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如何培養新人
    2022/5/27 14:27:38  點擊率[212]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司法制度
      【出處】微信公眾號:劉哲說法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培養新人
      【全文】

        很多人都在為如何培養新人發愁。
       
        怎么能讓新人盡快成熟起來,獨當一面,是包括法律職業在內所有職業的重要課題。
       
        有人說還是老方法管用,那就是師徒關系,一個全教一個全學,教學相長,成熟得更快一點。
       
        很多人都很懷念這種老方法,包括我在內。
       
        但是這個老方法必須要面對司法責任制改革之后的新現實。
       
        以往為什么師徒關系那么的緊密?
       
        我覺得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新人都是新來的,是真正的新人,他有學習欲望。
       
        二是新人很快可以出徒,只要司法考試通過,用不了三兩年就可以被任命為助理審判員、助理檢察員,從而獨立執業。
       
        而獨立執業就意味著要獨立承擔責任,如果不能夠在學徒期把該學的東西學到手,那就意味著在獨立執業的時候要吃虧,要承擔風險和責任。
       
        而且獨立執業之后就不好什么小事都問人了,而且自己也要帶新人了,如果自己還這么不成熟,又怎么能夠讓徒弟服你呢?
       
        徒弟問你的時候,你好意思說我再問問我師傅?那你肯定會遭到自己徒弟的白眼吧。
       
        為了更好的獨立執業,為了在自己徒弟面前有尊嚴感,在學徒期就必須拼命的學。
       
        而司法職業的學徒關系,與高校中的師生關系并不太一樣。
       
        它真的有點像手藝人那種師徒關系。
       
        那就是你必須在干中學,才能了解司法技藝。
       
        這么說并不是在貶低司法職業,而是在強調司法職業有很多是體驗性的知識,存在不容易用語言描述出來的知識和能力。
       
        比如說看卷有哪些技巧,不管總結得如何系統,你總是要看許多許多的卷才能知道應該怎么看卷。
       
        寫審查報告也一樣,如果你不寫,你就永遠也不知道如何梳理證據,如何歸納事實,如何進行法律分析,如果得出最終的結論,也就是無法形成真正的心證。
       
        這個心證的過程并不是看一看想一想,就能夠得到的,它必須依附于審查報告和卷宗這些具體的載體和過程。
       
        辦案子不是看小說、看電影、看熱鬧、聽故事,它是真的要決定別人命運的,是否實現公平正義全在于你怎么審查了。
       
        而這些審查的經驗,必須的來自于上手辦。
       
        這個上手辦,甚至都不是幫師父梳理一下賬目,摘抄一兩個證據片段,做一些表格,或者看了卷談談自己的認識那么簡單。
       
        只有全面經辦整個案件,全面梳理所有證據,全面歸納全部案件事實,負責任的拿出全案的處理結論才能了解案件的全貌,才能說自己辦了一件案子。
       
        也就是真正長本事就必須“替”師父把這個案子辦了,而不是“看著”師父把這個案子辦了。
       
        師父辦案,你在旁邊打下手也是學不會辦案的。
       
        這就像學開車,你在副駕駛能把開車學會么?你就算學得再明白,你也是一名乘客。
       
        你必須手握方向盤,剎車在你腳下,自己看后視鏡,將駕駛的責任扛在自己的肩上才能學會。
       
        當然教練車,副駕駛也有剎車。
       
        但是我們知道,你最終學會開車,一定是教練連剎車也沒有的情況下,你才能徹底學會的。
       
        也就是你必須獲得完整的司法體驗,你才能掌握完整的司法技藝。
       
        在之前學徒制時期,其實這是一個常識,很少人有怨言。
       
        我剛上班的時候,師父下班就走,晚上自己加班打案子,沒有人認為這有什么不對。
       
        因為我們沒有人認為這個案子應該是師父打的,我只是幫忙。
       
