷其主觀想法;三是通過客觀證據反映員工主觀應知,包括公司業務流程、宣傳方式、合同資料等。
       
        從性質上說,主觀故意屬于內心活動,除非他自認并有其他證據佐證其具有此目的,否則認定主觀故意有較大難度。司法實踐中,由于絕大部分員工對公司非法集資行為并不知情,在接受公安訊問時亦辯解無幫助集資的故意,因此司法機關更傾向以后兩種方式,即通過客觀因素推定員工的主觀明知。
       
        但是,司法機關采用推定方式時過于直接簡單,主觀見之于客觀原理在司法機關進行事實推定時遭到了曲解,出現了客觀歸罪的問題。如只要單位不具有吸收資金的資質即推定員工明知非法集資,只要員工客觀上幫助了單位集資,就認定員工存在非法集資的共同故意。這種認定顯然是違反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四條第一款“綜合分析判斷”的要求。
       
        2. 司法機關認定主觀故意的現狀
       
        涉案員工辯解自己“不知道公司犯罪的情況,沒有主觀故意”的理由,司法機關是否采納,做法不一。以沒有專業知識和經驗背景的財務人員為例:
       
        部分司法機關認為被告人收集客戶投資款匯入公司賬戶,即主觀上有共同故意,客觀上實施協助行為,認定其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共犯。
       
        部分司法機關則采納了辯護人的觀點,認為雖然被告人客觀上為他人向社會吸收資金提供了幫助,但綜合分析被告人僅系公司普通員工,既無相關專業背景,也無對應職業經歷,認定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人存在犯罪故意。
       
        為了限制推定的恣意,解決員工主觀故意認定標準不一情況,兩高一部先后出臺了多部司法解釋予以明確。
       
        例如2017年《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涉互聯網金融犯罪案件有關問題座談會紀要》規定“對于無相關職業經歷、專業背景,且從業時間短暫,在單位犯罪中層級較低,純屬執行單位領導指令的犯罪嫌疑人提出辯解的,如確實無其他證據證明其具有主觀故意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
       
        又如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要依法合理把握追究刑事責任的范圍,綜合運用刑事手段和行政手段處置和化解風險,做到懲處少數、教育挽救大多數。要根據行為人的客觀行為、主觀惡性、犯罪情節及其地位、作用、層級、職務等情況,綜合判斷行為人的責任輕重和刑事追究的必要性,按照區別對待原則分類處理涉案人員,做到罰當其罪、罪責刑相適應。”等等。
       
        當前司法解釋的規定屬于指引性內容,對于主觀故意的“合理推定”到底應該把握什么度,司法實踐中仍未形成統一原則。在嚴格打擊犯罪的辦案理念指導下,客觀歸罪的現象依然較為普遍。
       
        二、如何證明員工無主觀故意,動搖司法機關的指控體例
       
        公安機關訊問員工時,大多數人僅僅簡單強調不知情,解釋蒼白無力,無強有力的依據支撐,無法動搖司法機關的指控體例。為此,我們站在員工的角度,從言詞證據印證、過往經驗背景、工作崗位內容、自有資金投資、事后行為表現等方面,提供5個辯護方向,有效論證員工不具有主觀故意。
       
        1. 通過員工供述與其他言詞證據印證,論證其不具有“主觀故意”
       
        員工對其主觀故意的表述是最直接的證據,可直接證明其是否存在明知或應知其行為會發生擾亂國家金融秩序后果,仍實施非法集資的行為。
       
        若員工供述與辯解反映其供述自己對實際控制人私設資金池、借新還舊、挪用資金、侵占資金等行為不知情,也沒有參與公司任何集資動員、培訓活動的,否定主觀明知;與此同時,在案有公司負責人、其他員工或者證人的陳述能與之印證的,可說明員工不具有非法集資的主觀故意。
       
        2. 結合員工過往經驗和背景,論證其對犯罪事實不具有認識的可能性
       
        結合過往經驗和背景論證不具有認識犯罪的可能性,可從兩個角度展開論證:
       
        以公眾一般認知的角度,站在行為人當時具有正常智力和知識水平的社會理性人角度,推斷有無知悉涉案平臺非法集資的可能性。若否,則可說明不知情。
       
        以行為人特殊背景的角度,若行為人無相關專業背景,亦不具有金融財經等專業知識,從前也未有過相關從業經歷的,可佐證其并無非法集資的主觀故意。
       
        3. 分析員工的工作職責和崗位內容,論證其無法認知單位集資業務的非法性
       
        員工具體工作內容亦可幫助判斷行為人是否具有參與非法集資的主觀故意。結合行為人的供述及其他言詞證據、勞動合同、公司文件等證據,分析行為人應聘崗位、崗位內容、接觸業務合同與否、主要對接什么部門、有無參與公司管理決策、可否獲悉資金池及借舊還新的情況等等,從而論證其不知情。
       
        就如會計人員,如果其無法知悉投資者實際投資情況,也不知道公司針對何種對象進行融資,僅明確公司有牌照,主要工作是發工資,向到期客戶發放利潤以及記錄客戶虧損。根據該情況,我們認為其所能認知的就是客戶有虧損,公司沒有保本保息承諾,即使公司實際上非法集資,也不能認定其有明知犯罪的可能性。
       
        4. 舉證員工自己持續參與投資、建議親人投資的客觀行為,論證其對單位非法集資事實不知情
       
        大量案件中,員工提出“自己也有投資”的辯解,但是被司法機關采納幾乎為零,問題在于沒有深層次說明投資的程度,說理論證不足。司法機關往往反駁認為投資可以獲取提成,員工有所收益,也有可能是公司鼓勵員工內部認購相當于入股,且承諾隨時內部回購,員工才會購買,并非是認可集資項目的真實性和發展力。因此不足以說明員工不知情。
       
        但是,如果員工是持續、多次大額投資,并且鼓舞身邊許多親戚參與投資,從員工、親戚等人的供詞或者聊天記錄中看出,員工基于公司在業界具有較好的聲譽,確是看好項目發展前景,對平臺合法經營充滿信心才予以投資的,可有力論證員工確無非法集資的主觀故意。
       
        5. 審查員工事后的舉動與表現,論證其案發時不具有非法集資的共同故意
       
        員工在事發后的表現也可以反映行為時的主觀狀態。如發現公司非法集資風險時,主動申請離職或向司法機關舉報;涉案公司出現兌付困難時,催促上級按時結算,時刻跟蹤匯款狀況;案發后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調查,如實反映所知情況,主動提供相關資料,協助事件后續處理等。員工這些客觀行為足以說明其不具有非法集資的共同故意和行為。
       
        犯罪的認定應遵循主客觀相一致原則,無論是2017年最高檢的會議紀要還是2019年兩高一部的辦理意見,都明確指示司法機關,對于員工的辯解要重視,審慎認定其“主觀故意”。若員工能夠合理解釋,且有證據支撐其不存在“明知”或“應當知道”情形的,應依法認定無罪。

      【作者簡介】
      孫裕廣,廣東法丞匯俊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廣東法丞匯俊律師事務所刑事法律業務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廣東省刑事辯護律師庫第一批入庫律師,廣州市律協經濟犯罪刑事法律專業委員會委員,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研究生,北大法律信息網特約推薦作者。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