        我們只認為那就是我的案子,師父是在我打案子不明白的時候隨時請教的人。
       
        他們最大的作用不是打報告,而是我們打完報告,他們給看一看把把關,或者當我們不懂的時候,隨時能夠給我們答案的人。
       
        我們從來不會覺得,他不打報告,甚至不看卷有什么奇怪。
       
        因為這是對徒弟的信任,越是信任就越是不用管徒弟怎么打報告,怎么閱卷。
       
        如果還要師父手把手教一些基礎知識,或者還要師父一天到晚打報告,而徒弟閑著,那只能說明這個徒弟是完全不值得信任的,是成熟很慢的人。
       
        對于這樣的新人,會受到同為新人的輕視,他們被認為是長不大的,總是讓人操心的人。
       
        而這樣的人,顯然學徒期會被拉長,因為沒有領導放心讓他獨立辦案。
       
        為什么不放心他獨立辦案?因為他一直都獨立不了啊,一直讓師父操心啊。
       
        所以讓師父操心,對新人的成長絕不是好事。
       
        相反,那些幾乎不用師父管,就能把案子辦得漂漂亮亮,甚至有一種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感覺,才會得到領導的賞識,才能盡快獨立辦案,成為業務尖子,職業前景才會一片光明。
       
        因此,在學徒期誰能夠盡早的自己辦案子,完全不用師父操心,其實是一種能力突出,個性穩重可靠的表現。
       
        師父經常會引以為傲的說,誰誰誰真不錯,現在的案子我基本都不用管。
       
        這樣說話根本不會受到批評,反而會得到羨慕和恭維,反而會覺得這個師父會帶徒弟,水平高,而且敢放手,會干。
       
        不管自己的案子,在當時反而成為一種傳幫帶能力強,有領導力的一種表現,很可能是要提拔重用的,因為這完全體現了一種舉重若輕的領導能力。
       
        相反那些事必躬親的師父,不僅風評不高,而且也不會得到領導賞識,感覺一天婆婆媽媽,一個人都管不明白。
       
        而面對這種風評不好的師父,徒弟也會跟著倒霉的。
       
        首先,徒弟不會因為師父多干活而自己少干活而占到便宜,反而會跟著倒霉。
       
        這是因為,師父干多了,你干的就少了,你干的少得到司法體驗就少,有些東西就沒有學到,或者學得不熟練,因此在司法技藝提升上肯定吃虧,新人之間一比就知道了。
       
        人家一天什么活都干,而且干得更多,跟你干得少的人相比,誰懂得多,誰的基礎更扎實,這是一目了然的。
       
        其次,所謂名師出高徒,師父風評一般,得不到領導重用,自身提拔進步得慢,在職業共同體影響力小,那徒弟自然借不到光啊。
       
        其他跟著厲害的師父,師父雖然把活都給了你,但如果其自身進步快,那一定會給你創造更多的成長機會啊。
       
        比如盡快任命為助理審判員和助理檢察員,以及分配到更好的部門,更好的崗位,承擔更加復雜的案件。
       
        為什么你能夠承擔這么重要的崗位呢?
       
        因為你師父原來就承擔這個重要的崗位,而這個崗位的活,其實這兩年就是你干的,領導也不傻,有什么不知道。
       
        其實你已經基本獨立干了兩三年了,就相當于對重要崗位的試用期了,現在讓你名正言順的干這不是順理成章么?
       
        而且很有可能你的師父就成為部門主任或者院領導了,對你的崗位調整已經擁有了話語權了,那么根據舉賢不避親的原則,那當然用你啊,畢竟熟悉啊,而且有感情嘛。
       
        從這個意義上,你原來吭哧吭哧干了兩三年確實也沒有白干。
       
        但是司法責任制之后,這個味道就有點變了。
       
        誰也不敢公開的說,我的案子我幾乎不用管這種話了。
       
        因為這等于你公然宣布自己違背司法官親歷性原則,根據相關的規定是可以讓你退額的。
       
        司法官的親歷性本質上就是讓你把司法工作最核心的工作自己干了,而不能都甩給助理干。
       
        這個規定出來,也給助理以很大覺醒。
       
        他們也覺得你再讓我什么都干,你就是壓榨,什么師父不師父的,別給扯這個。
       
        你是員額還是我是員額,你掙多少錢我掙多少錢?
       
        這種質疑也是非常有道理的,也很公平。
       
        但是我擔心的一點就是,如果你老是不干司法工作的核心業務,你又怎么能學會核心業務呢?
       
        你老是不摸方向盤,你又怎么能夠學會開車呢?
       
        如果你說你管不著,那我也只能說好的。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個人的成長確實也是別人管不著的事。
       
        但是這種管不著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原來師徒制的時候,極少聽說有這樣的徒弟啊。
       
        如果他敢這樣說的時候,我想不僅他在這個組,他在哪個組都會變得不受歡迎,最后難以避免的淪為邊緣化。
       
        所以新人都很自覺的遵守了一些最基本的師徒規則,那就是保持最起碼的尊敬,就像在學校對老師一樣。
       
        因為,師父畢竟是交給你司法技藝的人,要有一顆感恩之心,而且在很多時候自己搞不定的時候還是依靠他,無論是業務內容,還是人際關系。
       
        師父其實不僅教給了你業務常識和基本技能,還有很多司法理念,司法規矩,將你介紹到他早已熟悉的司法關系網絡之中。
       
        而這些東西是讓你受用終生的,我經常看到已經成為一把手的人,還與自己的師父保持著很好的聯系。
       
        現在這種聯系都淡化了。
       
        我覺得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學徒時間變長了,原來是兩三年出徒,現在是十年出徒,時間太長了。時間一長,學習欲望和激情必然受到很大損耗。
       
        以前兩三年大干特干,那是為了自己長本領,多干一點也是值得的,而且不用熬很久,也可以堅持得住。
       
        但是現在搞十年,還是像原來那樣大干特干,就有點干不動了。而且干了幾年也覺得自己明白得差不多了,學習的勁頭就下降了,再讓他干他可能就意見了。
       
        二是有原來已經獨立辦案的人一時不能入額,他們是有情緒的。這些人已經獨立辦案了,現在因為種種原因入不了。
       
        也就是這些是已經出徒的人,你再讓他當徒弟,自尊心必然會有影響。
       
        他的心態就不是一個學習的心態,他是一種暫時熬著的心態。
       
        有點寄人籬下的感覺,是不自在的。
       
        而且很有可能從專業能力上,還未必服氣現在的員額,所以也不會真正把這些人當師父看待。
       
        三是因為搞平衡和遷就歷史原因的情況,有些業務能力并不突出的人也入了額。
       
        這些員額有些已經離開業務崗位很多年了,一看入額好也回來了。要說業務水平,肯定是不如這些小年輕。
       
        但是因為資歷等原因,這些小年輕沒有入上額,就只好委曲求全搭配到一起去。
       
        領導這樣強弱搭配,也體現了一種實質合理性,因為這些員額你真給個新人也帶不了,而且案件還容易出問題。
       
        這種情況下,員額真的沒有什么好教的,助理也就沒有什么好學的。
       
        這種情況下,員額不辦案子,讓助理辦,就不是能辦而不辦這種鍛煉徒弟的放手,而是真的辦不了,是能力不足的一種掩飾。
       
        正因此,這些新人就并不領情,他們也知道這不是員額放手,這是員額在掩飾自己辦不了案子。
       
        而既然辦不了案子還擔任員額,而自己能夠獨立辦案卻不能入額,這就更加使新人感到一種不公平。
       
        是這種不公平感,才讓這些新人計較案件得辦多辦少。
       
        并非人情淡薄了,現在的年輕人不懂事了,不知道感恩了,他們只是不想領虛假的情誼,幫他人掩飾自身的無能,進而粉飾機制制度的不公平。尤其是這個制度又是其本身入額的障礙。
       
        所以我們在說新人難培養的時候,我們也要具體的分析他是哪一種新人。
       
        如果說剛入職兩三年的大學生,我覺得并沒有什么不好培養的,就是放手讓他們干。
       
        但是最好的是,當他們自漸能夠獨立辦案的時候,應該盡快幫助其創造入額機會,這樣他就能夠較快的看到希望。
       
        這樣不僅能夠給其創造新的職業動力,也能夠讓其在之前學徒期的培養過程中減少疲勞感。
       
        他會明白這個全身心的投入一方面是為了讓自己長本事,另一方面也是其能夠盡快獲得入額的資格。
       
        既然入額這么難,憑什么讓你早入額呢,自然是你比較能干。
       
        而能干最重要的表現,就是能把一個案子從頭到尾全干了。
       
        而我們知道如果讓一個助理把一個案子從頭到尾全干了,那就必然意味著司法官違反了司法親歷性原則,本質上就是掛名辦案了。
       
        但如果你不違背司法親歷性原則,不掛名辦案的話,又如何培養助理獨立辦案能力呢?
       
        如果通過辦理司法邊緣業務而獲得辦理司法核心業務的能力呢?通過觀摩嗎?
       
        這就像通過坐在副駕駛觀摩駕駛員開車而學會駕駛一樣難。
       
        我想這里邊有邏輯問題。
       
        所以我個人建議對司法親歷性應該有所調整,應該與司法官助理的成長規律相協調,也就是在助理從事一定工作年限后,應該有條件的允許司法官助理相對獨立的承擔司法核心業務,但是司法官應該負有監督職責,當然最終的司法責任仍有司法官承擔。
       
        成熟的司法官助理更多的從事司法核心業務,與司法親歷性原則并不違背,因為司法官助理也是案件的承辦人,也要對案件承擔司法責任,不能說司法責任制只是和司法官有關系,和助理沒有任何關系,這樣既不客觀,也不符合司法規律,更不利于司法官助理的成長。
       
        因為有責任的辦案與沒有責任的辦案完全是兩碼事。
       
        而對于已經具備獨立執業資格而暫時不能獨立辦案的助理,我們不應該把他們視為新人,應該將其視為準司法官,應該賦予其相當程度的辦案權利,允許其更加獨立自主的開展一些司法工作,從而彌補不能完全憑實力入額的機制問題。
       
        比如建立替補司法官制度,對于這些原來有獨立辦案資格,辦案能力又非常突出的人,納入到替補司法官隊伍,允許其在隨時有空缺的情況下隨時替補。
       
        雖然其不能完全獨立辦案,仍然要“掛”在某個員額的名下,但允許其以助理的名義相對獨立的辦案,最后報員額審批。
       
        而司法質效相應的也應當主要由替補司法官承擔,這樣就能夠更加體現替補司法官的能力和水平,這樣他們也更加有職業動力。
       
        而對于雖然入了額,但沒有獨立司法能力的司法官,應該盡快通過考核評價等方式,包括提前退休等政策等方式,減少此類人員的存量。
       
        也就是盡量減少這些沒有教學能力的師父出現的幾率,這樣就會從整體上樹立師父的權威。
       
        但是即使有了權威,等待太長也容易消磨掉徒弟的耐心。
       
        因此,應該建立初級助理、資深助理和準司法官等更多層次的職業階梯,據此授予不同的司法權限,根據職業能力提升而給予其更加完整的職業權限,逐漸承認其越來越居于核心的司法地位,從而促使其在干中學,使司法職業地位與職業能力能夠動態匹配。
       
        在一個新人成長周期更長的司法環境中,我們必須為新人分類、分階段的建立職業階梯,才能幫助其更好的適應司法職業環境,更充分的發揮其司法潛力和司法作用。

      【作者簡介】
      劉哲,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三級高級檢察官。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